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252355小鳳傳記(三)

新影像2

~小鳳傳記三~

孤兒寡母的辛酸 難道美麗也是一種錯誤? 

 撰寫感想: 我最近寫這幾篇傳記(回憶錄)是何等的辛酸、痛心,埋在心裏的痛傷,再次掏出來撒鹽、痛定思痛心更痛。感嘆人生不如意、不公平的事情多如沙塵,寫著寫著不一會兒就淚流滿腮寫不下去了。看到我媽媽 86歲喜 歡說過去的事,但是都說錯,我想就趁現在還記得趕快寫下來,免得將來年老什麼都忘記了 

 第3篇和第4篇的文章不見了,老花眼的我花了好多腦力和心力才寫好的,真的好不捨喔! 為什麼會不見呢?想不通??算了,這就是人生,重寫吧!

我從基隆回台北後,搬到媽為我準備的台北市士林區延平北路8段179號富安里住,那裡沒水沒電,需要自己到工地辦公室接電源、自己提地下水回來,地下水(放著會變成深黃色/橙色),需要用過濾缸濾過才可以使用。我們的房屋建造在茉莉花園和菜園間,60間公寓排成5排,1排12間,我就住在第3排第2間,沒有路燈、旁邊沒有鄰居的鄉下,ㄧ到晚上外面ㄧ片黑漆漆的,對一個28歲帶著2個幼兒的少婦來說是很危險的。辦公室的工地主任,每晚故意將電源拉掉,小孩怕得哇哇叫,母子3人只好拉緊棉被抱在一起不敢出聲。

為生活媽每天由延平北路)媽帶來的食物有限,難免會吃不夠,不夠時只能吃粥拌鹽或鹽炒白飯,再叫小孩去菜園旁邊撿些菜農割剩、比較不好的菜回來煮,有一天,好心的菜農跑來跟我說田埂的菜有農藥殘留不能吃,然後拿了一些青菜來接濟我們,以後每天早上打開門就有ㄧ堆青菜放在地上,可說人間有溫暖,鄉村特別多。有一天菜農送菜來時,看到我在做衣服,就拿布來給我做,做完他很滿意(我沒收他錢,做為回饋)立即介紹姐妹、妯娌、鄰居拿衣服來做,我生意來源才漸漸穩固

房子終於建造落成,水電都來了,鄰居也漸漸搬入,每個人都很和氣善良,隔壁楊太太生了5位千金很可愛,孩子每天都來我家吃飯玩耍,第7家林清美也育有6位可愛的千金,第5排第3間劉太太也育有5千金,每位都很漂亮。

楊家么女體弱多病,楊先生愛喝酒、賭博賺錢不夠開銷,楊太太背著小女兒去替人洗衣打掃,賺錢養小孩,她常常三更半夜抱著小孩來我家門口喊救命,小孩臉色泛白眼睛往上翻白、口吐白沫、手腳抽筋、沒呼吸我見狀趕快緊抱過孩子一面跑ㄧ面幫她做人工呼吸並按摩全身,衝到曹大夫家,大夫一看說是發高燒太久的關係,再慢一點兒就死了。曹大夫睡夢中被我大聲叫門吵醒,他想怎麼會有人為別人家小孩那麼熱心呢?就多看我一眼,忽然覺得我很像他的阿姨,後來他ㄧ家人的衣服都拿來給我做,還介紹同學、朋友拿衣服來做,甚至還嫌我的工資太便宜自動加錢。

曹大夫是富安里本地最有名望的醫師,無論他的品行、醫德、醫術、都是ㄧ流的,他同時也是ㄧ位好老公、好父親,醫生娘有先天性心臟病,他才選擇在這地方開設醫院,空氣新鮮、風景優美適合休養,又能為鄉民服務,這也是鄉民的福報。

大妹為了我和同事合夥開設ㄧ家紡紗工廠,(當時想,如果阿珍回來就不必再到處找工作,阿珍死後,就退股了)紡紗工人來我這租宿舍,搭伙由我煮三餐,勝淮當時才7歲負責洗菜、洗碗盤,相當乖巧可愛、討人喜歡。

正當我的生活逐漸穩定,沒想到爸爸出差到台南燈塔才第3天,就傳來他喝酒過度吐血而死的消息,真不敢相信,活蹦蹦的出門不到2天就死了,當時阿公年邁、大弟和大妹正就讀大學、小妹讀北ㄧ高三、小弟才高一,再加上我這個殘障和兩名稚子,簡直是活不下去了,媽只好用我的名字去申請貧民補助金,里幹事問家中有電氣化用品嗎?媽回說有電鍋,里幹事說那不行。(別人有房子、有電視、有冰箱都可辦,為什麼我家只有電鍋就不行呢?)我說算了,不行就不必欠國家社會的債。

因為這件事,勝淮小小年紀就立志長大要做里幹事,幫助一些像我們這樣求救無門的人,想替弱勢者做事就必須接近最基層的人民,才知道哪些才是真正需要幫助的人。現在,勝淮正是一個為民服務的里幹事,相當受到里長和里民的愛戴,身為母親的我感到十分驕傲和欣慰,兒子啊也許我不善表達情感,但是我真的很想讓你知道媽沒用,從小讓你過苦日子,你卻這麼懂事,這麼有本事,媽真的很以你為榮!

喪父之痛尚未平復,民國60年農曆4月13日早上6點多,勝淮在燒香拜拜時新釘的紗門突然倒了,我的心口開始趕到悶痛,本以為因為爸爸過世傷心過渡,沒想到農曆6月15日(吃半年湯圓),媽突然扳著鐵青的臉來了,我心中彷彿有什麼預感似地抽痛,媽忍不住嚎啕大哭ㄧ陣後才迸出ㄧ句,阿珍死了,這句簡單的話聽在我耳裡簡直是晴天霹靂,我昏死過去,驚動了後棟的潘太太趕快衝過來幫我拍打按摩,折騰了許久我才醒過來。

原來,正是農曆4月13日那天大約10點左右,阿珍的船在美國薩摩亞海上發生爆炸,阿珍正在修理,首當其衝被炸得皮開肉綻、慘不忍睹,因船上缺乏藥品,4月14日毒氣攻心而死。他在死前反悔不該不聽我的勸告,他說對不起我,要我找個好人再婚,好好的栽培2個小孩,不要讓孩子步入他的後程,腳踏實地好好的做人。(海難當天清早6點多王爺公就推倒紗門警告了,如果當時我明白王爺公暗示,會不會求神明去救他呢?這個問題在我心中盤旋好多年,我仍不知道答案是什麼)40年前的漁船福利很差,發生事故理賠都很少,只賠三萬塊,我拜託爸爸生前的長官去關說商討才獲賠6萬塊。完成阿珍後事和理賠事宜,我回徎直接到宜蘭五結找他父母報喪

還記得那天下著大雨,他們罵我說台北女人只會吃喝玩樂,每天打扮美美的去看電影,他兒子才會死…我一句話也不回,腦中和阿珍婚後這段歲月的畫面一一重現,他的父母也許一輩子都不會知道,也不會相信他們的寶貝兒子從頭到尾沒拿過一毛錢給我,他拿給家人的所費也全向我拿。(因為我很會賺錢,45年前當裁縫老師,自己開補習班,一班90人~100人,一個收費100元,我還幫客人做衣服,看哪裏有錢賺我ㄧ定不辭辛勞的去賺,從來不曾亂花錢,這個好習慣,也許可以說這種能力到現在還是一樣。)     

 小姑林阿罕說她鄰居也做衣服的都賺不到錢,為什麼我會賺錢呢,一定是由他家拿來的,聽到這種侮辱人的話,我還是沒有反應,因為我明白自己每一分錢是怎麼辛苦賺來的,我比人家認真、勤勞、奮鬥、聰明、親切、寬宏大量…別人做得到嗎?我對他們全家已仁至義盡,他們再也無法傷害到我了。

對於理賠金,他們全家也有意見,我說理賠6萬元,支票4萬元給公公、現金2萬元給2個小孩當伙食費,引魂費用由我付。但公公不肯,他們家這般不講理,一直在一旁陪我的媽實在看不下去了,一起身將我放在公公面前桌上的支票拿回放在我包包裡,拉著我轉身回台北,雙方談判破裂。

好不容易回到台北,媽怕我尋短,叫我別回富安,正在閣樓哭的時後,阿珍的四弟已經追來我家,一開口就要錢,他說他是有血緣關係的親屬,我只是家屬沒有血緣關係,沒有權利拿錢…。

媽媽的一名房客聽得忍不住,衝出房間打抱不平說:情理不平、氣死閒人,哪有人ㄧ進門就要錢,你看到嫂嫂哭,理應問好勸節哀,你將錢拿去孩子怎麼辦?四弟回說:孩子一起帶走。房客回說:我看你從進門來到現在都沒跟這兩個姪子說過話,將來根本不可能會善待孩子,就算孩子真的帶走,那他們媽媽呢?四弟說:女人可以再去嫁人,反正她本來就是水性楊花的台北女人。講到這裡,所有人都聽不下去了,硬是把他趕走,後來聽說公公親自跑到高雄跟船公司理論,公司說當事人亡者簽字蓋手印受益人是誰就是誰,不可能更改,他們才算了,但是這件事情種下了我跟他們家之間更深的怨恨。

既然阿珍家的人不願意引魂,我只好拜託娘家阿公由清水請了一位大師來幫阿珍引魂超渡,大師造了一艘法船將阿珍燒焦的頭髮、指甲、相片、八字、全放裝進法船載往西方極樂世界。迴向的時候,7歲的孝男勝淮雙手捧斗、3歲的孝男一璋拿幢幡,走ㄧ步哭叫ㄧ聲林欣珍爸爸回來喔!三人越哭越大聲,母子悲慘的哭聲震憾了整個村莊,大家都流下了同情之淚。

自從阿珍過世後,常有一些無聊的登徒子上門糾纏,全都被我嚴詞拒絕,最後只剩不識相的2人~工地主任和隔壁的楊先生。白天我在做衣服時,主任用手搭在我右肩,楊先生搭在我左肩,每天都來騷擾。我跟楊太太說他老公的惡行,楊妻說妳不要開門就好了,言下之意好像是我在勾搭她老公,但我不開門怎能做生意,沒生意怎麼養小孩,孤兒寡母無依無靠還要替亡夫還債,她怎麼忍心要我斷了生路?

有一天晚上媽來了,楊先生也跟進來,叫媽叫得好噁心,媽假意推楊先生出去,騙說去他家吃飯,然後趕緊叫我鎖門。沒有鄰居時,擔心沒水沒電沒人關照;有了鄰居,卻要擔心被人騷擾,真不曉得叫我們這孤兒寡母該怎麼辦?看到這樣的狀況,媽叫我暫時帶小孩到清水小阿姨家住一陣子避避風頭,真的從沒想到,猥褻小人可以得寸進尺,光明正大的人卻要避走他鄉,難道這就是人生嗎?天理何在?

 

 

回應

 

 

大家好!我在隨意窩紀錄關於我的一切,如果想要認識我,就要常常來逛我的部落格唷!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