201803100101藏在波斯菊影子裡的文字

莫霍克語翻譯

假如就這個標準來看,《總感覺波斯菊的影子裡藏了誰》設計真是完全的不及格啊!

作者:小子(設計師)

本身自己是喜好這本封面設計的,設計師讓整個封面被深鈷紫色書衣給困繞,書衣的材質是透明片,加上一大片色彩,好像影子,波斯菊的影子。打開書衣,內封的文案燙銀加上特殊色,跟書衣搭配,文字便藏進影子裡,就好像躲在黑影裡的人或動物,儘管一眼不容易發覺,但因為身上顏色反光水平的分歧,還是會察覺到其移動的軌跡,很高超的設計。

(編按:新頭殼網站跟高雄自力書店「三餘書店」合作,每星期五固定推出版評翻譯

藏在波斯菊影子裡的文字

" data-reactid="29">不過也就因為它這樣設置裝備擺設,才讓我想寫這篇文章。

記得之前學水彩的時辰,不論是鈷紫色或鈷藍色,歸正那種鈷系列的,都是難以駕馭的色彩,因為它們其其實大自然裡不常出現,並且跟其他色彩要混色調配的時候也很容易髒掉翻譯但魅力就在這裡,它們本身就是挺拔獨行的豔色,所以不管如何總是很容易到達搶眼的目標,而且它們的豔麗非常特殊,假如以人來比方的話就是個內斂的實力派演員吧,那種即便沒有誇張表情動作,乃至安恬靜靜的坐著凝視,都讓人很難不注重,感受有很多故事的人。以這本書衣的鈷紫來說,固然輪廓上看起來是一片深色,但越盯著看下去卻越會感覺暗潮洶湧,會把人吞噬進去。

但透明片這類材質某種程度上是懦弱的,剛拿到書的時刻,全部塑膠表層會讓人聯想到撫摸著照片的手感,只是不消多久,整個書衣就被刮出很多小細紋,儘管對視覺來說無傷大雅,卻仿佛在提示本身為何不小心賜顧幫襯書,讓它畫上這麼多傷痕。

也是以很多業主在看待封面時也把這放進去考量,所以有些書把書名放得很大,案牍也必然都要清清晰楚,毫不能拿到眼前才能辨識那一團字是寫些什麼器械。而就理性的角度來說,圖跟文字比起來,文字是相對照較輕易讓人注意的,當然除此以外還有色彩之類的因素,只是此次我們先講文字。

還記得剛剛問的問題嗎?拿到一本搶眼但卻不容易辨識文字的書,先不說在書店拿到會若何,可以確定的是假如這本書還沒送印還在設計師電腦裡或編纂的E-mail裡面,可能會有南北極化的反應。

只是換個角度動身,如同也不是這麼絕對。各位是不是曾看過一些文字,可能是陌頭被樹蓋住的告白招牌,也多是整疊被蓋住一半的傳單,又或著像這本書一樣整個被色彩淹沒,儘管上面文字不容易辨識,但不知為什麼反而會不由自立的更想搞清晰那些字是誰,不管謎底揭曉後自己感不感樂趣,終究它成功的留住萬國翻譯公司們的視野翻譯或許是因為人生成好奇,或是這情況超出了我們的慣性,當文字倏忽不乖巧容易浏覽,偶然的起義,反而更讓人印象深刻吧。

幸好書腰上也有放作者名,並沒有所有放膽子把它遮住。好比作者的名字,在封面上完全就只有露出邊邊,一眼底子看不出作者是誰,而書名儘管在書衣上反白,但因為字級並不大,而且透明片材質的書衣自己比力硬挺,不會完全伏貼內封,所以會產生陰影造成浏覽上的艱巨。

不外說回來,假設拿掉書腰,其實封面可以辨識的繁體字不是藏在鈷藍色影子裡,就是小到不容易辨識翻譯比如作者的名字,在封面上完全就只有露出邊邊,一眼底子看不出作者是誰,而書名儘管在書衣上反白,但因為字級其實不大,而且透明片材質的書衣本身比力硬挺,不會完全伏貼內封,所以會產生暗影造成閱讀上的困難。

但我要接頭的是封面。

新頭殼newtalk 2015.03.27 文/小子
不知道大家有無過這樣的經驗──拿起一本書,發現它雖然搶眼,但上面的文字卻不輕易辨識──這時都怎麼對待的呢?

" data-reactid="23">比來看了《總覺得波斯菊的影子裡藏了誰》,那是日本攝影師藤原新也的散文集,裡面描寫他幾年間身旁遇到的小故事,是一些讀了會停下往返顧本身人生腳步的故事,平實的字句裡藏著豐碩的感情,卻不會讓人繁重,很值得推薦。

這樣說來,好像文字是否是絕對清晰,跟能不能吸引目光,也並不是永遠都是扣在一路的,最主要的目的都是要勾起大家的樂趣,拿書去櫃檯結賬。而假如能夠捉住眼光,有時玩點視覺小遊戲,應當也是無傷大雅翻譯



本文出自: https://tw.news.yahoo.com/%E8%97%8F%E5%9C%A8%E6%B3%A2%E6%96%AF%E8%8F%8A%E5%BD%B1%E5%AD%90%E8%A3%A1%E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萬國翻譯公司02-23690931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