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250600脫北者



脫北者(韓語:탈북자),又稱逃北者,指通過非正常渠道離開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北韓)到達別國的朝鮮國民。以前曾稱作歸順者(귀순자)。在華語地區也稱為「北韓難民」或「朝鮮難民」。脫北者本來專指從離開朝鮮到大韓民國的人,現在泛指所有從朝鮮離開的人。
脫北者過往都因為政治理由而亡命,但現時主要是因為在朝鮮的生活過於艱苦而離開。


南韓推遲演習 脫北者空飄真相氣球

【新唐人亞太台2010年12月18日訊】關心國際重要消息。南韓今天表示,由於天候不佳,推遲原訂於今天進行的實彈演習,而延坪島上的居民表示,憂心北韓的威脅,正逐漸撤離,同時一群自由朝鮮運動的人士則在延坪島上準備空飄氣球,要告訴北韓民眾真相。

南韓表示,由於天候不佳,原訂於今天(18號)在朝鮮半島西海岸進行的實彈射擊演練,將延後到週末或是下週;而北韓當局則威脅,南韓如果進行射擊演習,北韓必將採取「自衛性攻擊」,讓上月23號突然遭到北韓開火的延坪島居民大感緊張。

48歲的延坪島居民 尹真英(音譯: Yoon Jin Young):「在我們國家舉行火砲演習後,這裡的居民變得緊張起來,而且北韓接二連三威脅強烈反擊,我們很擔心,想要從島上撤離,我們正在等待渡輪,不過渡輪還沒來,因此我們焦急等待。」

在居民撤離的同時,數十位脫北者16號開始聚集在延坪島上,他們準備了10個空飄氣球,包含20萬份傳單以及1000美元和500張反對金正日政權的CD,在18號對北韓空飄真相傳單。

自由朝鮮運動聯合代表 樸相學(Park Sang-hak):「我們站出來就是要讓北韓民眾透過傳單瞭解,北韓野蠻砲擊延坪島的事實和真相。」

而在另外一頭,美國新墨西哥州州長李察遜(Bill Richardson)為了試圖冷卻朝鮮半島的緊張局勢,正在平壤進行交涉,他表示現在的情況就像”打火機”,並力勸北韓不要攻擊南韓的演習。

延坪島距離朝鮮半島大約80公里,接近北韓邊界,北韓上個月的砲擊造成兩名軍人和兩位平民死亡,房屋起火,當地居民至今依然餘悸猶存,憂心北韓再度開火,島上剩餘的居民正在逐漸撤離。

新唐人亞太電視 張家輔 綜合報導

引用﹕http://ap.ntdtv.com/b5/20101218/video/44814.html


脫北者達到2萬名的時代,就業困難使得54%領取生計津貼

定居在韓國的脫北者數量超過了2萬人。2007年定居韓國的脫北者數量突破了1萬人,時隔3年這一數字竟然達到了2萬人的紀錄。統一部相關人士11 月15日表示:“隨著60多名脫北者一起於11月11日通過第三國乘坐飛機來到韓國,來到韓國的脫北者已經超過了2萬人。”根據掌握的情況,第20000 名是出身兩江道的金某(41歲,女)。據稱,在朝鮮經受著經濟困難的金某受到了去年進入韓國的媽媽的勸導,帶著兩個兒子一起逃到了中國,而現在正在接受相關部門的聯合審查。

在1948年韓國政府建立之後,只有極少數脫北者通過停戰線或海上進入韓國。因1994年金日成去世後和次年朝鮮大水災,來到韓國的脫北者數量開始激增。1999年纍計數字超過了1000人,2000年達到了3128人的紀錄。從各個年份來看,2000年來到韓國的脫北者為 300人,到2002年增長到了1000多人,之後一直增長,去年達到了2927名的紀錄。今年10月,這一數字為1979名,增長勢頭減慢了。據相關部門掌握的情況,這是因為有傳言說從中國等第三國入境手續會被推遲,而且脫北者在韓國定居比想象的要難。

在這些脫北者中,鹹鏡道(77%)占有絕對多的比例。統一部相關人士表示:“因為在同中國接壤的地區中,鹹鏡道地區的江相對窄、水深淺,偷渡相對容易。”而且脫北者中女性占68%,這一高比重也是特徵之一。有人指出這是因為相對於男性,在朝鮮境內女性的移動更加自由,在第三國也很容易滯留。

脫北者定居援助設施——京畿道安城的 Hana院在1999年7月只有150人的規模,但經2003年和2008年的擴建,現在已經擁有了750人的收容能力。加上京畿道楊州的分院,現在可同時收容1000人。今年的預算達704億韓元,占統一部所有預算的46%,比重非常大。

脫北者從入境之後開始就接受徹底的調查。相關部門解釋說,近來有一些朝鮮特工偽裝成脫北者企圖殺害朝鮮前勞動黨書記黃長燁或進行間諜活動,所以韓國方面必須要進行仔細檢查。參與了脫北者調查的一位相關人士暗示說:“現在是1000名朝鮮居民中就有一人脫朝,所以即使脫北者虛報了在朝鮮的行跡或居住區域,我們立刻就會通過相關脫北者證實。”結束了傳訊的脫北者將會接受12周的定居援助教育。其中不僅僅包括計算機等實際技術,還包括使用信用卡購買商品或乘坐地鐵、公交等現場體驗項目。包括一對雙胞胎,共有113個嬰兒在Hana院出生,還有統一部職員和脫北者結婚的事例。統一部解釋說:“事實上根據國際難民相關規定,要將男女嚴格分離收容,所以親人們要在教育機構中分開,這是我們面臨的困難。”

經受了教育之後,脫北者會得到600萬韓元(1人標準)的定居基本金和1300萬韓元的居住援助金。基本金首次支付300萬韓元,剩下的300萬分三次支付。過去雖然一次付清3000萬韓元左右,但脫北者為了把家屬也帶來,把錢都給了中介,所以改變了製度。定居的脫北者月均收入為127萬韓元,雇傭率為 41%,比一般國民的雇傭率(59%)低很多。有54%的脫北者在領取3.2%的國民領取的生計津貼。這樣一來,有很多脫北者隱藏已取得了韓國國籍的事實,再次亡命到第三國。

統一部部長玄仁澤11月15日去了脫朝青少年大安學校——首爾南山洞黎明學校激勵了學生們,稱“政府和國民們應該團結一心,努力幫助來到韓國的2萬名脫北者順利定居。”

引用﹕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1116/138/2h6ij.html



北韓“脫北者”的悲慘遭遇

所謂的“脫北者”就是逃離北韓的民眾,自從北韓鬧饑荒以來,越來越多的北韓民眾為了生計,想逃離北韓。他們最想去的地方當然是南韓,然而朝韓兩國在38度線兩端駐紮有幾百萬軍隊,還有數量無法計算的深壕、地雷、鐵絲網,要想從38度線穿過逃到南韓,無異是天方夜談。

於是北韓民眾紛紛轉走第三國,一般的選擇是中國,因為中國與北韓北方接壤,中國東北也有北韓族,並且很多都是北韓民眾的親友。這些“脫北者”往往選擇在漆黑的夜晚,帶著老人,妻子,自己的兒女,放棄自己在北韓的一切,冒者被北韓邊防哨兵發現的危險,穿過鴨綠江,只是為了生存,一旦被發現,就有被哨兵開槍打死的危險。若被抓到,將會用鐵絲綁起來,押回北韓,等待他們的將是什麼,沒人知道。

曾有中國延邊的北韓族說,他們那邊經常有北韓的“親戚”前來投靠,來了之後頭幾天都不許上桌和他們一起吃飯,只許喝粥,因為“脫北者”饑餓太久,曾經發生過一次吃得太多而撐死的情況。

就算“脫北者”歷經千辛萬苦,終於能到達南韓,也不得不要千方百計地找工作。因為過去,“脫北者”人數較少時,生活安置費還比較高,而現在已經大為降低,一些原本在北韓有較為體面的職業或有一技之長的人,他們在北韓的經歷學歷,在南韓並不能得到承認。即使找到一份工作,由於南北方語言習慣的不同、“脫北者”往往理解不了南韓所使用的外來語,雙方不斷產生一些誤解和隔閡,甚至被南韓民眾所歧視。許多“脫北者”因此陷入了自暴自棄境地,或酗酒,或參加犯罪活動。

【星島網訊】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古特雷斯20日開始對中國進行訪問,這是聯合國難民高級專員1997年來首次訪華。預料古特雷斯此行將討論北韓難民問題。聯合國認為這些人應該受到一定的保護,而中國則把他們視為經濟移民而非政治難民。

據古特雷斯的發言人表示,古特雷斯將和中國商務部、公安部、外交部等部委的高級官員會晤。 雙方將討論外國人進入中國和申請庇護、中國參與在其他地區、特別是非洲的人道主義援助行動、難民署在中國的採購中心工作情況等問題。
 
預料北韓難民問題也是這次訪談的重點之一。聯合國認為這些人應該受到一定的保護,而中國則把他們視為經濟移民而非政治難民。據人權組織估計,目前滯留在中國的北韓難民超過十萬人。如果他們被發現的話,很可能被遣返北韓,但是也有部分人得以輾轉進入南韓。

去年十月,中國遣返北韓難民在南韓激起公眾憤怒,南韓外交部也受到民眾批評,說他們沒有盡力將那些北韓難民帶到南韓。當時,在南韓首都的中國使館外有抗議者示威,焚燒了中國國旗。抗議者還試圖衝擊中國使館,但是被警察阻止。

由於北韓南韓邊界戒備森嚴,大批北韓人為逃離饑餓和壓迫進入中國,試圖轉往南韓。去年將近1900北韓人經過中國和其他國家到達南韓。大部分人在北京和上海的使領館、學校和外國人的辦公場所尋求庇護。由於中國政府加強了對使領館的戒備,北韓人開始進入外國人的學校和公寓尋求庇護。

根據中國和北韓簽訂的協議,中國應該遣返北韓難民。但是如果難民事件被公開披露出來,中國政府一般就不作遣返。南韓呼籲將生活在中國的北韓人作為難民對待,但中國政府不同意,認為這些人是經濟難民。

據悉,在華期間,古特雷斯還將參加《國際難民法》中文版的發行儀式,這本書由難民署和國際議會聯盟聯合出版。

聯合國難民署1980在中國設立辦事處,工作範圍涵蓋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特別行政區以及蒙古國。

引用﹕http://www.stnn.cc:82/op_ed/comments/t20060321_170943.html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回應
...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在線人數

Facebook+噗浪
......




奇聞妙事聯播網
奇聞妙事
Sitetag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