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Md】遊戲過程筆記.其之十九(隱藏線透徹攻略完畢) @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中狐狸=藏紫
    --------
    活著的同時是為了替已逝的人延續下去,這也是生命的其中一項意義。
    笨蛋阿乾。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Re:[【夢遊亞馬遜】電影賞析+觀後感想,找尋致...],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6-05-14
    Re:[【DMMd PSV】遊戲筆記.其之十七(...],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5-24
    Re:[【DMMd PSV】遊戲筆記.其之十六(...],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5-24
    Re:[【DMMd PSV】遊戲筆記.其之十六(...],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5-24
    Re:[【DMMd PSV】遊戲筆記.其之十四(...],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5-24
    Re:[【DMMd PSV】遊戲筆記.其之十三(...],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2-23
    Re:[【DMMd PSV】遊戲筆記.其之十二(...],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2-22
    Re:[【DMMd PSV】遊戲筆記.其之十一(...],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2-21
    Re:[【DMMd PSV】遊戲筆記.其之十(C...],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4-12-21
    Re:[【DMMd PSV】遊戲筆記.其之九(C...],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4-12-03





  • Powered by Xuite
  • 統計器
  • 201204160750【DMMd】遊戲過程筆記.其之十九(隱藏線透徹攻略完畢)

    遊戲過程雜亂筆記,嚴重劇情洩漏,慎入。(隱藏線攻略完畢,所有內容通通跑完,各種狀況解析完畢)

    .我論直接跟卯水對戰的可能性。(中級BOSS)
    .進入ライム空間時,似乎可以強制把allmate設為啟動連線模式。

    ----------------

    .晚上睡不著,蒼葉直接爬起來啟動蓮。不過開頭是先關心蓮的身體有沒有不舒服、要不要診斷一下,問了好幾次,蓮都說沒什麼大問題。接著反被蓮關切說看起來很疲勞。蒼葉開始談心事。
    .無法救回ミツキ意識的事讓蒼葉很自責。東江似乎知道蒼葉的秘密,這讓蒼葉很在意。
    .蓮把前腳搭在蒼葉的膝上,勸他早點睡,明天還有得忙。蒼葉很欣慰的又把他抱起來蹭臉。
    .平時蓮都睡在蒼葉腳邊的,這次縮在蒼葉臉邊一起睡。

    .被警察包圍,從小巷逃跑,Mink叫大家散開之後。蒼葉跑了一陣子,似乎是甩開追兵了,靠在牆邊喘氣休息時,聽到前方有男人的腳步聲,步伐不太穩,蒼葉正在想是不是醉漢……突然就被拉入ライム空間了。(應該會是Noiz線同時間點出現過的那個蝙蝠男吧?)
    .進入ライム空間前的一瞬間,蓮出聲叫了蒼葉。也就是說蓮有可能原本就處於啟動狀態。
    .果然是蝙蝠男……而且這次有蝙蝠聲的音效。
    .冰set發動,蒼葉指示蓮發動防御,御set發動,敵方受到一些損傷。蒼葉想著搞不好能夠樂勝。
    .蒼葉正在猶豫下一步指示時,對方的冰塊又突然攻過來了,蓮受到一些損傷。
    .蒼葉緊張的說是自己太大意(油斷)了,應該一口氣解決對方,快點離開這裡。蓮瞭解指示,使用譽set,馬上把對方的血條打到見底,脫離ライム空間。
    .頭痛發作。
    .發現蓮縮在腳邊一動也不動,應該是被強制關機(シャットダウン、shut down),趕緊抱起來重新啟動關心有沒有問題。蓮說有點違和感,但是沒什麼大問題。蒼葉還是很擔心,說之後還會幫他再做檢查,然後把蓮放回包包裡。
    .mail來啦~~~囧
    .蒼葉懷疑這次的mail是不是又有什麼關連,不過蓮說沒有前例數據可以參考,無法做確認。

    .這次是蒼葉跟蓮獨自前往白金監獄入口。一樣又拿到羽賀店長給的改造電擊鎗…這東西究竟何時才用得到啊。
    .雖然每次熊貓的台詞都一樣,不過配音好像都是重新配的…這次的音調有點微妙的不同。
    .這次的「隨機」選擇區域是ミッドナイトブルー.コースト(midnightblue coast,午夜藍海岸),果然是正中間的入口。熊貓的簡介好像是說…這個區域是完全以白金監獄的形式生活,你們也把各種事物都捨棄的話,也許會改變什麼哦。
    .蒼葉站在入口前,跟蓮說「完全就是個圈套嘛」,蓮說「可能性很高」。不過還是得進去啊。
    .這次的系統說明就沒講什麼白金ID在某些狀況下的使用會受限,之類的了。(之前的話似乎是針對同伴拿到的認證ID而講的?)
    .來到白白藍藍的高科技世界,四處都是投射形電子螢幕。
    .蒼葉對於這種虛假的世界感到嫌惡。尤其想到這些都是東江製造的世界的時候。
    .蓮突然很急的喘著氣。蒼葉問說沒事吧,蓮說能量消耗速度有點激烈,不過還不到造成問題的程度。蒼葉決定先去住宿點幫蓮看看。

    .來到GLITTER,到房間裡用コイル開啟控制系統。(視窗畫面上會寫ALLMATE SYSTEM BOOT)
    .蒼葉找不出問題在哪裡,雖然蓮的呼吸變平順了,還是無法放心。問蓮的感覺,他只說有異常感,但不知該如何說明。搔搔蓮的身體,也沒外傷。
    .蒼葉自責的說自己在ライム裡太大意了,蓮說可是下達指令的速度變得比之前快。蒼葉說可能是以前玩過ライム的關係吧,雖然沒有實際感。
    .蒼葉疑惑的想著,無卯水系統的試刀型ライム玩法,難不成是最近的主流嗎?
    .蓮突然叫蒼葉住手,然後舔舔自己的鼻子。蒼葉搞不懂出什麼問題,蓮說講不上來,只覺得有很怪的感覺。
    .蒼葉覺得還是得檢查機體內部才知道有什麼問題。關掉控制系統,把蓮抱起來。這邊出現分歧選項,「申し訳ない気持ちになる(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寂しい気持ちになる(有種寂寞的感覺)」
    →選擇「申し訳ない気持ちになる(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蒼葉向蓮道歉,說蓮是他很重要的伙伴(相棒),沒有照顧好的話……是自己的責任。

    .蓮說不是蒼葉的錯,蒼葉說就是不喜歡這樣,而且最近總覺得很討厭自己這樣。蒼葉又要把蓮靠到臉上蹭,這次有什麼東西壓在臉上……是蓮的腳,他拒絕讓蒼葉蹭。
    .蒼葉看著蓮,蓮還把視線轉到旁邊去(害羞嗎這個!?)。蒼葉覺得蓮變得好怪,好在意到底是不是ライム的關係,蓮仍然只說有違和感而已,沒什麼大問題。
    .蓮說抱歉讓蒼葉那麼困擾,要蒼葉別替他擔心。蒼葉想帶他去白金監獄的零件店(パーツ屋)檢查,蓮也說不用。蒼葉搔搔他的頭(ぽわぽわ)(這邊出現先前都沒看過的蒼葉恍惚表情啊XD),蓮還很認真的叫他別玩了。總歸,蒼葉還是好擔心。
    .把蓮放進包包裡,出門去。

    .街上的人門都掛著微笑的表情,讓蒼葉覺得很不自然。
    .一路朝shopping mall走去,找零件店。(是說蓮這種最舊機型的有得修嗎……不要到時候老闆一直推銷新款,然後搞得蒼葉跟老闆吵起架來啊XD)
    .進到專店,又是玩具又是衣服的,讓蒼葉感到很訝異,然後笑著對蓮說,搞不好這裡的allmate過著比舊住民區的人類還要好的生活啊。蓮說無法否定那個可能性。
    .メンテ=メンテナンス=maintenance=整備
    .カスタム=custom=這邊指訂製品
    .蒼葉直接朝放著整備用道具和訂製零件的區域走去,不過看來能選的種類不多。
    .パネル=panel=控制板、儀表板
    .新型allmate只需要控制面板(control panel)就可以做整備,用不到其他那些工具。
    .蒼葉喃喃說著看不到ロク(應該是指六角形螺絲起子?)這種工具。想要問店員,不過店員正在跟其他客人談話,蒼葉不好打斷人家。
    .瞄到一旁的電子看板寫說特別紀念會將在明日舉行,為期兩天。蒼葉很在意,向其他的客人詢問。
    .パレード=parade=遊行
    .客人說活動內容要當天才知道,接著巴啦巴啦講著她有多期待、活動一定會像作夢一般的美好。東江先生真是個好棒的人、為人優雅毫無缺點(スキガなく)什麼的。
    .エレガント=elegant=優雅
    .蒼葉想著有沒有機會趁活動當下接近東江,轉頭問蓮的意見,發現蓮沒回答他,而是盯著玻璃櫃上的最新型allmate看。蒼葉跟著看,很訝異現在科技進展到這種地步,最新型的allmate性能根本是蒼葉的整備技術到不了的程度。
    .蒼葉誇說新型的用起來應該會非常便利,蓮問蒼葉想不想用新型的,蒼葉笑說已經有蓮了所以不必。蓮說是因為蒼葉沒有體會過新型的好,蒼葉疑惑的搞不懂蓮怎麼講這個。
    .蓮突然從包包裡跳出來,往店外跑走了。蒼葉急得追上去。
    .蒼葉心想蓮該不會是生氣了吧?可是allmate的喜怒哀樂是設定在對話應對上,而且像紅的初期設定是容易發怒,蓮是設定為沉穩性的啊。再怎樣都只是設定,allmate並不會有太過激烈的情緒反應才對。但是剛才蓮的態度很明顯是在嫌惡,該不會真的是ライム受到攻擊時造成的後續影響吧?
    .ガラクタ=雜物、廢棄物
    .一直追到無人小巷,蒼葉很驚訝白金監獄也有這種像被遺忘的、堆滿廢棄物的區域。
    .聽到廢棄堆裡有聲音,一邊叫著蓮的名字一邊靠過去看,卻不是蓮,而是一個人,一動也不動。(靠杯啦這不是四主線大樓爆炸前一定會出現的主控系統樣貌嗎!?該不會這個是蓮吧!?所以ライム裡打入的蠕蟲是什麼主控系統故意搞的驅動程式是不是!還有我一直以為是女性的角色原來是男的嗎!?然後帽子上的mark是モルヒネ的刺青圖案這一定有鬼啊啊啊~~~)
    .蒼葉問說沒事吧?對方抬起頭來,四目交接的一瞬間,蒼葉感覺腦中閃過什麼靜電反應。蒼葉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這個人,甚至該說,看過那雙眼睛,好像會被眼睛吸進去似的感覺。
    .雖然對方抬頭看向蒼葉,可是蒼葉覺得對方的眼神沒有對焦,很怪。
    .腦袋裡好像閃過什麼爆電,眼前的人突然消失了。
    .蓮出現了,乖乖走到蒼葉面前坐好。蒼葉問他跑去哪了,蓮說沒有特定目的。然後好像講了什麼是去轉換心情之類的(句意不確定)。出現分歧選項,「不具合を疑い(うたがい)気持ちが強い(更加懷疑他的身體狀況有問題)」「蓮を心配する気持ちが強い(更加的擔心蓮)」
    →選擇「蓮を心配する気持ちが強い(更加的擔心蓮)」,蒼葉說心情什麼的是怎麼回事,以前都不會這樣的啊,果然是身體有狀況嗎?蓮說確實還是有違和感存在,但不至於到讓蒼葉擔心的地步。蒼葉說已經讓他非常擔心了,蓮難道沒自覺自己講了很怪的話嗎?蓮依然不覺得哪裡有問題。蒼葉煩悶的說果然該好好診察一下,可是手邊沒工具。蓮說沒必要那麼擔心,並不影響日常生活的行動。

    .蓮一直講說不需要搞到那麼擔心他的地步,蒼葉很嚴肅的跟他說一定會修理好的所以拜託以後不要擅自行動。在蒼葉的堅持之下,蓮道歉說會多加注意的。
    .蒼葉想再蹭蹭臉,可是心裡很怕又被蓮拒絕,就不敢蹭了。
    .很在意剛才看到的人,問蓮有沒有看到,蓮說沒有看到的印象。蒼葉想著剛才的大概是錯覺吧。

    .回到GLITTER,蒼葉窩在床上,用コイル登入網路,想試著查些東江的情報。但是從這邊連線能得到的情報受限,很多在舊住民區查得到的資訊這邊都看不到,只找得到充滿對東江和白金監獄的誇讚詞句,而且也無法把發mail或撥電話到舊住民區。
    .只能把一切希望寄託在明天的特別紀念會活動上了。看著窩在腳邊的蓮,希望事情快點結束,快點回到舊住民區把蓮修好。
    .蒼葉睡不著,閉上眼睛躺著。

    .又做了全身動彈不得的夢。右手下臂在上次就已經被吃掉了,這次是左腳膝蓋以下被吃掉。

    .隔天起床,想不起做了什麼夢,只覺得頭在痛。
    .抱起蓮,到起居間開電視看,節目正播報著白金監獄大道上的遊行畫面,人山人海。播報員說本節目各台聯播,下午一點東江會向大家問安,有意願參加的人請到摩天樓前集合。
    .想到東江就一肚子火,決定去下午一點的活動。
    .隨著蒼葉起身,蓮跳下沙發,抖抖身子。目前的蓮看起來沒有異狀,不過蒼葉還是很掛心。

    .來到大街上,有遊街的樂隊和舞團,舞者之中交雜著客人們,有的舞者還抱著客人,畫面看起來比剛才電視播的還要誇張啊。
    .到了高塔前,擠滿了人。突然被陌生男子從背後抱住,對方滿嘴講著白金監獄萬歲、東江最棒什麼的。蒼葉甩開對方,想著該不會是喝醉了吧,接著又一個女的喊著東江好棒一邊撲過來,蒼葉嚇得東閃西躲,發現只有自己是這樣,其他人通通是歡欣的樣子掛著笑臉。
    .下午一點,週遭的大型看板通通呈現雜訊狀態(砂嵐),廣播說明身為財團代表的東江辰夫本人即將向各位打招呼。廣場充滿歡呼聲。
    .バルコニー=balcony=露天陽台
    .在歡聲鼓掌以及震耳的大合唱之中,東江出現在大樓的陽台上,身邊左右各站了一名護衛,左後方也站了一個人。螢幕同步播放東江的特寫畫面。
    .東江一開口,全場馬上靜下來聽他發言。
    .東江說這是白金監獄開園十週年紀念日。接下來扯說他總是在思考幸福是什麼、不是每個人都能得到幸福、但是幸福是能夠捕捉的。他想成立的是沒有紛爭的幸福世界,雖然人們的生活中大多充斥憤怒和哀傷,但他希望來到這裡的人們可以忘卻那些怒和悲,真正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讓這裡成為大家的第二故鄉。
    .東江言畢,全場大喝采,蒼葉為了不要引人注目,也只好跟著拍手,心裡一面覺得這簡直是什麼教祖和狂熱信徒的場面。
    .東江接著又說,明天才是活動的重頭戲,今天只能算是前夜祭。明天將會帶給大家全新的幸福。
    .東江把站在左後方的人叫到前面,介紹說這是有如他兒子般存在的人,名叫セイ,如果沒有セイ的話,他就沒有今天。(靠杯啦就是之前縮在雜物堆裡又突然消失的人!他就是中央主控系統吧!囧)(セイ一臉憂容啊)
    .東江說セイ是替他帶來希望、為人們帶來幸福的使者。希望在場諸位能給他祝福。
    .螢幕照出セイ的特寫,蒼葉認出他是昨天見到的人。蒼葉腦中又有爆出火花的感覺,不過這次眼前的セイ並沒有消失。看著セイ的眼神,離不開眼,腦中不斷閃爍,莫名覺得セイ就在自己腦中。接著頭痛發作。
    .身邊的群眾突然都盯著螢幕上的セイ誇說好棒。(所以他的特殊能力是眼神催眠嗎?@@)
    .東江說明天的正式活動並不僅限於白金監獄,而是含括全島的活動。螢幕開始播放舊住民區的實況畫面,東江說要讓這個曾經不配合的舊住民區更向白金監獄的世界邁進,這兩天也會持續在舊住民區播放白金監獄的實況畫面。螢幕中有很多蒼葉認得的住民,眼神呆滯游移的看著電視,電視螢幕裡播放的正是白金監獄現在的實況畫面。
    .蒼葉知道舊住民們多反對東江,不可能一夕之間改變。眼前的舊住民人們看起來很像ミツキ被操縱時的樣子。
    .頭痛又發作。
    .跟蓮討論這狀況很糟,人們看起來就是被操縱的樣子。蒼葉同時很擔心在舊住民區的大家。
    .東江說即將迎接那些舊住民進來成為大家的同伴。
    .身邊的男人突然大喊舊住民區萬歲,蒼葉火得摑住衣襟叫他閉嘴,跟對方吵起來。蒼葉正要揍下去的時候,被蓮制止要他冷靜一點。一放手,男子嚇得竄逃。
    .ノンキ(暢気、呑気)=樂天
    .蓮勸說在這裡引起騷動的話就很難全身而退,還說蒼葉的壞習慣就是一旦動怒的話就很難平復下來。蒼葉原本大吼說知道是知道可是沒辦法,下一秒靜下來想,這些都是藉口,的確該冷靜下來,然後向蓮道歉認錯。
    .羽賀店長居然打電話進來了!稍微有點雜訊但還能通話,羽賀店長說他是偽裝成本島的電話迴路播號進來的。舊住民區的街上剛才開始播放奇怪的音樂,接著大家就都死死盯著電視螢幕看。在音樂播放前,タエ奶奶就叫大家塞住耳朵,所以紅雀他們通通都沒事。羽賀店長說他們那邊也在想對策,東江應該是明天才會動真格的,在那之前還有充足的時間可以應對,要蒼葉千萬冷靜不要一個人亂來。
    .雜訊變強,通訊強制中斷。蒼葉多次嘗試回播,無效。
    .東江再次強調今晚是前夜祭,請大家好好享受。接著他帶著笑容回室內,護衛跟在セイ身邊一起走進去。
    .蒼葉頭痛發作。蓮建議他回GLITTER休息。剛開始蒼葉還很氣憤的說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蓮冷靜的勸他,蒼葉想想也是,只好回去休息。腳步沉重,頭卻輕飄飄的沒有實感,總之一路回到GLITTER。

    .來到二樓起居間,吃了頭痛藥。
    .蒼葉依然靜不下心,蓮把前腳搭在膝上安慰他。蒼葉知道,羽賀店長很清楚他這個性就是衝動起來顧不得身邊一切的類型,才會特別勸他別輕舉妄動。
    .閉目想著セイ的事,依然想不透他是何方神聖。
    .摸摸蓮的背,說決定明天要去一趟摩天樓。
    .蓮問蒼葉要怎麼進去,蒼葉講著正面突破不可能,其他的方法好像也沒有啊……蓮看出蒼葉打算使用能力。蒼葉笑說果然什麼都瞞不了蓮啊。
    .蓮說使用能力的話很危險。蒼葉執意要使用能力,免得重視的人們陷入無可挽回的境界。蓮說萬一蒼葉往不可預期的方向變化的話,讓タエ奶奶和其他人傷心怎麼辦?這邊出現分歧選項,「蓮に答えろ(回答蓮)」「蓮を撫でる(摸摸蓮)」
    →選擇「蓮を撫でる(摸摸蓮)」,蓮抬頭看看蒼葉,然後窩到膝蓋上縮成一團。

    .蒼葉心中湧生莫名的寂寞感,知道蓮的擔心。想著蓮對他的重要性。
    .突然想不起第一次跟蓮見面是什麼時候,蓮說應該是第一次購買的時候吧?面容的登錄認證記錄是十年前左右,但是蒼葉莫名覺得好像在那之前就已經一直在一起了。
    .蒼葉說以前抱蓮的時候還覺得好大一隻毛絨絨的,現在已經不覺得有那麼大隻了。蓮說那是因為蒼葉有在成長。蒼葉笑說可是毛絨絨這點依然沒變,而且一直覺得彼此就像兄弟,自己是哥哥蓮是弟弟。蓮說不太能贊同這種講法。蒼葉笑說只是想到就講出來而已,然後繼續摸著蓮的背,怎麼摸都摸不膩。
    .連日的緊張感,一放鬆下來就覺得好累。坐在沙發上繼續操作コイル,發送mail給所有認識的人,明知道可能傳不出去,至少帶著一絲祈願,祈求大家平安無事。

    .結果徹夜未眠的到了隔天早上。
    .腳步沉重的到起居間看電視,舊住民區的實況畫面裡,大家都變得笑容滿面,兩眼無神。其中有人大喊白金監獄萬歲,播報員則報導說連舊住民區都轉為盛大歡迎模式。
    .操作コイル,昨天的mail無人回信。試著播了通電話給奶奶,依然出現錯誤訊息。
    .一想到奶奶也可能變得像那些人一樣怪異,蒼葉從沙發上跳起來,跟蓮說出發了。窩在腳邊的蓮抬頭看看,好像有什麼話想說,不過還是只回了句瞭解。

    .來到大街上,發現戒備的警察變多了。盡可能不靠近警察,繼續前進。
    .在大樓前,人潮沒有昨天那麼誇張,不過有警備員在站崗,顯然不可能一個人突破重圍。
    .打開地圖,詢問蓮有沒有別的入口,蓮說在反方向有個工作人員用的送貨口。蒼葉心想搞不好警備會比較薄弱,就往塔的背面過去。
    .門口只有兩個警衛。蒼葉順著旁邊的花壇鑽過去,抓準時機,踢昏一個警備,用電擊槍電昏另一個人。原本想說電擊槍是羽賀做的應該沒目題,可是威力比想像的還強,連蒼葉都嚇到想說會不會把人電死,驚訝的說「シャレになんねぇ……(真不是在開玩笑啊……)(←如果沒譯錯的話啦)」,蓮說「蒼葉もだ(你也是啊)」「沒想到你會突擊」,蒼葉說這講究的是時機啊,沒抓準的話也是會打輸架的。(經驗老道啊你……囧rz)
    .從警衛身上摸出ID卡,順利通過認證進門。蓮說蒼葉是行動派(論より行動、だな,「比起理論更像個行動派」)。

    .雖然聽說摩天樓裡也有開放給一般人進入的區域,不過蒼葉是從工作入口進來的,所以沒什麼人,只有巡邏的警衛。
    .發現電梯,前面站著兩個警衛,周遭沒有可藏身處,無法像剛才在門口用暗襲的。
    .被另一端前來的警衛發現,出聲叫住。電梯前的警衛也注意到這裡了,但是在這一瞬間有一群不知是不是客人們的男女搭電梯出來了,電梯前的警衛一時不知所措,蒼葉趁機衝去搭電梯,男男女女嚇得逃跑。蒼葉滑壘成功,把追上來的警衛踹出去,但是警衛的手衝進門裡,電梯門無法順利關上,蒼葉拿電擊槍往對方手上電下去,一邊呼叫蓮,蓮馬上從包包衝出來按電梯開關,順利關門。(慢著那開關是多矮啊你居然壓得到!?還是你在飛躍出來的瞬間按下去的!?)
    .電梯系統說請按下你要選擇的樓層。蒼葉按了按鍵,電梯往上。
    .剛才滑壘時肩膀去撞到地板,還在痛。
    .「ナイス蓮。さすが(不愧是蓮,好樣的!)」「人間で言うところの心臓がもたないという状況が続くな(用人類的說法,別再持續這種心臟無法承受的狀況。)」
    .蓮的右眼附近有像冰塊破片的東西。伸手要去摸,蓮卻把頭別過去,不講話。
    .蒼葉堅持要看蓮的狀況,蓮卻說現在不是理會這些旁枝末節(些細のこと.ささいのこと)的時候。
    .蓮說會努力讓自己不造成蒼葉的負擔,如果allmate無法順利照機能運作的話,那就只是廢棄物而已。蒼葉說跟那個無關,他是真的很擔心蓮。但是講不聽。
    .電梯停下來,開門的那瞬間,蓮又從蒼葉懷中飛奔出去。
    .蒼葉追上去,發現前面好像在辦什麼宴會,充滿盛裝打扮的人們,看起來像上流社會的人。蓮跑進會場了,蒼葉只好跟進去。其他人稍微看了一下蒼葉,又各自繼續談話,好似不干己事。蒼葉怕有人叫警衛來,停下腳步,東張西望找尋蓮的蹤影。(是說該不會是セイ透過蠕蟲程式引導蓮的吧……)
    .紛亂人群中,好像看到另一個自己(裏人格!?)。頭痛發作,頭暈目眩,雙腳無力。耳邊響起聲音,「アイツガそんなに大切か?」「大切なんだよな?もちろん、そんなの知ってる」「じゃあ、なんでそんなに大切かって考えたこと、あるか?」「本当はわかってるんだよな?だってお前は……」「でも、お前はもう決めたんだから」「そのまま突き進めばいい。思うかままに、欲望のままに」「誰もお前を止めることはできない」「本当のお前を止めることは、できない」
    .蒼葉大喊吵死了,會場內的所有人突然一致看向蒼葉,帶著怪異的笑容。
    .突然回復現實世界的實感,警衛找到蒼葉了。蒼葉趕緊在人群中穿梭,其他人也自動讓開,蒼葉總算看到蓮的蹤影。
    .蓮的另一邊出現警備員,看到可疑的狗,直接踹下去,蓮發出慘叫。
    .蒼葉衝去把蓮抱起來,警備員們把鎗對準他。其中一個警備員說上面命令要活捉,不能用鎗。蒼葉倒在地上緊抱蓮,不讓其他人碰。
    .頭痛突然劇烈發作。
    .裏人格出現。瞳色沒有轉變,但是直接發動暴露,叫其他人不准碰他,礙事。接著命令在場所有人都忘記他的事,人們通通倒地了。

    .蒼葉又陷於一片黑暗的意識中,這次右腳下半和左手下半部都被吃掉了。然後身體也被吃掉了。只有衝擊感,不會痛。在被吃掉的同時,覺得體內有什麼東西澎漲變大了,那是滿滿的破壞慾。

    .恢復意識,頭痛,覺得好像做了什麼惡夢,全身冷汗,腦中只殘存著「破壞掉(壊したい)」的意識。
    .發現會場裡的所有人都倒下了。
    .蓮倒在附近,衝去抱起來,但是無法啟動,試了好幾次都沒用。
    .把蓮收進包包裡,繼續往樓上去,頭痛卻越來越烈,感到眼花。
    .靠著牆壁坐下,吃了一堆藥,等待藥效發作。把蓮抱起來放在腿上,依然無法啟動,開啟控制面板,全部顯示ERROR,表示機能無法運作。
    .蒼葉非常的傷心絕望。
    .閉上眼睛,想起奶奶勉勵他的話,要他相信自己要走的路,勇敢的走下去。
    .把蓮收回包包裡,撐著頭痛繼續爬樓梯,走到盡頭,拿出從警備員那兒搶來的ID卡刷一下,打開門往前走。
    .頭痛完全沒消,覺得藥已經沒用了,拿出藥罐把藥倒了一地,空罐丟回包包裡,扶著牆壁繼續往前走。
    .走廊阻斷式的門打開了,兩個身穿白色長袍的人發現蒼葉,認為是入侵者,準備通知警備系統。
    .裏人格又出來了。(我怎麼覺得你是在幫助表人格啊……)
    .裏人格叫對方不准動,說別阻止他,是對方運氣不好。然後冷笑一下,說要讓他們從「生」之中解放,意識啊記憶啊什麼的,通通破碎吧。研究員發出慘叫。
    .蒼葉的意識回來了,看到白衣男子們倒在地上,翻白眼吐白沫,顯然是被自己破壞了。蒼葉這次確確實實看到了,自己是怎麼把人破壞掉的。
    .頭痛再犯,聽到腦中有自己的聲音對自己說話。「全部、お前のせいだ」「お前が認め(みとめ)ないから」「だから、こういうことになるんだ」,接著反覆講著都是你害的。
    .蒼葉跟裏人格吵架,裏人格笑說自己就是蒼葉,因為把力量借給蒼葉用,蒼葉才能來到這裡的,所以他也差不多該接收這個身體了。裏人格說蒼葉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東西,是因為蒼葉明知卻不願意承認,但是裏人格什麼都知道,而且要取代蒼葉活下去。
    .兩人格爭論中,蒼葉突然恢復現實意識。認真想一下對話內容,暴露的能力是裏人格的東西,頭痛的狀況也跟發動暴露能力有關,如果自己被裏人格取代的話,那裏人格一定會任意妄為的使用暴露能力。蒼葉不能讓這種事發生。
    .裏人格提到蒼葉不願承認既知的事,這一點如錐刺入蒼葉的心,但他還是想不透究竟指的是什麼事。
    .繼續前進,順便觀察一下倒地的男子們,確認還有呼吸。知道人沒死,蒼葉稍微放心了點。
    .前方的門無法用警備員的ID卡開啟,只好繞回去從倒地男子身上拿卡來刷,門開了。裡面是個怪異的實驗室,有很多水槽,各自裝了怪異的生物,有的像是人類的局部跟其他東西接在一起的生物。更怪的是這房間裡沒有其他人。
    .其中一個像有女性人魚的水槽,女人魚突然拍擊著玻璃壁,嘴巴一開一合像在講什麼。同時,其他水槽的生物也都看向蒼葉,發出訊息。等待很久了,一直等著他來到身邊,快點把他們破壞掉。
    .蒼葉嚇得轉身就逃,卻被一堆眼睛無神的黑衣人抓住,那些人衣服胸口上都是モルヒネ的圖案。
    .偽雙子出現了,胸口都別著モルヒネ圖案的小徽章。(渾蛋蛋蛋蛋蛋蛋~~~~~~~~~~!!!囧)
    .偽雙子說他們就是モルヒネ,不過不是實勤部隊,而是司令塔般的存在。
    .TRIP說他倆是蒼葉的fan這件事倒是事實。
    .VIRUS說蒼葉是セイ破碎出來的一部份(片割れ),是跟セイ同為雙子的一部份。セイ是東江長年研究終於得到的成果,也是力量的來源。兩人都是東江研究所透過能力遺傳因子特化操作所製作出來的デザインベビー(design baby,應該是指人工製造的小孩?或者計劃中的孩子,之類的意思?),セイ是蒼葉的異卵雙胞胎(二卵性の双子)哥哥。進行這項研究的人就是タエ奶奶,雖然她在表面上是只進行腦部研究。這對雙子打從一開始就被設計成天生具有操縱人心的能力。
    .雙子出生的時候,因為帶有特殊能力,全身處於色素剝落狀態,而且兩人的頭髮是連在一起的,有神經互通。兩人是從培養槽裡培育出來的。不幸的是,兩人剛出生就死了,頭髮剪斷之後,セイ復活了,可是蒼葉停止呼吸了。奶奶很傷心,感覺像自己的孩子死掉一樣,把蒼葉帶回去,可是在回家途中,蒼葉醒過來了。奶奶在離開時有帶蒼葉到碧島的教會去。
    .VIRUS認為根本是奶奶對研究體帶有不該有的感情,才故意搞鬼讓自己能把蒼葉帶回家扶養。後來蒼葉身上的色素恢復成常人的樣子,過著正常的生活。
    .雙子的能力都很出色,蒼葉的能力是聲音,セイ的能力是眼神。
    .蒼葉剛開始不相信,VIRUS說因為是蒼葉的事所以才講出來的。蒼葉想一想,如果是謊言的話那對VIRUS也沒什麼好處。
    .蒼葉咬牙問說,偽雙子是明知此事還故意接近自己的嗎?偽雙子說不是,打從以前看到蒼葉在ライム裡使用暴露能力的時候,就覺得這個人好厲害,後來持續調查才發現跟セイ之間的出生秘密。
    .蒼葉對自己的能力沒有自覺,所以有暴走的危險性。偽雙子覺得要是讓其他人注意到蒼葉的能力會很麻煩,所以大範圍進行記憶操作,讓大家都忘記這件事,表面上當作是事故而已。記憶操作對於モルヒネ這種精銳部隊來說,只是小菜一碟的簡單工作。因為搞的範圍有點大,所以當時才會有神隱事件的謠言。VIRUS說抱歉啦,蒼葉玩過ライム的記憶也是他們消去的。
    .偽雙子本來是想把蒼葉的事當作彼此的秘密啦,不過蒼葉都找上門來了,VIRUS笑著說乾脆帶蒼葉去找セイ吧。
    .セイ從出生以來一直被做意識解析的研究,就算起身也沒辦法維持太久的活動時間,身心嚴重損耗的現在已經快不行了。東江之所以想找タエ奶奶,就是為了設法替セイ延壽。
    .不過目前已經製作出模擬セイ眼神的發光裝置,要是セイ真的死掉的話,大概也沒什麼問題。セイ的眼神會發出跟一般人不同的視覺信號,解析之後再搭載大型發光裝置,一樣可以對大眾達到一樣的效果。不過畢竟是天生能力者,可以的話還是不要失去セイ比較好。
    .VIRUS又微笑著說,現在大概也不用擔心セイ消失的問題了,因為有蒼葉了啊。這話讓蒼葉感到惡寒。
    .蒼葉問說為什麼他們要替東江工作,偽雙子說他們對東江的理想毫無興趣,只是純粹喜歡有趣的事和很厲害的東西。因為セイ很厲害,待在東江身邊又很有趣,他們才待在這裡的。
    .出現分歧選項,「腹が立つ(發火)」「困惑(こんわく)する(困惑)」(靠杯啦這邊是決定要不要進入雙子壞路線嗎!!!XD|||b)
    →選擇「困惑(こんわく)する(困惑)」,蒼葉想著偽雙子講的有趣,說他們真是瘋了。VIRUS笑著說這世界有人能評斷誰正常誰發狂嗎?對他們自己來說,自己這樣很正常。反過來說,搞不好蒼葉才是瘋掉的那一個,那蒼葉拿得出證據證明自己沒有瘋嗎?(混蛋蛋蛋蛋蛋蛋~~~囧rz)

    .VIRUS叫黑衣人們動手,他們開始揍蒼葉。VIRUS交代打到不致死的程度。
    .分歧選項出現,「力を使う(使用力量)」「力の衝動を抑える(おさえる)(克制發動力量的衝動)」

    (靠杯又給我出選項…只好花個20分鐘整理一下存檔,多清一些空間出來準備應付更多的選項orz)

    →選擇「力の衝動を抑える(おさえる)(克制發動力量的衝動)」,蒼葉想使用力量,但是又想到可能會被裏人格搶走主控權,還是不願發動力量。TRIP衝上來揍蒼葉了,VIRUS說蒼葉的注意力好像有點渙散啊。

    .蒼葉被打到縮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偽雙子討論著該怎麼辦(你倆到底是為了什麼才幹到如此地步啊…orz)。分歧選項出現,「もう抵抗する気力もない(已經沒有任何力氣反抗了)」「それでも諦めない(即使如此仍不放棄)」
    →選擇「それでも諦めない(即使如此仍不放棄)」,蒼葉奮力撐起身,說別開玩笑了,怎麼能倒在這種地方。偽雙子笑著說不愧是蒼葉,拼命到這種地步,那就讓他們好好看看蒼葉能努力到什麼程度吧。

    .接著蒼葉直接失去意識。

    .在陌生的房間裡醒來,偽雙子在旁邊看著他。TRIP坐在床邊撫摸著他的臉,VIRUS站在一旁看著。
    .VIRUS說原本預定要把蒼葉帶去見東江的,不過想一想果然還是不要那麼做比較好啊。看到蒼葉在他們面前如此無力的樣子,像是砧上鯉魚、櫃子裡的餅,之類的。VIRUS說他們也沒向東江宣誓過忠誠,純粹只是喜歡找有趣的事尋樂子而已。因為東江身邊已經有セイ了,就算他們(偽雙子)把蒼葉拿過來也沒關係。TRIP附和著說因為他倆都最喜歡蒼葉了。VIRUS說要蒼葉永遠留在他們身邊,他們會一輩子關照他的。(靠杯我該不會來到偽雙子的3P壞結局了吧…抖抖抖)
    .VIRUS叫蒼葉現在好好睡覺就好了,然後偽雙子又一拳把蒼葉揍昏了。

    .再度醒來,依然在床上,偽雙子向蒼葉說早安。VIRUS全裸坐在蒼葉枕邊,撫摸著他的胸口。TRIP則是摸著他的腹部和腳。
    .VIRUS說把蒼葉帶走已經過了半年了吧。起初還會抵抗,前陣子還需要戴項圈和拘束器,現在已經用不著了呢。TRIP說才只是用摸的就已經這樣了。
    .TRIP的allmate是一隻黑色藍眼大獅子,VIRUS的allmate是一條黑色藍眼大蟒蛇,大家一起對蒼葉愛撫。
    .果然出現雙插3P了……TDT
    .蒼葉只感覺得到快感,但是眼角落下了淚。

    .我玩了7小時下來拿到的是偽雙子壞結局。(呆掉)

    .檢查收藏庫,H劇情回顧,偽雙子的也有收錄在裡面……那不就表示跟蓮的H戲只能有一回了嗎!!!(淚奔)
    .TRIP的內褲是紫色搭靛色邊…

     

     

     

    .重新挑戰,這次要把偽雙子的三個選項通通反過來選!

    .遇到雙子之後,「腹が立つ(發火)」「困惑(こんわく)する(困惑)」
    →選擇「腹が立つ(發火)」,蒼葉大吼別開玩笑了。VIRUS要他安靜下來,下令黑衣人們動手揍蒼葉。

    .分歧選項,「力を使う(使用力量)」「力の衝動を抑える(おさえる)(克制發動力量的衝動)」
    →選擇「力を使う(使用力量)」,集中精神準備發動暴露,VIRUS喊說要來了,TRIP衝上去揍蒼葉。TRIP說對他們使用力量是沒用的,VIRUS說他倆是負責照顧セイ的人,因為他們的眼睛動過手腳(原文寫著「ココをいじってるんです」),不會被セイ操縱。

    .TRIP又對蒼葉揍了幾下,蒼葉被打到縮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偽雙子討論著該怎麼辦。分歧選項,「もう抵抗する気力もない(已經沒有任何力氣反抗了)」「それでも諦めない(即使如此仍不放棄)」
    →選擇「もう抵抗する気力もない(已經沒有任何力氣反抗了)」,正打算放棄的時候,聽到人群衝進來的聲音(啊就主役四人眾…),不過蒼葉沒力氣去確認發生什麼事,就這樣昏過去了。(爆)

    .再度醒來時,眼前是Clear。仔細看,紅雀、Mink、Noiz都在場。室內暗暗的,好像是什麼準備室還是資料室。
    .ごまかした=誤魔化した
    .四人眾是從地下通道來到白金監獄入口處的,然後由Noiz動手腳搞了假ID入場。Noiz說偽造ID很困難,不過直接從別人手中買來不要的ID再加以解析,其中規則不難破解。
    .Noiz看出偽雙子是モルヒネ的人。紅雀說打從以前就覺得他倆很可疑了。Clear問說蓮去哪了,蒼葉沮喪的低頭說不出話,這時包包裡有動靜。
    .蒼葉驚訝又期待地打開包包,可是蓮憤怒的低吼著,往後拉開跟蒼葉的距離。
    .Noiz說這傢伙變得跟之前不一樣,Mink說是不是AI晶片被換掉啦。
    .突然開啟ライム空間。(靠杯啦是要跟蓮對戰嗎!?O口Q)
    .對戰對手果然是蓮,可是是犬模式。
    .蓮撲上來咬蒼葉的手腕,蒼葉想把他扯開,但是想到這是蓮,他下不了手。
    .隨著手中的痛,還有溫暖又悲傷的感情漩渦,奪走蒼葉的意識,一瞬間,看到的盡是自己的畫面……應該是蓮的意識。
    .蒼葉發現這應該是裏人格幹的好事,故意把蓮弄壞了。
    .回神的時候,蒼葉已經把蓮揮開了,蓮發出慘叫。蒼葉再度抱起蓮,瞭解為什麼ライム空間的蓮不是人的形態,因為蓮跟蒼葉的記憶是共享的,這是蓮記憶中的形態。
    .蒼葉在還不會講話的幼年時代,腦中一直都有誰在跟他講話。後來沒再繼續對話之後,蒼葉就忘記那個人了。但其實一直跟他對話的對象,就是蓮。從以前到現在,蓮一直都在蒼葉的腦中。allmate的蓮,是由蒼葉心中的蓮的意識去操縱的,為何這麼做,他並不明白。現在蓮的意識並不存在於allmate機體裡,而是在蒼葉腦中,蒼葉很確信這一點。現在的蓮放棄allmate機體的形式,繼續把自己關在蒼葉腦中,蒼葉想找蓮對話。
    .ライム是一種透過電流互通,達到讓對戰雙方共有意識並投影出來的遊戲。蒼葉決定利用這一點,對自己發動暴露。
    .系統突然出現警告。(卯水要出來了嗎!?)
    .Noiz出現了,還說其他的人,以及其他以外的人等一下都會來。
    .紅雀、Mink、Clear通通出現了。(該不會有我之前猜想很久的紅和トリ人型化吧?囧)
    .警報聲持續不斷,一堆警備員和allmate通通出現了。
    .Noiz說因為強迫開啟試刀模式,有效範圍內能受影響的人和allmate通通被強拉進來了。尤其allmate明顯帶有強烈敵意。
    .Noiz說allmate從以前就有一種輕微bug,是一種會在allmate之間流傳感染的蠕蟲程式,今天早上莫名的症狀加重,被新聞大肆報導。發作的allmate會狂暴失控。不知為何,發病allmate的飼主們意志都很薄弱,可能是因為最初認證時會跟飼主體內的意識晶片做連線認證,受到相對影響的關係。
    .蒼葉說,因為意識共有,所以allmate也有可能反過來破壞飼主意識囉?Noiz說大概是吧,不知為啥allmate新款不斷推出,就是這個bug一直沒拿掉,推想起來應該是東江那個變態幹的好事。
    .Mink說bug發作的機體,眼睛會出現結晶體的碎屑。
    .蒼葉問說有沒有辦法可以治療蓮,Noiz說新聞有講會製作除去bug用的疫苗(ワクチン=德文Vakzin=英文vaccine),不過也不知進行得如何了。
    .蒼葉說有辦法可以救蓮,就是對自己發動暴露。大家都說很危險,蒼葉說需要各位的幫忙,在暴露的期間幫忙做備份(バックアップ、back up)。
    .紅雀沉默了一下,再三確認蒼葉是否真的要幹,蒼葉說就算沒人幫忙、就算非常危險,他也一定要試著救蓮。紅雀看他都說到這份上了,轉身要求其他人也幫忙。
    .タルイ=好像是「枯燥」之類的意思
    .Mink下令要mania(Noiz)趁蒼葉發動暴露的時候,確保蒼葉不要被登出,然後要紅色的跟防毒面具的幫忙幹掉靠近蒼葉的敵人。接著Mink大步邁向前開始揍敵人。
    .Noiz坐下,用コイル叫出鍵盤和螢幕開始工作。紅雀問說到底要怎樣對自己發動暴露,蒼葉說不知道,但總得試試看。
    .蒼葉盤坐,可是周遭聲音太吵,無法專心。紅雀幫他塞住耳朵也沒用,於是Clear發出聲音,把雜音通通抵消成無聲狀態。(炸)
    .依然無法發動暴露,蒼葉說要是能看到自己的眼睛就好了。紅雀想了一下,笑著把大刀插在地上給他當鏡子。
    .蒼葉發動暴露,反覆說著要進去裡面,進到自己體內。

    .來到自己的意識世界。滿滿的都是蒼葉自己的畫面。
    .蒼葉認為這裡是蓮的意識所躲藏的地方。
    .人類形態的蓮出現了。似乎是因為bug的關係,蓮的身體無法定型,而且開始扭曲成奇怪的樣子,衝上來用手刀攻擊蒼葉。
    .蒼葉不斷向蓮道歉,說很抱歉一直沒瞭解蓮的心情,他終於發現蓮是屬於自己的一部份,從以前就一直陪在蒼葉身邊。
    .蓮向前踏了一步,爆出火花,突然冒出一堆問答視窗,似乎是蓮的拒否心。(是本路線的謎題,有夠靠杯又痛心的考驗…orz)

    .總之努力憑印象作答。

    .畫面破碎,來到海灘邊,外型不全的蓮也在眼前。但是已經沒有剛才的殺氣了,現在面對的是蓮的真正心意。
    .蓮說他一直都待在蒼葉身邊,一直看著蒼葉,他的主要工作就是穩定蒼葉的內心,在蒼葉慌亂的時候出聲引導他,如果連他出聲制止都沒有用的話,他也不知道蒼葉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是蓮從內側無法做到什麼影響,也無法做到物理上的影響,正在煩惱該怎麼辦的時候,蒼葉撿到那個被丟在路邊的allmate機體,蓮認為這是個好機會,就趁著機體登錄認證的時候,讓自己的意識跟機體同調。
    .但是ライム事故的時候,被人從外力強制消去記憶,使得蓮也忘記自己原本是屬於蒼葉內在一部份的事。
    .allmate感染的蠕蟲程式,會完全啟動allmate的感情發現系統,受到情緒的影響,蓮變得不像蓮,也不像allmate。最初發現感情程式啟動的時候,是看到店裡那些新機體的複雜情緒,也許那是蓮的allmate機體本身的感情吧。接著蓮自己的意識也發現,他絕對不會把蒼葉讓給任何人,要一直待在蒼葉身邊,就算幫不上忙,至少也要成為能跟蒼葉分享心事的存在。蓮知道自己這種想法已經脫離原本的任務了,夾雜在任務和感情之間,只好做了不得已的決定,那就是要讓蒼葉否定蓮的存在,只要蒼葉有著強烈的這種念頭,蓮的意識就會永遠從蒼葉體內消失。
    .蒼葉說,這就是為什麼蓮要對他露出利牙,甚至不惜咬他嗎。蓮沉默不語。
    .蒼葉生氣的罵他是小孩子嗎,明明那麼瞭解蒼葉了那怎麼可能光用咬的就會讓蒼葉討厭他啊!無關新型舊型,蒼葉重視的就只是蓮這個存在而已。
    .蓮接著說,他現在的存在已經跟原本的目的互相矛盾了,原本是要穩定蒼葉情緒的存在,現在卻變成擾亂蒼葉情緒的存在。
    .蓮執意要消失,蒼葉說既然蓮身為自己的一部份,那他也有權利決定這件事吧。蒼葉絕不允許這種事發生。
    .蓮很正經的說,只有自己這個意識會消失,機體的蓮會回復到初期設定狀態,蒼葉可以照常使用,不會造成任何問題。……果然講這種話讓蒼葉更火大了。
    .蒼葉抱著蓮說,不論要講幾次他都會說,他需要蓮這個意識體的存在,不要他消失。蓮很感動的用力回抱。(蓮長得比蒼葉還要高耶…)
    .蒼葉跟蓮約好,不准蓮再鬧消失了。
    .兩人手牽手,閉上眼睛,用力一跳,想著一直往很高很高的地方飛上去。
    .又閃過模糊的意識,有人在夕陽下講著什麼。

    .回到ライム空間。
    .Noiz敲著鍵盤說終於回來啦,危機一髮(ギリギリセーフ)啊。地上倒了一堆兔子。蒼葉很驚訝,Noiz說因為他使出真功夫(手一杯)了,沒辦法的事。
    .紅雀說既然蒼葉回來那就可以囂張大幹一場了,抽起大刀往前衝。
    .蓮站在蒼葉身後,雖然看起來還殘留著一些bug,不過沒什麼大問題了。
    .蒼葉指示慈set發動,一邊踹倒警備員。蓮用手刀斬滅一堆allmate。Noiz發動失set,兔子們開始攻擊。又有敵人攻過來,蒼葉流暢的指示蓮發動防御。Mink和Clear繼續用揍的。
    .Noiz發動崩set。蒼葉接著發動慶set。

    .回到現實世界,空間跟剛才的不一樣,其他人都在一旁剛醒過來,應該是因為Noiz強制開啟ライム空間,導致空間扭曲,才會掉到不同的地方。
    .蒼葉努力爬起來,身子不穩,手好像搭到什麼,一看是蓮的腳。看到蓮恢復正常,蒼葉感動得快哭出來。一如既往的蹭臉,蓮乖乖的給他蹭。蒼葉覺得很奇妙,明明蓮是屬於自己一部份的存在,蒼葉卻又能容許他身為不同的個體存在。
    .蒼葉問說舊住民區怎樣了,紅雀說依然在持續實況畫面,昨天是奇怪的音樂,Mink接口說今天的是光和聲音,讓更多人變得怪異化。蒼葉心想那是セイ能力的模擬裝置,可以的話他想一併把セイ救出來。
    .Mink說東江在最頂樓的執務室,Noiz說笨蛋還真的都喜歡往高處爬啊。
    .蒼葉的電話響了,是不明來電,接通之後,螢幕畫面出現東江。東江說剛才真是看了場好戲,不過他希望接下來蒼葉能夠隻身前往最上層執務室,照辦的話就不會對舊住民區的人動手。
    .電話掛斷,前方的電梯門自動打開。
    .蒼葉擔心舊住民區的人,決定只跟蓮一起前往(反正東江也沒說不能帶蓮嘛…),紅雀雖然不信任東江,但抱持著對蒼葉的信任,決定讓他自己去。紅雀要蒼葉下樓時務必聯絡,其他人會先到樓下跟著Mink做準備。
    .紅交代蓮一定要照顧好蒼葉,盡到allmate的責任保護蒼葉,トリ說如果是蓮的話應該可以放心,至少看起來頭部運轉速度比旁邊這隻麻雀高好幾倍。紅生氣的罵說你這隻粉紅色的死鸚鵡XD
    .紅雀要其他人跟著把手掌壓在蒼葉手背上,給蒼葉加持。Mink和Noiz雖然很不屑,還是照辦了。(爆)(畫面裡的紅還在跟トリ對恃)

    .蒼葉把蓮放進包包裡,搭電梯上樓,見到東江。
    .東江說很感謝蒼葉如此遵守約定,因為他希望跟蒼葉好好談談,但是蒼葉的同伴們都有點血氣衝腦啊。蒼葉說他也有話要跟東江講。
    .蒼葉直截了當的問東江的目的是什麼,看起來不可能只有操縱全島人民那麼簡單。東江笑說確實如此,這只是個開端而已,他的目的是讓這個島獨立成為國家,國家要壯大的話就必須捨棄人民的自由意志,因為一般人的態度都是不想生事端,這會阻礙國力發展。
    .東江並不是為了慾望還是野望,只是單純想嘗試自己的理論可以做到什麼地步、可以對這個命運挑戰到什麼程度,以自己的命運為賭注,像在玩遊戲一般。接下來他感興趣的是人可以對人心操縱到什麼地步。東江認為人生啊命運啊,不是輸就是贏,所有的人都像遊戲一樣在競爭求輸贏。(幹你他媽的怎麼那麼像我遇過的天龍人……)
    .蒼葉對於東江擅自把其他人捲入這場遊戲、擅自把大家當作棋子的事,尤其連セイ都被捲進來了,這些都讓他感到非常火大。
    .東江確認蒼葉沒有合作意願,表示擁有與セイ對等力量的蒼葉將是他最大的障礙,然後笑著說要不要來賭賭看命運之神究竟眷顧哪一邊。

    .東江開啟ライム空間。環境看起來像神秘宗教氣息,充滿梵文和蓮座。卯水出現,睜眼現出金光閃閃的真面目。蓮說那是東江的allmate。
    .東江讓蒼葉先攻。蒼葉一瞬間懷疑到底贏不贏得了,蓮叫他放心。
    .蒼葉發動御(ぎょ)set,蓮使出斬擊,卯水只受到輕微損傷。
    .卯水發動無set,蒼葉發動防御,蓮受到一些損傷。
    .蒼葉發動慶set,卯水防御壁直接擋下來了,損傷非常輕微。
    .東江笑著說,卯水是以セイ為雛形製造的,臉長得完全一樣,看了就能明白吧。(馬的我根本不覺得這臉哪裡相像啦XD)
    .東江說セイ的命名來自於「生」,具有生的能力,相對的從死亡中重生的蒼葉代表「死」,具有破壞的能力。セイ因為被做研究,通常都處於昏睡狀態,為了尋求自由,分裂出大量的意識體四散。意識體甚至可以潛入電波訊號和網路裡,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隨意游盪。也就是說,有可能跟蒼葉取得聯絡。
    .東江利用セイ的特性,把他的意識體注入卯水,作為洗腦專用人偶。也因此,ライム誕生了。大部份的意識體是相當薄弱的,卯水則相當於第二個セイ。
    .卯水發動虛set,蓮的血條被打去大半。
    .東江認為人只有在完全抑制掉慾望和感情的時候,才能達到究極的幸福。東江說蒼葉的死之力只能扼殺「生」,蒼葉反駁死不只有破壞和終結,它同時是為了新的開始才必須破壞原有的束縛做出了斷,為此而存在的能力。東江說,那就打贏看看吧,看死之力要如何打贏生之力。然後冷笑著說,是不是連自己都得到解放呢?
    .卯水準備發動無set。(不過招式畫面比較像虛set的起手式)
    .蓮說ライム系統是意識上的直接接觸,建議蒼葉趁機向卯水呼喚セイ的意識本體,蓮在這時會保護好蒼葉。
    .蓮的血條被打到快見底,蒼葉衝上去呼叫哥哥。
    .卯水發出慘叫,看向蒼葉,痛苦的叫出蒼葉的名字。用意識傳達出「把我破壞掉」。蒼葉溫柔的說已經夠了,他會用自己的力量把哥哥破壞掉的。
    .卯水的攻擊停下來了,蓮趁機擊敗卯水。

    .ライム空間解除,東江單膝跪地笑著。東江爽快的認輸,說命運之神的選擇向來都很公平,敗者就要乾淨地從舞台退場。蒼葉多半猜得到東江要幹嘛,東江也只是告訴他セイ在後面那個房間裡,然後優雅的站起來走出去。
    .蒼葉前往房間。

    .堆滿兒童玩具的房間中央,セイ毫無生氣的坐在椅子上。
    .因為セイ讓意識體四散,導致本體意識薄弱。
    .蒼葉觸摸他冰冷的臉頰,說抱歉來晚了。
    .セイ的眼神跟蒼葉對上,蒼葉再度感到腦中有火花爆開。
    .突然來到一片白的空間。蓮也在身邊,眼前是一個只有黑與白的人,是セイ。
    .セイ說終於見到蒼葉了。蒼葉想起來自己在充滿水槽的實驗室裡聽到的就是セイ的聲音。
    .セイ說現在的樣貌是他倆剛誕生到這世界上的真正樣貌,因為在這個世界生活才變成這個世界的樣子,現在只是回復真面目而已。
    .セイ一直很想見到蒼葉,但又不希望蒼葉在這個時候出現。因為見到蒼葉之後セイ就要被蒼葉破壞而消失了。蒼葉問說不能一起逃走嗎?セイ很高興他這麼說,但是他已經沒有心了。
    .蒼葉問說在ライム時是不是哥哥出手幫忙的?還有白金監獄的邀請函。セイ說雖然是幫助蒼葉,最主要還是基於希望蒼葉快點來到身邊破壞他的任性心情。
    .セイ突然說蓮被允許以不同個體人格存在的事,那也不得不該認同「他」的存在了。「他」跟蓮是相同的存在,「他」一直都很悲傷,請體諒「他」。
    .蒼葉依然聽不懂,セイ說有沒有想過蓮是為了協調什麼東西的平衡而存在的?就是另一個蒼葉的存在,蓮是為了保護蒼葉的意識不要被壓垮而存在的。「他」其實不是敵人,也不是壞人,更不會破壞蒼葉。
    .セイ呼叫另一個蒼葉,於是出現了另一個同樣只有黑白色調的蒼葉。セイ說既然蒼葉聽了蓮的心意,那也請蒼葉聽聽「他」的心願。
    .セイ的腳部開始消失。セイ希望能消失,所以這樣正好,只是他唯一掛心的就是「他」的事,不過既然蒼葉能接受蓮,那應該也不用太擔心了。
    .セイ說他並不恨東江,世事無對錯,決定一切的永遠在於人心。雖然待在東江身邊的生活很痛苦,但是事情不能單看一面,所以有一部份也是出於セイ自己對事情的判斷。當前的局面不能說沒有自己的責任,セイ要動員全體自我意識去破壞白金監獄以示負責。
    .在セイ的懇願下,蒼葉說出要把哥哥破壞掉。原本就淡化的セイ,逐漸消失。

    .蒼葉流不出淚,只覺得心很痛。
    .腳下的白色空間開始滲入色彩,轉變成海濱夕陽的畫面。
    .蒼葉想起來,小時候常常坐在海邊獨自跟腦中的對話,也因此交不到朋友。讓蒼葉從這封閉空間中解放的,是蒼葉的爸爸。雖然從研究所誕生的蒼葉跟他並沒有血緣關係。
    .爸爸曾經在那邊講過,「大丈夫。世界はいつでも壊すことができるから(別擔心。世界隨時都可以破壞掉)」
    .不知何時,裏人格以跟蒼葉相同的樣貌,站在爸爸曾經講過話的地方。蓮說他們原本都是蒼葉的一部份,後來分裂了。蒼葉取回原本的意識形態的話,人格也無法統一,那就只能消失掉。蓮的人格因為被認同了,才能繼續存在,但是裏人格一直被蒼葉拒否,對於自己會消失的事一直都感到很痛苦。
    .蒼葉一直以為裏人格對自己抱有敵意,現在看來不是這麼一回事。蒼葉老實的說了,他對於使用暴露能力,甚至對此能力感到優越感的自己,感到十分恐懼。ライム事件發生後,蒼葉忘記暴露能力的事,也沒繼續使用能力,但那並不是在否定裏人格。蒼葉老實承認自己誤會裏人格了。
    .裏人格哽噎的說了謝謝,回到蒼葉體內。蓮說因為裏人格被認同了,能夠回到體內,而且這也是裏人格的心願。至於蓮本身,因為被認同作為異體的存在,能夠維持現狀。
    .想起好不容易見到的哥哥,再也無法見面了,蒼葉不禁落淚。
    .蒼葉說這個海景是他心中最重要的畫面,能跟蓮一起看到真是太好了。蓮突然抱著蒼葉,說有種莫名的衝動,他自己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蒼葉笑著窩進蓮的懷裡,說只有在這個世界裡才能看到人樣貌的蓮,覺得有點寂寞啊。雖然不是討厭犬型態的蓮,但是犬型態的時候就沒辦法做到這種互動了,就是覺得寂寞啊。講完之後連蒼葉都覺得自己講了好奇怪的話。
    .蓮突然猛力抱住蒼葉,說還想再這樣跟蒼葉多相處一陣。
    .蒼葉想著明明是資訊(データ)模式,為什麼是蓮比自己高啊,有點懊悔。蓮說設定上就是這樣,沒辦法。蒼葉說他知道是設定,但就是莫名的覺得不爽(ムカつく)啊。
    .被蓮騷到癢處,蒼葉笑不停。蓮搞不懂蒼葉是哪裡不舒服,擔心的舔了一下蒼葉的舌頭。蒼葉想起犬型態的蓮,笑著說蓮果然就是蓮。蓮無奈的說,長年處於犬形態,習慣改不了,蒼葉笑說不是那個意思,是因為這果然是他的蓮。
    .蓮邊親邊舔邊愛撫。蒼葉的耳朵也被舔。
    .蓮舔著自己濕潤手指的野性模樣,讓蒼葉看得心動不已。
    .蒼葉說感覺很奇妙,這裡是自己的腦內世界,蓮也是從他自己分裂出來的人格,現在卻在腦中做這種事。但是蒼葉不討厭這樣,反而抱著蓮,要他照自己想做的去做。
    .因為蓮原本就是蒼葉,對於敏感點也是瞭如指掌,一下子就找到刺激點了。
    .蓮有獠牙,內褲是黑色的<◎><◎>
    .雖然是被插入方,蒼葉同時體會到插入的感覺。因為跟蓮是相同的存在,所以感知是相通的,也能感受到蓮此刻的心情。

    .蒼葉想著,回到現實日常之後,不可能再像這樣跟蓮抱在一起了。暴露能力大概也不會再使用了。
    .蓮說有件事他很擔心蒼葉,那就是蒼葉的壞習慣,常常做超出自己腦容量的思考範圍,在這種情況下容易情緒失控。
    .蒼葉說蓮比自己更瞭解自己。
    .想到要回復日常生活,蒼葉的眼淚靜靜的氾濫。這是為了能繼續前進而流下的淚。
    .最後的親吻,蓮一併舔掉蒼葉的淚。
    .遠方教堂鐘聲響起(靠杯你以為這是辦婚禮吼!?),時間到了,兩人開始消失,一邊牽著手,看著幻想世界如沙礫般崩解。

    .再度浮現爸爸講的話,
     「怖くないから、自分の世界から出ておいで」(不用害怕,從自己的世界出來吧)
     「大丈夫。世界はいつでも壊すことができるから」(沒問題的,世界隨時都可以破壞掉)
     「壊して、そのあとにまた新たな世界を作り出せばいい。可能性に終わりなんでないんだ」(破壞之後,再製作出一個新世界就好了。可能性並沒有因此終結。)
     「……よし、決めた。お前に新しい人生と可能性をあげる」(……好,決定了。給你一個新的人生和可能性。)
     「今日からお前の名前は、蒼葉だよ」(從今天開始,你的名字就叫做,蒼葉。)

    .回到現實世界,大量螢幕上出現セイ的畫面,大樓和白金監獄開始震動。
    .蒼葉看到藍藍的天空,藍藍的。
    .四人眾都在身旁,眼前是崩壞的摩天樓。四週響著救護車的聲音。
    .紅雀說這個跟蒼葉倒在一起,Clear把它放在蒼葉膝上……是蓮。
    .順利啟動,可是只會汪汪叫。不是原本的蓮了。蒼葉也感覺不到體內的蓮,難道蓮就這樣完全消失了?セイ也不見了,裏人格也不在了,蒼葉緊抱著allmate的蓮,寂寞得流下眼淚。

    .後續交代。白金監獄的毀壞原因是中央系統暴走,以及政治犯的蓄意爆破。
    .東江行方不明,allmate的bug也被除去了,原本持有allmate的人也免費拿到疫苗。
    .大家過著各自的生活,蒼葉跟奶奶繼續過日子。
    .新聞做白金監獄崩塌事件的後續報導,不過內容大致跟剛才交代的一樣。

    .一年後,蒼葉依然在平凡店裡工作忙碌。
    .在這一年間,蒼葉想了很多事,也問奶奶很多問題,奶奶一一回答。
    .教會就在碧島,是真實存在的地方,蒼葉小時候從那邊跑出來,遇到爸爸。爸爸媽媽都跟他沒有血緣關係,媽媽跟奶奶也是沒有血緣關係,只是因為複雜的生活背景,小時候是由奶奶照顧的。爸爸很愛四處旅遊,媽媽跟他相戀。原本奶奶很反對爸爸,但是爸爸似乎有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平時封閉內心的媽媽居然也能變得如此堅定,讓奶奶決定接受爸爸。
    .本來是要從教會那邊把蒼葉送走的,奶奶卻在那時莫名的決定要把蒼葉留在身邊,命運般的奇妙。

    .電話響了,是醫院打給蒼葉的,說他的家屬住院了,身份是哥哥。不知為啥,蒼葉覺得這聲音好像哪裡聽過。(我覺得根本是VIRUS吧…orz)
    .蒼葉想說搞錯人了,可是對方講出蒼葉全名,還有哥哥的名字叫作セイ。對方說希望安排見面,還請蒼葉務必光臨。
    .蒼葉東想西想,雖然很可疑,但是想起那句「世界はいつでも壊すことができるから」,覺得沒有必要懷疑什麼了,想做就去做。於是向羽賀老闆申請早退,回家跟奶奶報告,奶奶也只是一邊煮飯一邊淡淡的說「這樣啊」。
    .關於蓮的allmate機體,一直維持在初始設定狀態,雖然有想過要幫他安裝教育程式,可是覺得這麼做也沒意義,因為再怎樣都不會變回原本的蓮了。
    .(直覺猜測是セイ幫蓮做了新的身體……或者把自己身體送給蓮使用)

    .前往碧島綜合病院。醫院變得比以前更大間了。
    .站在門口猶豫不前時,突然收到RPG mail,內容影像是勇者和公主聚在一起,中間出現寶箱。蒼葉想著這又會是セイ發的訊息嗎?寶箱代表禮物嗎?搞不懂。
    .想到能辦到這件事的人也只有……蒼葉決心前進。
    .在護士的帶領下,來到4樓的403號病房。護士說今天是拆繃帶的日子。護士知道是弟弟來探望哥哥。
    .這是一間個人房。病人包滿繃帶,只露出眼和嘴。
    .護士說剛病患送來的時候一直處於睡眠狀態,很難對話。但是還有意識,也聽得到聲音。
    .蒼葉懷疑果然是搞錯人了,繼續問哥哥是怎麼被送到這裡來的。護士說是三個月前才轉過來的,之前一直在海外的醫院,負責照顧セイ的人要求轉院到這裡,讓人驚訝的是轉院過來之後回復速度變很快。
    .護士開始拆繃帶,頭髮是黑的,不過比蒼葉印象中的還要短,大概是醫院剪的吧。頭部繃帶拆完,蒼葉確定這是セイ的睡臉,膚色很白,毫無血色。
    .蒼葉呼喚セイ,セイ的眼睛緩緩睜開,是琥珀色。伸手摸著蒼葉的臉,開口像要講些什麼,講不出聲,手又更加使力,要蒼葉把臉靠過去。蒼葉靠上去,對方舔了一下蒼葉的臉頰,無聲的叫著蒼葉的名字。
    .蒼葉這才知道,這是哥哥最後送給他的禮物。
    .蒼葉靠上去蹭著蓮的臉,說了句「おかえり」

    .被囚禁的公主一轉身,變成セイ的模樣,揮揮手後消失。

    .蓮路線攻略完畢。
    .首頁的蓮跑回來了,把其他人擠到後面去,以犬的形態,依然緊跟在蒼葉身後。
    .專有名詞解說欄,更新卯水和暴露的詞目。
    .ED曲名叫PARA MIDIA…老實說我覺得不怎麼好聽。還有一首曲子沒開出來,應該是蓮路線的壞結局。
    .CG圖庫多了蓮的分類,Others分類從20欄減為15欄。這兩欄各還有一張圖沒有開出來。Others那張有可能是全破關的賀圖。
    .首頁也還沒出現全破關的特別連結按鍵,顯然一定要好壞結局全CG拿到才會開啟。

    .從偽雙子的壞結局之後重玩算起,我又花了7小時才跑完蓮路線的劇情啊。

     

     

    .那就來嘗試蓮的壞路線吧,順便把分歧選項補完,看所謂難度調整是不是導致答題量爆增。

    .在GLITTER抱著蓮。「申し訳ない気持ちになる(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寂しい気持ちになる(有種寂寞的感覺)」
    →選擇「寂しい気持ちになる(有種寂寞的感覺)」,蒼葉什麼都不會說,而是直接用臉去蹭蓮,然後被蓮推開。

    .蓮在allmate專店擅自衝出去,在小巷子找回蓮,「不具合を疑い(うたがい)気持ちが強い(更加懷疑他的身體狀況有問題)」「蓮を心配する気持ちが強い(更加的擔心蓮)」
    → 選擇「不具合を疑い気持ちが強い(更加懷疑他的身體狀況有問題)」,蒼葉直接問說蓮明不明白自己在講些什麼,蓮只是曖昧的說應該是明白啦,蒼葉說果然很怪啊,可是沒有工具可以修理。接著一樣把蓮放回包包裡。

    .在GLITTER,蓮說萬一蒼葉往不可預期的方向變化的話,讓タエ奶奶和其他人傷心怎麼辦?「蓮に答えろ(回答蓮)」「蓮を撫でる(摸摸蓮)」
    →選擇「蓮に答えろ(回答蓮)」,蒼葉堅決的說,即使如此也要幫助大家。蓮直接窩到蒼葉的膝蓋上縮成一團。

    .偽雙子的分歧選項稍微試了一下,只要選錯一個選項就會進壞結局。

    .……蓮的題目一樣是十題,但是怎麼題目變得更搞笑了?某方面來說根本是難度降低啊囧rz
    .答錯的話就會新增一題,題目完全是隨機的,也有可能跟舊題目重覆。連續答錯十題左右吧,題目就會無限增加產生錯亂。
    .暴露失敗,蓮趴在地上發出野獸般的低吼,撲上來咬住蒼葉的喉嚨。
    .蒼葉一直停留在血滴不停、喉嚨被狠狠咬住的這個狀態,永無止境。蓮的性器也插入他的體內。不論蒼葉呼喊多少次蓮的名字,蓮都聽不到了。

    .總之花了半小時把壞結局補完。
    .ED曲是deSLASH,宣傳期在PV2裡使用的BGM。PV2裡截取過的版本比較好聽,ED裡聽比較完整的版本就覺得很怪異……這次的作曲究竟是怎麼回事啊,大多不好聽或不耐聽耶。
    .果然這條線跑完之後,出現好歡樂的破關賀圖~XD
    .首頁新增LINERNOTES選項。

    .重新讀檔試了一次,第一輪蓮路線的謎題只要連錯6題就會崩壞,第二輪蓮路線的謎題也是連錯6題就崩壞。這下子我完全搞不懂蓮路線底下的三條分歧選項是決定什麼東西了……難道關鍵只在於崩壞時出現的錯誤訊息內容不同嗎?@_@

    (2012/4/17 0:17補充)
    .繼續測試蓮路線的選項,發現只要過一段時間不答題,就會自動增加一個問題。
    .低難度模式的話,間隔時間大約45~47秒,高難度模式的間隔則是32~35秒。起始題目都是10題,內容從題庫裡隨機出題,答對消去一題,答錯的話就增加一題。似乎只要問題量累積到16題的話就會進入壞結局。
    .發現偽雙子的分歧選項有bug,如果從後兩個選項讀檔的話,不論選項正確與否,都會進入壞結局。必須從三次選項的第一題開始跑才能生效。

    【DMMd】遊戲過程筆記.其之...|日誌首頁|【DMMd】快速簡介推薦文...上一篇【DMMd】遊戲過程筆記.其之十八(隱藏線攻略中)下一篇【DMMd】快速簡介推薦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