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441車貸遲繳一天 哪間利率最低又快

許多人應該被債務或金錢上的問題壓得喘不過氣

往往走上不好的方向高利貸之類的..

今天分享一個好資訊給大家^^

免費諮詢專業人員

最快的時間解決你所遇到問題

解決你個人困難幫助你的問題

 

http://goo.gl/lKlJKd

 

122

 

2

 

工商時報【主筆室】

英國脫歐公投造成金融市場劇烈震盪,全球股市、匯市、或者債券市場都同步承受重挫走勢,這場來得又快又急、無人受益的金融風暴,瞬間席捲而來,數以兆美元計算的財富突然蒸發,各國政府與中央銀行急忙防堵系統性風險,初步度過第一波的衝擊,估計應該不至於惡化成為全球性的金融危機。

但是,這場突如其來的危機,卻再度凸顯了「熱錢流竄」與「歐盟崩解」兩個危害全球金融與政治安定的地雷,身處風暴核心的歐洲政府,必須以大破大立的手段來清理這兩顆超級地雷;而遠在歐亞大陸另一側的台灣,則必須戒慎恐懼,在越來越頻繁的金融震盪中,儘速建好保命求存的避風港。

英國脫歐公投本質上只是諮詢性質的投票,而且人民的意向決定,距離實際脫離歐盟還須經過至少兩年的談判,理論上並不是立即而明顯的危機,卻引發全球股匯債市的劇烈震盪,真正的關鍵,就在主要國家中央銀行長期量化寬鬆(QE)所釋放出來的熱錢流竄。上週英鎊匯率從1.41急拉至1.50,又在周五重貶至1.32,一天之內匯率高低點差距達到12%,震盪規模超越1992年索羅斯對英鎊的襲擊,更是熱錢流竄的歷史性「傑作」。

對於熱錢規模的估算一直是挑戰學界與中央銀行的熱門課題,至今仍然沒有具體的答案,德意志銀行長期對於全球對沖基金進行調查,是最具有公信力的統計之一,在2005年管理資產規模總額為1.5兆美元的對沖基金,到了2016年已經翻倍至3兆美元,連許多原本是穩健投資的長期基金例如退休基金,平均也有8%的資產配置在短線進出的對沖基金。這筆龐大的資金流動快速、信用槓桿倍數高,支用與償還往往對銀行體系造成強大的衝擊,更是金融市場不斷大漲大跌、黑天鵝亂飛的真正元凶。

台灣因為中央銀行緊盯,熱錢進出還有所顧忌,從去年五月至今,短短不過一年,台股已經經歷了三場震撼教育,台灣股市加權指數去年從6月至8月短短兩個月內從9766點跌至7203點,8月24日台股單日暴跌4.84%;今年元月再度因為石油價格重挫發生第二次大跌,重挫之後隨即出現兩個月的強拉,上週五再度出現高低價差深達320點的長黑。相對開放的市場如韓國、日本等,經常出現5%、6%的單日震盪,義大利股市更在脫歐當天重挫12%,熱錢蜂擁而入、呼嘯而出,已經到了肆無忌憚的地步。

如果鉅額熱錢流竄是「技術面毒瘤」,那麼歐盟崩解危機就是不折不扣的「基本面災難」。英國有52%的人民投了脫歐贊成票,並不是英國獨有的現象,歐陸大國法國明年將要舉行總統大選,高舉脫歐大旗的國家陣線黨魁勒彭(Marine Le Pen)遙遙領先,在《世界報》(Le Monde)六月初的民調,勒彭的支持度逼近三成,而且竟然是現任總統歐蘭德的兩倍,勒彭以及她的脫歐主張,幾乎確定會成為法國總統大選的主軸,成為緊跟著英國之後的再一次脫歐公投,如果法國脫歐選民勝利,歐盟將只剩下德國以及一大群邊緣小國。

令人憂慮的事實是,連德國、義大利、比利時、波蘭都面臨的脫歐情緒高漲的挑戰,極端右派「德國另類選擇黨」在三月的地方選舉中一口氣拿到10%的選票,義大利的新興政黨「五星運動」成立第四年就拿到25%選票,今年六月更徹底完勝老牌執政黨,拿下羅馬與杜林兩個大城的市長寶座;波蘭前總理塔斯克(Donald F. Tusk)雖然貴為歐洲理事會的主席,但是他的家鄉去年大選,貨真價實的疑歐政黨「法律正義黨」(PiS)席捲38%的選票,創下波蘭自由選舉以來單一政黨最高得票率。

脫歐派在歐洲已經成了不可忽視的力量,而且很可能在未來一兩年內顛覆歐盟,甚至造成歐元體系的崩解,這是威脅歐洲與全球政局穩定的最大變數,也是這次英國脫歐公投真正的風險所在。

經歷6月24日的震撼之後,全球央行與歐洲政壇必須加速處理「熱錢流竄」與「歐盟崩解」兩大超級地雷。中央銀行持續八年的量化寬鬆,卻對熱錢流竄引發的金融動盪束手無策,甚至被自己放出來的熱錢綁架,還被迫進一步放錢來餵養這隻貪得無厭的巨獸,恐怕距離無法收拾的災難已經越來越近,這是嚴重考驗葉倫、德拉吉、黑田東彥、以及周小川的課題。

在歐盟方面,歐洲政治領袖打壓脫歐派的戰術恐怕已經失敗,英國脫歐已是事實,面對法國超過四成、德國超過三成、義大利超過四成的脫歐民意,以德國總理梅克爾為首的歐盟首腦們,必須拿出具體的政策,來化解歐洲人民對於歐盟強烈的不滿。

歐盟六大創始國的外交部長排擠英國,用鷹派口吻說「想走就趕快滾」的態度,無助於拆解脫歐地雷,相反地,我們期待看到歐洲領袖就引發民怨的難民、移民、經濟、社會安全、反恐等問題進行真實討論,同時,布魯塞爾的歐盟官員也願意將收編的國家主權,歸還一部分給各國政府。也就是說,歐盟必須以退為進,採取分權的戰略,才是紓解高漲的脫歐情緒、拆解歐盟崩解地雷的正辦。在此之前,遠在歐亞大陸另一側的我們,必須戒慎恐懼,以最保守的心態保護我們自己的資產與金融安定。FF98D9FAF6D8DC07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