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0630【Kenko】Zeta L41 多層鍍膜UV保護鏡-82mm-momo 摩天商城-3C

在市場上不管是購買任何東西都要有3C認證,

 【Kenko】Zeta L41 多層鍍膜UV保護鏡-82mm 其中在momo 摩天商城也一樣,

各位家長需要注意,兒童玩具安全性非常重要,

如果選擇不當就會帶來較大的安全隱患。在momo 摩天商城購物全部有3C認證,

 【Kenko】Zeta L41 多層鍍膜UV保護鏡-82mm 所以更加放心。

momo 摩天商城屬於正規的購物商城,

這裡的 【Kenko】Zeta L41 多層鍍膜UV保護鏡-82mm 產品都通過國家強制性認證,

每一件產品都會保證品質。喜歡在網上購物的朋友們,

需要到momo 摩天商城進行詳細的瞭解,

保證讓每一位元客戶都能夠選擇到低價優質的產品,

而且保證正品,是老百姓放心的購物平臺。

【GOOD YEAR】大童 專業避震氣墊運動鞋 AIR系列(藍螢橘 48703)

【GOOD YEAR】大童 專業避震氣墊運動鞋 GZ-02(黑灰橘 48663)

【K-SWISS】男款 LOZAN III 時尚休閒鞋(03212-062-黑)

 

商品訊息功能:

  • 品號:3381816
  • 超高階的透光率高達99.4%
  • 抗磨損及易清潔的鏡片鍍膜
  • 革命性的ZR多層勳膜技術

 

【NEW FORCE】超動感軟Q情侶洞洞鞋-(1入-女款黃色)

【NEW FORCE】超動感軟Q情侶洞洞鞋-(1入-女款藍色)

 

商品訊息簡述:  

■ 尺寸:82mm
■ 適用所有82mm口徑大小之鏡頭
■ 商品包裝:一入裝

保固期

鑑賞期內,新品瑕疵做退換

 

【Kenko】Zeta L41 多層鍍膜UV保護鏡-82mm3c資訊網

【Kenko】Zeta L41 多層鍍膜UV保護鏡-82mm3c資訊網站

【Kenko】Zeta L41 多層鍍膜UV保護鏡-82mm3c 資訊情報中心

【Kenko】Zeta L41 多層鍍膜UV保護鏡-82mm3c資訊論壇

【Kenko】Zeta L41 多層鍍膜UV保護鏡-82mm3c資訊展2015

【Kenko】Zeta L41 多層鍍膜UV保護鏡-82mm3c資訊展

【Kenko】Zeta L41 多層鍍膜UV保護鏡-82mm3c資訊月

【Kenko】Zeta L41 多層鍍膜UV保護鏡-82mm最新3c資訊

【Kenko】Zeta L41 多層鍍膜UV保護鏡-82mm3c新資訊

【Kenko】Zeta L41 多層鍍膜UV保護鏡-82mm3c產品資訊

html模版 南京貨輪在日本海域沉沒 運輸公司否認超載_新聞中心_新浪網“我們正盡最大努力搜救生還者,現在正等待船員們生還的消息,可到現在還沒有新的進展。”昨晚10點,南京遠洋運輸股份有限公司南京駐地,“南遠鉆石號”出事後一直加班的公司綜合辦袁主任聲音沙啞而低沉地告訴記者,昨天25名船員的傢屬來到南京後,公司通報情況後,他們心情沉重,盼望著奇跡出現。現在能夠確認發現3名生還者,其中兩名是江蘇人,都在日本沖繩醫院救治,公司已派人去探望,待條件允許時迎接回國。  公司已派人去日本探望生還者  記者從相關部門瞭解到,失事船上共有海員25名,除來自福建、湖南、湖北各1名外,其餘22人均來自江蘇。目前救起3人,撈出2具遺體,20人生死不明,估計生還希望渺茫。而這些失事船員,絕大多數都是今年10月2日剛剛上船的年輕船員。25名船員中,有17個是“80後”,其中最小出生於1989年1月23日,是一名實習生。  袁主任告訴記者,所有船員都經過海事院校的培訓,擁有相關的專業證書,在正式上崗前又都進行瞭相關培訓。  記者瞭解到,11月4日,該船從印度尼西亞港口出發,駛往連雲港。袁主任告訴記者,11月9日晚上7點多,船長還跟公司進行瞭聯系,沒有報告異常情況,可沒多久就失去瞭聯系。公司立即啟動應急預案,向北京的國傢海上搜救中心及日本、中國臺灣、菲律賓的海上搜救中心發出求救信號,還請求附近海域的過往商船幫助搜救生還者。  到昨晚,附近出事海域的搜索還在進行,但沒有發現一名生還者。袁主任告訴記者,目前日本的3架海上搜救飛機和中國臺灣的3搜船艦都在出事海域搜索,尋找生還者的蹤跡。現在能夠確認的是已發現3名生還者和2名遇難者,生還者中兩名是江蘇人。生還者被就近送到日本當地醫院救治,公司已經派人去日本探望傷員,若條件允許將接他們回國。據瞭解,昨天“南遠鉆石號”25名船員的傢屬也到瞭南京,南京遠洋運輸股份有限公司通報瞭有關情況,並進行妥善安置。  南京遠洋公司是傢民營企業  失事船到底歸誰所有?據相關人士透露,失事之初,曾有很多人以為這是外輪,與我國沒有太大關系。其實,“南遠鉆石號”的所有人、經營人、管理人,實際上是江海集團旗下的南京遠洋公司,這是一傢民營企業。而據記者瞭解,該輪是南京遠洋集團去年9月購自浙江舟山的一艘新船,當時價格約為3700萬美元。其之所以掛“巴拿馬籍”,主要是出於方便及省錢的考慮。  業內人士介紹,船舶掛“巴拿馬籍”在業內是個普遍現象,也叫掛“方便旗”——因為巴拿馬是個中立國,它的船可以自由進出世界各地的港口,非常方便;同時,巴拿馬的船舶稅費也相當低,這是許多船舶樂意掛巴拿馬旗的重要原因。  但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袁主任稱失事的“南遠鉆石號”並非他們公司的船,“是交由公司管理的”,而他對船主情況“並不知情”。對於“南遠鉆石號”的真正東傢,袁先生並沒有透露。  記者瞭解到,南京遠洋運輸股份有限公司目前是江蘇最大的三傢遠洋運輸公司之一,現有船舶23艘、總運力達50多萬載重噸。“南遠鉆石號(NascoDiamond)”是南京遠洋船隊規模中船齡最新、載重噸最大的船舶。南京遠洋是一個專門經營幹散貨船舶運輸的專業船東公司,成立於1988年,原名南京遠洋運輸公司,1994年進行股份制改造,更為現名,現擁有1000多人的船員隊伍,基地管理和技術人員50多人,實力較強。從行業上說,該公司屬於交通部門管理。  2大疑問  1."鉆石號"是否超載?  南遠發言人:“南遠鉆石號”未達核準載重,絕無超載  “南遠鉆石號”去年才下水,美國、非洲等全球航線都跑過,從未出現過任何不正常跡象,船況良好。袁先生告訴記者,在這次出事前,“南遠鉆石號”至少三次跑過這條航線,均安然無恙,所以這次出事之前,直到失去聯系那一刻,也沒任何征兆。  有人指出,“南遠鉆石號”的出事海域正好在沖繩南部,而在10月27日,也有一艘巴拿馬籍的貨輪經過附近海域前往山東港口時發生翻覆沉沒,巧合的是,兩船都裝載瞭來自印尼的大量鎳礦,幸好當時險情發現早,25名大陸船員得以逃生。針對網上傳言“南遠鉆石號”是因為超載導致沉船的說法,南遠公司袁主任表示“絕不可能,跑遠洋運輸從來不允許超載,要求安全第一”。“南遠鉆石號”的排水量是1.7萬噸,核準載重是5.7萬噸,這次船上裝載的鎳礦是5萬噸出頭,並沒達到核準載重量,更談不上超載。  2.為可沒收到遇險報警?  南遠發言人:船舶的報警系統在出發前絕對正常  南京遠洋公司人士透露,事發時,他們沒有收到該貨輪發出的任何警報,失事周邊地區也沒有收到任何信號。  專業人士分析,如果沒有收到信號,應該屬於“非正常情況”。因為,這樣的遠洋貨輪通常配有兩套報警系列,一套叫“DSC”短信報警系統,船員可以通過這個系統將遇險情況、失事地點等發射到岸上;另一套叫“示位標”自動報警系統,是裝在駕駛臺外面的,一旦船舶沉沒,該裝置就會自動掉到海中,並自動發出報警信號。也就是說,即便遇到突發險情,船員無法發出報警,船舶自帶的自動報警系統也應該可以發出報警。針對記者的疑問,南遠袁主任對於沒有收到報警的原因表示“並不清楚”,並說船舶的報警系統在出發前絕對是正常的,是時常檢查和更新的。  本報記者 於英傑  “沉船泄漏的油污救瞭我們”  鹽城籍獲救船員紀長豐和無錫籍獲救船員耿文磊昨回憶脫險經歷  據新華社電“船沉得太快瞭,大傢都沒想到。”紀長豐搖著頭說。9日,他所在的巴拿馬籍貨船“南遠鉆石號”在日本沖繩以南海域沉沒,船上當時載有25名中國船員。截至12日,僅有紀長豐、耿文磊和楊磊3人獲救,另有2名船員被確認遇難,其餘20人至今下落不明。  整個海平面高過瞭甲板  獲救的3人中,紀長豐和耿文磊傷勢相對較輕,楊磊因吸入較多油污,咽喉受傷,至今還不能順利說話。12日下午,紀長豐和耿文磊向記者講述瞭自己的遇險經歷。  “當天傍晚時,船稍微有些右傾,但幅度並不大,”紀長豐回憶說,“但是當天的海況非常惡劣。在甲板上時常覺得整個海平面都高於甲板,貨船深陷浪谷之中。”紀長豐是獲救3人中唯一沉船時身處甲板的船員,盡管獲救至今已有一天多時間,但他回憶當時的情景仍顯得心有餘悸。  紀長豐說,到瞭傍晚,在很短時間內,船體突然右傾幅度加大,船長命令大傢穿救生衣,準備棄船。“從下達棄船命令,到船體大幅右傾逐漸傾覆,隻有很短的時間,當時很多人都還沒來得及穿救生衣,”他說,“我和一名同事趕緊去放救生筏,筏體已經打開瞭,但一個大浪過來,我們都被沖到瞭海裡。”紀長豐再也沒看到那位同事。  耿文磊是輪機艙船員。他說:“我們一直在堅持讓主機運轉,主機也一直很爭氣,沒出問題。但是,後來船體傾斜幅度太大,我們最終被迫停機。”之後,他和幾名輪機工作人員一起從機艙奔至船內高處的生活區。在貨船傾覆的那一刻,他和同事一起從窗口跳海,隨後便在黑夜的茫茫大海中失散。  海水溫度很低,但油污給我們裹上瞭保暖衣  據他們回憶,當時出事海域海浪巨大,海水溫度很低。經常一個大浪打來,將他們淹沒在冰冷的海水裡,他們要很長時間才能回到海面。人體浸泡於冰冷的海水中,會迅速失去熱量,這使得落水者通常很難在海水中長時間生存。但是,耿文磊和紀長豐遇到瞭例外,沉船泄漏的油污救瞭他們。  “我們都被貨船沉沒的漩渦卷瞭下去,再浮起來時,海面上佈滿瞭船艙內泄出的重油油污,”耿文磊回憶道,“我們身上當時都是油污,頭發和臉都被厚厚的油污蓋住,甚至連睜開眼睛都很困難。” 身上的油污成為3人獲救的關鍵因素。佈滿全身的油污層,相當於為他們穿上瞭一層防水衣物,使他們始終沒有因失溫而喪失知覺。11日發現的一名遇難船員,身上幾乎沒有任何油污,但即使這樣,冰冷的海水、洶湧的海浪、饑渴交加、黑夜中的孤獨……都極大地考驗著身處絕境的船員。“第二天早上,因為太疲勞,我已經產生幻覺,看到瞭森林,感覺到傢瞭,”紀長豐回憶,“於是我竟然自己把救生衣解開瞭,但隨後身體下沉時腳沒觸地,這才猛地醒過來,又穿上瞭救生衣。”  看到搜救直升機,知道自己能活瞭  就在這時,散落各處的3人分別看到瞭前來搜救的直升機,這極大地刺激瞭他們的求生意志。“我對著直升機拼命地喊,”耿文磊說,“雖然直升機沒發現我,但我知道有人在救我們,這就足夠瞭。”  終於,11日6時許,紀長豐被救援船隻發現,第一個獲救。一小時後,耿文磊獲救。同日上午約9時,楊磊獲救。當晚,3人被日本飛機送至沖繩縣的石垣島接受治療。  目前,傷勢較輕的耿文磊和紀長豐同住一間病房。問起他們現在最想做什麼時,他們幾乎同時答道:“最想回傢。”他們兩人分別出生於1984年和1985年,而楊磊更隻有22歲。與他們聊天時,記者時常能夠感受到他們歷經生死之後,對於傢的渴望。  “昨天跟我老婆打瞭電話,她一句話都沒說,就是一直在哭”,傢在鹽城的紀長豐說,“現在真是想傢,想孩子”。尚未結婚的耿文磊此刻最惦記無錫傢裡的父母親人,“昨天晚上到現在,不僅爸媽打電話來,很多親戚也都打電話過來問我的情況。”兩個小夥子雖然還都身有外傷,且還在輸液,但都已開始打聽何時能夠回國。  “為瞭回傢,我在海水裡30多個小時都撐過來瞭,怎麼會堅持不瞭這幾個小時的飛機呢?”當記者詢問他們的身體狀況能否乘坐飛機時,紀長豐這樣回答。  > 相關報道:  載25名大陸船員貨輪在臺灣外海沉沒  視頻:巴拿馬籍貨輪在臺灣外海沉沒1死3失蹤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