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0056※48 談情說愛的概念

「所以他跟妳告白了?」

「嗯。」

「妳嚇到了嗎?」

「嗯。」

「這樣啊。去吃早飯吧。」

「嗯。」

被抬到大廳去,我直到被放置在桌前才回過神來,開始吃飯,至少吃飯的時候腦袋不用思考。

不用去想堯堯,告白,跟一期的不悅…

他讀完信後的臉色,簡直就像是弟弟被別人搶劫了一樣,就是完全的不滿及忿然。

但他沒生氣,嗯,沒對我生氣。但可能對堯堯生氣了,而且很生氣。

沒關係,假如一期被人家告白了,我也會這麼不爽,我打從心裡體諒著。

如果他是人類的話,應該會很受歡迎吧,我想像著他穿上高中的制服,並被學妹們圍住的模樣…

一股不安感像煮滾的熱水一般咻的衝上心頭,我忍不住緊握住一期的手,這就是他現在的感受嗎…

「怎麼了?吃飽了嗎?」他回握住我的,輕聲問道,「在想什麽?」

我搖搖頭,覺得上一秒的自己太多慮,也太幼稚,不值得一提。

竟然有那麼一瞬間,我希望一期只能是我的。

吃過早飯,我回房去拿了手機,打開訊息想看看堯堯究竟之前傳了什麼東西過來,因為只有一通有給一期讀過,我完全不知道內容…

「我能看嗎?」「嗯。我也看著呢。」

“好久不見。我是堯潞,這麼突然的打擾很抱歉,我想請問妳有沒有時間可以出來見個面之類的?”這是最早的一通。

“妳在哪裡工作呢?如果沒事的話,我們可以一起吃頓飯。”

“換手機號碼了嗎?”

“我想或許我們…”

“今天我跟璉夜會一起去找妳,請多包涵。”這是昨天早上的訊息。

零零總總大概有十幾條吧,我嘆了一口氣,「刪了。」

「沒關係,不用特別處理。」一期伸手接過我的手機,「就放著吧,如果不去多想的話,這跟一般的訊息不會有差別。」

我應了一聲,不多想的話,不如說我根本不想再思考任何有關這個的事…

堯堯是好人,但我從認識他到現在並沒有對他有什麼特別的感覺,除了高中時期有一點為他的土豪氣魄所崇拜之外,就沒有其餘的情感了。

怎麼會喜歡上我呢?那時我明明就是個眼裡只有錢的節儉大王,不過當時可真坑了學校好大一筆錢啊…

「蠻懷念的,高中時期。」輕聲感嘆,那大概是我唯一沒兼職打工還收入不錯的時候,大學就又開始如火如荼的工作起來了。

「嗯,為什麼?」「因為那時錢好賺…」

跟一期解釋了人生中必經的教育過程,他顯得有點惆悵:「感覺有點可惜呢,沒辦法參與妳成長的每一段時間。」

我愣了一下,「話不是這樣說的…」

是啊,如果能早點遇到他多好,我咬咬唇,壓下心裡那太過貪婪的想法,但怎麼可能呢。

「如果我們那時就見面了,那我們還會相愛嗎?」

我看著他,有點後悔把想像當真。

「當然。而且,我會倒追妳,直到妳也說喜歡我。」一期的眼神如水,柔情在瞳中盪漾,「就和現在一樣,我有自信。」

又被他吻了,這次只是輕快如蜻蜓點水,卻在我心中留下無限的漣漪,不停晃悠著。

「你說是這樣,那就是這樣了吧…」這時再反駁他我也顯得太不懂情調了,便乖乖讓他摟我入懷,心跳聲在耳邊打著規律的敲擊樂。

甜言蜜語真的對我很有用,一期曾經當面對我批評,我就算睡前發了天大的脾氣,只要他淡淡說幾句好聽的話,就會變得跟貓咪一樣乖巧…

貓咪也太誇張,再說貓咪不乖,因為無可辯駁所以我只好挑他語病,但一期還是很堅持一點:「妳實在太好騙了,如果哪天有個比我好的人,又擅長說這些對妳胃口的話,妳不就被釣走了?」

怎麼會有比他好的人呢?我不經腦袋就直說,結果換來的是一陣尷尬的沉默和好幾個吻。

這下好了,這段回憶又回到腦中,不知道是因為現在的情況還是他那個吻,但不論何者都讓我臉紅…

薄臉皮不是好事,在學校裡不是,工作上不是,戀愛上更絕對不是。這代表那方會被吃的死死,死到連動都動不了。

「不過我很確定一點。」突然,他開口,聲音透過胸腔和衣物所以有些悶悶的模糊。

「嗯?」

「如果我比堯潞更晚遇到妳,不,如果你們更早交往,我大概沒辦法把妳搶過來。」他撥開我額頭上的髮絲,輕吻幾下,「雖然不想承認,但他應該也是個不錯的人,而妳現在已經是我的…那就另當別論了。」

這話我聽了心裡是又酸又甜,混雜在一起還是美好的滋味,捏捏他手掌發洩心裡滿到幾乎快溢出的這種感覺,卻被穩穩的回握住,讓心臟又是一陣不聽話的顫抖,大概再一下刺激就能升天了。

我到底是多喜歡他啊,已經無可救藥了吧?

「厚臉皮大王。」「妳喜歡的不是嗎?」「唔…」

回應

筆名是某方~

喜歡寫刀劍亂舞的同人作品,配對皆是<刀劍&女審神者>~

不定期更新,還請多多指教!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