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090921一場秋雨

連著下了幾天的雨了,絲絲縷縷的。一場秋雨一場寒,似乎將心底的愁怨表現出來了。今早,天空依然是一片灰色。細雨纏綿,繾綣悱惻,寒意襲人,靈動的雨水總是這麼無奈的左右著我的心情,讓我纖細敏感的心或多或少的被賦予了幾多的詩情畫意。此刻,是我放飛思念心緒的時候,我會把所有的情感給了這初秋綿綿的細雨。呆呆地望著窗外的秋雨,心底感覺到了一陣莫名的淒涼,從枝頭到地面,每一片葉都不肯輕易沉淪,揮舞濃艷的舞衣,忘乎所以的掙扎,跟著風的節奏用盡最後的餘力舞動著,但終究擺脫不了地心的羈絆,只能以最從容的姿態,淒美地走向生命地終端,承受著自己的凋零。我在秋雨中穿越,在秋雨中思念,莫名的悲傷。也許,秋是傷感的季節、是思念的季節,也許,秋是雨的季節!因為有了雨,讓秋的味道更濃了,讓天更涼了。窗外的雨,如漫天漫地撒落的微細珍珠落個不停,彷彿雨已浸濕了我全身,我已不知曉我該去向何處,忽憶起那句熟悉的歌謠,伴著“就讓老天淋濕我的雙眼,冰凍我的心”。眼前已是朦朧一片,不知是那該死的眼淚,還是這惆悵的秋雨?回憶慢慢梳理,變成一個個的段落:或哀傷,或感動,或喜悅,或悲沉的一個個段落。我閉上眼,細細回想,無法給一個想要的答案。曾經有人問我,可會寂寞?我說,寂寞是一杯好茶,仔細品,會有深刻的味道。就像,寫憂傷的文字,不一定是因為低落的心情。有一個夢藏在我心裡,那是我的夢想……這場秋雨飄飄灑灑,纏綿不斷,如泣如訴的向世界傾盆而瀉,有點冷,有點涼,這雨下得蕭條,下地纏綿!  我時常想,如果我是一滴雨,在我墜落的時候,我一定會很從容,會微笑面對,不產生一絲哀怨,因為我知道我的歸宿在哪裡,也知道我將在哪一個點停留,我會有我的方向,有我可以依戀的東西。在我眼中,生命就似一場雨,看似美麗,但是在更多的時候,得忍受那些寒冷和潮濕,忍受那些無奈與寂寞。人生一路風雨,宛若經年長夢。心被雨風牽扯著,使得壓抑的情感統統都飛出心扉“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每到秋天落雨的時候,我心就會進入這樣的境界。此時,雨落下,風吹來,雨水濺濕了我的眼眸窗外一片迷濛,秋雨佔據了整個世界。秋雨、秋風裹著的淚水,使我不僅想起“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台”,秋天帶來的是無邊的雨簾,是雨水?是淚水?此時此刻,想念著你的笑容,想念現在的你是否安

(繼續閱讀)

201206151047葫蘆秧

葫蘆秧開葫蘆花, 葫蘆花結葫蘆瓜。 葫蘆秧是葫蘆家, 葫蘆家有葫蘆娃。文章來源:佳飾的BLOG - Polk News Watch - 張廣天 - 鳳凰衛視 一虎一席談  - 君之樹家園歡迎您 -

(繼續閱讀)

201205031941乒乓球--如何練習正手攻打弧圈球

正手攻打弧圈球是直拍快攻型打法比較喜歡採用的打法,比較積極,但是難度高。其他類型打法的選手在對方來球質量不高時,如有機會也可以採用此種打法,更具有進攻性。  蓋打高吊弧圈是正手較具威脅的技術,其原理是用較大的擊球力量抵消來球的旋轉。擊球時間在上升期或高點期,擊球部位在球的中上部。動作緊湊,不宜拉大手擊球。  注意問題是攻打弧圈時板形不可過於前傾,否則容易打滑,尤其是正膠更應注意。隨著乒乓球技術的發展,現在的高吊弧圈已不是那種又高又慢的弧線球了,擊球者運用手上精細的微調將弧線控制的比較低平,落點較長且旋轉很強。根據不同的對手的回球習慣,我們在比賽中要盡快發現對方的技術特點和規律。  對於直拍左推右攻打法選手,必須堅持能打的則打,不能打的退後半步反拉的意識,或者使用近台快帶弧圈技術。  對於橫拍兩面弧圈打法,在發球後對方如果搶拉斜線,那麼發球後順勢側身反打弧圈球威脅是比較大的.

(繼續閱讀)

201204291159原來我也年輕過

下午出去教研了,期間有位70後的教師分享了她的成長心路:原來我也年輕過。瞬間自己的眼眶竟然濕潤了,我也曾經年輕過,更巧的是,下午教研的場所就是我初中時的母校:淄博五中。似乎同學們自結婚之後,就有些分道揚鑣了。以前隔三差五出來聚聚的兄弟們,姐妹們都漸漸銷聲匿跡,奮鬥在自己的小家裡面了——或者是為了愛人,或者是為了孩子。隨著肩上越壓越多的責任,我們漸漸淡出了一切娛樂活動與場所。即便是我曾經最愛的逛街,現在也經常因為攜帶著張安迪而逛不盡興——當然,儘管我的網購越來越多,其中80%還是為了給安迪買東西。跑題了,回到原來我也年輕過的話題上來。原來我也年輕過。傻乎乎的以為好朋友就會永遠在一起,比如我和蕾。我們是小學同學,同進了五中卻在不同的班裡。那時候最常做的事情就是下了課就衝出教室,儘管課間只有10分鐘(有時還因為老師的拖堂而不到),我們也要抓緊機會好好的聊一會兒。可現在呢?她在英國學管理,我在張店教英語。一年見不上兩次面。很偶爾的在網上聊天,也不過是說一些家長裡短:兒子又新學會了什麼,自己現在又胖了幾斤抑或瘦了多少。還有嬌,我的初中同學也是我的好友。初中時候除去和蕾,大部分時間我都和她黏在一起。身為語文課代表的她每次去辦公室都有我作陪。以至於後來某個冬日裡,語文老師說,你快出去吧,別讓人家那麼冷還在外面等你。現在大家也是天各一方,見面的機會少之又少。原來我也年輕過。初中班裡的隋胖胖雖然人高馬大卻是超級的好脾氣,而且寫的一手比女生都秀氣的小字。那時候政治老師喜歡罰我們抄課文,每次挨罰,都對著隋胖胖軟磨硬泡威逼利誘讓他代勞。甚至隔壁班的蕾,現在也記得我們班裡有個隋胖胖,當年曾幫她抄過課文無數。只是當年的隋胖胖,個頭依然很高,卻已經不胖了。原來我也年輕過。愛給同學起綽號也被別人起著(這愛好似乎至今仍在,剛剛給小路洋子同學取了個“潛力股”的綽號)。“猩猩”、“冬瓜”、“老鼠”、“土豆”等等現在大家還在叫著。而我的綽號,大概和我當年的壞脾氣和壞性格有關係,很不好意思的偷偷的說,叫“母老虎”,全級部聞名。原來我也年輕過。因為不喜歡那個英語老師,故意在英語晚自習遲到了近二十分鐘—&

(繼續閱讀)

201204271331享受幸福 享受愛

感情和眼淚是人類與動物的分界線。在感情世界裡,有同甘共苦、風雨同舟的友情;有烏鴉反哺、羊羔跪乳的親情;還有相濡以沫、纏綿浪漫的愛情。“愛情”是人類的主旋律,是恆古不變的話題。從古到今上至帝王將相下至布衣平民都在演繹著絢麗奪目、淒美的愛情故事。古人歎:“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讓世人為之輾轉反側,為之日思慕想,為之“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人消得人憔悴”。我說愛情是一種莫名的心跳,是一種精神依托,是一把打開心靈的鑰匙。最完美的愛情莫過於陪你慢慢變老,直到你老的哪兒也去不了。你還依然把我當成你手心裡的寶。一如《詩經》中描述的“死生契闊,與子相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一生牽手相濡以沫。這是最完美、最浪漫的愛情。愛情是什麼?愛是包容而不是放縱,愛是關懷而不是寵愛,愛是相互交融而不是單相思,愛是百味而不全是甜蜜。真正的愛情並不一定是他人眼中的完美匹配,而是相愛的人彼此心靈的相互契合,是為了讓對方生活得更好而默默奉獻,這份愛不僅溫潤著他們自己,也同樣溫潤著那些世俗的心。真正的愛情,是在能愛的時候,懂得珍惜;真正的愛情,是在無法愛的時候,懂得放手。因為,放手才是擁有了一切……請在珍惜的時候,好好去愛真愛是一種從內心發出的關心和照顧,沒有華麗的言語,沒有譁眾取寵的行動, 只有在點點滴滴一言一行中你能感受得到。那樣平實那樣堅定。反之發誓、許諾說明了它的不確定,永遠不要相信甜蜜的話語。用心去感受吧!Terry Neal's Primary Dispatches |GOD BLESSES ALICE | 讀客★吳又 |黃延復的BLOG | Spin Contro

(繼續閱讀)

201204221634疼痛的文字

總是會在自己停歇下來,世界也寂靜到感覺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不停的敲打鍵盤,不停的的用文字來揮瀉堆積在心中的種種情緒,不停的在文字中與另一個自己反覆的糾纏。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發現文件夾裡的文字用萬字來計算。輕輕點開這片供自己靜靜休憩的精神家園裡也是數不清的文字,也發現那些不曾公開過的文字竟然遠遠超過了別人能讀到的。帶鎖的文字,刪除了的文字就如同歲月長河中那些過眼的煙雲,被我輕輕伸手一抓便隨意的封鎖在河層底層。也就是那轉瞬即逝的心情,當時間分分秒秒的滑過,都被遺忘了,落下了。想重新去憶起拾起,發現已經是斑駁成了一片虛無。那些以文字作過的印記的心情也不過也是稍縱即逝的情緒而已。讀一個人的文字會有一個人的況味,或溫馨柔軟的,或是幽默詼諧的,或是慷慨激昂的,或是積極樂觀,或是消極頹廢的,或閒情逸致,千萬的文字有千萬種表達的方式。在這裡那些陌生朋友總是他們的文字成為自己的標籤,讓我清晰的去辨認著。也是用他們的文字在心中勾勒著最初的樣子。或睿智,或深沉,或憨厚,或真誠,或溫柔,或清新的摸樣就這樣栩栩如生的通過文字存放心底。文字,本來是寂靜沒有生氣的,因為寫的人的情緒賦予了它的溫度,高度與深度,讓我在這些密密麻麻的字符間感受不同人生的況味與大千世界的精彩。也是在這些字符間讓我觸摸到一顆顆真實律動著的心魂。都說寫文字的女人內心世界總是孤獨的。我不知道我也是不是因為孤獨才眷戀這片空間,才無休止的與文字糾纏著,讓我迷戀其中。用笨倔的指端在這裡反覆的敲打,無止境用那並不華麗生動的表白在這裡反覆的訴說著,我只知道只有在這樣指尖如飛下我那空空無處可依的靈魂才得以安然。沒有想過誰可以那樣專注的執著的成為那個傾聽的對象,只知道自己是自己永遠靈魂的看客。也說幸福的女人不會惦念與貪婪文字中那些虛無的溫度和安慰。我不幸福嗎?我問自己。從來我不否定自己是幸福的。而當那麼一個晚上有一個朋友在紙條上留言給我說‘你一定要幸福”。我的心底湧動著酸澀的味道,不經意中淚水滴落在鍵盤上,冰涼的。我想一定是我不經意的表達裡讓朋友不由自主的想讓我多點幸福少點疼痛吧。我莫名的想到了過去的歲月。那些疼痛的文字,那顆疼痛的心,在艱難的跋涉了那麼長的途程後,終於在一個寒冷的冬日與它做了最後的告別。關閉了曾經我也喧鬧過的空間,也斬斷了曾經有過太多痛並快樂時光。從此獨居一隅,幾乎與‘世&rs

(繼續閱讀)

201204091938我為弟弟哭六次(感人)

我的家在一個偏僻的山村,父母都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我有一個小我三歲的弟弟。有一次我為了買女孩子們都有的花手絹,偷偷拿了父親抽屜裡5毛錢。父親當天就發現錢少了,就讓我們跪在牆邊,拿著一根竹竿,讓我們承認到底是誰偷的。我被當時的情景嚇傻了,低著頭不敢說話。父親見我們都不承認,說那兩個一起挨打。說完就揚起手裡的竹竿,忽然弟弟抓住父親的手大聲說,爸,是我偷的,不是姐干的,你打我吧!父親手裡的竹竿無情地落在弟弟的背上、肩上,父親氣得喘不過氣來,打完了坐在炕上罵道:「你現在就知道偷家裡的,將來長大了還了得?我打死你這個不爭氣的。」     當天晚上,我和母親摟著滿身是傷痕的弟弟,弟弟一滴眼淚都沒掉。半夜裡,我突然號啕大哭,弟弟用小手摀住我的嘴說,姐,你別哭,反正我也挨完打了。  我一直在恨自己當時沒有勇氣承認,事過多年,弟弟為了我擋竹竿的樣子我仍然記憶猶新。那一年,弟弟8歲,我11歲。  弟弟中學畢業那年,考上了縣裡的重點高中。同時我也接到了省城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那天晚上,父親蹲在院子裡一袋一袋地抽著旱煙,嘴裡還叨咕著,倆娃都這麼爭氣,真爭氣。母親偷偷地抹著眼淚說爭氣有啥用啊,拿啥供啊?弟弟走到父親面前說,爸,我不想念了,反正也念夠了。父親一巴掌打在弟弟的臉上,說,你咋就這麼沒出息?我就是砸鍋賣鐵也要把你們姐倆供出來。說完轉身出去挨家借錢。我撫摸著弟弟紅腫的臉說,你得念下去,男娃不唸書就一輩子走不出這窮山溝了。弟弟看著我,點點頭。當時我已經決定放棄上學的機會了。  沒想到第二天天還沒亮,弟弟就偷偷帶著幾件破衣服和幾個乾巴饅頭走了,在我枕邊留下一個紙條:姐,你別愁了,考上大學不容易,我出去打工供你。弟。  我握著那張字條,趴在炕上,失聲痛哭。那一年,弟弟17歲,我20歲。     我用父親滿村子借的錢和弟弟在工地裡搬水泥掙的錢終於讀到了大三。一天我正在寢室裡看書,同學跑進來喊我,梅子,有個老鄉在找你。怎麼會有老鄉找我呢?我走出去,遠遠地看見弟弟,穿著滿身是水泥和沙子的工作服等我。我說,你咋和我同學說你是我老鄉啊?  他笑著說,你看我穿的這樣,說是你弟,你同學還不笑話你?  我鼻子一酸,眼淚就落了下來。我給弟弟拍打身上的塵土,哽咽著說你本來就是我弟,這輩子不管穿成啥樣,我都不怕別人笑話。  他從兜裡小心翼翼地掏出一個用手絹包著的蝴蝶髮夾,在我頭上比量著,說我看城裡的姑娘都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