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102357顛沛在祖先之地—泰雅族的悲歌

轉文--中時電子報/政大菁報/ 0071

Minnaki’ ta’ mtasaw llahuy rgyax
我們曾居住在聖潔的山中
Rgyax llahuy pqayat kwara’ minqyanux
孕育大地生命的山林 孕育大地生命的山林
Maki’ qsahuy quw tayal
泰雅族人置身其中
Siy minblaq mqyanux kya
悠遊自在的生活

工業革命後所興起的文明經濟觸角橫越海洋呼吸拍打到福爾摩沙上,攪動山林的寂靜,族群、歷史與祖先的叮嚀,翻天覆地震盪起來

世代居於台灣北部的泰雅族,原本與世無爭的生活,但不同時期的統治者,無論是日本人或是漢人,都不斷以文化教令或經濟發展為由,逼迫族人放棄傳統的生活方式,甚至在這塊祖靈之地顛沛流離。

泰雅族名
Masa Tohui黃榮泉牧師家族故事,就是泰雅族悲歌的縮影。

當民族遇上國家

圖為八十年代居住在大同樂水村的泰雅族獵人。從他英挺的模陽,依稀還能看見原藤太郎等泰雅勇士過往身影。(本報資料照片)

昭和十五年(西元1940) 日本第一位原住民巡查原藤太郎剖腹自殺

靜謐的新竹州大溪郡的日本小學校裡,學童琅琅讀書聲與啾啾鳥鳴相和,泰雅族學童Masa Tohui是其中少數的蕃人學童。

他與日本孩童一起學習,那一年,他八歲。

有別於其他泰雅學童就讀蕃人公學校,讀小學校的Masa,是因父親當時為「????蕃」出身的原住民巡查??????(日本名,原藤太郎),是台灣島上第一位擔任警察的原住民,深受日本政府器重,Masa因而也有這樣的特別教育。

但童稚的眼睛總是望著母親憂愁涕零地瞅著父親穿著傳統服飾、配著蕃刀絕塵而去的背影。只記得父親每次要去調停族人與日本政府之間的糾紛前就會叮嚀母親:「Amuy,你不要難過,要是我真的出事,政府會替妳安排。」

擔任巡查的原藤太郎,是日本政府與泰雅族人的中介者。

昭和九年,日本學者增田福太郎在霧社事件後進行全島的宗教調查時,原藤太郎協助其走訪泰雅部落了解泰雅族的宗教倫理觀。日人大舉進入大科崁流域以文化殖民教導泰雅人開發梯田時,原藤太郎居中領導協助族人墾荒。

汗水滴下族人的額頭,搬運石頭的摩擦力劃破手掌,一不小心,開墾梯田撬起的大石頭滾落到鄰近族人的小米田。族人放下手中的工具抽出腰際的番刀對原藤太郎咆哮揮舞:「你為什麼要替日本政府虐待我們?我們原本能吃的小米田都壞了。」巍峨的巡查沉靜地看著憤怒的族人:「我做的不是為了我個人,而是為泰雅族,如果你覺得不對,直接殺了我吧!」一旁的頭目急忙緩頰,喝斥番刀出鞘的族人收起利刃。

國家對上民族的矛盾,維持在霧社事件後的詭異平衡,收不起。

日本土地測量隊這一天擺開陣仗量起原藤太郎在石門的地,焦急的他漏夜拜訪兒時玩伴--當時擔任公醫的日野三郎(林瑞昌)。日野三郎娶了日 籍 太太,深諳日本內部發展的他語重心長地說:「日本是土地改革派,有可能土地要被沒收了。」原藤太郎頹靡地說:「我自己本身也是非常努力做,我的地都敢拿的話,更何況是普通老百姓,這樣我要怎麼對我的族人交代?」


隔天,擔任原住民青年團團長的原藤太郎閱兵完後,旋即在家中剖腹自殺。

正在上課的 Masa Tohui被教室外氣喘吁吁的泰雅青年弄擰了思緒,部落青年領著他飛奔回到部落家中,密密麻麻的族人、警察與日本人隱約地告訴他如山的父親在國家與民族中介的矛盾中,倒了。

同年,如花年紀的長姊擔心父親赴祖靈之橋的孤單,在民族矛盾延伸的悲劇裡,自縊。

八歲的Masa Tohui,第一次明白民族對上國家的悲劇,是讓他失怙涕泣。


文明水庫擊敗了傳統部落

石門水庫於民國五十二年落成。歷時八載,工程費用支出三十二億元,加上七千多名工作人員,才完成這座多功能水庫。(本報資料照片)

民國五十二年(西元1963) 石門水庫落成

水庫休憩區前,遊客如織。黝黑巍峨的聖人蔣公銅像微笑遠望石門水庫,上下天光,一碧萬頃,沙鷗翔集,錦鱗游泳。藍綠湖波盪漾著人民對文明的信心,水庫代表著北部地區的繁榮與安居樂業。

粼粼水面下,石門、新柑坪、頭角、下奎輝、Qara、羅浮、溪口臺的泰雅部落,阻截的水讓祖先之地失去光澤。有的去半,有的滅頂,部落的水田、果園與房子在波光與遊興下,暫時存在水庫遊艇下的水族箱裡。惶惶惑惑失去祖居地的泰雅族,背上鋤頭前往新居地,一如亙古以前頭目Kbuta的叮嚀。
在大溪附近的中新這塊河川地,成了離開祖居地尋找新居地的八十二戶泰雅族人的依託。克勤克儉,一如當年尋找新獵場耕地的祖先胼手胝足,終於水田、房子即將大功告成。

葛樂禮颱風對於象徵文明的石門水庫與傳統的泰雅族都是無情的試煉。

強風豪雨沖毀泰雅族人對新居地的期盼,族人再也無法信任石門水庫建設委員會的說詞。

八十二戶的泰雅族人起而向政府要求還回石門水庫附近土地,委員會這時聲明:「這個工程是國家很重要的建設,現在國家沒有錢,還跟美國借,你們難道不用犧牲一點嗎?」

Masa
當時三十一歲,在顛沛八十二戶之中失去土地在新領地受颱風侵襲的疑懼,讓他對所有官員的話存疑。

新居地的問題沸沸揚揚,後來政府就說,「我們找到一塊很好的地,這個土地會一直大一直大,而且這個地是在海邊,我們颱風颳很多土石流,土石流的泥土流到哪邊知道嗎?是流到海邊去。所以那些海岸每年都會越來越大,大出來的部分都是你們,大多少都是你們的。」

沒有看過海的泰雅族人被挑起興趣,他們就要求建設委員會帶他們去探勘。一行人浩浩蕩蕩,官員說:「這裡面有多少魚,你們知道嗎?市場裡面的魚都是從這裡抓的。」

當時多數泰雅族人揣想:「這應該不會有差吧!」於是六十四戶的泰雅族第二次到了新居地桃園觀音鄉大潭村。

Masa
對於政府的美意已無法再度信任,他帶著稚子與老婆,回到原藤太郎留下的地—Bilus石門部落。只是不同於孩提時代的河階部落,這次回家得用舢舨划過碧綠萬頃的大漢溪,回到沒水沒電山居生活。


仙島上的未來

民國五十六年 仙島上的餐廳與表演場門庭若市

悠遠遼敻的碧綠浩波上,氤氳圍繞著蓊鬱翠珠,如果你曾見過山林中有這麼一處,也鐵定直呼是「仙人住的地方」。

壯年的Masa除了是黃榮泉牧師,回到被水掩埋的舊部落只剩山頭蓊鬱孤立,隨著石門水庫的人潮觀文明、遊大勝的契機,他與兄長也計畫讓所住小島留住滾滾湧來的鈔票。

原本的Bilus石門部落,在淹起的溪水襯托下,就成了遺世獨立的「仙島」。

絡繹不絕的遊客,讓十九條載客遊船在石門水庫休憩區與仙島間川流不息,「台灣土著民族文化演藝場」紅布白字看顧著快把階梯踩平的客人,從仙島舊碼頭蜿蜒而來的楓葉飄盪著好景不常在。

文明會有疲態嗎?遊客的遊興確實會有疲態。

隨著時間流逝,石門水庫漸漸顯露出老人遲暮。原本就不適合蓋水庫的地區,以餵養文明之名,讓石門水庫牢固地鑲嵌在大漢溪的身軀上,窒息了溪底下的香魚,讓波光粼粼下的房舍、果園生了苔,讓依附這條溪呼吸的泰雅族分崩離析。

六十五歲的Masa Tohui現在依然住在仙島上,只是,在民國八十六年,仙島正式成了神仙住的地方人煙稀絕,「台灣民族文化演藝場」的紅布白字,也成了遊客暢遊石門水庫的歷史一抹。


工業文明成果 鎘米

民國七十三年 桃園觀音鎘米污染事件

六十四戶胼手胝足的泰雅族人,第二次前往觀音大潭地區建立新家園。卻意外發現所謂會「越來越大的海埔新生地」並沒有像原先大漢溪旁的土地肥沃,作物皆難以生長。族人努力地又回到山上,帶著祖地母土企圖改善新家園的體質。

不放棄又過了十多稔,稻米似乎略有所成。而當工廠的廢水喑嗚流入觀音鄉的河流裡,遷徙的族群似乎終得到背棄祖土的懲戒,他們明白應對抗的不是政府,而是假政府之名的文明。

經媒體披露後,稻米大量滯銷,族人生計陷入困頓,泰雅族人政府單位陳情,希冀國家還記得當初他們原先是在石門水庫地區安居樂業的原住民。

向縣政府陳情,先是推諉於中央政府,再將皮球踢到當時省政府。文明吞噬族人的土地於無形,最後竟也不知該向誰究責。最終國家草草以一戶三十萬收拾善後,棄守祖先土地的那群人,從此往都市文明流離顛沛。


土地是我們的希望

民國九十六年 Masa Tohui 七十五歲黃榮泉牧師戮力文化傳承工作

Masa
的爺爺Yutas Masa有別於一般的耆老,鼻樑堅挺,鏡片的睿智眼神,正熟練地操作著筆記型電腦上投影片。在復興鄉奎輝部落的教堂堅毅地向族人說明「部落格」的概念。

「土地是為了繁殖下一代得以生存下去的依據,早期每一個部落都有部落格支持,因為資本主義,部落格崩潰。」遲暮的聲音鏗鏘著這輩子他見證過的道理。

從奎輝部落下山回仙島途中,經過獵人雕像,Yutas Masa嚴肅地指著雕像上的臉孔:「這是大陸的佛像雕刻家刻的,刻的臉型是佛像臉,不是泰雅族人的五官。」

同車的平地女孩第一次認識Yutas Masa,隨口問爺爺從哪來。其他人打趣道:「爺爺早上從仙島坐遊艇過來的啊!」女孩驚呼:「這裡是山地鄉,哪來的島啊?要是有仙島,媒體早就報翻天了。」驚呼詫異顯露著當年遊客羅織的仙島已經真成了人煙罕至的神仙居住處。

請求Yutas Masa帶他們前往從未聽聞過的仙島。跳上由Masa航行的小船,碧波萬頃的湖光山色下,無客可載的遊艇繫在岸邊飄飄蕩蕩。

仙島上的狗與人遺世獨立,有種「此島非真島」的幻覺。踏上當年楓紅小徑下遊客前往的「台灣土著文化演舞場」,紅布白字依舊清晰,殘破的是喇叭、音響廢棄的鼓與麥克風凌亂地說明文明來了又走的不堪。

仙島下,碧波盪漾著湖面下祖先之地生苔的嗚咽。


Minnaki’ ta’ mtasaw llahuy rgyax
我們曾居住在聖潔的山中
Rgyax llahuy pqayat kwara’ minqyanux
孕育大地生命的山林 孕育大地生命的山林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Wonderful life because with you.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Director
Inform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