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11220001

180121

然後,她們的美像是火一般的把我吞噬了,
那種美的尖銳獠牙,仍在路上滴血,從我
身旁經過,我目送了她的離去,一隻美麗的
獸走入了屬於她自己的大火之中,我悻然的
撲滅我受到的熱,我發覺我的不只一個目光,
似乎是海裡的魚群,不知尋覓光或洋流,
深山複習的翠綠蠢動,
我抱著一甕子的血潭,我的肉體寧靜,

我需要忘卻的事情又增加了,加上我仍不斷記得,
我才想起了那些記憶力絕強的痛苦,
看準了山川不會湧向自己,所以肆意的隱居,
看準了她不會愛上我,所以肆意的寧靜,
一切都仍然發生,她隨著他人而去了,閃爍
著光輝背影,我想起之於我,她應該算極大
者,也許我錯了,我不禁想要假設我誤解他人,
並進一步地實踐,

她最後落得的下場,是不曾經過我身旁,那麼,
仍徒留的一些香是甚麼,是不屑一顧,
她甚麼也無法賞賜給我,我分擔了一部份她的美,
我分擔了一部份她的惡魔,
今天深鎖的陰天漸漸在往後幾天破開,
那些女人在她們的生命中閃爍,我吸一口氣,
想到了一隻只會想像而不會飛的鳥,
我的雙眼深深嵌入頭顱,留下
了兩個彈孔般的瘡痍,

誰都不識的破滅感覺,她離去後所帶來的空洞,
我攔住空洞,然後告白著,昏睡而愚昧的荒原如海,
像是失足是需要勇氣的,否認記得她的種種,
我仍被判為有罪,洪水為什麼要侵襲人間,
我似乎看見每個人的祈禱,似乎我對她的直目
被投擲回來,她是應該要記得一切的,
我苦苦消磨著風塵,使她溺於她與她愛人的
幸福裡,

別告誡我她未必有愛人,因為她不會愛上我,那麼,
就隱含著她必有愛人,甚至我也無法使她失去我,
我飢渴而迷亂的飲用我疲倦的睡眠,我無法
擺脫我開始即是破碎的,如同鎮日放飛
破碎的蝴蝶雙翼,因為忤逆,才得以反覆破碎,
我只敢期待於自己的鄙陋苟活,
只敢深陷於明日仍與我無干的地方,
好像丟失了自己的火,卻認不出生命道途
已熄滅,呼吸像雜草叢生,

是的,所以如果我能愛上她,那也該從谷底開始,
從令人厭惡的時分,從罪惡橫生的地方,才是
我的戀情該開始的地方,值不值得擁有是最大
的疑惑,一直深入到存在的層次,我想到了在破滅中
微笑的孩童,生命才剛剛開始,就已然結束,
擺放在地獄的陳年佳釀,一個乾枯的星球,
被惡意的,嘲弄的,栽下生命,任由他們歡笑,
從一開始已不在,從一開始已死,

隨著旭日東昇,今日的山麓也開始陡峭,昨晚
消失在山中的人漸漸出現,那種基於恨意的
相識,和基於恨意的愛上他人,和忘記消逝的惡魔,
悄悄的被雨淋著,身上爬滿青苔,惡魔想著自己無法散佈惡了,
牠也並不傷心流淚,
一個嬰兒,好似被自己的哭聲所喚醒,
隨著安寧而氾濫的無事,從踏足的地方開始,皆成斷崖,
繼續散步吧,直到大地完全陷落,她理應是她所是,
然後我也必須一再逃離她,

就是在一種選擇之下,一個她已離去的世界,她會
膨脹,我把思念歸結於她,使她膨脹,但仍然是極美的,
我能在自己的離去中看見她的離去,我愧對突然失聲的鳥,
雖然牠僅僅是暫停歌唱,
灰燼被它身為人時的記憶所拂動,
從敲打自己的頭顱聽到裡面的迴廊傳出回聲,
被愛上的人自焚,烏雲散開,不幸而慘白的日光,
照射在焚燒過的屍體上,因著遠離而生出的愛,
因著未見一面而生下的子嗣,

摧毀火的搖擺,摧毀水的紊亂,使吻找不到愛人,
失憶的鳥看見人們飛向夕陽,枯枝在寒冬裡,
似乎更加幸福,他的最後一眼
長出暗黑的苗,對她的愛日益強烈,我已失去信心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