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31806【夢遊亞馬遜】電影賞析+觀後感想,找尋致幻植物的蹤跡

夢遊亞馬遜_海報.jpg - 日誌用相簿

夢遊亞馬遜 Embrace of the Serpent
台灣上映日期:2016年4月29日
片長:125分

※注意:本篇文章會有嚴重劇情透漏。
不論是否已觀片,都建議先閱讀我寫的另一篇「觀片前的引伸介紹」。

記錄一下,本片上映時,台灣只有台北兩廳、高雄一廳有上,堪稱冷門中的冷門。
謝天謝地,現在已進入第三週了,台北的兩廳依然有上檔。
我先前看的是晚場,大約32席座位,含我大概11名觀眾吧,比我預想的多一些。觀影中已經有兩名不耐煩的頻看手機時間,播畢後大家都很安靜的走出影廳。搞得我好想找人討論卻又不敢搭話,哈哈。

因為文章很長,我先說明以下項目排序,方便各位自己挑篇章閱讀:
【觀影感想】【推薦閱讀】【核心角色】【關鍵詞】【劇情解析】【角色解析】【畫面賞析】

 

【觀影感想】

雖然這片故意以黑白畫面拍攝,形似紀錄片,不過導演有在片尾說明靈感源於兩名學者的研究日誌;神話部份本來想採用特定的傳說,但在拍片當地聽了各部族的傳說故事之後,決定把它們都融合進去。
所以它並不是真實的紀錄片,但對雨林原住民文化的特色做了很好的詮釋,尤其是對於知識交流的現象,以及致幻植物的使用習慣。

我稍微爬了中文的影評或心得文,覺得大部份都著重於尊重原住民文化和環保議題,沒注意到致幻植物這部份,但我覺得這是貫串劇情的重要關鍵,沒發現的話蠻可惜的。
劇中完全不提「幻覺作用」這件事,我覺得是故意的。原住民對幻覺的認知跟外界不一樣,如果用文字表達可能會誤導觀眾,所以導演才會用「做夢」來形容那樣的感知現象吧。
劇中唯一一段彩色畫面,就是攝取致幻成份的人容易看到的色調:強烈的發光畫面、鮮艷斑爛如螢光效果的色彩、幾何圖形或人形。在現實世界的許多傳統文化中,將這種畫面視為來自神靈的啟示。
劇中其他的幻覺症狀則是靠角色的行為演出,例如神情恍忽、眼神無法對焦、手在半空中搖晃彷彿自己浮起來。如果你認不得這些行為特徵,可能會誤以為某幾段是無意義的浪費時間。

這部電影比較依賴行為演出,有很多反應並不會放在台詞裡。仔細看動作和表情,它傳達的事情非常多,尤其尋找竊賊、橡膠園、出現幻覺症狀,這幾段的演出讓我覺得很傳神。
與其只用一句話講完一個感受,導演選擇用一連串的鏡頭表達一個人的心情,這的確會拉長一件事的演出時間,這也是為什麼有的觀眾會覺得故事步調很慢、很悶--如果他們習慣依賴台詞瞭解故事,那就更容易覺得悶。
所以這片真的很悶嗎?它確實不激昂,缺少衝擊場面,不太會刺激觀眾的感官。是動作和表情豐富了我的感受,而且導演對取鏡很有想法,令我收獲良多。
有幾處蓄意使用具有誤導效果的懸疑鏡頭,會增加觀眾的不安和煩燥,不過我認為算合理安排。

與原住民相關的異文化交流現象,本片安排了各段故事互作對比。
有心想學但學不會的(泰歐)、願意學和不願意教的(指南針)、強制教學(教會)、無心插柳柳成蔭(伊文)、失去正確的傳承(後來找到的科瓦諾族)、學以誤用(40年後的教會)。
這些事件對照,不禁讓人一再深思:異文化之間該如何交流比較好?

影片裡多半是原住民語(可能也分很多族),摻雜部份德語、拉丁語,或者其他我聽不出語系的。
角色名字也很難記,但因為核心角色很單純,總共4個人,就算我觀完片仍記不住半個名字,至少能夠很清晰地記得角色之間的故事,每一段都值得細細品味。
雖然說,大部份的故事橋段都充滿諷刺、悲劇和無奈,可是結局的暗示是帶有希望的。

畫面處理上,導演很重視構圖,經常利用角色站位來表現他們的疏離、親近,或心境。例如初期有一幕,巫醫手拿的吹管剛好把畫面切成左右兩半,也把巫醫和來訪者分成左右兩邊,象徵他們的隔閡,或者巫醫的警戒心。
即使是黑白畫面,也能藉由光影的斑爛表現出雨林的豐富感。在夜晚,更加強調了雨林的夜晚有多黑,原住民住家的照明有多麼昏暗,相對之下教會的夜間照明還比較亮。
在強調場景和遠景的部份,經常利用橫切式三等份構圖,維持畫面的優美和平衡。

整部片的意圖,是帶領觀眾隨同旅行者走入雨林,一同認識原住民文化,認識他們的生態、服飾、慘劇、價值觀。故事裡帶有許多值得探究的議題,也設置許多對比事件,值得觀眾去思考。
我想,這部片之所以不去挑撥情緒或刺激感官,可能就是希望觀眾可以更冷靜的面對故事中的議題,也希望觀眾可以用更純粹的心情去感受雨林環境吧。

 

【推薦閱讀】

《夢遊亞馬遜》看見野蠻的驕傲
這篇是國家地理雜誌寫的報導,相較於其他浮誇式的報導,我覺得它比較中肯溫和。

瞄準奧斯卡:哥倫比亞的影史鉅作《夢遊亞馬遜》,有機會奪下最佳外語片嗎?
關鍵評論網的報導,對於此片的簡評和摘要都寫得精準,而且這篇難得是有注意到致幻植物的。

叢林中的各色靈魂與夢的流浪者 一種解讀〈夢遊亞馬遜〉的人類學視角
這篇作者是kaka,他從人類學角度寫的影評不錯,也寫了完整的劇情流程。

眾神的植物:神聖、具療效和致幻力量的植物」/商周出版/2010年4月
這本書解釋幻覺作用的特性、化學成份,並收錄各民族文化中會使用的致幻植物相關資料。
我對「夢遊亞馬遜」的認識,有很大部份是多虧先前讀過這本書才得以瞭解。
從書中可找到一些相關的傳說或名稱。例如劇中引用肉豆蔻的神話傳說,就跟書中記載的一樣。但關於卡皮(Caapi)這種植物,確實有這個名稱的致幻植物,也確實吃了會引發嘔吐,但長相跟劇中描述的差很多。原本卡皮是指一種藤蔓植物,在各部族間有多種別稱,電影裡則是指某種花的加工製品。

 

【核心角色】

卡拉馬卡德:當地原住民,科瓦諾族的巫醫。在1909年和1949年各踏上一趟找尋「亞克魯納」的旅途。

曼杜卡:當地原住民,與卡拉馬卡德不同部族。被泰歐所救,成了衷心的好友。

泰歐道爾馬帝斯:來自德國的民俗學者,在雨林中滯留數年,寫下大量筆記。他生病了,各部族的巫醫都說只有「亞克魯納」可以救他的命。

伊文:1949年,來自美國的植物學家,拜讀泰歐的著作之後,根據書中記載找到卡拉馬卡德,表示想要找尋「亞克魯納」作為醫學植物的研究之用。

 

【關鍵詞】

橡膠樹:在雨林中有許多品種,白人會視為可掠奪的經濟作物,為此引發許多槍戰,也會奴役原住民採收橡膠。

亞克魯納(Yakruna):據說是生長在橡膠樹上的一種植物,具有治百病的神效,卻很少人知道它在哪裡。我不確定這是不是根據「綠九節」(Chacruna)衍生的虛構植物?因為發音很相似,也跟卡皮有點關係。

卡皮(Caapi):卡拉馬卡德經常在飲用的植物製品。喝了容易引發嘔吐。它代表夢境之神,可以讓人作夢,並在夢境給予啟發。(其實就是指致幻效果)

蛇:傳說某個神自天上落下(劇中可能是指流星),變成了大蛇,生下的另一條蛇,成了亞馬遜河。

美洲豹:根據卡拉馬卡德的說法,蛇可能隱喻帶來死亡,相對的美洲豹象徵守護。卡拉馬卡德說在兩者之間,要選擇聽美洲豹的話。

螞蟻:代表貪心、不懂節制。卡拉馬卡德訓斥白人的時候就會用螞蟻形容對方。

靈魂:根據卡拉馬卡德的解釋,靈魂是與自己形似的存在,在世界上徘徊,但不具有記憶。他也用這個觀點解釋照片。

做夢:根據卡拉馬卡德的說法,這是與神明溝通的途徑。就我觀察,劇中提到與做夢相關的事,大部份都涉及服用致幻植物產生的幻覺症狀(從動作和表情可見)。

科瓦諾族的項鍊:該部族認為,項鍊就代表那個人,戴在身上的項鍊是不能當禮物送人的。

 

【劇情解析】

劇中很多是用對比才看得出來的點,而這篇解析包含我個人觀察所得的解釋。
劇情分1909年和1949年,兩線交錯進行。我這邊照時間序講述。

1909年,曼杜卡帶著泰歐四處求醫,找上卡拉馬卡德(以下簡稱巫醫)。
巫醫的部族被白人滅殺過,剩他躲起來獨居,痛恨白人,也討厭曼杜卡如此親近白人。
泰歐身上戴著科瓦諾族的項鍊,巫醫以為這是偷來的,泰歐說是真的有遇到科瓦諾族的一小群倖存者,由科瓦諾族親手贈送的。
一番內心糾結之後,巫醫決定配了減輕病症用的藥給泰歐,要求他們帶路去找科瓦諾族,族人手上應該還有「亞克魯納」這種治病靈藥可用。
可能是因為項鍊,也可能是基於天職,或者想見族人的心情,巫醫才會在掙扎中選擇救白人、相信白人。
巫醫在泰歐臉上畫圖紋,接著要幫曼杜卡畫上的時候,曼杜卡拒絕了。我不確定在雨林文化裡的臉紋代表哪種意思,可能是祝福或信任?

途中,他們經過某族的部落、橡膠園、教會。

那是泰歐拜訪過的部落,看得出來交情很不錯。
但是部落的人想要強制交換指南針,讓泰歐發脾氣了。
泰歐在乎的是,科學技術會導致原住民疏於原始技術的練習,終究會讓原住民特有的技能失傳。
巫醫則認為,沒有人能阻擋知識的流通,知識的存在是屬於大家的,哪像白人在那邊分你的我的。

經過橡膠園,這觸發曼杜卡的心理陰影,他抓狂的把接膠汁的桶子通通打翻。
有一名獨臂的原住民哭喊著衝出來,試圖搶救翻倒在地的白汁,不斷嚷著只有曼杜卡聽得懂的語言,要求曼杜卡殺了他。
曼杜卡熟知橡膠商人會如何虐待原住民,現在不殺,他也活不了。內心煎熬之下,曼杜卡故意把鎗射偏,和同伴回船上,隨後聽到橡膠林裡的鎗響--獨臂原住民還是死了。
巫醫非常厭惡鎗械,這種白人製造出來的殺人工具,就算曼杜卡沒殺人,他還是氣憤的要曼杜卡把鎗丟掉。從泰歐的反應看來,似乎連泰歐都不知道行李裡有長鎗。
曼杜卡為什麼沒殺人?我想,除了對於同為受害者的同情,還有可能是他怕破壞旅行中「不准殺生」的戒律。那是巫醫開給泰歐的戒律要求之一,其實跟曼杜卡比較沒關係(從旅途中能不能吃葷就看得出來),但他還是幫忙遵守了。

經過教會,外圍沿岸還看得出橡膠園被河水淹沒的痕跡。
顯然巫醫對這種場所有所忌諱,表示不該停留。但船上的糧食面臨匱乏,而且泰歐有溝通的自信,堅持該去補給糧食。
神父以為泰歐他們是來找橡膠的(我由此推測外圍的橡膠園是神父毀去的),持鎗威嚇要趕走異教徒。泰歐引用聖經的句子,用拉丁語與神父對話,表示不會在教會裡使用住民語言,神父馬上改口說教會是為大家而設置的,神不會拒絕任何人,答應讓泰歐一行人留宿用餐。
晚餐是魚肉,與巫醫要求的「下雨前不可吃魚」戒律相抵觸。從後期劇情可推得,泰歐在這邊還是沒吃魚。
教會裡收留大量原住民兒童,而且被禁止使用原住民語,名字全換成白人的名字。神父說這些小孩都是因為橡膠掠奪戰而滅村的孤兒,要用聖經教化他們,才不會留在叢林裡變成沒文化的食人族。
巫醫對神父的言行很反感,私下叫來幾名兒童,開始示範傳統的植物處理方式,告訴他們這些才是祖先的智慧,不可以忘。巫醫說自己小時候也被教會收留過,也體認到該反抗,希望這些孩子們也要懂得反抗和逃離。
從巫醫講的植物傳說「這種植物代表一種神,傳說神的女兒抓傷了祂的生殖器,所以我們也用同樣的方式處理這種植物」,可以推知他在講的是肉豆蔻,致幻植物的一種。
半夜傳來小孩的哀嚎聲,是神父在鞭打兒童,因為神父發現這幾個孩子學了異教徒的知識,認為他們與魔鬼交流。(可以推測是有服用肉豆蔻,被發現有幻覺症狀)
鞭打的場面再度激起曼杜卡的心理創傷,他阻止神父不成,氣憤的把神父打昏(不確定有沒有死掉),同時警鐘響起(可能是有敵人入侵?),在一團混亂中,巫醫讓受罰的孩子們逃跑,而他們也搭船繼續旅途,其他跑來現場的兒童們則愣在原地(可能在暗示這一群沒有學會逃跑)。

旅途中,巫醫認為船上裝載的行李太多,應該拋棄。泰歐試著讓他瞭解記載的重要性,翻閱給他看,同時證明行李箱裝的不是從原住民手上偷來的物品。
其中一本筆記畫了各種人物和植物的圖案,有一頁則是奇形怪狀的圖樣,引起巫醫的注意。巫醫說,只有喝過卡皮的人才看得到這個圖案,可是泰歐真的沒喝過,純粹自己作夢看到的。後來巫醫讓他喝了幾次卡皮,泰歐還是沒有作夢。
從嘔吐症狀和泰歐的恍忽表情、伸手搭在半空中的動作來看,可以推測泰歐攝取的確實是致幻植物,也有產生一些致幻症狀。

某天,泰歐因為病得太久又缺肉吃而抓狂了,他認為是巫醫的戒律才導致身體更虛弱。他決定不再理會戒律,直接衝去抓魚吃,下場是病得更嚴重。
巫醫一度生悶氣,認為白人都無法學會原住民的文化規則,只會帶來死亡,這讓他喪氣得不想繼續帶泰歐找藥。曼杜卡前來說情,他說泰歐有心要學,只是還沒學會,而且白人與原住民都必須向對方學習,不然雙方都只會走向死亡。
巫醫總算被說動了,再度救治泰歐,也把他訓了一頓,要他別像螞蟻不知節制。
我覺得這段跟巫醫先前說的「你無法阻止別人學習知識」互相呼應,也表現他的矛盾。因為他一度不想教導知識,雖然他最後還是願意繼續教。

最後他們找到科瓦諾的部落,入村前巫醫還特地盛裝打扮。(可見他的激動與期盼)
村子裡很安靜,某處看到持鎗戒備中的年輕人們,見到巫醫就大聲問他是不是哥倫比亞人。(原住民語的「不要動」,發音居然跟中文一樣,我驚訝得差點笑出來)
巫醫繼續往前走,看到一處聚會所裡的男子們正在暢飲歡笑(看得出來每一個都出現幻覺症狀),其中一名成員遞了一碗要分他喝,碗裡泡著白色的花瓣(亞克魯納)。巫醫非常生氣的把碗砸了,並在聚會所附近找到一株枯樹,底下長滿細長直立的分株,開滿白色的花,那些花就是亞克魯納。
巫醫說,亞克魯納曾經是祖先流傳下來,最偉大的知識,但它不應該被種植。他在泰歐和曼杜卡面前放火燒了整株樹和全部的分株。
同時間,遠處傳來鎗響,顯然是哥倫比亞人打過來了,村民紛紛逃跑,泰歐和曼杜卡回到船上逃走,巫醫不知去向。沒藥可救的泰歐就這麼病死在船上。
這段再度與巫醫說過的話互相矛盾,他拒絕廣傳亞克魯納的知識。從伊文路線的劇情可以瞭解,這邊村民使用亞克魯納的方式是錯誤的,才會讓巫醫那麼生氣。

1949年,伊文循線找到巫醫,巫醫正在畫著自己也無法理解的壁畫。伊文從壁畫裡認出它象徵的地點,推測出它是名為「上帝的工作室」的一座山。
伊文表示想為了藥用研究,找尋亞克魯納。
巫醫說他忘了一切,忘了處理各種植物的方法,聽不到森林講的話語,也不知道亞克魯納在哪裡。巫醫很沮喪自己怎麼會忘了一切。
巫醫端出一盤葉子,說忘記該怎麼處理了。伊文接手烤葉子,搗碎,再拿給巫醫吃。
或許是因為伊文知道一些植物處理知識,才讓巫醫願意跟他同行找尋亞克魯納吧。
在這段劇情裡,他們還分食古柯鹼(可能是翻譯問題,也許原意是指古柯葉)。這個並不是致幻植物,但確實是當地原住民文化常用到的可食用植物沒錯。

巫醫答應一同尋找亞克魯納,但巫醫說他不知道在哪裡,要伊文憑己力找尋。

他們划船行經教會,就是40年前巫醫路過的那一處。
教會裡滿是成年的原住民,個個都是狂熱信徒,由一名自認為是耶穌的白人當領頭。
據他們表示,因為此處不為外界所知,才成了他們的伊甸園,入侵者不是留下就是死亡。
碰巧耶穌正在煩惱重病的原住民妻子,心情很差,如果兩人都無法治好她,那就處死。
結果巫醫熟練的治好了,耶穌喜開盛宴招待,親自遞飲料給巫醫。巫醫把杯子扔在地上,拿了一把東西丟入湯鍋攪拌,耶穌更開心了,說這是東方的國王要招待大家的,一起來喝。
很顯然的,喝了湯的人全產生幻覺症狀,個個過度興奮手舞足蹈(並暗示有由耶穌帶頭的淫亂行為)。耶穌自稱彌賽亞(救世主),要信徒享用他的血與肉,眾人也向他圍去。唯二沒喝湯的巫醫和伊文得以趁亂脫身。
這一段在諷刺40年前的神父,虔誠的信徒反而成了食人者。
失去原有文化的原住民,白人的宗教治不了她的病,伊文也認為只有醫院治得了,但巫醫辦到了。這段也表示了原住民的某些知識是白人未知,但足以跟白人匹敵的。
信徒們看起來不認識巫醫,可以推測他們跟40年前的孩童們可能不是同一群。
有兩段對話設計得很有趣味性,也展現伊文的反應機靈。
「你們是東方來的三賢者嗎?可是怎麼只有兩個人?」「還有一個人在途中迷路了。」
「你怎麼不喝?」「像我這種身份的人,不配使用聖杯。」(成功的回絕成份奇怪的湯,而且還讓耶穌欣喜若狂)

伊文認為巫醫在湯裡下的是毒藥,巫醫笑笑說他只是用藥幫助那些人思考,不過馬固族的人本來就缺乏人性。
這段可能表示了部族文化的落差,並暗示如果沒有先學會原住民的世界觀就接觸致幻植物的話,就會招致不好的下場。

旅程中,巫醫經常在喝卡皮(可以推測40年前他常在喝的也是卡皮),加上在教會裡展現用藥知識,伊文認為巫醫先前的「忘記一切」是裝出來的。
巫醫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這部份也讓我疑惑了很久,因為巫醫在出發前的沮喪痛哭是如此地真實。可能的推論是,如同巫醫說過的,「科瓦諾族的男人在成為戰士前,要進入叢林,學會做夢,找尋自我」,他已經在旅途中不斷的跟卡皮溝通,找回記憶了。

巫醫數次嫌伊文行李太多,要他丟棄。後來巫醫乾脆動手扔了一箱,又趁伊文看地圖時,把地圖抽走扔掉。巫醫說,靠白人所謂的科學,是找不到亞克魯納的,你們連一條河有幾個岸都不知道。一條河,可以有十個岸、百個岸,可是伊文只會根據科學認知回答「因為1+1=2,所以一條河有兩個岸」。
伊文一氣之下,乾脆把剩下的行李都扔了,唯獨一箱堅持不能扔。那是唱片機,可以播放交響樂的唱片,伊文說這是他在孤獨的叢林旅行中,唯一的心靈慰藉。
先前總是拒絕分享卡皮的巫醫,這次說了,只要伊文用心聆聽自己祖先流傳下來的音樂,就把卡皮分給他喝。
伊文喝了卡皮,也是先嘔吐,然後開始產生幻覺症狀。隔天醒來,巫醫再問他要往哪個方向,伊文毫不猶豫的指了某個方向。巫醫問他為什麼知道,伊文說他就是知道。(這邊表示伊文學會拋開科學認知,改用感性去體會森林了)

他們找到「上帝的工作室」,也找到一株橡膠樹,兩人背後的真相也曝露出來了。
巫醫在過去數年間,燒毀所有的亞克魯納,眼前這是世上最後一株,巫醫也要燒了它,把它製作成卡皮。是的,亞克魯納就是卡皮的原料。由此可推測,巫醫先前一直在喝的卡皮,就是他四處燒毀亞克魯納時製作囤積下來的。
伊文的目的也不是亞克魯納,而是會開這種花的橡膠樹,橡膠質地特別純,他要為祖國帶回這個品種,生產更多橡膠作為戰爭用(那個時期是美國和穌聯冷戰)。
伊文掏出短刀,要殺巫醫。巫醫完全不逃避,並說自己死掉的話亞克魯納也會毀掉。伊文屈服了,他放棄爭奪。這邊沒有解釋伊文為何放棄,有可能是看在旅途中被巫醫幫助過的情面,也可能是關於音樂的交流讓他認同巫醫,或認同這個文化。或者,伊文的本質就是不會殺人,也符合原住民的不濫殺。
巫醫燒了亞克魯納,製成卡皮,而且還是效力最特別的「梅多拉卡皮」,主動說要分給伊文喝。伊文疑惑,為何要對一個動過殺意的人那麼好?
巫醫說「也許在幾百年前,或者四十年前,三個月前,在未來的某個時間,你早就被我殺過了,所以你就是命中註定,我所要救的那個人」。台詞的關鍵是「四十年前」,這可能代表他對泰歐的遺憾,也代表他眼中的伊文繼承了泰歐的學習,而且伊文終於學會了。這可能也是為什麼,他經常在旅途中對伊文說「你是兩個人」。
巫醫在伊文臉上畫了紋路。這幕應該是與40年前互相呼應。40年前是在旅途開始前畫臉紋,40年後卻是在旅途終點才畫臉紋,這點非常令人玩味:如果臉紋代表的是信任,那可能也表示巫醫先前一直都懷疑伊文在欺騙他。

喝了「梅多拉卡皮」的伊文,看見眾多幻象:從亞馬遜叢林的上空飛行俯瞰各處、眼睛和嘴都張開發光的巫醫、許多螢光炫彩的圖騰紋路(就像巫醫的那幅壁畫)。

夢醒後,巫醫不見蹤影,只在伊文手中留下一串原屬於巫醫的項鍊。
伊文戴上項鍊,沿著回程走,怎樣都找不到失蹤的巫醫。最終幕,他走到某處,一群白蝴蝶圍著他飛繞,就如同他最初遇到巫醫時,巫醫身邊圍繞著白蝴蝶一樣。
我認為項鍊和蝴蝶可能暗示了巫醫職位的傳承。以一介白人來說,這還真是一件不得了的成就,比單純被認同為族人還要不得了。
當然,如果要往負面的方向想,也可以解釋為「原住民被白人取代」。不過我覺得導演在終幕營造了「尚未確定接下來要往哪裡走」的意象,所以「要繼續走下去,才知道未來是什麼樣子」吧。

 

【角色解析】

卡拉馬卡德:
角色定位是遵循正統文化的原住民。
在他還是孩童的時候,部落就被白人滅了,自己則被教會收留。但他無法接受教會的作風,與其他孩童一起反抗並逃脫。
我覺得這很不得了,這段經歷表示他尚在孩提時期就已學會大量巫醫知識。
他曾說,自己的使命就是把知識傳予族人。但他的族人幾乎滅絕,僅存的族人卻沉迷於亞克魯納(錯誤的使用方法),令他悲痛的放火摧毀所有的亞克魯納。
分享亞克魯納製成的「梅多拉卡皮」,在伊文背上畫美洲豹圖騰,將項鍊送給伊文,這些都暗示他承認伊文是族人,而且他也盡到身為巫醫的使命:「將知識傳予族人」。
回頭對比可見,沉迷亞克魯納的科瓦諾族,可能無法被他承認為族人,所以40年後他還是一個人過隱居生活。

曼杜卡:
角色定位是受白人文化影響的原住民。所以他一直穿著代表白人文化的衣服。
他的部落也因為橡膠掠奪戰而被屠殺,而他被白人當作橡膠工奴役虐待,背上滿是鞭痕,這可能也是他一直穿著上衣的原因。
泰歐用錢替他贖身,讓他自由,兩人互相視為朋友。曼杜卡心懷感激,雖非奴隸之身卻處處保護泰歐,就連泰歐死後都替他把筆記寄回祖國。
泰歐是讓他認識善良白人的關鍵,讓他理解白人與原住民都能互相學習。橡膠則是他一輩子的陰影和傷痛。

泰歐道爾馬帝斯:
角色定位是帶有現代科學知識,向原住民學習的白人。
他始終無法學會做夢,就算喝了卡皮也沒用。這可能是在暗示他太依賴物質面的知性,無法瞭解如何靠感性層面來認識世界。
根據卡皮給巫醫的啟示,代表死亡的蛇說要殺了泰歐,美洲豹則要巫醫保護泰歐。這可能是象徵巫醫內心的矛盾。
後來巫醫說泰歐就是那條蛇,會帶來死亡。這可能是巫醫看見族人墮落而講的氣話,同時可能暗示沉迷亞克魯納的族人會走向滅亡。
泰歐離開科瓦諾族的時候,穿插了一段美洲豹咬死蛇的畫面,可能是在暗示泰歐真的就是那條帶來死亡的蛇。(據伊文所述,泰歐真的病死了)

伊文:
角色定位是心懷不軌、缺乏人生目標的白人。
與泰歐對比可見,伊文學會拋棄科技產物,但是堅持保有感性(對音樂的愛好),讓巫醫有辦法從這點教他如何感受,進而學會做夢,成為劇中最親近原住民文化的白人。
雖然只是一名植物學家,卻在這點勝過專業的民俗學家泰歐,好個引人深思的對比。

 

【畫面賞析】

黑白畫面除了營造紀錄片的氛圍,也製造許多對比效果。它對比白人和原住民的膚色,對比深色的橡膠樹幹流出的汁液是如此鮮白,也對比唯一一段彩色的幻覺畫面,是如此的鮮艷奪目。
我懷疑是因為亞馬遜雨林本身的色調太鮮艷,相對之下比較難凸顯幻覺畫面的色調特徵(對幻覺症狀陌生的人更難辨識它),才讓導演決定把雨林的顏色全改成黑白的。真是個大膽的選擇。

鏡頭幾乎以平視角為主,鮮少使用俯視、仰視、特寫,這也是它不太具有畫面張力的原因之一。
很顯然,導演的意圖本來就不是刺激觀眾的情緒,他比較注重畫面的美感和深度。
多處喜歡使用遠景透視,帶出亞馬遜雨林的景深和壯闊。1909年進入教會時,故意在前景展示刑具,後景是帶領原住民兒童合唱聖歌的神父。
前往未知地帶時,經常使用第一人稱視角拍攝,加以鏡頭晃動,像在讓觀眾模擬身歷其境,進入教會時就是用這種手法拍攝,它也誘使我不斷東張西望,想看清楚畫面裡有什麼物件和資訊。

有一處轉景用得十分巧妙,讓我印象深刻。
畫面中是1909年的三人組正在亞馬遜河泛舟,鏡頭往左下移動,拍攝倒映在河面的深黑樹影。黑影很長,河面些許的反光讓你分不清是鏡頭仍在挪動,還是河水在流動,終於左側又有白色的東西了,讓你確定鏡頭仍在左移,可是畫面裡是正在泛舟的1949年的二人組。時間軸就這麼被挪過去了,同時也代表亞馬遜河將兩個時代的旅程串連在一起。

導演特別愛用三分切割來處理構圖,經常是橫切三分,不然就是縱切三分,人物大抵會是佔用畫面的左側1/3或右側1/3,這應該是他的美學偏好,很有特色。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中狐狸=藏紫
--------
活著的同時是為了替已逝的人延續下去,這也是生命的其中一項意義。
笨蛋阿乾。

推特常駐中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Re:[【夢遊亞馬遜】電影賞析+觀後感想,找尋致...],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6-05-14
Re:[【DMMd PSV】遊戲筆記.其之十七(...],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5-24
Re:[【DMMd PSV】遊戲筆記.其之十六(...],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5-24
Re:[【DMMd PSV】遊戲筆記.其之十六(...],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5-24
Re:[【DMMd PSV】遊戲筆記.其之十四(...],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5-24
Re:[【DMMd PSV】遊戲筆記.其之十三(...],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2-23
Re:[【DMMd PSV】遊戲筆記.其之十二(...],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2-22
Re:[【DMMd PSV】遊戲筆記.其之十一(...],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2-21
Re:[【DMMd PSV】遊戲筆記.其之十(C...],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4-12-21
Re:[【DMMd PSV】遊戲筆記.其之九(C...],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4-12-03





Powered by Xuite
統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