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140914霧航--媽媽不要哭 馮馮著

霧航--媽媽不要哭() 馮馮著

 

2009/12/14

 

 

《霧航--媽媽不要哭》的上冊終於可以取書了,從市圖的資料看來,1227調出到可以取書,一共花了二十天,不知道為什麼需要這麼久的時間,這本書我上網查詢,都沒有人借閱,我是預約的第一順位,只是上中下三冊分別在市圖的不同分館,必須調出到我們這裡的分館,結果中下冊早就到書而且我已閱讀完畢歸還,上冊才姍姍來遲。

 

馮馮的一生就是一部大時代的悲劇,在日本侵華、國共內亂時出生,整個幼年都在逃難,到了台灣又遇到白色恐怖,三十歲以後逃到加拿大才開始有一個不受恐懼的生活。

 

馮馮的記憶力驚人,自小到大他記憶中的人物的名字,他都記得很清楚,我想一般人都會自嘆不如,像我自己連過去的同事的名字現在經常會講錯,更不用說讀書時的同學的名字。不過,記得這麼清楚到底是好還是壞呢,馮馮所遇到過的劫難,寫來歷歷在目,這本書他花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完成,可以說是一氣呵成,這些痛苦的回憶是不是日夜都盤踞在他的腦海?有人說,寫完就忘掉,希望真的是這樣,一個人帶著這麼深的痛苦回憶活了一輩子,如果走時還帶去,惡夢豈不是生生世世糾纏不休?想來就不寒而慄。

 

上冊從他的出生寫起,寫到他在母親懷裡就極度不想出生,出生後因為沒有氣息,早就被醫生放棄,命工人丟到垃圾筒準備去處理,但在大風雨的雷電中,他發出啼哭聲,又被工人撿回來。

 

他出生後是由母親做零工養活,母子二人經常只有靠稀飯維生,後來因為日軍逼近,母子避難到香港,不得已去找大伯,大伯不肯收留,只給了他父親的地址,母子又回到大陸,找到父親,跟著父親的部隊移來移去,稍為喘息的平安日子就去上學,但是因為跳級讀書,又生性懦弱,經常被大孩子欺負,然後又被高年級生搭救,他的筆下似乎在為自己為何仰慕男子做舖陳。

 

 

 馮馮幼年及他母親年輕時的照片

 

馮馮的母親是廣西壯族的窮苦人家的長女,因為家貧又受傷,被送到教會醫院醫治,因為付不起醫藥費,病癒後就留在醫院幫傭,一面賺錢還債,一面賺錢寄回家鄉,又去讀夜校,但後來遇到馮馮父親,因為大伯家中有一個兒子得到肺結核,大伯就叫馮馮父親納他母親為妾,目的是照顧大伯的兒子。後來因為戰亂,全家人都逃生,把馮馮母親留在家裡照顧病人,結果他母親就被軍人強暴懷胎,他父親要他母親打胎,他母親不肯,因為大伯的兒子也過世了,就把馮馮母親逐出家門,任他母親在外自生自滅。

 

後來抗戰結束,他父親和許多軍人都被解甲歸田,他父親帶他們母子回到家鄉投靠他父親元配的兒子,他們母子在那個家庭飽受欺凌,後來因為他父親持槍打馮馮,叫他去找自己生父,馮馮才知道自己不是父親的親生兒子,他央求母親和他到香港去,他母親不答應,他本來考上嶺南大學也因無學費只好放棄了,就去投考海軍,因此,大陸淪陷,隨校搬遷到台灣,開始他另一段更悲慘的被迫害人生。

 

上冊中大部分在寫抗日戰爭的生活,寫到許多無辜的百姓被日軍殘害,寫到國民黨軍隊和土匪無異,人民的生命真的是如草芥,比起來,在日本人統治下的台灣,台灣人的命運一樣很悲哀,但是至少日本人在台灣不像在大陸那樣,日軍在大陸是大規模坑殺中國人,燒殺擄掠姦淫,可悲的是,日本人這樣對待中國人,中國人也這樣對待自己人,那個時代,整個就是一個亂世,一部大時代的悲劇。

 

霧航--媽媽不要哭() 馮馮著

 

2009/12/8

 

 

從圖書館預約借閱馮馮的《霧航--媽媽不要哭》,上中下三冊分別從不同的分館調過來,沒想到調閱一本書要花上十天以上的時間,而且只到了中下冊,上冊還在調出中,怕超過取書時限,今天早上只好先去拿書,我想說,先從中冊看起應該不會連不上,畢竟是馮馮的自傳,而且我以前已經看過他早期的自傳體小說《微曦》,更不會有問題。

 

花了一下午把中冊讀完,心情像被鉛塊壓著一樣,沒想到馮馮十五歲來到台灣就遭遇迫害,過了幾年悽慘的生活,中冊就是敍述他滿腦子夢幻,投考海軍官校,隨校逃難到台灣,因為年少無知,又思念親人,結果擅離學校,回校自首後,就被開除,而且被編排有通匪之嫌,又說他自白是國際間諜,開始被關入所謂的「招待所」,慘遭同囚輪暴,又遭軍官強暴,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一個招待所換過一個,被當成”賤人”一樣。一直到他心儀的同學輾轉寫信給他母親,告訴他母親他的慘境,他母親當時已逃到香港,才託了很多關係,向他父親的軍中舊同僚求救,最後以精神分裂名義放他自由,他到台北流浪乞食,做擦鞋童,不幸又被西門町北門的黑社會軟禁,強迫做男妓,並打算拍色情片,他向來玩的美軍求救,美軍幾個人打架製造混亂,分散保鑣注意力,他才逃出,後來在中和一處老鄉的養豬場工作幾年,後來因故離開,又回去台北車站擦鞋,直到剛好軍中在徵翻譯,他沒有學歷沒有身份證,但因為中學時在教會學校讀書,英文口語能力很好,他想報名被拒,他天天去拜託,終於引起一位美軍軍官注意,讓他順利考上。

 

以上是中冊的主要內容。

 

看到大陸撤退來台的軍隊中許多不論是將官或軍士,都因被懷疑通匪,動輒被抓去關,強迫做思想改造,冤死的人不計其數,被囚禁的人犯心中的冤屈無處訴,只剩下動物本能,弱小的人犯就變成洩慾的對象,即使不是人犯,軍隊中有權的軍官,也因為遠離家鄉親人,也常找人犯娛樂,馮馮在那樣的環境下,從最初的痛苦到接受,他變成海軍裡面十分有名的男妓,實在驚心怵目,也感到十分難過。我想到龍應台最近本暢銷書《大江大海1949》,寫的就是老蔣失掉大陸,退居台灣,台海二岸分隔的故事,我相信龍應台的書裡不會觸及大陸人士到台灣,被當成匪諜冤枉入獄或不明不白死去的故事。

 

台獨和民進黨一直拿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來聲討國民黨,可是那些大陸來台的人,也有許多遭受到迫害,雖然有些人得到平反,但更多的人是隻身來台,遭受迫害然後客死異鄉,誰來撫慰他們在天之靈?

 

戰爭固然殘酷,可是更殘酷的是人性的猙獰,亂世中,許多人像野獸一樣去殘害他人,許多人為了生存,像低等動物一樣被踐踏。

 

我敬佩馮馮勇敢地把他最不堪的一段往事寫出來,以他後來的神通力,他必定瞭解他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劫難,他中年以後因為神通廣大而聲名大噪,所以有人建議他不要把他的同性戀情節說出來,但是,他的人生最坎坷的時期就是一段最黑暗的同性情慾歷程,不寫就不成回憶錄了,他寫出來,反而更讓人尊敬。

 

霧航--媽媽不要哭()

 

2009/12/9

 

 

霧航第三冊是馮馮進入美軍顧問團到移民加拿大的過程。

 

進入美軍顧問團做翻譯後,馮馮的口譯能力普遍受到美方及中方的讚許,在調到澎湖測天島工作時,得到朋友幫忙,終於拿到軍方的除役令,得以申請身份證,把母親從香港接過來同住,後來又回台北工作,因為美軍顧問團的薪水不錯,他他終於在中和買了一塊便宜的地,自己蓋房子,但不幸該地低窪淹水,房子毀了,也因在都更計畫用地,警察不准重建,他只拿到五百元補償金,又被國防部重新徵召服役,母親只得又去養豬場借住。

 

後來,他在美軍顧問團的情人又調回台灣,馮馮服完役又回到美軍顧問團做翻譯,同時,他的著作不斷得獎,又被選為十大傑出青年,但是中方的情治單位一直都在懷疑馮馮和他母親,在一些軍方有關的文藝雜誌,就有許多親軍方的文人寫文章辱罵馮馮及詆毀馮馮母親是迎來送往的娼妓等,又常有情治人員去和他母親問話,此時,馮馮也因翻譯 和蔣經國 先生有一面之緣。

 

馮馮後來被軍方情治單位找來,要求他配合去套取美方的重要軍事情報,不從的話就要將他及母親送去改造,當時美軍顧問團裡面也被裝了針孔和窃聽器等,馮馮和情人的親熱擁抱都被偷拍,要脅馮馮,也想要脅馮的情人好取得情報。馮馮的情人建議馮馮先將母親送回香港,結果馮馮自做聰明,要他母親宣稱已從香港回大陸,更讓情治單位確信馮馮母親是間諜,對馮馮也更加緊監視。

 

因為馮馮的虛應,情治單位打算把馮馮抓去關,有一天馮馮接到蔣經國電話邀請共餐,蔣經國告訴馮馮要趕快離開台灣,因為他也無力節制情治單位的做為。美軍覺得事態嚴重,覺得馮馮唯有出走才能保住身家性命,就避開情治人員的耳目,把馮馮密送到美國大使館,美國大使表示可以他政治庇護,但是不會對外公開,也不送他到美國,而是到加拿大,並且要馮馮躲在大使館內不得露面,最後,將馮馮頭髮及眉毛染黃,假扮為美國海軍中尉,持有效期一個月的假證件,終於上美國軍艦到加拿大,並且為了立即取得國籍,馮馮放棄加拿大政府的失業救濟,結果,馮馮到加拿大後,只能以拾荒為生,而且拾荒至老。他的美國情人後來寄了二千五百塊美金讓他去買房子,因為有房子才能被加拿大政府允許接他母親到加拿大,他母親到加拿大後,為人家看顧小孩,他拾荒,勉強度日。

 

他因為對音樂作曲的狂熱,後來創作了交響樂,在俄羅斯公演,在俄羅斯時,他接到一通來自烏克蘭的電話,是他的生父的弟弟打給他的,說是一看馮馮的相貌和他二哥一樣,因為殘障難行,要求馮馮去和他相認,但馮馮考慮到他母親其實是被生父強暴的,最終沒有去。

 

他寫完全書付梓排版時,他的母親因病往生了,他又寫了一篇後記,我看到他的後記,覺得十分不解,因為他在母親的最後幾年,和母親又回到天主教堂去,而且他母親是以天主教儀式做臨終禮拜,他最後寫說接到一個電話,告訴他為他母親在某寺廟報名做超薦法會,報名費已經代繳了,結果馮馮捧著母親骨灰去該寺,被拒於門外,只准人進去,馮馮說他苦求,並且告訴寺方,他也是建寺的人員之一,但仍被拒絕。

 

我看本書的出版日期是2003 年,他在2004年帶著母親骨灰回到台灣嘉義定居,2007418在新店慈濟醫院往生,他是193545出生,得年72歲。

 

《霧航》可以說是馮馮一生的真實版,他的《微曦》雖然也是自傳體,但以當時的政治氛圍,他不敢寫到自己所遭受的迫害,所以《霧航》應該是他申請平反不成之後,為自己申冤而寫的。

 

我本來期望看到他到加拿大以後,是如何發現自己有神通力,但是,他全篇隻字不提他的觀音信仰,不提他的神通是如何出現的,甚至在他受難時,他也寫說,也向聖母馬利亞、觀音菩薩、媽祖娘娘請求。他的《霧航》只寫出了做為”人”的一生故事,但是,看完全書,尤其是第三冊,反而留下了謎團,他心中必有解不開的結帶著走了。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我常常忘了自己的年紀,卻常常跟人家說:「我很老了。。」。


我最大的心願是年滿65歲好領免費公車票。好渺小的志願,可是一定可以達成。


其實我小時候的心願是活到50歲就好,如今已經多活了好幾年,有一點無奈。


沒有用的人生不必太長,如果多了一些,那麼就好好為離開人世做準備,我現在應該做的是這個。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