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22252Pandemic: Legacy Season1 全劇透 (完整雷!)

 

以前不太喜歡瘟疫危機Pandemic這遊戲,覺得就是拿著手牌到處跑然後棄手牌做事,很乾的遊戲。

 

自從Pandemic: Legacy出現之後,與其說是Pandemic的重大突破,不如說是Legacy藉著Pandemic的骨架大放異彩。這遊戲厲害的地方是同一個遊戲會隨著時間的推移帶出流暢的情節,尤其是玩到後面高潮迭起,讓玩家的情緒都不自覺地被牽動著。

 

這也是我會立刻來寫全劇透的原因。我們用了大約兩天20小時玩完全部12個月份,中間幾乎是停不下來,一直想趕快跑完主線的衝動在引誘我們。

 

如果你已經打定主意這輩子再也不玩這款遊戲的話,再繼續看下去吧。不然這劇透就跟「布魯斯威利是鬼」一樣,就算只是知道一點點,整個遊戲趣味也會大打折扣。

 

這篇劇透的主線大致按照遊戲月份排列,中間加入一點我個人編撰的情節,讓故事前因後果看起來比較通順。

 

希望大家觀賞愉快。

 

 

 

 

 

 

 

 

 

 

 

======================防雷分隔線========================

 

13

 

當我們開始覺得事情嚴重時,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故事要從去年年底的一波流感開始說起。原本以為就像往年以樣,只是一般的季節性感冒,直到最近才警覺到世界上已經同時有四種不同類型的病毒突變,更糟的是,這些病毒正在快速蔓延,並藉由帶原者之間的移動進行交互感染。

 

事情演變得比我們原先以為的還要嚴重。

 

收到亞特蘭大防疫研究所的邀請,由我和幾個醫療界的專家共同組成緊急應變小組,目的是要儘快控制住疫情,並協助研究員調配出所有病毒的疫苗。

 

希望一切順利。

 

 

119

 

醫療團隊帶來了壞消息。起先四種病毒的感染狀況正在慢慢收斂中,但是最近他們發現中東和東歐地區的病毒由於交互感染和氣候變化導致快速突變,已經進化成全新的型態,並且是帶有極強抗藥性的變種病毒。

 

他們給這個病毒取了名字:COdA-403

 

COdA-403從伊斯坦堡這個歐亞之間非常重要交通樞紐開始爆發,並以輻射狀快速向四周蔓延,加上難以根治的緣故,使得醫療人員和研究團隊都忙得焦頭爛額,連我自己都已經整整三天沒闔眼了。真想趕快結束這一切然後到摩洛哥的沙灘放空兩星期啊。

 

 

210

 

我想我還是太過於樂觀了。

 

正當我們忙得死去活來的時候,新朋友COdA-403也沒閒著。短短兩週內它就經過了好幾次突變,直到今天實驗室宣佈:「以現行的醫療技術,已經無法治療COdA-403了。」

 

於是,上頭另外調來了一支由隔離專員組成的武裝部隊來協助我們「控制病情」。現在的目標是,將感染COdA-403的患者集中隔離,同時還要想辦法根絕其他三種仍在蔓延的病毒。

 

至於隔離之後該怎麼做?我光是想像就覺得反胃了....

 

 

317

 

上頭要我們隨時準備做最壞的打算。

 

COdA-403的破壞性遠超過我們的預期。由於病毒和隔離所帶來的恐慌與流言,世界各地都開始傳出暴動和反政府的新聞,抗議者破壞機場和碼頭,這也造成我們醫療團隊和隔離小組執行任務時更加困難。

 

這次上頭又派來一組新的人馬:工程師。而他們的任務是要在交通癱瘓的城市內建設軍用設施,讓醫療人員可以搭乘軍機直接進入受感染地區。

 

但我懷疑軍隊介入的理由可能沒有這麼單純....

 

 

420

 

事情還沒結束。儘管在我們努力的控制下,COdA-403還是再次突變了。感染COdA-403的患者皮膚會逐漸變成半透明,肌肉和血管變得清晰可見。

 

這些被我們稱作「淡化者」的患者,會頻繁的產生易怒情緒,而且無法控制的攻擊所有視線範圍內的人或物。發作期間的患者會焦躁、思緒紊亂,並會產生幻覺和做出不合常理的行為。

 

除此之外,「淡化者」平靜時就像一般人沒什麼兩樣,這也讓我們更難找出「淡化者」並隔離。

 

 

52

 

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覺得「世界末日」離我們這麼近。

 

COdA-403的散播速率實在快得難以預測,就算集中所有醫療設施和隔離所也無法容納所有的患者。對於聯合國來說,這些患者必須「被消失」。

 

從這個月開始,官方派來的武裝部隊開始正式接管緊急應變中心。彷彿像是在嘲笑我們的無能為力,上校每天早上都會邀請我們參加任務簡報,大部分時間是聆聽他的部隊在全球各地設置路障和「清理」疫情的進度。

 

至於我們,每天都有三分鐘時間可以簡短報告其他三種病毒的控制情形。

 

 

69

 

雖然很不甘心,但我必須承認,武裝部隊控制COdA-403感染者的效率確實比隔離治療快得多,不過這也有可能是由於患者人數突然大幅減少的結果。但這還是遠遠不夠。COdA-403依然以驚人的速率在擴散,甚至連墨西哥境內都已經傳出大量感染的災情了。

 

對此,上校不只一次提議要對所有隔離所進行「全面清掃」,但每次都被我們的研究團隊和醫療小組強烈阻止了。短短半年的時間,地球上已經失去將近四分之一的人口,同時也造成好幾座城市陷入癱瘓。我們不希望看到一個即使沒有病毒,卻也沒有任何人煙的地球。因此研究團隊提出了一個大膽的建議:直接進入疫區採集新鮮的血液樣本,甚至活體「淡化者」。

 

上校派遣了一組最精銳的特種部隊隨我們一同行動,同時也大方提供許多軍事裝備和醫療器具。作為交換條件,如果我們在這次的行動不能找到任何結果,那之後的會議上我們只能接受軍方的各種「解決方案」,再也沒有拒絕的空間。

 

 

721

 

好不容易出現了一絲曙光。深入中東疫區的病毒學家最近傳回的報告,說她已經破解了COdA-403的基因序列,這代表製作疫苗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了。

 

壞消息是,過沒多久就傳出當地再度爆發疫情,同時病毒學家也和總部失去聯絡。軍隊趕到當地的臨時實驗室只看到一片斷垣殘壁,現場沒有留下任何人員和資料。不願放過這唯一機會的我們,只好拿著這條僅有的線索,再次低聲下氣請求上校增派部隊全力搜救病毒學家。

 

經過兩週的漫長等待,在幾乎快要放棄希望的時候,病毒學家和她的團隊平安回來了!

 

病毒學家在完整的簡報上展示了COdA-403的基因序列,接下來就是交給免疫學家研發疫苗,並交由防疫所大量生產。

 

會議結束後,病毒學家塞給我一張紙條,要我回宿舍再看。我回去之後將紙條打開,上面寫著:「你們不要再使用軍方提供的治療藥劑,我之前檢查過後發現,全部都是安慰劑。」

 

安慰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87

 

關於免疫學家這個人,我們所知道的不多。據說他早在COdA-403剛爆發的時候,就單獨帶著自己的團隊進入疫區做研究了,唯一的線索是他可能還在中東地區的某個城市。但現在中東幾乎每個城市都已經陷入暴動,對於生死未卜的免疫學家,實在不敢抱太大的希望。

 

不過我們發現一種現象,COdA-403和其他病毒共存時,會攻擊其他病毒,這對我們來說算是一大利多。現在其他三種病毒的散播速率已經大幅降低了,所以只需要一半的人力就可以控制住情勢。因此剩下的人幾乎全都跟著武裝部隊進入中東,協助尋找免疫學家。

 

 

828

 

看到免疫學家走進總部的那天,幾乎所有人都興奮地跳了起來!

 

免疫學家在看過COdA-403的基因序列後,認為還需要兩個關鍵才能做出疫苗。

 

「第一個是DNA的樣本,尤其是第一個感染COdA-403的患者,如果能找到的話會對疫苗製造進度有很大的幫助。

 

第二個嘛.....綜合我之前在疫區收集的資料,我認為COdA-403是由生物工程製造出的病毒,而且可能性非常高。如果我的推測屬實,那麼應該可以找到一些關於COdA-403的實驗紀錄或檔案。老實說我完全不知道要去哪裡找這些資料,但是應該會...藏在某個地方才對......

 

 

915

 

上校的耐心似乎已經到了極限了。儘管才剛歸隊的病毒學家還未休息就跟著我們再度回到疫區為「淡化者」注射血清治療,依然趕不上隔離專員帶著武裝部隊開始進行「大清掃」的速度。原來之前建立的隔離治療區是有雙重作用的:若不能集中治療、那就集中屠殺。

 

幾乎同一時間,非洲的阿爾及爾已經全面失控了。由於資源長期集中在歐、亞兩大洲的結果,導致北非地區發生COdA-403連鎖爆發的危機。上校在無計可施的狀況下,得到了核彈的發射權限,當機立斷將阿爾及爾夷為平地。

 

阿爾及爾成為繼廣島和長崎之後,第三個被核彈摧毀的城市。這個結果將是任何疫苗或療程也無法復原的慘劇。

 

看著代表大量感染的紅點在地圖上一個接一個消失,明知道那背後的意義是殘忍與恐怖,但心裡的一部分竟然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924

 

據說軍隊從疫區的部隊中帶回了一名精神疾病患者,這名士兵由於進行「大清掃」導致心裡壓力過大,產生了嚴重的妄想症。他在部隊裡散佈流言,說COdA-403是生物工程製造出來的病毒,以及其他各種陰謀論。

 

這說法和免疫學家之前調查的結果不謀而合,因此我瞞著總部的人,自己私下到那名士兵的隔離病房向他問話。剛開始他拒絕告訴我任何事,一直重複著:「你也是他們的人!」直到我向他說明病毒學家的疑問、以及免疫學家的推測之後,他才開始告訴我這些真相:

 

「我原本是海軍陸戰隊的中士麥可,因為長官指派的任務而進入到那個組織的實驗室裡駐紮。這個世界之所以會變成病毒四處蔓延並非自然的結果,一切的災難都源自於潛伏在亞特蘭大防疫研究所裡的那個組織。

我在裡面負責遞送文書和彙整實驗報告,所以我也親眼目賭他們試驗COdA-403的過程。後來我私下翻閱他們的檔案,發現他們竟想藉由病毒擴散來控制社會、奪取政權、癱瘓經濟甚至修改律法,現在距離他們的目標—建立新世界的秩序—已經越來越接近了。

 

在看過那些慘劇後,我已經無法承受良心的譴責,現在我只希望能有任何方法可以彌補曾經我犯下的任何錯誤。那個組織叫做「黃道帶」,這個隨身碟裡面存有他們的電子郵件,以及COdA-403的演化紀錄,希望能幫上一點忙。

 

拜託你們,救救剩下的人類....

 

 

926

 

「黃道帶」的組織人數可能比我們想像的還多很多,保守估計軍隊裡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組織成員。

 

在我和麥可談話過後的隔天,就發現負責「大清掃」計畫的隔離專員連同武裝部隊一起神秘地失蹤了。他很有可能就是麥可提到的「黃道帶」幹部「射手座」。自從隔離專員的加入計畫至今,已經從我們這裡獲取太多重要訊息,現在的狀況可說是對我們非常不利。

 

我們必須要暗中摧毀「黃道帶」在這段時間內建立的軍事交通網路,切斷他們的聯繫,不然之後的疫苗研究和治療一定會受到他們干擾。

 

幸好實驗室裡還有之前到疫區出任務時所配給的裝備和炸藥,要悄悄破壞幾個軍營應該不會太困難....

 

 

103

 

免疫學家提醒我們動作要加快了!要製作疫苗的最後一個關鍵,也就是COdA-403DNA樣本,目前還在伊斯坦堡內第一個COdA-403感染者的身上,也就是我們說的「零號病患」。「黃道帶」也知道這個消息,他們勢必會想要搶先在我們之前,抓走零號病患以阻止疫苗的進度。

 

因為已經不能再倚靠軍隊了,我們幾乎所有人都停止病毒的研究,直接深入到疫區的最中心:伊斯坦堡,絕對要傾盡全力帶回零號病患。

 

 

1026

 

少了武裝部隊的協助,要在COdA-403疫情最嚴重的伊斯坦堡裡面活動實在是太困難了。經過了兩週徒勞無功的搜索,幾乎所有人都要放棄的時候,忽然有一組自稱是來自亞特蘭大防疫研究所的傭兵預備隊聯絡上我們,說掌握到零號病患的線索並願意幫我們把人帶出來。雖然到這個時候已經不能相信任何人了,但是再這樣下去也不會獲得更好的結果,就孤注一擲將命運交給了傭兵部隊。

 

幸好最後平安的將零號病患帶回研究所,在所有人拼命研究之下,終於製造出疫苗了!

 

希望現在還不會太遲....

 

 

1120

 

疫苗已經悄悄地開始在世界各地的地下工廠量產,並以最快的速度分配到各醫療中心治療COdA-403的感染者。「黃道帶」仍是想盡一切辦法要阻止疫苗發送,甚至在許多地方發起了恐怖攻擊,試圖要讓社會再次陷入混亂。在他們攻擊的地方總是會留下這行文字:「來不及了,你們終將被消滅!」

 

幸好各地倖存的政府也逐漸開始協助我們,隨著復原的城市越多,整個治療行動就越順利。到十一月為止,許多城市已經漸漸恢復機能了,只剩下非洲幾個偏遠的城市尚待救援而已。

 

但我總覺得「黃道帶」似乎還藏有什麼陰謀....

 

 

1210

 

今天研究所的傭兵部隊緊急聯絡我,說他們抓到一名在研究所內臥底已久的「黃道帶」軍官,並從他的口中套出這段話:

 

「我知道你們已經開始在發送疫苗...但是...都太遲了。就算你們根絕了COdA-403,我們還準備了幾個不同的COdA變種病毒,而且再過不久就要全面釋放了。

 

對此,我特別感謝防疫研究所的小夥伴們,他們從一開始就盡了全力幫我們建立這麼完整的軍事聯絡網,以及提供COdA-403最詳細的監測報告。如果沒有他們的單純,哪有我們今天的成功呢?哈哈哈哈........

 

等我們想要再逼問他更多線索的時候,發現他已經咬破暗藏在假牙裡面的毒藥自殺了。留下一臉錯愕的我們和無止盡的沉默....

 

 

1229

 

隨著世界各國秩序的恢復,「黃道帶」的據點也幾乎被掃蕩殆盡,推測只剩下零星的幾名成員轉入地下行動,暫時不會構成威脅。不過「黃道帶」軍官死前提到的COdA變種病毒一直讓我們耿耿於懷,好幾次在他們廢棄的據點搜索,卻都是無功而返。

 

直到前陣子調閱亞特蘭大研究所內的監視錄影檔案,發現幾名「黃道帶」臥底週期性的往返地下室資料庫,於是我們立刻在資料庫展開調查。最後果然發現檔案櫃下方的暗門,通往更底層的是「黃道帶」組織長期以來在研究所臥底蒐集到的機密資料,以及最後的COdA病毒庫存。

 

為了避免研究所內仍有其他臥底或暗門,所方決定永久關閉亞特蘭大防疫研究所,並解散所有成員。這一年以來發生的一切事件,就跟著研究所地下室引爆的十噸炸藥一起灰飛煙滅了。

 

面對未來還有好多未解的謎團,「黃道帶」的主謀是誰?COdA病毒真的完全滅絕了嗎?什麼時候會有下一個恐怖組織也發動生化恐怖攻擊?.....

 

但願到時候,也會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背後幫助我們.....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