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0151【LAMINA】純色-靜藍-純棉四件式被套床包組(雙人)-momo購物摩天商城購物-傢俱寢飾

momo購物摩天商城購物有很多種類的 【LAMINA】純色-靜藍-純棉四件式被套床包組(雙人) 家居產品,

客戶在購買時一定要注意 【LAMINA】純色-靜藍-純棉四件式被套床包組(雙人) 搭配,最好購買相近風格的產品,

整體看起來才會更加協調。momo購物摩天商城購物提醒,

家居產品要避免出現視覺上衝突,擺放時一定要層次分明。

momo購物摩天商城購物可以選出大致風格一致的產品,

然後再進行精心挑選,另外也可以從小飾品入手,

然後再將家裡面的佈置慢慢擴大。

家居產品的品質很重要,momo購物摩天商城購物不僅價錢低,

而且品質上乘, 【LAMINA】純色-靜藍-純棉四件式被套床包組(雙人) 是購買家居產品的新選擇。

【美國 Carter-oshkosh】嬰幼兒童短襪六入組(CTSG6-10)

【美國 Carter-oshkosh】嬰幼兒童短襪六入組(CTSG6-11)

【美國 Carter-oshkosh】嬰幼兒童短襪六入組(CTSG6-12)

 

商品訊息功能:

  • 品號:4017782
  • 手感細緻,觸感舒適
  • 全新百搭經典製工配色
  • 活性印染不易退色

 

【MFN蜜芬儂】公主小妹純棉長褲兩件組-粉紅+水藍

【MFN蜜芬儂】抵禦寒冬亮麗保暖法蘭絨睡衣(2色)

 

商品訊息簡述:  

◆商品說明:
?雙人內容件數:雙人床包 x 1 + 雙人薄被套 x 1 + 枕套 x 2,共4件/組
?材質:100%純棉

◆雙人商品尺寸:
?雙人薄床包-5 x 6.2 尺(150 x 186 cm)
?雙人薄被套-6 x 7 尺(180 x 210 cm)
?美式信封薄枕套-1.5 x 2.5 尺(45 x 75 cm)

◆特殊做工:
?隱密式床包鬆緊帶:有(ㄇ字型鬆緊帶)
?可包覆床墊高度:28 ±5%

◆清潔保養方式:
.貼心建議第一次清洗時可加一點食用白醋浸泡,會讓產品顏色更加穩定亮色。
.洗滌方式為:先將中性洗滌劑倒入洗衣機的水中,水溫不要超過30℃,待洗滌劑完全溶解再放入床包組,注意浸泡時間不要超過15分鐘。
.請勿使用漂白水或強力清洗劑。
.清洗時淺色的要與深色分開洗滌,避免顏色互染。
.清洗後盡量置於室外通風處自然風乾。

◆注意事項:
網路購物享10日鑑賞期,非試用期,個人衛生用品,經拆封使用後恕不接受退換貨。(請於鑑賞期內確定尺寸規格無誤再使用)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下水、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貨!
顏色:如圖。(商品皆為實品拍攝,色樣會因電腦螢幕設定不同而有誤差,顏色以實際商品為主)
※網頁圖片僅為示意圖參考,不含拍攝道具,實際出貨件數以「內容件數」說明為主。

【LAMINA】純色-靜藍-純棉四件式被套床包組(雙人)窗簾款式

【LAMINA】純色-靜藍-純棉四件式被套床包組(雙人)窗簾價格

【LAMINA】純色-靜藍-純棉四件式被套床包組(雙人)窗簾 推薦

【LAMINA】純色-靜藍-純棉四件式被套床包組(雙人)窗簾 diy

【LAMINA】純色-靜藍-純棉四件式被套床包組(雙人)窗簾種類

【LAMINA】純色-靜藍-純棉四件式被套床包組(雙人)窗簾

【LAMINA】純色-靜藍-純棉四件式被套床包組(雙人)窗簾軌道

【LAMINA】純色-靜藍-純棉四件式被套床包組(雙人)窗簾布

【LAMINA】純色-靜藍-純棉四件式被套床包組(雙人)御品窗簾

【LAMINA】純色-靜藍-純棉四件式被套床包組(雙人)窗簾倉

html模版 南京9座復建新建城門均為未批先建|未批先建_新浪新聞中國江蘇網4月28日訊 南京市太平花園和龍脖子段城墻之間的道路上,復建的明城墻太平門已經初見雛形。然而該市住建部門卻有點焦頭爛額,因為文物部門正在一一約談有關負責人。 算上太平門,從2001年南京啟動明城墻修繕以及風光帶建設以來,明城墻沿線先後復建、新建的城門達9座,但根據舉報,國傢文物局已認定南京所有復建的城門均為未批先建,嚴重違反瞭《國傢文物保護法》。 江南時報記者薑楠 太平門復建觸全國文保“紫線” 昨天是周日,且下著小雨,原本道路應該比較通暢,但太平花園和龍脖子段城墻之間的道路卻依舊不太好走:這裡是明城墻太平門復建的現場,鋼筋搭起的三拱“城門通道”已經初見雛形。1958年,600多歲的太平門被拆除,半個世紀之後,太平門開始復建,為瞭保障交通,要從當初的單券門變成三拱門。 “新制的城墻磚外形古色古香,號稱可以假亂真,但再怎樣也沒有600歲明城墻城磚的古樸啊。”一位熟知內情的文物專傢說。 而建設方這幾天也有點如坐針氈。原來,南京目前復建的太平門沒有上報國傢文物局審批。省文物部門收到國傢文物局的通知後,近日開始一一約談南京市住建委、玄武區住建局有關負責人。此前針對太平門重復建設,國傢文物局督查司已經通過江蘇省文物局要求南京市上報太平門復建情況,但是遲遲未接到相關申請。 南京明城墻為全國重點文保單位,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第十八條規定:“在文保單位的建設控制地帶內(註:專業術語為“紫線”)進行建設工程,工程設計方案應當根據文保單位的級別,經相應的文物行政部門同意後,報城鄉建設規劃部門批準。”第二十二條規定:“不可移動文物已全部毀壞,因特殊情況,全國重點文保單位需要在原址重建的,由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報國務院批準。復建應經過國傢文物局同意。而根據《南京城墻保護管理辦法》,現存城墻的建設控制地帶為墻基兩側各不少於50米。太平門明顯在這一范圍內由於文物部門方面根本沒法通過審批。因此,南京市住建委早前批復的立項顯得很是“荒唐”:太平門復建工程竟然是以市政工程立項的。 後“冒”的城門均為未批先建 太平門復建,隻是南京古城門“當代亂建”史上的一瞥。在此之前,南京共復建、新建城門8座。2007年,“察哈爾路西延道路穿越城墻設計方案”的報告尚在申報中,其新建城門已經在實施中瞭。 當年2月底,察哈爾路城墻上已經被掏瞭一個大洞,原本的護土被挖開瞭,殘留著一排排挖掘機留下的“齒痕”,邊上幾名工人正清理著被拆下的有著600年歷史的城磚,隨手將之凌亂地堆積在一旁。這裡為瞭西延察哈爾路,不得不破壞城墻,而後來事實證明這裡新開瞭一處城門——華嚴崗門。而南京歷史上從無“四字名”的城門名,該城門也因造型怪異而著稱。 在此之前,南京已經在2005年6月至2006年3月期間復建完成瞭建寧路上的儀鳳門。隨後,2007年年底,長樂路上的三拱武定門復建完工。2008年,中華門兩側多瞭兩個“後輩”——中華門東門、西門。曾經負責中華門東門、西門建設的一位負責人向記者坦言,“建中華門東門、西門,我明知道是犯法,但上面逼著幹。” 為瞭讓地鐵線路能更好地穿過,在中山南路新建瞭長幹門;2009年,雨花門、標營門也先後建設完成。其中,華嚴崗門、標營門、長幹門,歷史上根本就不存在。 國傢文物局相關負責人向記者透露,南京目前復建、新建的城門都是沒有上報過,也未經過國傢文物局審批就建成的。 一位不願具名、長期致力於文化遺產保護的南京某學者說,我們國傢文化遺產保護的法律體系已經比較完善,對於文保單位、歷史建築、歷史街區等的保護都有相對應的法律法規,關鍵是相關政府有法不依。“沒有經過國傢文物局審批就復建城門,甚至新建莫須有的城門,與本是文物的明城墻墻體相連,就是明目張膽的違法破壞文物的行為。” 發展旅遊的初衷本是好的 在很多文人眼中,一個對山水和歷史同樣寄情的中國文人,恰當的歸宿地之一是南京,因為這座古都把歷史“溶解”於自然,山水城林和文化底蘊融為瞭一體。 縱觀9座城門的建設,背後多多少少都有發展旅遊的影子。儀鳳門、華嚴崗門復建完成後,將獅子山、繡球公園、小桃園等3個城北景區連成一片。武定門的復建完工,將長樂路南北兩側的明城墻連成瞭一體。長幹門、中華東門、西門以及雨花門的重建,讓東水關段和中華門段城墻重新連成一體。而太平門的復建,目的就是打通從神策門到標營門南段月牙湖的城墻旅遊線,這段城墻長十多公裡,是南京現存城墻的精華所在。 南京1982年被國務院公佈為國傢歷史文化名城。南京城墻是朱明王朝定都南京時修建的都城城墻,始建於元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完成於明洪武十九年(1386年),是我國乃至世界上保存至今最大的一座古代城垣。1982年被國務院列入第三批全國重點文保單位名單。 復建這些城門的初衷本是好的,其目的是打通明城墻這一南京空中的旅遊線,凸顯南京“山水城林”的風貌和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根據計劃,今年青奧會前,22公裡的城墻開放旅遊後,這些近百年無法暢遊的城墻,市民都可以爬上去觀光遊覽休閑瞭。 由南京市規劃局組織編制、東南大學擔綱設計的《南京城墻沿線城市設計》,也規劃瞭這一藍圖:未來的南京城,將恢復所有的城墻,並連成一個整體。 可以考慮采用綠化帶連通明城墻 古羅馬的鬥獸場、圓形劇場,希臘的雅典衛城,中國圓明園,至今都隻是遺跡,沒有主流意見要求或主張“恢復重建”。 “創造性毀滅”是經濟學傢熊彼特(1934年)最有名的觀點,在很多文物專傢的眼中,南京明城墻這樣復建、新建跟“創造性毀滅”沒有不同。 “遺產保護和旅遊發展其實應該是一致的。文化遺產中包含著很多歷史、故事,本身具有知識性,而人們又有瞭解它的需求。”對此,廣州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湯國華說。但是,這樣復建、新建明城墻,文物的歷史原貌將會受到影響,一些歷史信息也會遭到破壞。 “封建時代,由於戰火等原因導致城門毀壞,出於防禦的功能性需求,重建城門是合理的,然而,現在古城墻作為文化遺產,應該進行原狀保護。”湯國華表示,如果城墻基本是完整的,比如西安、平遙的城墻,出於完整性考慮,復建其中缺失的一段城墻或者城門,是合理的。然而,如果城墻缺失較多,為某種目的大量復建,就缺乏合理性。“以北京為例,北京中軸線目前依然很清晰,其中的標志性建築大多都在,為瞭中軸線的完整性,復建安定門,是合理的,但是如果北京要復建城墻,我就反對。”他說。 南京大學學者姚遠也認為,歷經時代變遷,南京明城墻已經失去瞭明初的面貌。尤其是上世紀50年代後,城墻被保護下的和被拆掉的部分,都是歷史的真實見證。“如果實在要連通明城墻,可以考慮采用綠化帶、標識牌等方式。”姚遠說。(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