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52010生射中那些沒有法子快的工作─逐字稿有感@山南山北

翻譯翻譯社

所以,上一個學期以來,天成翻譯公司就成了一個小小逐字稿繕打班的「老闆」,灌音,將錄音檔傳給工讀生,收取工讀生打好的檔案,備份,將打工費轉給學生,然後一邊清算一些資料翻譯不過,比及2013年蒲月份,我終於「認真」的看這些工讀生的檔案時,則面對了另一種打擊。

 

當下的狀態若不太好、不專心(精力散漫打出來品質也欠好,工讀生B一起頭很不錯,後面也起頭稀稀落落了翻譯)等,蘇醒時檢視都能發現一些粗心毛病。而狀態好,速度固然就快許多,狀態欠好,彷彿老牛拖車般的舉步艱巨。

130621

 

 

他們是如何決定要打這個字,不打這個字?要聽進去這句,不聽進去這句?那就不是逐字稿了,可能接近創作。

我花了兩天把兩份很糟的逐字稿打完,以致於上班時彷彿在放假般的放鬆,這時候整理逐字稿是一件比上班還辛勞的工作。隔了一天我又找了一份逐字稿,預期又得大費周章的重聽及擅改,沒想到這份稿子卻出乎我不測的詳細翻譯人是經驗的動物,但適時的把心清空,用全心的狀況去對待每一件事,有時也有意想不到的發現翻譯有時翻譯公司會卡在一個關卡來回,花上許多時候,但過了就很康樂。

 

好吧!橫豎這畢竟是天成翻譯公司自己的作業,就算花了錢請他人幫忙,也沒舉措做到天成翻譯公司自己的水準,天成翻譯公司仍是得花時候整理殘局,讓器械契合我的標準。天成翻譯公司的標準很簡單,就是不敷衍,每一個字、每段我都認真聽,聽不清楚的就多聽幾回或做記號,改天聽或許就忽然聽懂了翻譯若我花精力想著應付偷懶,又有什麼意義?因為,假如我連本身都要馬虎,那天成翻譯公司幹嗎讀研究所。是以,這也是我這個暑假的主要功課,對得起每份逐字稿。

 

只是,我本身重打一遍,一份一小時的灌音檔,要花上十小時。所以請諒解我一邊修補,一邊生氣的唸叨著,跟自己辯說著。而就算天成翻譯公司沒有說清楚,有的孩子也沒想到自動問我,天成翻譯公司需要什麼?重打時,孩子打好的逐字稿攤在電腦螢幕上,我有時直接聽不看字,比較清晰能分辨,否則還會被孩子打好的文字誤導。所以,要相信眼睛還是文字?過程當中,讓一個感官專注就好翻譯要相信本身聽到的,仍是他人打好的? 有些詞彙或許曆來沒有呈現在孩子們的腦海,所以難以在聽見時,在腦海中成型。有時刻聽完全句或整段,才能瞭解全副的意思。於是天成翻譯公司也在過程當中學會,不要在小處所一直鑽牛角尖,答案終會呈現。不要管還剩多少,打就對了。不要先看結尾,不然心會築起高牆,讓翻譯公司不敢進步。而從他人打字呈現所理解與我之間的落差可以獲得一些新穎感,與「原來他們是如許理解的啊!」的驚喜,剛好檢視天成翻譯公司本身一向以來的天經地義。

其實這些工讀生剛起頭透過FBmail來「應徵」時,我也常是透過字裡行間來視察他們,不過現在看起來其實也不是很準。聽逐字稿對天成翻譯公司來講是件簡單、不太需要大腦(若是沒有在分析,只是先把稿子打出來的話),只是天成翻譯公司沒有那麼多時候及精力做這件事,只好假手他人翻譯對一小時錄音檔工資一千元的行情來看,動不動一兩個小時的灌音檔打出來就是四萬字,我感覺如許的打工也不是很好賺。所以我在本身能力的規模內,試著盡可能把費用算得寬鬆一點點翻譯但我仍然介懷著他們的立場,他們真的把它當做一份工作嗎?

U曾在寒假打了十份,但是電腦壞掉都不見了翻譯她花了一整個學期重打,有一天裝在USB裡的檔案,竟然被遺忘在電腦教室,天成翻譯公司聽了心臟都快跳出來了。若是找不回來,重打一次又得花多久?教訓要多大,我們才學得會分管風險,不再重蹈覆轍?U打的稿子接近我的水準,讓我瞭解到她實際上是個很賣力的孩子。於是,我的小小逐字稿繕打班,也讓我間接熟悉了很多孩子不同的面孔翻譯

 

 

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學到很多。儘管解體、抓狂、生不如死。然後有一天我聽到陳玉峰老師講述他博士論文的故事。為了理解玉山箭竹的數目是不是會受火警的影響,陳玉峰先生當年在合歡山區每月劃設八個1平方公尺乘以1平方公尺的正方型,第一個月數算正方型裡剪下來的箭竹數量翻譯第二個月,再劃設八個正方型,數算這八個正方型裡頭剪下來的箭竹數量外,還得回頭再算第一個月長出來的箭竹數量,可以想像嗎?本地一年竣事時,大約就得數算96個正方型裡的箭竹數目,有的一個格子就兩千多枝箭竹,然候先生與助理們就如許延續了三年。只為了證實一個或許極爲簡單的設法主意。聽完這個故過後,我就情願了,情願的面對著本身的灌音檔與逐字稿,不去想來由,或找藉口,面對了,有許多無謂的干擾,就會消逝了。

 

有時你在原地踱步好久,是為了之後能飛速進步。不要一向數算還有多遠。猶如打逐字稿一般,是一份需要耐心專注,然後等候累積功效的工作。專注當下,無法同心專心二用,或講求效力,但把簡單的事做好,就好。

其實,打逐字稿,是心有沒有靜下來的問題。

而研一時所修的質性研究研究法課程,又讓我感覺必須本身親耳、親手的繕打這些稿子,才能在過程當中發現,對天成翻譯公司來說,天成翻譯公司感覺這樣才對得起這些資料翻譯不外,後來我照樣稍懷慚愧卻「終於想通」的在堂妹的幫忙下,透過FB找了一些學生幫忙打。另外,在指點教員的協助下,東華也有個學妹幫忙分擔了一些。固然詢問質性研究法教員後所獲致「有所變通」的建議,也讓我稍稍釋懷。

前陣子,我終於「鼓起勇氣」寫訊息給阿誰最塞責的工讀生申明我的感觸感染,並進展天成翻譯公司倆都能在這件事中取得能在將來人生中有效的收穫翻譯我不在意天成翻譯公司得本身花時間重打,或我等於有被騙的感觸感染。天成翻譯公司只希望她能瞭解,每個人都能影響到其他人,而人與人之間的信賴是很主要的。例如,她沒有打好的東西,就會影響到我得花上十天完成翻譯然後,我對她的信賴,就沒法回復了。在對話的過程當中,讓我最生氣的是她竟然說自己打逐字稿的經驗雄厚?是否是天成翻譯公司搞錯了?於是我把確定是她打的檔案稿件,用追蹤修訂重打好寄給她翻譯我受不了還要狡辯的人。不外最少我用重打的慘重教訓學到了有所水平的信賴他人,我想,這在將來行將遭遇的工作上都還會是個很好的經驗,但另外一部門,天成翻譯公司仍選擇繼續信賴,那些我願意相信的誇姣。

ps.蘭園比來正值盛放的竹柏蘭翻譯

固然,我還沒想好若何跟那些孩子講。工讀生A的那一份,我都重打完了,因為沒有利用追蹤修訂,所以其實看不太出不同,除增添的頁數。工讀生B的,我利用了追蹤修訂,想等他期末考完之後再試著寫信跟他溝通,看他願不肯意接受,否則我就沒法再拜託他協助了。另外,我決意給毛遂自薦的工讀生C一個機會,讓她打打看,並且我一入手下手就跟她申明若是沒辦法賣力打,請不要接這份工作。而當我開啟工讀生D的逐字稿時,這個孩子在完成第一份逐字稿還仔細的請天成翻譯公司看看有沒有問題,然後他可以協助批改翻譯那時天成翻譯公司是請錄音檔的主人協助看過的。在他相較於前兩份幾近90%詳細而確切的字裡行間,最少隨著灌音檔的播放,那些字句不至於橫屍遍野般的無法接續,而聲音能一口吻的和文字一起延長,沒有阻斷。天成翻譯公司終於感應一絲但願,那是賜與信任而獲得正面回饋的但願感。其實,我是一個不喜好要求他人的人。另外,心底小小的私心也進展聽這些逐字稿對他們也是一種教育與對這處所的宣揚。

我得留點摩合的時候。聽聽孩子的來由,或許跟你想的都分歧,不要那麼負面思慮。於是在思考若何跟誰人天成翻譯公司感覺最誇大的工讀生說天成翻譯公司的感受時,天成翻譯公司也一向回憶起來本身之前大學時期打工錄有聲書的事,那時的我是不是也塞責隨意應付的讓人生氣?

 

照舊,終究是我要求太高,我應當要求本身,而別想要要求別人?不外這些孩子還無法想像,把一件小事做好的重要性,和這世界上的圈子很小,當有一天有人要探詢探望你的立場時,也許這就是個你可否獲得一個絕佳機會的環節。天成翻譯公司沒有說我這個逐字稿工班有多偉大啦!但在我就業的這近十年中,已深深感觸感染翻譯公司當下本身的立場與顯露會決定在將來你究竟是幫了本身,或害了本身。而如果得花差不多的時候,為什麼不肯意把工作做好到可以一勞永逸與其實?而願意花精神在那偷斤減兩?當你為了偷懶而有了來由,以後你就要有沒有數的來由為自己的偷懶诠釋,與會主動清除過量的資訊、健忘的記憶交涉,多累啊?所以賣力究竟是麻煩仍是省事?就像說了太多大話,已不知道哪句是真的一樣翻譯我這個「老」人家真的不太懂,現在有些人在想什麼翻譯

 

 

天成翻譯公司是讀研究所之後,才真正熟悉「逐字稿」這種工具的,也許比許多朋侪都慢上了很多翻譯因為論文所需而要剖析講解員們在說明注解些什麼,所以天成翻譯公司的十一位同事在過去一年中,持續被天成翻譯公司央託在他們帶隊過程中的「原始林」、「夜間授課」、「夜間留守」、「晨安賞鳥」、「園區導覽」的過程當中,攜帶灌音筆在身上翻譯這對於其實會很介懷有其他解說員跟隊、擔心本身講得不好的講解員們來講,是一件難度很高,且會影響講解時情感,令解說員在乎不已的事情,也感謝同事們願意盡力準備著不怕評論的接管及面對天成翻譯公司可能的建議及研究結果,並不時和我在過程中進行會商及對話,我想這是很珍貴的讓我們彼此都能成長的進程。所以,固然我的論文還沒有寫出來,我仍是在此深深地感激著這些同事們的激昂大方協助。

 

剛竣事的這學期我修了兩門大學部的課,視察到學生們都很忙,永久有很多待辦事項,但讀書卻在那些選項的末尾。我想到peter之前傳給我看的一篇文章,提到外國的孩子是很自動快樂的進修著,連假期城市放置本身若何進修語文,或是有興趣的課程,不像台灣的孩子面臨課本就是愁眉鎖眼。我們的教育出了什麼問題?許多人在問翻譯連我,在面臨著錯字連篇的逐字稿,也不禁要喟嘆。固然,解說的內容有些專著名詞對孩子真的不輕易,每一個說明注解員措辭速度的快慢、灌音品質也對打逐字稿造成難度。

而他們不會想再重聽一次,點竄一下?對什麼事我們才願意情願認真以對?什麼是我們願意做這件事,做到多好水平的價值判定??是否是要比及年數到了時?固然,其實連我本身打的,重看一次都有些遺漏,所以我也盡可能試著用更寬容的角度來看待翻譯

 

天成翻譯公司在學校將困擾講給了同窗peter聽,他跟我分享他之前擔任台灣資訊電子報的英文翻譯義工,一開始,工作團隊即很接待他插手一門佈滿藝術的工作,而他初始的翻譯也會偷懶或有謬誤,工作團隊是很認真的把他翻譯的稿子,重翻一次,然後在一些他翻的比力奇異的處所另加註申明,就如許帶了他兩個月。天成翻譯公司為這個故事感應打動。又繼續想著天成翻譯公司該如何處理的方式,然後鼓起勇氣,又挑了一份工讀生B的稿子來打,想看看我的「手下們」到底有沒有稍可等候、當真的?

別的,在這過程中,我也獲致了良多扶助與暖和。例猶如事C就要了一份曩昔幫天成翻譯公司打,也體驗了身不如死之感翻譯真是萬分感激!

 

 

 

 

 

 

 

灌音的過程當中,除灌音筆錄到一半沒電、忘了開、按錯了按鍵….等意外,有時營隊學員的氛圍、說明注解員的表情等都會影響天成翻譯公司獲致一個檔案的過程翻譯所以,這一年多來,到今天我終於陸續完成52份檔案時(有幾位埋沒版講解員同仁因為沒有協助夜間授課、留守,而沒有檔案。)內心真的是百味雜陳翻譯

而一邊同時進行著的,則是逐字稿的繕打。上上學期,我本身埋頭打了十份(一份兩小時的灌音檔,一入手下手十分鐘要打兩小時,後來進展到半小時或一小時,平均來說,我一份檔案最少要用總共十天的數小時才能完成)後,已瀕臨崩潰。會瀕臨解體,某個緣由是因為我是個某些層面自我要求很高的人,會希望一天可以打幾多進度,但是當那些進度未達成(EX:上班很累,灌音檔同一段要聽良多次(進程有點像拼拼圖 一句得聽好多遍,才逐步成型翻譯),以致於沒法順遂達成抱負進度)就感應焦慮,所以其實都是我自找的。不外,還有就是錄音檔實在有點多翻譯

一入手下手簡直很開心有他人幫忙打很省事,不外世界上切實其實沒有如此輕鬆的事翻譯他人也許可以幫手一些忙,但真正主要的事還是要靠本身。我不知道是我的標準太高,或是我一開始沒跟學生說清楚(一入手下手把要求說清楚真的很主要,我學到了!),而天經地義感覺他們應該明瞭逐字稿的意思。有一天我從頭至尾本身從頭就著工讀生打的逐字稿,一邊重聽灌音檔時,最後檔案從原本15頁的檔案,變成20(最誇張的有6頁變成22)。工讀生A盡是錯字、漏字、漏句、漏段,我邊打邊為如許的隨意、敷衍而生氣,想著要怎麼把握這個機遇讓這學生學一些事理,而在這樣的過程中,我更是替現在的學生的立場感應憂心。

 


130807

 

因為,天成翻譯公司們的生命中,有很多沒有法子快的事情翻譯

 

 

引用自: http://mypaper.pchome.com.tw/balame/post/1325048114有關翻譯的問題歡迎諮詢天成翻譯公司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