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90034高雄手機便宜,中華電信

高雄手機高雄手機便宜高雄電信行高雄通訊行遠傳高雄手機維修推薦SONY門號申辦


撰文=李佳穎(圖片來源=臉書@徐超斌)

長庚醫院於今年6月底爆發急診醫師出走、決策委員會主委「被離職」的風暴,揭露長庚醫院所擁有的龐大資源,也令人質疑長庚醫院背後有衛福部當靠山,長庚醫院爭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發現濫用侵入性子宮鏡檢查,甚至「隔空開刀」。相較於台北三不五時就傳出白色巨塔風暴,南迴地區完全沒有這個困擾,因為從台東市到屏東楓港這118公里,沒有任何一家醫院。因此,超人醫師徐超斌要在這個台灣最偏僻的角落蓋第一所「穩賠錢」的南迴醫院。

如果從台北到苗栗都沒有任何一家醫院……

你可以想像從台北到苗栗都沒有任何一家醫院嗎?台東市區到屏東楓港的118公里,大概就是從台北到苗栗的距離,都市與鄉村、西部與東部急診人力不足與醫療資源分配不均之大,可以從此看出,整個台東只有9位急診科醫師,不過沒有任何一間重度急診醫院,最近的是花蓮的慈濟醫院,而整個花蓮縣也只有34位急診專科醫師,兩個縣市、整個東部區域的急診科醫師加起來,連一間林口長庚醫院都不到。

南迴4個鄉鎮幅員306平方公里,比台北市大一點點,人口約2萬5000人,生命的長度能長得過118公里嗎?這個問題,南迴的居民並沒有答案。思及至此,原本在台南奇美醫院服務的醫師徐超斌決定回到自己的故鄉——台東縣達仁鄉,開始做南迴地區的巡迴醫療,甚至發願、募款要成立南迴醫院。徐超斌說,「就因為地處偏遠,交通又不方便,如果連我自己都不願回去,還有誰願意去服務呢?」

從小種下當醫生的種子

徐超斌說自己當醫生有兩個原因,「我的外婆是個排灣族首席巫師,我小時候就耳濡目染,看見病患經過外婆做法就神奇般的好起來。」身體裡有巫師的基因,但真正讓他立志當醫生的是因為二妹的死亡,「我二妹在小時候感染麻疹,看病不太方便,在送醫途中就就過世了,整個家族也因此消沉,那時候我就決定,將來我一定要當醫生,就不會有人在送醫途中枉死了。」

徐超斌從小就很會考試,10歲就被送出部落到都市念書,但是求學過程中備受歧視,經常被說是「番仔囡仔」,還被笑是「黑人牙膏」,當他跟老師說要念醫學院時,老師當場哈哈大笑,「你要讀醫學院喔,我開一間給你念比較快。」不過,老師的笑聲並沒有擊潰徐超斌的自信,反而更激勵他,先考上交通大學,後來重考上台北醫學院,畢業之後,徐超斌選擇到奇美醫院工作,當時他曾是醫院裡第一個急診住院醫師。

秉著大學初心回到家鄉

徐超斌在就讀大學期間,正視社會激烈變動的時刻,大一那一年蔣經國過世,大二時發生野百合學運,原住民運動也於此萌發。當時各大學社團常組織返鄉、愛鄉服務隊,到山上去做醫療服務,徐超斌是北區的會長,還連任了三屆。回家的路曲折遙遠,繞了台灣大半圈,從台北到台南,最後還是回到自己的家鄉——台東縣最南端的達仁鄉。

「我要從奇美醫院回到達仁鄉衛生所的時候,其實曾經猶豫,光是薪水就差了4倍,重點是達仁鄉不像台南有夜店,只有投幣式的卡拉OK,但是我想,就因為地處偏遠,交通又不方便,如果連我自己都不願回去,還有誰願意去服務呢?」秉著這樣的初心,徐超斌還是回到他口中那個破爛、狹窄又像鬼屋一樣的達仁鄉衛生所。

很快,徐超斌就發現,他不可能坐在診間等人看病,作為南迴唯一的醫生,為了讓族人不用長途跋涉看病,他開車到各個部落做巡迴醫療,每週的車程約是1000公里,剛好繞台灣一圈。後來,徐超斌還陸續開辦夜間門診,成立大武24小時急救站。這是「超人醫師」外號的由來,徐超斌打趣地說,「我是超人不是因為我把內褲穿在外面,而是我從部落微弱的心跳聽見需要的聲音。」

倒下的超人不失希望

自2002年回鄉之後,徐超斌每個月工作超過400小時,一直到2006年9月,一場中風,讓他左手左腳都不能再活動。鬼門關前走一遭,徐超斌從意氣飛揚的醫生變成無助的病人,他質疑自己,「肢體殘障的醫生怎麼去治療病人?」然而,看見衛生所的同仁依然忙碌、看見候診室還有人在等他回診,他看見自己的醫術與關懷沒有改變,拾起信心。徐超斌說,「失去燈火的時候不要害怕,因為你還可以看見滿天的星空。」

徐超斌現在已然開懷的笑著,「衛生所常搞得像百貨公司週年慶,但我發的是藥袋不是福袋,很多人指名要我動手術,不顧我只剩下一隻手,不知道是我太勇敢還是他們太有勇氣。」徐超斌在衛生所雖然服務許多病人,但他心裡仍掛念南迴線上缺乏的醫療資源,南迴鄉鎮的居民明明繳一樣的健保費沒有享有同等的醫療照顧,於是他決定辭職,發院成立南迴醫院。

南迴醫院需要1億

「我常在想,醫療是基本人權還是精算成本的商業行為,如果是人權,那麼繳的健保費一樣,就應該享有同等的醫療照護。」因此,徐超斌希望建立東海岸南迴醫療網,實現醫療服務的公平與正義,「我並不是去蓋一間有800床的大醫院,只需要20床急性病床,就可能解除居民的病痛,讓族人得以生存,南迴才能成為一條安全回家的路。」

「這段時間非常顛簸,但是我不做誰要去做?這時候不做什麼時候做?」徐超斌不奢望這家醫院賺錢,頂多打平,他希望募集1000萬個人、每個月捐款1000元,每年只要有1億元,就可以扭轉目前偏鄉醫療資源不足的狀況。籌建醫院的路很遠、很長,但是徐超斌已然帶著對故鄉的愛走了15年,「愛不是我們要去的方向,是我們出發的方向。」

延伸閱讀

■  初秋容易忽視的紫外線 一年到頭都不能停止的防曬
■  衛福部為什麼不敢亂動林口長庚?





來自: https://tw.news.yahoo.com/%E8%B6%85%E4%BA%BA%E9%86%AB%E5%B8%AB%E5%BE%90%E8%B6%85%E6%96%8C-%E5%B7%A1%高雄電信行高雄通訊行高雄電信行高雄手機便宜IPHONE X高雄手機便宜遠傳NOKIA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