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01510倪發科被舉報始末:退休幹部多年舉報拉其下馬

  

倪發科被舉報始末:退休幹部多年舉報拉其下馬 倪發科被舉報始末:退休幹部多年舉報拉其下馬 www.gurkhaguard.com.hk 安徽省原副省長倪發科 資料圖[“這事拖瞭很長時間,從今年安徽省的‘兩會’一直到5月份。”接近倪發科的一位退休官員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當時“有關方面一直在想辦法保他,但是保不住瞭”]對於許多安徽六安人來說,安徽省原副省長倪發科被帶走調查的消息並不突然,即便是今日,街頭巷尾仍充滿著對他的各種議論。倪發科,1954年1月出生,2008年2月當選安徽省副省長,而此前8年,他先後擔任六安地委副書記,六安市委副書記、市長、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等職。多年來,也是六安的退休官員和商人堅持不懈地對倪發科進行舉報,6月4日,監察部網站通告顯示,安徽省原副省長倪發科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這事拖瞭很長時間,從今年安徽省的‘兩會’一直到5月份。”接近倪發科的一位退休官員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當時“有關方面一直在想辦法保他,但是保不住瞭”。過去兩周,本報記者在六安對多位退休官員進行走訪,他們中的大部分人認為,倪發科在經濟方面涉嫌違紀,是其被調查的主要原因,而這些退休官員,絕大多數都曾經是倪發科在六安履職期間的同僚。另據本報記者調查,倪發科事發,與其主政六安期間的舊城改造、國資拍賣,以及礦業開發存在著不少關聯,而這離不開六安當地眾多退休官員多年而持續地舉報。“扒市長”今年59歲的倪發科屬馬,在六安任職期間,他提倡“三個跨越”,即推行綜合經濟實力、中心城市建設及人民生活水平和農業抗災能力的跨越。而倪發科自1999年從安徽蕪湖市委副書記調任六安任地委副書記以來,隨著六安撤地設市,2000年3月,倪發科擔任六安市委副書記、市長,2002年,倪發科升任市委書記。倪發科主政六安期間,與全國其他許多地區一樣,是地方經濟大發展時期,在眾多受訪者的印象中,倪發科最為顯著的特點是,膽子大,這種個人風格,可以追溯到他在蕪湖任職時被賦予的稱號——“扒市長”。在六安期間,倪發科從外地調來瞭眾多的開發商。本報記者從當地有關部門獨傢獲得的數據顯示,2000年~2004年,共有53傢開發企業參與六安的房地產開發,其中來自市外的開發企業高達43傢。首批來自蕪湖、江蘇、福建的開發商建設瞭毅達小區、明都花園、金都花園、錦繡花園和興美花園等等。涉及的土地開發面積為4200畝,其中老城改造面積3000多畝。這些開發商均在六安找到瞭他們夢寐以求的利益。一個較明顯的例子是,在倪發科的強勢推薦下,蕪湖一傢開發商順利獲得瞭六安最大的百貨商場開發權。在此次倪發科案的風波中,該開發商和商場的高層皆受波及。對於倪發科的做法,六安一位與倪發科有工作往來的退休老幹部對本報記者表示,倪發科的執政理念遭到一半領導班子成員的反對。倪發科在引進市外開發商的一些做法上,顯得有些奇怪。另一位退休官員回憶說,在當年對明都廣場進行開發時,建設方的廣告上赫然寫著“蕪湖城建局”。“這是蕪湖的一個行政單位,怎麼就跑到六安來瞭呢?”倪發科喜歡大型的改造和建設。一個奢華的舉動是,上述退休官員說,倪發科在任期間把行政中心建得就像皇宮一樣。這個面積約20公頃,由6座大樓、1個中心會堂、2個廣場和其他綠化組成的龐大的行政中心,其建設成本高達數億元人民幣。行政中心工程遭到瞭官場諸多人士的詬病。上述退休官員回憶,當時安徽省委的一位領導到六安考察時,因對這種奢華的做法不滿而“過門不入”。接近當地官員的一位知情人士告訴本報記者,在行政中心建造之前,倪發科請來瞭一名風水大師,後者建議他將行政中心按照一個鳥瞰的葫蘆形狀而建。本報記者從一份《人造環境與自然環境的融合——六安市行政中心規劃與設計探索》(下稱《設計探索》)的設計研究報告看到,整個行政中心由建學與建築工程設計所有限公司江蘇分公司完成施工圖設計。《設計探索》稱,整個行政中心“輕輕地觸碰地球”,富有“現代、開放、端莊、樸實、親民的新型辦公建築形象”。而從行政中心大樓門前的平面規劃圖上看,在這個向左傾斜45度角的葫蘆形狀行政中心,中心會堂位居葫蘆中心,會堂上下兩端分別是三座相連的辦公大樓,葫蘆頭部的北廣場像是掛在長安商路上,而其底部的南廣場則坐落於佛子嶺路。在整個行政中心完工不到兩年之後,倪發科從六安市委書記晉升為安徽省副省長。裙帶關系與倪發科“稱兄道弟”的安徽大昌礦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大昌礦業”)董事長吉立昌,被當地人稱為“吉老大”。在倪被組織調查同時,吉早亦被有關部門所控制。大昌礦業一名人事部門主要負責人對本報記者透露,由於“風氣”不好,公司目前已經開始瞭一部分的停產和裁員。在鮮有更新的大昌礦業官網上,“領導圖片風采”一欄共6張“領導圖片”,其中出現倪發科身影的占瞭4張,其中1張被常置放在官網首頁上方。來自河北的商人吉立昌在剛剛進軍六安霍邱之初,其運氣頗是不佳。當地知情人士透露,吉立昌在六安用300萬元打的第一口鐵礦井失敗,他又找到瞭山西煤老板借瞭300萬元,繼續打下第二口井。這一次,他成功瞭。受訪的退休官員則認為,如果沒有倪發科,吉立昌或許走不到今天——身傢至少20億元。“2001年大昌礦業來到霍邱時做得非常差,他的鐵礦根本沒人要。”一位退休官員說,“但慢慢就好起來瞭。”大昌礦業把霍邱稱為一片“神奇的土地”。霍邱鐵礦儲量豐富,居全國第五、華東第一。吉立昌在霍邱礦區取得瞭吳集鐵礦南段26.4平方公裡的探礦權後,截至2010年,累計投資13億元進行礦山建設。憑借吳集鐵礦,大昌礦業一躍進入國內冶金礦山企業十強,當地人說,大昌礦業得到瞭特殊關照,2009年7月,霍邱縣人大常委會全票通過一份同意獎勵大昌礦業6億元的決議,後因媒體曝光、省領導過問才作罷。特殊的關照還有,眾多受訪者說,自大昌礦業來到霍邱後,其發生多起械鬥傷人的事件,但並沒有受到相應的懲罰。一些退休官員對本報記者說,倪發科亦受到首鋼的舉報。2010年3月,在六安市政府的主導下,首鋼與大昌礦業合作註冊成立瞭安徽首礦大昌金屬材料有限公司,對霍邱鐵礦進行深加工。但在合作當中,雙方發生瞭矛盾。本報記者查閱的工商資料顯示,大昌礦業和首鋼在首礦大昌金屬材料有限公司當中所占的股份分別是49%和51%。但這些退休官員說,在人事和財權方面,前者更有話語權。而在首礦大昌金屬材料有限公司的股東、發起人一欄,大昌礦業置於首位。“市紀檢局的官員告訴我,倪發科在一些項目有股份。”一位老幹部說。大昌礦業工商資料中並沒有倪發科的名字。2010年,吉立昌持有的股份為96.72%,鄭改中為1.64%,王艷偉為1.64%;而到瞭 2011年4月,其唯一股東變成瞭吉少清。盡管如此,這些退休官員依舊堅信,倪發科因在大昌礦業持暗股而對後者關照有加,而倪發科升任副省長後主要分管科技、國土資源領域。國資拍賣“皖西賓館是倪發科在體制改革方面下手的第一個單位,也是國有資產轉讓拍賣的試點單位。”皖西賓館原總經理程明柱對本報記者說,這最終導致倪發科多樹立瞭一個敵人。成立於1952年的皖西賓館位於六安最繁華的地段,是六安市政府直管的處級事業單位,為市政府下屬專事黨政軍接待的賓館。由於賓館設施多有接待任務,賓館方面將門前一幢條件較次的三層小樓對外開放。但倪發科來後不久即下令將其拆除,導致賓館喪失瞭重要收入來源,陷於困境。2003年,當時皖西賓館的高層將其出售給當地國有上市企業安徽長江農業裝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長江股份”),以3600萬元承債式收購。此價格讓賓館內部上下深感不滿。程明柱估算,按當時約60萬元/畝的同段地價,僅135畝土地的價值即超過8000萬元。面對皖西賓館的質疑,當時有關方面表示,六安市手扶拖拉機廠(下稱“六拖廠”)有財力,將在三年內建成高層星級賓館,新賓館仍由市政府管轄。六拖廠是長江股份的控股公司,因上市成功資金相對充裕,故被選擇作為收購主體。但這次收購幾個月後,因主營業務收入和凈利潤不斷下滑,長江股份自身卻面臨被收購的命運。“我們當時的方案是,在困難的情況下搞兩個開發、一個開放。在周邊建立商場和擴大客房,搞一些房地產對外開放,搞不夜城。但是倪發科不同意。”程明柱說。在倪發科主導下,長江股份與浙江精工鋼結構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精工集團”)重組。2003年6月18日,六拖廠與精工集團簽訂有關協議,將其持有的長江股份55.545%國傢股股權轉讓給精工集團,轉讓價格以每股凈資產值為基準,每股溢價15%,確定為2.5645元/股,共計1.57億元。轉讓完成後,後者取代前者成為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大股東易主後,長江股份旗下的皖西賓館被以3600萬元平價轉讓給精工集團。後者將老建築拆除後,新建一幢高層星級賓館,另將多出的上百畝土地開發成六州首府小區。據程明柱估算,按最保守的口徑估計,開發收入在3億元以上。而這還未包括原屬賓館地塊,後被建成商業街上的商業建築。“如此便宜地給瞭精工集團,相當於國有資產開始流失。”程明柱說,“因為轉賣的時候沒有重新評估,如果重新評估那就不止3600萬元,而是1.4億元。”皖西賓館的兩次轉讓,時間僅相隔數月,這被認為是替新進者量身打造的“過橋收購”。這是原皖西賓館多位高層聯名舉報倪發科的主要原因。而讓程明柱耿耿於懷的另一件事,則是當時皖西賓館西北部有一塊面積8畝的地塊,最後在倪發科的指使下,無償撥給瞭江蘇南通的一個房地產開發商。皖西賓館的員工對此產生瞭強烈的反對,但他們最後得到的補償僅是8萬元。而與此對照的是,程明柱說,該房地產公司用瞭一年半的時間,通過開發房地產從中賺取瞭將近3000萬元。程明柱說,根據倪發科的要求,新建的皖西賓館交給精工集團使用50年後再無償地交給市政府,“過瞭50年,這賓館還有什麼用?”程明柱說。激怒老幹部皖西賓館曾是六安最好的單位之一,也是外國大使和國內官員到六安時入住之地, 更是六安人爭相擠進來工作的單位。但從事業單位改制成企業單位之後,原皖西賓館的廣大幹部員工並沒有得到妥善的安置,至今留下瞭後遺癥。程明柱說,其中88個人全部買斷瞭工齡,從此沒有瞭工作,也沒有得到任何的社會保障。“這些人現在都在傢等著。”他說,“10年前我們的待遇在六安處於中上水平,現在變成中下水平瞭。”2003年6月,在倪發科的力主下,老地委機關大院及其周邊的地塊約300畝,被整體賣給瞭安徽徽商集團,由後者的子公司六安市徽商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負責開發。一位地委離休老幹部向本報記者提供他們向中央領導上訪的材料顯示,整體出售以招投標方式進行,競拍者包括另一傢浙江開發商與徽商集團,前者出價1.5億元,地塊最終讓徽商集團以略高的1.52億元競得。按照協議,徽商集團將整個地塊分為三期開發,一期涉及地委機關大院所在地塊,約1萬平方米;二期為傢屬區所在地塊;三期為緊靠大雁河的地塊。但實際上,徽商集團僅付瞭7000萬元地價,開發一期工程——將十餘棟臨街的地委機關及事業單位大樓拆除,興建徽商國貿小區與會所、賓館項目。地委機關大院的老幹部們說,整個機關大院面積大約1萬平方米,絕大部分是私房和私房的地,但被倪發科一起賣掉瞭。倪發科當時的解釋是,為瞭改善機關幹部的辦公環境和老同志的居住條件。但老幹部們期盼的二期、三期則拖瞭整整10年,雖曾多次做拆遷登記,至今未見動工,地價餘款也一直未支付。老幹部們認為,矛盾在於,徽商集團不願拆遷,希望拿到凈地才開發;徽商集團希望更改規劃,全部建成高層住宅,而非此前的六層;按照該市的大雁河改造規劃,河的兩岸要各留出寬20米的空地,這縮小瞭該地塊的范圍,引起徽商集團不滿。此外,徽商集團董事長蔡文龍因貪污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和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2009年8月被判處死緩,徽商集團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曹大全因受賄獲刑9年,加上逢企業改制、人事變動頻仍,這也被認為是徽商集團無力開發的原因。2009年,該項目的一期工程徽商國貿小區竣工。在一期項目的建設中,徽商集團更改規劃加蓋瞭兩棟樓,並將部分六層住宅改建為高層住宅。“樓層太高,我們不喜歡。”一些已經住進去的老幹部說,“不接地氣。”“怎麼能搞成這樣瞭呢?”曾任六安地委秘書長的張洪祥對本報記者說,前段時間,張洪祥花瞭1000多元對房屋進行修修補補。更為關鍵的是,二期何時開工至今尚無消息。在一份有44位老幹部簽名向上級部門上訪的材料反映稱,修建於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大院,基礎不牢,幾十年來沒有統一地維修過,而一期工程的大建設更是加速瞭它的敗落,很多房屋現在已經成為危房。這個倪發科主導的項目也使得更多老幹部在隨後幾年,不斷地給省市領導和中央領導寫信。2012年3月8日,上述老幹部在一份給中央的信件中這樣寫道:“現在把豪華的政府辦公樓建好瞭,周邊的商業街開發瞭,唯獨離退職工宿舍拆建工程推延至今,長達9年。”聯合舉報程明柱回憶說,2004年開始,原皖西賓館高層和員工通過各種途徑對倪發科進行瞭舉報,在包括倪發科的前任六安市委書記洪文虎等高級別退休官員的合力下,把舉報材料送至瞭中紀委。上述接近六安官員的知情人士說,主要參與舉報倪發科的人還包括安徽一傢糧油食品集團的原總經理方某,這則牽涉到當地的一樁舊案。坐落在安徽省六安市的華康糧油食品公司,是由始建於1982年6月的國營六安縣糧油食品廠發展起來的國有大型企業,經過多年擴張,成為安徽糧油食品行業規模最大的企業,並擠進瞭中國食品制造企業的500強。此後,方某斥資數千萬在國外投資建廠。但由於無限制地擴張以及管理不善,導致瞭企業資金出現短缺。據新華社當年報道,2003年,劉衛在六安任農行行長期間,方某為瞭獲取農行的貸款,指使公司一名副總經理劉某將10萬元現金裝入茶葉筒中送給瞭劉衛。其後,該副總經理又在方某安排下,分兩次送給劉衛30萬元現金。作為回報,劉衛違規給華康公司貸款7700萬元,致使農行遭受重大經濟損失。當地老幹部透露,上述案發後,方某找到倪發科,求其幫忙斡旋,但被拒絕。“這一拒絕與其今日落馬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一位老幹部說,“由於倪發科任職期間,工作作風比較霸道,基本屬於‘一言堂’,很多副職在會議中基本屬於陪襯。其中,倪發科與老書記洪文虎的公開化矛盾則為六安當地所周知。”而在老地委大院的土地置換中出現的拆遷補償和安置問題處理上,上述老幹部說,倪發科因此失去瞭“人和”,也為其埋下瞭一顆炸彈。在今年的安徽省兩會期間,倪發科突然消失瞭幾天,而在新任省長的歡迎會上,倪的身影再次出現,這讓舉報者們深感無力。就在舉報者們繼續整理更多更新的證據時,他們獲知倪發科正在“接受組織調查”。(北京青年報) Tags: Managed security services, Security services, 保安服務, 護衛保安服務, Security Company, Event Security Company, 保鑣公司, 護衛公司, 私人保鏢公司, Hotel Security Guard, Private security guard, Personal security guard, private security guard, Event Security, Construction Security, 護衛員, 保安員, BodyGuard, Security Guard, 保鏢, 保安, 護衛, 地盤護衛, 地盤保安員, 酒店保安員, 保安護衛員, 兼職保安員, Gurkha Security Guard, Gurkha, Gurkha Guard,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