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1546一紙流年盡,夢裡花落知多少

一紙流年盡,夢裡花落知多少   淺淺心事,淺淺漾;淡淡思緒,淡淡眸;日月飄忽,彈指又是一年。那這一紙流年盡,夢裡花落知多少? 

 

 風過,翩翩;雨落,淺淺。誰路過了誰的城,誰又成了誰的念?也許,光陰總是無情,來不及汲取,已花落兩岸。情過留真,車過留痕。那這些昔日如花的過往,這些流年無法回答的言語是否就像這心底的片片落花也亦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流水她帶走了光陰的故事改變了我們,那既然如此篤定,我們又為何不輕挽這一抹時光的笑喃,醉看這流年的花開花落呢?  素手挑燈蕊,皓腕映霜寒。季節更迭,輪迴輾轉,原來,

 

 

行走於歲月長廊中的我們,也只不過是那時光中的片片花瓣,從春到夏,悄悄的綻放,又靜靜的凋落。那這一紙流年盡,夢裡的花落又知有多少?過往匆匆,時空輪迴,那這片片落花的記憶裡,又到底儲滿了多少花香,來瀰漫這流年暖心的盈懷?淡淡風痕時,又到底牽絆了多少悸動,來眷戀這歲月晶瑩的凝眸?  枯草霜花白,寒窗月新影。花開有情,花落無意,那這又有多少推心置腹在這日出日落的光陰裡寂靜溜走?多少無可奈何隨著這一季季的花開花落驟然蔓延?時光織雨,歲月縫花,那握不住的永遠,鎖不住的地老天荒,是否傾時也會跟著這一紙流年「夢落紅塵,花開筆尖」,且又不休不止的紛擾著這夢裡的花落知多少呢?  紅塵繾綣,歲月迥抽脂然,忘川流年,似雨非煙。風中生了暖意,水裡起了漣漪。那這時光的長廊裡又到底煨暖了多少次相遇,觸

 

 

動了幾重別離?然,是否真的就像這白巖松曾說過的那樣,「人生中得意和失意都只佔5%,剩下的90%只是平淡。」那,這時光裡永久的期許,抹抹希翼的心際,是否遽然也會在這「一紙流年盡,夢裡花落知多少」間一直就這樣從容淡雅,鮮然翩翩而過?那這翩翩而過的時光裡,眉眼閃爍刻,又到底能夠記住了多少,伸手又能夠觸碰到幾何?是否真的就像這夢裡的落花,唯獨只有香如故?  光陰似箭付水流,無可奈何花落去。流年似水,歲月如

 

 

歌,身在萬物中,心在萬物上,那些落花的深處是否總有些情感依依不捨的潮濕在心底,總有些瞬間灼灼逼人的溫暖過流年?或許,就像這每一片樹葉都有一支脈絡,每一朵鮮花都有一味芬芳,那又為何不讓我們擁攬這歲月的溪河,輕嗅這片片落花的剎那芳華,「來了風,去了雲」,鎮定從容間就這樣驚蟄了歲月,妖嬈了生命呢?但又或許,我們也早已習慣了以嘴角微微上揚的姿態,來感喟自己,舒心自己。甚時,我們還會戲謔的捫心自問,「這夢裡的落花知多少?」然悵然間,你又可真正的知道她曾嶄然花開幾許,夢中雲落幾重?  花開有聲,風過無痕,故那些落花的瑩亮,這些被光陰浸染的情懷,是否也會因這「夢長無奈夜短,情深奈何緣淺」而剎那間就在光陰裡清瘦了這一片片的花瓣,那這「一臉部抽脂紙流年盡,夢裡花落知多少」間又到底驚醒了多少酣夢?惆悵了幾重皺褶?記得,有人說,「一個故事的結束,就是另一個的開始。」那麼,當我們回望這已遠去的日子時,是否恍然間覺得就應該這樣滌清這一片片花開,翹聳這一場場幽夢,而讓我們不再留戀在落花的枝頭,不再在已逝的歲月中暗自歡喜,輕攏慢捻。……瞧,這年華近已斑駁,晨鐘迫已暮鼓,那這花瓣紛飛的記憶裡,是否依然還會想起那句老話,「

 

 

不管什麼時候,想做的事,就去做,永遠都不晚。」那若君不「懈」花語,這流年「含香」的花瓣飄落刻又能與誰共之纏綿?  穿花度柳雲水間,花開花謝又一年。又或許,我們也只是想讓這花瓣靜靜的開,淡淡的香,就像這夢裡的落花一樣,無論幾時,無論何處,眸間都有她的風姿,刻刻都有她這曾路過的傾城。可是,這雪小禪又曾說過,「遇見或者離散都是定數,而曾經的緣分,早已被歲月更改。」那或許,在我們念念不忘和低眉淺笑間,也不必細問這「花開幾許,落花幾重」,而只求談笑嫣然間,這歲月靜好,你我淺笑皆安然。  陌上花開緩緩行,「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秋雲無覓處」,一紙素箋載流年。那這流年中點點滴滴的情意,緩緩而失的絲絲笑靨,是否就這樣婉轉撩撥間「濃了心,醉了情」,縈繞了整個時光呢?也許,一個轉身便是一個光陰的故事,一眼回眸便是一處風景。那這「路還長,天總會亮」的一次次回眸中,這一抽脂樹樹花開的嫣然,是否花開花落刻,更期許我們永遠需要一顆向暖的心呢?就像這「時間沒有盡頭,生命有其長短」,那又為何不讓我們留一顆素心在塵世,「內心有愛,生命定不會孤單;眸裡有景,人生定不會蕭瑟」,給流年一個淺淺的微笑,甘做葵花,心向陽光,每天活出那最燦爛,最有精神的自己呢?  「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只要我們心在遠方,腳步就不會彷徨;夢在遠方,行動就不會慌張;希望在遠方,現實就無法阻擋。就像這著名詩人汪國真曾說的這樣,「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既然目標是地平線,留給世界的只能是背影;遠方還有詩,流年載有夢,我,正奔跑在路上……」那麼,在選擇前,我們有一張真誠堅定的臉,選擇後,就讓我們擁有一顆永不放棄的心吧。因為這世上最美的,也莫過於那個從淚水中掙脫出來的微笑。你的堅持,

 

 

她終將美好。  生活,因追求而充實;生命,因探知而美好。也許,那些歲月中帶不走的,才是我們醉心之所求的。就像這樹的方向,風決定;人的方向,自己決定。那不妨,就讓我們淡挽一縷風痕,輕築一瓣花心,慢捻這時光的一縷縷花香,輕聲跟過往道別離。把生活扛在肩上,把命運放在背上,把幸福裝進心裡,揚起風帆,欣然起航,「人活著,就要永遠醒著」,那又何故因這「一紙流年盡,夢裡花落知多少」而惹惱了歲月,敷衍了流年呢?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