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01445雲南希望小學被不斷撤並的需要與無奈

  

雲南希望小學被不斷撤並的需要與無奈 雲南希望小學被不斷撤並的需要與無奈 progene.com.hk 2012年2月8日,陜西渭南,土堆上站著當地學校的學生。在昆明市東北部的東川區寨子山村,村民指著一棟不起眼的農房告訴時代周報記者,那裡曾經是村裡的希望小學。昔日的校舍如今已是村裡一農戶的傢,圍墻裡羊圈圈走瞭空地的一個角落,這裡再也不會有瑯瑯書聲。“普九”時期,為保證“村村有小學”,希望工程與地方政府共同出資興建這所規模不大的學校,並命名為“寨子山希望小學”。幾年時間,村裡一到六年級十幾個孩子在一間教室裡,由同一個老師傳道、授業、解惑。而後,因計劃生育和農村人口流動至城鎮,農村中小學生源驟減,2001年起政策開始逆轉,全國上下又緊接著開始大幅度的農村中小學佈局調整。據官方公佈的數據,從2001~2010年10年間,近半數小學在“優化資源配制、改善辦學條件”思想的指導下被撤並—平均每天約有64所小學被撤並。投巨資興建的教學資源被大量閑置,這其中就包括散佈於全國各個角落裡的希望小學。寨子山希望小學雖然使用不到10年,但作為“一師一校”教學點,在2004年即首當其沖被撤並。在昆明市東川區,23所希望小學已有8所被撤並。按照雲南省、昆明市計劃中的撤並力度,到“十二五”計劃完成後,這些由政府和社會力量出資共同鑄造的希望小學,最後能夠不被撤並的,可能不超過5所。造價60萬僅使用兩年雲電集團肯定未想到,其投資40萬在東川區因槽子街村援建的小學,僅使用瞭兩年,即因生源減少被撤並。如今,校舍作為村委會的辦公用地,大門緊鎖。校門上原有的燙金字也剝落得隻剩斑駁的印痕,隱約可辨識出“槽子街雲電希望小學”字樣。一面褪色、破舊的紅旗,被留在旗桿上,在呼嘯的山風中翻卷。雲電集團是民鎮槽子街村掛鉤的扶貧單位,因為村裡原磚瓦結構的校舍在使用多年之後,成瞭危房,雲電集團遂在2006年提議為槽子街村援建新校舍。當時距國務院發出《關於基礎教育改革與發展的決定》已有5年,“撤點並校”已經使得農村大量的“教學點”和“完小”人去樓空。而東川區教育局也在2006年作出《中小學佈局佈點調整規劃方案》,指出“農村中小學校點分散,校均規模小,辦學成本高”,因此,計劃實施農村中小學標準化建設,擬將全區中小學總數由207所減少為137所,撤並70個校點。東川區教育局基建科科長蒲大力告訴時代周報記者,教育局跟雲電集團溝通協調過,建議雲電集團不要建這個學校,改將資金用在中心學校上;但是作為槽子街定點扶貧單位的雲電集團未同意。當時槽子街小學還有80多人。教育局安排將槽子街背後山上的青龍山小學收並過來,兩校學生進行集中辦學。最終,雲電集團投資40萬,地方政府配套20多萬,在一座山腰上建瞭4間教室、3間教師宿舍、田徑場和廁所,2007年投入使用。在槽子街村那些土夯的農房裡,這座水泥屋頂、白色墻壁、並嵌有紅色瓷磚的校舍,至今還是村裡最“豪華”的建築,沒有之一。青龍山小學的學生收並至雲電希望小學後,學生最多時達到120多人。蒲大力說:“一百多個學生建一所希望小學還是可以的。但是2008年、2009年銅價上漲,不少父母到鎮上的礦區打工,孩子也帶瞭出去,生源一下少瞭。”此外,2009年,槽子街村一個居住在山洪、泥石流高發區的村民小組集體移民到東川城區,總共不到200戶的村子又少瞭35戶。一位學生傢長透露,到最後,全校隻剩三四十個學生。2009年,總投資60多萬的槽子街雲電希望小學成為雲南省規定的“300人以下的學校”的撤並對象,學生轉入10多公裡外鎮小學。同樣因為生源減少而被撤並的還有阿旺鎮的大石頭(有色外貿)希望小學。2010年,大石頭希望小學部分高年級率先並入阿旺鎮中心學校,第二年,四到六年級全部並入中心校。2007年到該小學執教的陳勇校長介紹,2002年,新修公路要經過原校址,因此小學搬遷新建。雲南省有色外貿總公司捐瞭12.8萬元,地方匹配2萬元,建瞭這所希望小學。並校前,全校尚有一百多名學生、9名老師。如今,教學樓墻壁上的“年級評比表”隻有一到三年級的各項評比項目下,還有歪歪扭扭的粉筆字寫著“優”或“良”,四到六年級已經是空白。陳勇說:“未收並的低年級也有學生隨高年級的姐姐一起轉入中心學校,一起上學好照應。”新學期,三個年級隻有56名學生,3名老師。2009年,一場嚴重的森林火災在大石頭村蔓延。阿旺鎮吸取教訓,從此,在每年的防火期都安排防火隊入駐大石頭村。大石頭希望小學一樓空置的三間教室就作為防火隊隊員的宿舍。東川區23所希望小學,已經撤並的8所,規模都比較小。除因為學校生源減少,根據佈局調整規劃要求被撤並,有些是由於校舍成危房而被撤並。“1990-2000年期間建的學校,標準和抗震設防力度都不是很高,到現在校舍已成危房,B、C級危房可加固,D級就沒法加固。”蒲大力說,“建於1997年的舍塊鄉新山紅盾希望小學,校舍由空的小磚墻建起來,到後期成D級危房,所以,2007年也撤並瞭。”撤並後的上學難普九時期的歌謠“太陽當空照,花兒對我笑,小鳥說早早早,你為什麼背上小書包……”裡的意境,對於寨子山村今年已經上初二的楊正彪來說,很是陌生。在他到瞭上學年齡時,村裡的寨子山希望小學剛被撤並至6公裡外的完小。楊正彪依然記得,在上小學的這六年時間裡,他每天早晨五點多天未亮就舉著手電摸黑翻過兩座山去上學,下午放學到傢天已漆黑。同村的楊國德,提起被撤並的小學,也叫苦不迭。在村外打工的他,每天早上需提早將6歲的女兒和兩名鄰居委托的孩子送至學校,傍晚收工再把孩子接回傢。由於農村中小學佈局調整步伐過快、相關工作不配套,上學路途遙遠,農村傢庭負擔增加,形成瞭新的“上學難”。近年來,關於農村出現的新輟學現象的報道,頻頻見諸報端。希望小學多分佈在最貧困、偏遠的山區,被撤並後,對於這些地區孩子的上學造成瞭極大的困難。今年上小學四年級的小高隻在槽子街雲電希望小學上瞭一年級,就遇到學校撤並。此後,他得每周日下午跋涉10多公裡山路,到鎮上的學校上學,周五再步行回傢。一位村民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她“娃娃小的時候,上學走一趟路,要哭好幾次”。從村裡通往鎮上的那條唯一的山路,僅兩米寬,多數路段坡度大於45°,並且佈滿瞭從一側山上滾下來的大大小小的尖利石塊,而另一側就是萬丈絕壁。村民得技術足夠好,才敢騎摩托車。逢下雨天,路上還有滑坡和塌方的危險。不少父母隻能選擇在鎮上租房子。槽子街村名為花椒寨的村民小組,總共160多人,就有40多人在打工時或傷手或傷瞭眼睛,或在礦場放炮時震聾瞭耳朵,落下不同程度的殘疾。雖然義務教育階段早已實現“兩免一補”,但中小學佈局調整以來,每個學期幾百元的住宿費或者租金,對於這些社會福利還覆蓋不到的傢庭來說,是一筆難以承擔的開銷。在收並瞭大石頭希望小學高年級的阿旺鎮中心學校旁,今年56歲的張興友就看盡瞭並且嘗盡瞭為照顧孩子上學而租住到學校附近的辛酸。為瞭照顧在鎮上就讀的小兒子和孫女,三年前,張興友夫妻二人,在中心學校旁租瞭房子,順便開瞭個小賣鋪,做點小本生意糊口。就在張興友搬來鎮上的這三年裡,越來越多山上的小學被撤並,越來越多的傢長租住到鎮上。張興友看到,中心學校周邊不斷地有新房子蓋起來,並不斷地被租滿,“有的是一個傢長幫帶好幾個孩子”。張興友告訴記者,最遠的村子離中心學校有六七十公裡遠,根本沒有公交車,一些學生在周末隻能結伴包私人面包車回傢。而去年發生在雲南丘北縣,學生2死23傷的馬車事故,讓他依然心有餘悸。“撤並學校,確實是方便政府集中管理,但是農村太吃力瞭。”張興友多次嘆氣。集中打造航母式中小學2月初,昆明市教育工作會議公佈,今年昆明市將全面完成322所農村中小學標準化建設任務,啟動實施一批農村寄宿制學校建設。自2006年仇和擔任昆明市委書記起,昆明開始集中打造農村中小學標準化建設,市、縣兩級政府共投入40億元。蒲大力說,東川區從2006年開始著手準備農村中小學標準化建設,但那時候沒有專門的佈局規劃。2009年,東川區教育局根據雲南省和昆明市對於設立校點的目的和要求,即原則上撤並300人以下的學校,做瞭“東川區中小學幼兒園佈局調整規劃”,擬將當時的155所小學,撤並至85所。此後,雲南省再次出臺瞭關於“兩集中”的文件:要求中學集中到區縣,小學集中到鄉鎮。東川區重新做瞭第二次規劃:“十二五”完成以後,東川區隻保留中學6所,小學24所,其間,資金和資源的大頭將集中在這些重點項目上。從1994-2003年間,東川區在普九上總計投入1個億,到目前仍有欠款未徹底還清。但相對於“十一五”標準化建設和“十二五”佈局調整的投入,這是小巫見大巫。前期“十一五”的標準化學校建設,市、區兩級政府總投入5.5億,其中東川出3億。學校的主體工程,市級投80%,20%由地方區級配套,其他的附屬工程,從征地到圍墻、廁所、運動場、綠化等,由地方自己承擔。到最終學校建成,實際上的總投資,市級為40%,地方為60%。由於東川山高坡陡,在建設過程中,投入比別的區縣大得多。由於路遠、山多,東川需要花大力氣把山鏟平,這上面花費的附屬工程量比其他區縣大出3-4倍,甚至5倍。蒲大力表示,東川的缺口資金比較大,現在是請老板墊資,我們再通過貸款或其他渠道籌集資金。“十二五”期間,初步預計需要投入6.6億。蒲大力說:“我們是希望能爭取到一些銀行貸款,但是幾年做下來,基本上不是很成功,原因可能在於東川是一個國傢級貧困縣,在還款能力上有些差距。東川在盡力爭取得到中央、省、市的資助。如果得不到資助,東川最少還要承擔3個億。”規劃中的東川新三中是“十二五”期間的重點項目。預計要投入2.1個億,設72個班,約容納3600人。它被稱為“一個控制性的工程”:可以收並周邊的5個中學,5個中學收並後,才可以把小學的學生分轉到這些中學閑置的校舍來,就像一個連環扣。被收並的5個中學有5000多學生,新三中吸納後剩下的1000多學生則計劃被收到擴建後的東川一中、銅都中學。“目前仍保留的十幾所希望小學相對來說都大點。‘十二五’最後佈局調整完成以後,這些希望小學不是中心校,基本上就沒法保留瞭,隻有少部分可以保留。”蒲大力說。除瞭順應省市“兩集中”的要求,東川區提瞭第三個“集中”—村辦幼兒園。小學被收並到鎮中心後,這些閑置的校舍,將用於村上辦幼兒園的地點。“不用再置辦校舍,隻要再投一二十萬的設備,小孩就可以在村上接受學前教育,這些都是一個理想化的規劃。”6歲住宿生揭示的問題2月19日,是春節後開學的第一天,6歲的陸自蓉背著塞得鼓鼓的書包、提著臉盆,早早從村裡同夥伴坐公交來學校。在9人一間的宿舍裡,陸自蓉與同鋪的同學及其媽媽三人一起鋪好瞭床。愛吃零食的陸自蓉把讀初中的哥哥為她買的零食藏進小櫥櫃後鎖好,從宿舍小桌子下找到吃飯的碗,到樓道盡頭的水龍頭下洗起瞭碗。陸自蓉目前就讀的東川區銅都鎮綠茂村大益希望小學,因為原學校屬於危房,在原址上進行瞭重建。由昆明市、東川區兩級政府投資374.9萬元,大益愛心基金會捐贈36萬元用於購買圖書與計算機設備。新校舍於2011年下半年投入使用,包括瞭教學樓、宿舍、食堂等設施,屬於昆明市規劃的300多所標準化的中小學行列。隨著新的標準化學校的投入使用,周邊村子的小學也逐漸被收並至此。上學期起,二年級的陸自蓉便從河裡灣村小轉入大益希望小學,並早早地開始瞭住宿生涯。陸自蓉嫻熟地自理瞭自己的衣食住行。當她探著小小的身子與同學在水池邊的水龍下洗碗的時候,才讓人恍然覺得她才6歲—一個本該在父母身邊撒嬌的年紀。雲南師范大學教育科學與管理學院課程與教學系主任孫亞玲教授,對這種教育模式表示擔憂。低年級孩子過早在學校住宿,這將導致親情和傢庭教育的缺失—而這對於一個小孩健康成長是不可或缺的。目前,伴隨中小學佈局調整而來的是,山區學校的空置和城區學校的爆滿。東川區教育局一名負責人說:“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2006年建的東川三小,也叫明德希望小學。臺灣的臺塑集團捐瞭160萬,後來歸入標準化建設行列,昆明市政府下撥290萬。迄今為止,該小學已投入619萬。義務教育法規定,義務教育階段,每個班級人數在45人以下。明德校舍采取的正是小班式的格局,最多容納45個學生。這名負責人表示,45的容量,在東川城區根本不好用,到最終基本都安排瞭55個學生,超出教室本身的容量。類似大益希望小學、東川三小這種政府投大錢建設的標準化學校,並不能得到一些教育學者等相關人士的認可。2007年在美國訪學期間,孫亞玲教授走訪瞭7所美國的中小學,包括城市的、農村的,發現班額都在20人左右。“20~25人的班級,這是最理想的,一方面能夠保證孩子的社會化交往,適合老師的管理、教學。”孫亞玲說。雲南省人大代表楊啟發在近日亦建議,教育部門應結合雲南實際,因地制宜制定符合不同區域的具體實施辦法,兼顧不同情況學生及傢庭的需要。他還建議,為照顧到山區低年級學生的心理狀況,不妨研究制定合理、完善的辦法,在這部分孩子居住較為集中的地方,就近就便開設班級,並能保障中心學校老師來按學校統一的教學大綱上課。新建希望小學20年內不撤並2011年,雲南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簡稱青基會)在雲南省總共援建瞭46所希望小學。雲南省青基會項目管理部主任倪志偉表示,“建一所能滿足基本需求的學校,至少得200萬,實際上我們說的建希望小學,都是幫助這個學校建它急需的、跟孩子有關的教學設施。而不是就是30萬,沒有政府資金,這是肯定不夠的。捐方投瞭錢以後,我們還要求當地政府也要有相對的投入,至少要按1:1的原則來投入配套資金,實際上政府投入的錢不止。”倪志偉說:“這幾年,在昆明建的希望小學很少,一個標準化學校動則投資四五百萬。我們捐方才捐30萬~50萬元,這個比例還很小。”槽子街雲電希望小學造價60萬僅使用兩年,經雲南當地媒體報道後,雲南省青基會經過調查,確認不是希望工程經手援建的學校,而是扶貧單位直接與當地合資建的愛心小學。倪志偉說,希望小學分為兩類,一是“體內循環”的希望小學,即由共青團系統經手援建的學校;另一個是“體外循環”的希望小學,由捐方直接和當地聯系來辦的學校。據共青團雲南省委和雲南省教育廳公佈的數據顯示,至2010年底,社會各界累計籌款6億元人民幣,援建希望小學1400多所、希望工程一村一校教學點539所。有媒體報道,截止到2011年上半年,雲南省有115所希望小學和318所希望工程一村一校被撤並。2011年,雲南省青基會在向雲南省政府遞交《雲南省農村中小學佈局調整中被撤並希望小學情況報告》。報告中列舉瞭一些問題:“如希望小學是否應當被撤並,被撤並希望小學的資產如何處置,並入新學校後原希望小學校名及捐贈人的捐贈義舉如何繼續體現等”,報告擔心,“這些問題如不得到妥善處理,勢必傷害捐贈人的感情,影響希望工程的聲譽和進一步發展”。其實,為避免一些地區將撤並後的希望小學被變賣,各地教育部門都出臺過相關文件。其中,早在2004年,團雲南省委、雲南省教育廳就聯合下發瞭《關於合理處置被撤並希望小學財產的意見》。今年7月27日,團雲南省委和雲南省教育廳再次聯合下發《關於對農村中小學佈局調整中需撤並希望小學捐贈資產的處置意見》,要求各州、市、縣團委和希望工程辦公室全面掌握已建希望小學的發展動態,妥善處置撤並希望小學的相關工作,提出瞭堅持預先報告制度,堅持希望小學牌子不丟、捐贈資產不丟的原則。《意見》還強調:“杜絕新建希望小學被撤並的現象發生。今後,凡新立項希望小學,在項目申請、規劃設計階段,要由縣級教育部門出具意見,務必保證新建希望小學的選址符合當地中小學教育佈局調整計劃,保證20年內不被撤並。”在各地希望小學頻頻被撤並的背景下,天則經濟研究所特約研究員鄒藍曾就希望工程援助重點撰文指出:在硬件援助方面普遍展開後,希望工程或廣義上對鄉村教育的援助,應及時轉向對鄉村教師的培訓和提高,才能充分體現其繼續存在價值。(時代周報) Tags: 天賦基因, 體重管理, 營養管理, 寨卡, Zika, Talent gene, Progene, Lab Test, DNA Test, Paternity test, DNA Diagnostic, DNA Lab, DNA detection, DNA pathogen, Molecular Diagnostic, Cancer Screening, Influenza A, Influenza B, H1N1, HBV, HCV, HPV, HIV, Treponema pallidum, EBV, CT, NG, CT/NG, 準誠, 基因測試, 親子鑒定, 基因診斷, 血緣關係, 分子生物學, 分子診斷, 分子測試, 遺傳性癌症, DNA驗證, 親子關係, 甲型流感, 乙型流感, 豬流感, 癌症檢查, 乳癌基因, 卵巢癌基因, 乙型肝炎, 丙型肝炎, 梅毒,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