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170921小鳳傳記(五)

~小鳳傳記五~寶貝女兒




亞士都酒廊老闆換了我就辭職,新老闆有他自己的班底,加上女兒也讀國中了需要更多的時間來照顧,女兒比男孩更需要管教,男孩知錯能改就好(浪子回頭金不換),女孩就不ㄧ樣了,走錯ㄧ步就難挽回(ㄧ失足成千古恨),看倌們就當作這是我的歪理吧! 我在附近七吉三溫暖找了一份吧臺的工作,每天三班制晚上11點到早上7點的工作是煮清粥小菜、煮麵、炸雞腿、排骨、洗碗盤、壓搾果汁、泡咖啡/茶、煎蛋、三明治;早上7點到下午3點、下午3點到晚上11點的工作是煮飯、炒飯、菜、麵、炸雞腿、排骨、煎魚、滷牛筋牛肉、洗菜、洗碗盤、壓搾果汁、泡咖啡、茶。亞士都是高級酒廊屬於文場,多是老外喝酒、鋼琴陪奏,但這邊屬於武場比較辛苦,我每天都累得像王八蛋一樣,為了早晚可以接送女兒上學並到學校伴讀,我選擇做晚班,白天還可以做客人的衣服。

 每班兩人,我那班的搭擋是副理的老婆,所有的工作她都叫我做,客人多時她招呼客人,叫我去當主廚;客人吃飽了她就說她當主廚,叫我出來洗碗盤;客人少時她就將凳子拿到裡面去打盹,叫我站在外面等客人來叫東西吃喝,總之好康的都被她搶走了。幾個月後,早班的ㄧ個人不做了,我立刻跟老闆娘說要換早班,終於脫離苦海。新搭擋人很好,兩人合作無間,她說晚班的我做最久,每個人都受不了那個副理夫人,通常做ㄧ天就走人,她是仗著老公的勢力欺負人。後來房間部缺人打掃,我也把它接下來,三點下班後直接到房間部去打掃,影視廳我也將它包下來打掃,我心想,家裡老爺快退休了,給他一個工作才不會得退休病。

 說起我的寶貝女兒,心中夾雜著甜蜜、驕傲和痛苦,果然像人家說的,兒女是母親心中最甜蜜的負荷。回想幾十年前的ㄧ天早上,突然覺得身體不適,到馬偕醫院看婦科沒想到竟然是懷孕,我當時都已經34歲高齡,真是丟人丟到家了,求醫師幫我墮胎,醫師說必須配偶簽字,回家剛好老公在跟朋友(我們的媒人)聊天,朋友建議如果是男孩送給他(因為我們家已經有三個男孩了),女兒就自己養,就這樣我把孩子留下來了。

懷胎十月,沒想到是難產,羊水破了2天才送去醫院,我本來想忍到雙十節再生,最後實在痛到受不了,109日早上5點進產房,痛到下午5點才生下個眼睛睜不開的巨嬰,大弟以為是瞎子,趕緊拜託醫師重新檢查,醫師說是太胖的關係,把眼睛擠得睜不開,一直到第7天眼睛才睜開。胖女嬰白天乖ㄧ直睡覺也不吃奶,怎麼搖她吵她就是吵不醒,到傍晚精神就來了,不抱她她就哭鬧不停。我白天光幫客人做衣服賺錢、做煮飯洗衣…等等的家事就忙不完了,到了晚上寶貝女兒還不讓我休息,她老爸只要聽到嬰兒哭聲,就是他媽的X…罵個不停,那時阿公中風住在我家也是白天睡、晚上吵罵不停,這段日子真的是度日如年(怕老公說我娘家的阿公不該由我照顧)除了忍耐還是忍耐,因為如此我老公更是得寸進尺,我老公對外是個大好人,對我等於是前輩子的殺父仇人,有時真懷疑他是不是有雙重人格,如果這樣的話,我寧願選擇跟他當朋友就好了。

 女兒已6歲了,講話還大舌頭(口吃)、ㄛ伊喔喔的說不出ㄧ句話來,後來我叫她不要和他老爸說話,再由我ㄧ字一語地嚴厲督導才糾正過來(她老爸操一口濃厚的湖南口音)現在我寶貝女兒說得一口字正腔圓的標準國語,之前還是中天新聞台的氣象主播,還主持節目,之後當品牌經理的時候,我還經常上節目當來賓呢,每次我在電視上看到她,就回想起她小時候學講話時的可愛模樣,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才一下子女兒就長大了,再也不是我抱在手中的小女娃了。

 

 

 

女兒從小我就帶她到處去參加演講、作文、寫生畫畫比賽,不論參加什麼比賽都得獎,獎狀多到沒地方掛,為了讓女兒培養氣質,儘管家中只是小康,我還是咬牙請鋼琴老師到家來教鋼琴,女兒也很爭氣,雖然學得比鄰居小朋友晚,但是卻學得比他們快還好,學琴四年期間參加了兩次演奏會,我真的很為她感到驕傲,只可惜那時升學主義當帥,為不影響到學業,國中後就沒有讓她繼續學鋼琴。

 除此,不論爬山、游泳、打球…琴、棋、詩、畵、運動寶貝女兒樣樣精通,她乖巧、聰明、能幹、孝順、盡職,有個如此之女,夫復何求!

雖然有時我們也會吵架把我氣個半死,但是我還是愛她的,我回想起的她只有優點沒有缺點,我這輩子所有的精力和希望都放在我女兒身上,她也很爭氣,從來不讓我煩惱,從小讀書就沒讓我擔心過,小學六年平均成績97.5分,高中順利考上中山女高,大學考上最高學府台大,研究所考上第一志願政大新聞研究所,別人考試要考很多次,我女兒要考什麼就上什麼,從來不需要考第二次,我所有無法圓的夢想,在她身上我似乎找到了自己失落的那一塊。

 正當一切很順遂的時候,女兒有一天騎機車去台大上課,在經過民族林森北路口時,被由基隆來,不熟悉路況的轎車撞倒,當時只是皮外傷,經林森北路的慶生醫院包紮ㄧ下就沒事;

但經過五年後,就在接到研究所入榜成績單的當天晚上,在睡夢中,她被劇烈的頭痛驚醒,我嚇得趕快把她送到新光醫院急診,打一針止痛劑後,也查不出什麼病因,台北的大小醫院、神經內、外、腦、眼、什麼科都看過就是查不出病因,

佛、道、基督、五教、什麼教都拜過求過但都無效,捧在手心的寶貝受到如此的折磨,我心痛如刀割,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將女兒所有的病痛轉移給我。

  到台大醫院時,我拜託醫生幫女兒做斷層掃描,醫師認為沒必要經過我再三請求拜託,醫生說如果查不出有病,健保局不給付要自費,我答應自費後,才做斷層掃描,做出來結果是五年前轎車撞倒的車禍,頭內部受傷,一根血管不見了,動脈的血卻流到靜脈去(血液是微細慢慢滲透入靜脈),靜脈是沒有輸送血液的功能,結果靜脈內腫了三個血瘤(像吹氣球一樣)壓到右眼的第六條運動神經,所以眼球才會凸出,這種病的學名叫作動靜脈畸形瘤(有點類似現在名人利菁得的病)

 就這樣,女兒才剛考上研究所就休學住院治療,我心想女兒這麼痛苦,三等病房太吵就住頭等病房,沒想到是錯誤,一整天駱驛不絕的偉大醫學教授帶著實習醫師到病房來聽診(我女兒眼睛旁邊用聽診器,可以聽到水流聲)直到晚上11點左右,又有個偉大的醫學女教授帶著七、八個實習醫師來聽診,我說病人累了必須休息,他們說拜託給他們聽一下,因為我女兒的病例真的很稀少,所以台大教學醫院就輪流帶實習醫生來看我女兒,好像我女兒是猩猩一樣。

 原想就當做是在做善事吧,也許之後可以幫助這些醫生早日發現像我女兒一樣病情的人,沒想到那位偉大醫學女教獸走出到門口前卻轉過頭來說,【怎麼那麼巧,母女一個是左眼有問題、一個右眼有問題。】說完實習醫生們都轉過頭來哈哈大笑。做教授這種行為對嗎?實習的準醫師這種動作合理嗎?

 我女兒才考上研究院就發生這病例,全世界連我女兒才三個這種病例,她心中已經夠難過了又被取笑,她哭著怪說都是我遺傳給她的,要自殺不想活了,我是被我爸爸喝醉酒打瞎的;她是車禍怎會是遺傳呢?為此我寸步不離的跟著怕她自殺,說了這樣的話,那位醫學女教獸心中快活嗎?

 醫師不只學醫術也要有醫德,隔天清早住院醫師來道歉,他說來上班才聽人家說的,那女教授也被院長訓了ㄧ頓,我說不住這裡,他再三保證不會有人來打擾了,但我堅持搬到三等病房。

 我女兒靜動脈畸形瘤發生的部位是在頭腦的中間、右眼後面,如果由頭部開刀(頭骨蓋要鋸開)怕會傷到腦,會中風或成為植物人;由眼睛開刀,臉會變形或成瞎子。討論了半天,決定由大腿內側(鼠蹊部)的大靜脈穿管子在頭部植入三顆小小的白金星環,就在腦和眼睛的中間,讓動脈有所隔離,血液不再直接流入靜脈。

住台大醫院期間,每天帶著女兒到醫院設的佛堂念藥師經,念完49本,我就迴向給同病房的3個人,包括女兒在內都受惠可以早點出院。

 還記得那時每天女兒帶著我去找學生時吃的早餐,中、晚兩餐就拿學生證去買一份餐盒回來吃,等女兒吃剩下的我才吃,我騙她說我吃飽才買給她吃,住院我沒賺錢,老二又拿一百萬元去買公司的授權金(投資做生意),醫院也要錢,所以要省一點。住院將近一個月,女兒出院後還是每晚必須半坐半躺地睡覺,因為ㄧ躺下血液流太快會覺得眼球要凸出而頭痛,經過一年以後醫師說已完全康復,雖然那時女兒的右眼還是突出且複視,但我想能撿回一條命我就很滿足了。

 以為病情好轉,女兒就和大學同學ㄧ起去烏來溪邊玩,大概是太激烈了眼球又凸出來,頭痛得不得了,我趕快再把她送回台大醫院,因女兒的主治醫師恰巧出國不在,住三天醫院醫師還沒回國,

(因為那位是腦瘤的權威醫師,別人不敢接手的關係)

我說這麼大的醫院,ㄧ定要那位醫師,別人也可以啊!真是也太離譜了,我就說我要轉院到榮總去,他們說台大和榮總沒交流不行,台大就寫公文轉到新光醫院。但是我認為榮總的醫德比較好,且新光是私立醫院比較貴,我就帶著女兒到榮總去。榮總看到公文是轉到新光醫院不受理,無論我怎樣哀求就是不行,我們母女倆窩在榮總急診室從早等到傍晚,看著那些急診病患進進出出,就是沒人理我們

實在沒辦法,女兒就打電話給神經外科主任鄧木火,沒人接電話,我女兒在他的電話答錄機中聲睙俱下地哀求醫師救救她。懷著無奈的心情,我帶著她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無助的眼睙奪眶而出…。

 前兩天的半夜12點鐘,我和老公和女兒三人跪在外面天地中央三跪九磕頭,磕頭磕得皮破血流、祈求十方諸佛,過往神明,在地神明王爺公、土地公保佑出現貴人,當天晚上剛好是農曆66(也是第三天) 天開門的日子,晚上11點去海光宮念經回到家,已是12點,趕快叫老頭和女兒她們到外面去求天地神佛保佑。我、老公和女兒跪在外面天地中央三跪九磕頭,祈求十方諸佛,過往神明,在地神明王爺公、土地公保佑,早日貴人出現,女兒當下許願以後初一、十五吃素,多做善事,孝順父母。我也許願只要我能力所及一定盡量做善事,儘管做善事有人把妳當傻瓜、瘋子,也有人會說,無貪作瘋七(台語發音,意思是說不相信你是誠心的付出,一定是有什麼回報的目的。)

 我不管別人怎麼想或說,真佈施不怕假和尚尼姑,自己認為對的就去做。因為在家已經等了幾天,女兒的眼睛越來越凸,凸得眼睛闔不起來,不得已只好帶著女兒到新光醫院報到住院,準備隔天動手術回家準備住院用品時。

 祈求後的第三天,老天、神、佛、被我們的誠懇感動。神經外科主任鄧木火貴人出現了,老頭說榮總主任打電話叫我們當天下午三點去找他,想了解一下病情,

 我欣喜若狂,喜極而泣,母女抱頭痛哭。趕緊帶著女兒到榮總,神經外科主任鄧木火醫師說聽了我女兒的錄音,被哭喊聲感動,才打電話來我家的。神經外科主任鄧木火醫師看完病例後也覺得不簡單,勸我們還是再回台大醫治,我說是慕名而來,知道他的醫術和醫德都很好,一直求他才答應。經過榮總醫師群,開會的結果是交由另一個叫做神經外科潘宏基醫師做伽馬刀手術(伽馬刀是由國外最新引進很貴的醫療器材全球才3台而已,當時台灣只有榮總這一台)

醫師問我家境如何,有什麼的家人,其他的住院、醫藥費用不算在內,光只伽馬刀的自費就30萬元(當時30萬就可買ㄧ間高級套房),女兒聽說那麼多錢,拿著病歷轉身要走,我說錢沒問題只要醫治好,再多的錢也買不到一個寶貝女兒啊!醫師說住院當天費用就必須付清。

 住院當天我帶著30萬元和女兒去辦住院手續,辦事員說錢出院才付,原來是醫師看我不是有錢人,怕我花不起30萬拿不出來,才騙我的。

當時我30萬元已曝光,醫院那麼多人,怕被扒被偷被搶。幾個高個子的年輕帥哥,推著床來載著我女兒推進電梯走了,我也不知道她們去第幾樓,等問到了她們又到別處去,這都是30萬惹的禍,還是年輕力壯,還是他們是實習醫師的特權不必排隊(普通推床都是工友阿姨護士小姐,都要排隊等)

 好不容易追到了,女兒已到伽馬刀開刀房旁,正準備推進去治療,由玻璃窗看到女兒躺在伽馬刀太空艙裡,漫長的一個鐘頭一秒一秒好慢啊!時間到鈴響,門開女兒平安地出來了。好神奇喔!三年多的痛苦,像吐口水一樣就不見了,連一點後遺症都沒有。

 這要感謝台北榮總的優良醫師團隊及所有的醫護人員的熱心和愛心,在這裡藉這篇文章謝謝你們,你們是我女兒生命中的貴人,我祝福你們永遠健康快樂(都沒付紅包喔!)

 我在媽祖窟有ㄧ位住台北中山北路二段紅寶石旁邊的陳董事長,她常去洗頭的沙龍店老闆娘的丈夫(菸草局職員)也得了像我女兒一樣的病,已十多年了,看遍所有的大小醫院花了很多錢,就是醫不好,陳董問潘宏碁醫師的看診時間,後來做完伽馬刀手術後,他也是3天就痊癒。他也介紹了好多人去一好。

 媽祖窟還有ㄧ位麗子(阿水,漂亮)78歲,她的牙齒痛13(三叉神經受損),我ㄧ直勸她去做伽馬刀手術,她說太貴了,我說幫她付費,她說不是付不起,而是年紀這麼大了,不必去花這筆錢,後來也是她女兒帶她去做伽馬刀後就痊癒。我還介紹了好多人去找潘主任,例子多到舉不完,潘主任是個很好的醫生,只要頭部的疑難雜症都是3天就痊癒。

 謝謝十方諸佛,過往神明,在地神明王爺公、土地公保佑,幫我找到台北榮總的貴人。再次的跪九磕頭答謝十方諸佛,過往神明,在地神明王爺公、土地公謝謝

伊莎貝小時候鋼琴演奏會 
感謝  怪哥2010/06/05 17:55 回應 傳記1~5看了...
 辛苦人生悟真理~來來去去為了誰~平凡度日不空過~只為靈山一點醒

 

回應

 

 

大家好!我在隨意窩紀錄關於我的一切,如果想要認識我,就要常常來逛我的部落格唷!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