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0052※47 王見了王,必有人亡

這絕對是我吃過最痛苦,最安靜的一頓晚餐了。

我努力的想無視身旁的那團黑暗氣場,但那兩人卻不停把焦點轉移到我身上,就連夾個菜也要瞪對方瞪到天荒地老,還決不出那條魚究竟該給誰。

「給魚魚吧。」「小魚,給妳。」

我尷尬的拿走他們中間的那條魚,「呃,謝謝。」

「不用客氣。」「不會。」

如果他們的關係沒有那麼差的話,其實他們可以考慮組個搞笑藝人團體。他們的默契實在是太好了。

「什麼時候回去?」我用手肘輕撞身旁吃得正開心的夜夜,「別說你們要過夜。」

「嗚?姊妳怎麼知道?」

她接過陸奧守遞來的紙巾,「我們明早回去哦。」

「麻煩妳了。」堯堯也聽見了我們的對話,輕道。

「啊,不會不會…」我立刻回答,聞言他微微笑了,好像我做了什麼讓他很開心的事情一樣。

奇怪,怎麼覺得他跟我說話的時候,心情都特別好啊…?是我說了什麼好笑的話嗎?

洗完澡回到房間,我抱著枕頭不停回想今天我對他說的所有話,試圖找出他心情愉悅的原因。

「魚魚,要睡了嗎?」突然,一期開門進來。

我點點頭,今天看他跟堯堯的行為實在是讓我擔心的身心俱疲,躺下去大概能夠一覺到天亮。

躺在床上,我發現一期還坐在我身旁,沒有像以往那樣跟著倒下摟住我:「一期,你還不睡嗎?」

他睨了我一眼,「我想靜一下心。」

什麼什麼?我連忙坐起來,原本都要闔上的眼皮一下子就很有精神的回歸了崗位。

「一期,你今天好像很慌張耶。」「嗯。」

「我是慌了沒錯。」他低聲坦承,斜靠在我肩上,撫過我今天被堯堯握住的手腕。

為什麼呢?我接著問了下去,卻被猛地親了一下。

他把我放倒在床鋪上,輕哄道:「別想太多,只是不習慣有客人來而已。」

是、是這樣嗎?

相信他好了,我安下心來,在他的懷中睡去。

 

「早安。」

我起床的時間已經算很早了,事實上,我還準備去睡個回籠覺,卻看見了堯堯背著自己的背包,正在玄關穿鞋。

「咦,你,這麼早?」「嗯,等下有客戶要接。」

我沒理解他的意思,大概是指工作的事吧。

「這個給妳,我希望妳能好好考慮。」突然,他從口袋裡摸出一封信,要我接過,「妳的電話,我永遠都會優先接起。」

怔怔的把信拿走,我親眼看他打開門,就這樣瀟灑的離開了這裡。

「再會。」又是那抹笑容。

於是他就這樣走了,我抓著信封回到房間,直覺大概不是什麼好東西,又不想把一期吵醒,便在房門外拆開直接讀了起來。

”致 米璃魚:

我並不擅長一些好聽的話,也不喜歡拐彎抹角,我就直說了。

我知道妳並沒有讀我的訊息,我也對擅自造成妳的困擾而感到十分抱歉,尤其妳還有男朋友。

我原本是打算不說的,但璉夜似乎正好要去妳工作的地方找妳,我基於不純目的也擅自跟去,就見到了一期一振,也就是妳的男朋友。

或許這樣對妳有點失禮,但我認為我能給妳更好的。如果妳跟我交往的話,我是不會讓妳跟我一起工作的,妳唯一的工作,我想會是管錢。

對了,有個誤會我一直都沒能澄清,在此說開。

妳在高中時看到的我的“女朋友”,一直都是我的姊姊,當時為了躲避她前男友才先找我當了替身,其實我從那時就十分愛慕妳了。

知道妳誤會如此之深,我感到很後悔。

如果妳能夠將我列入考慮,就是當朋友也行的話,請給我一通電話,謝謝。

堯潞,筆“

就,就這樣?

我前後翻了一下信紙,希望能夠找到寫有小小「開玩笑的!」字樣的可能,但沒有,就只有這樣。

其實我是在作夢吧?我搖搖晃晃的走進臥室,搖醒了一期。

「魚魚…?」「一期,打我一拳吧。」

他眨眨眼,顯然對我的要求感到疑惑。

「快點,我想確定自己不是在作夢…」我氣急敗壞的抓起他的手,見狀他嘆口氣,一把將我拉倒在床上,傾身吻住了我。

「這樣夠了嗎?」睜開眼,他無奈的臉孔離我很近,近到我直接憋住了呼吸。

這兩個男人,怎麼都不聽別人說話的啊!

回應

筆名是某方~

喜歡寫刀劍亂舞的同人作品,配對皆是<刀劍&女審神者>~

不定期更新,還請多多指教!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