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仁壽醫師小傳(二) @ 文化‧資產‧八里坌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開誌日期
  • 2005年10月3日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200607280627戴仁壽醫師小傳(二)

    馬偕醫院院長、癩病門診

    戴醫師夫婦於1923(大正12)年重返台灣後,立即著手整頓因一次大戰影響而停辦長達6年的馬偕醫院。翌年(1924)馬偕醫院便開始收容來自全島的癩病患者,並給予免費治療。1925(大正14)年1月1日馬偕醫院重新開幕,旋即於2月開始在每週三下午、週六上午開辦癩病門診。迄同年底,來院求診的癩病患者已多達90餘名,1928年更達到110餘名。

    當時社會對癩病充滿無知與誤解,被稱之為「天刑病」等,徹底地被污名化。人們並不明瞭此疾病為痲瘋桿菌引起的傳染病,患者被眾人排斥遺棄,形成嚴重的社會問題,報紙上亦常有癩病患者逃脫、犯罪等報導,宛若今日歧視愛滋病一般。

    癩病患者聚集求診,引發馬偕醫院附近居民抗議,戴醫師夫婦遂奔走呼籲,乃獲得英國癩病救助會的補助3,000美金,買下醫院對面的舊雙連教會,改建為全台第一處癩病專科診所。


    (馬偕醫院癩病診療所後院,圖右白袍者為戴仁壽。引自陳文榮 2005:4)

    1926(大正15)年3月9至11日,台灣日日新報連續3天刊載對戴仁壽夫婦的專訪,報紙標題以「癩病人之救主」稱呼戴醫師,並詳加報導癩病治療與防治工作。

    漢名「戴仁壽」

    戴仁壽的漢文譯名何時出現?已知在1926年時,日文版報紙對戴醫師的稱呼為「テイラー」、「テーラー」(即泰勒之音譯),漢文版報紙則採用「提拉博士」、「提羅氏」等稱呼。

    到1928(昭和3)年9月19日台灣日日新報漢文版刊出「台灣癩病撲滅事業」專訪時,開始以「戴博士」稱之;1929年4月22日,報導戴氏募款消息時以「戴仁壽」稱之。

    目前仍不知道此漢名是如何取得、誰命名的,但大致可以確定的是,在1928年左右,人們就已經以此饒負台灣味的「戴仁壽」一名稱呼這位洋醫師。

    籌建癩病醫院

    在長老教會的奧援下,戴氏夫婦展開了有計畫的台灣癩病救助工作。首先他於1926(大正15)年4月6日在長老教會大會上報告創設「台灣癩病救助會」的必要性,1928(昭和3)年3月27日戴醫師再度提案成立「台灣癩病救助會」獲得一致通過,並推派5名理事負責籌劃,同年10月1日理事會通過癩病救助會會章10條,宣告台灣癩病防治救助工作進入組織體系化階段。

    戴醫師早有興建癩病專門醫院的想法,並開始尋覓適當地點。1928年4月他找到新莊街迴龍一帶的山坡地,並獲得台北州方面許可作為癩病院預定地。同年10月官方核准戴醫師的募款工作,短短數月間,全島各地便有300餘人、捐款6萬餘圓,包括板橋林家林熊徵的1,000圓捐款。(台灣日日新報,漢文版,1929/04/22,8版)

    然而,日本殖民政府官方亦關切癩病防治工作,隨即於昭和4年度(1929)編列33萬圓預算,並於同年1月25日由州衛生部長偕同戴醫師及4名顧問到迴龍預定地視察,官方決定接手興建公立癩病院,此即今日引發捷運建設與古蹟保存爭議的「樂生療養院」。

    醫院預定地被官方接收,戴醫師只好另覓他處,並展開為期一年的海外募款工作。1929(昭和4)年3月9日戴仁壽搭船到歐洲、美洲等地募款。

    1930年11月10日,日皇太后特頒獎狀,並贈與銀花瓶、賞金及補助金,嘉許戴博士在台灣癩病防治工作上的奉獻,台灣地區僅有2人獲獎(另一人是樂生院長上川豐)

    樂山園計畫

    部分資料記載,位於八里鄉長坑口的樂山園,乃是由戴仁壽醫師、明有德牧師(Rev. Hugh MacMillan, PhD,當時為台灣神學院長)、及郭水龍牧師,於1929年8月18日(明有德,《樂山三十週年紀念冊》,1964)一說於7月(見陳文榮,2005: 48-49)實地踏勘後決定的。


    (明有德牧師夫婦。引自《台灣痲瘋病救濟協會四十週年》)

    不過此時(1929/03~1930/03)戴醫師正在海外募款,不在台灣。決定樂山園現址的踏勘,若時間正確(1929/08/18),那便只有明有德與郭水龍參與;否則便是時間有誤,可能在1930(昭和5)年8月才踏勘確定。

    戴博士委請郭水龍牧師出面,向地主收購包含水田、山坡林地在內的19甲土地,但戴博士並未告知地主預定興建癩病院的計畫。1931(昭和6)年6月25日,樂山園開始動工整地,戴醫師在山坡林地內上建了一處20呎長、12呎寬竹骨鐵皮屋頂的草寮,以便就近監工。

    淡水郡反對癩病院設置運動

    1931年11月戴博士48歲生日前夕,台灣總督府正式發給樂山院的興建許可,建癩病院消息曝光後,其中包括出身淡水的總督府協議員許丙在內的地主、有力人士忿忿不平,遂積極地醞釀反對設置癩病院的運動。


    許丙像(引自《台灣發達史》)


    1931(昭和6)年11月16日,由許丙帶隊,包括淡水街長多田榮吉及多位街協議員、八里庄長黃千益及多位庄協議員在內的抗議代表一行20人前往台北州廳(今監察院)向平山知事陳情,由平山本人及台北州衛生部長宮川富士松接見,抗議一方指出設置癩病院將「影響觀光事業、影響經濟」等意見,宮川部長則為癩病院計畫辯護,指出衛生無虞等。(見台灣日日新報,1931/11/17,2版)

    18日淡水街民召開大會,表達強烈反對立場。(同,1931/11/19,2版)

    因反對聲浪大增,台北州知事平山泰與州警務部長奧田達郎乃出面,在19日安排戴仁壽與許丙會談,讓雙方陳述意見。戴博士主張:1.日皇太后曾賜予助成金1,000圓;2.曾選擇30餘處地點,皆未獲得官方許可,今預定地八里坌長道坑已經得到許可;3.未來病院的衛生設備將嚴謹而完全。

    反對的許丙則主張:1.並非反對癩病院之興建,而是反對此建於此地;2.淡水為名勝之地,先前曾計畫於八里設置海水浴場,然於此處設置癩病院,甚屬遺憾;3.請戴氏與淡水有力者懇談,若得諒解,余亦不反對。(同,1931/11/20,4版)

    雖然官方出面斡旋,表面上衝突稍減,但實際上卻暗潮洶湧。眼見戴博士仍照既定進度增加人手、備料施工,反對者大為光火,一方面發動捺印連署,向總督府及台北州提出陳情,淡水方面更組織實行委員會,委員有3名日本人、3名台灣人,準備直接與戴氏交涉要求停工撤案。(同前,1931/12/04,4版);另一方面民眾則持續到工地謾罵抗爭,逼得戴醫師必須暫避在草寮內。



    眼見反對抗議愈演愈烈,奧田警務部長遂再度約見戴仁壽,勸他暫時中止工程,但戴醫師以「按照進度施工、絕無增員;雨季將近,若非於現在稍加進行,未來將有障礙;現在進度難以暫停」等理由拒絕。(同,1931/12/05,4版)

    台北州知事出面斡旋調停

    地方人士的陳情書共有淡水方面1,500人、八里方面500人捺印具名,形成龐大的壓力,甚至在台北州協議會開議期間,成為州協議員的質詢焦點。(同,1931/12/23,1版)

    淡水反對成員代表7人,於12月23日下午2時前往馬偕醫院,與戴仁壽談判達2個半小時,但戴氏立場強硬,談判破裂,反對代表「悲憤歸去」。(同,1931/12/26,4版)

    推動癩病防治是官廳既定政策之一,眼見僵局難解,台北州平山知事乃再度介入斡旋,希望消弭反對聲浪。29日下午5時,平山召集雙方到官邸調停,雙方各自讓步,淡水郡代表同意病院設置,戴博士則同意加強患者出入管制、嚴謹處理院內污物、患者不搭乘公共交通工具、縮減收容人數等,事件終於獲得解決。平山於會後發表聲明書,全文如下:

    臺北馬偕醫院戴博士。曩計畫創設癩病院于淡水郡八里庄。因遇該庄及淡水街民反對。幸該問題。双方有理解。得圓滿解決。甚為可喜。夫癩病豫防。及根絕方法。是有種種議論。然就根本方針。僅隔離患者全部。外無別途。今戴博士。籌設癩病療養所。亦為本島癩豫防根絕起見。甚得機宜。乃許可其建設。而淡水郡地方民謂設該療養所。損害該地方勝景價值。更影響海水浴場繁昌及魚類竝農產物販路。經濟的受打擊不少。起反對設置運動。是亦不過杞憂而已。今回之樂山園非設開放的部落。要依臺灣私立醫院規則。受取締(按:管理之意)。更就設備構造。乃至于入院患者出入等。亦相當加以考慮許可。完成後。就諸點。警察當局。亦十分勵行取締。努力一掃地方民不安。慨觀以上諸點。認不要移轉。一面諒察該地方民之陳情。斟酌双方事情。就左記●●設人取締。得解決●●●。

    一、取締收容患者出入。醫院出入口。置監視人。●●●●●。●●●(按:原稿不清)。患者外出。除不得已事情而外,則不許之。要受外出許可。需豫先與警察官協議。患者需要品。自院長購入。配給於患者。

    二、院內污物處理。就院內污物處理與傳染病院同樣取扱。努力防止病菌散蔓。糞便污水。全部集於殺菌池。使腐敗液化。更濾過砂床。設蒸汽消毒。消毒患者衣服。及其他物品。又紙幣及貴重品。使瓦斯消毒。設污物燒却場。院內污物。全部燒却。

    三、取締收容患者。就交通取締規則。不許搭乘合自動車(按:公共汽車)。以外亦無規定。關樂山園收容患者。不利用交通機關。設備患者專用自動車。為此目下戴博士。與督府交涉中。

    四、收容患者定員。豫定收容二百名。今限于昭和七年度四十名。同八年四十名。計八十名。若要增員。要考慮地方狀況。及病院經營實際。而決定之。

    以上為樂山園設備構造。及取締方針大綱。其他諸點。為治安及衛生上取締亦十分勵行。其無使地方民。感危險及不安。又鑑今回事件。於本島施行癩病豫防法。亦為必要。對此思欲對督府建議。為愛護淡水。州當局亦援助同海水浴場之發展云。
    (台灣日日新報,1931/12/31,4版)


    回顧此事件,反對者主要為淡水方面的有力人士,及八里、長道坑方面的地主,此二者的角色也有所重疊,例如許丙在長道坑擁有大筆土地。地主唯恐癩病院設置後,造成土地價值下跌,又因缺少癩病知識,擔心被傳染等,遂以經濟、觀光等角度表達反對,連淡水街長多田榮吉、八里庄長黃千益都帶頭反對。

    其中最值得玩味的,是八里庄長黃千益的角色。黃千益是出身八里的高材生,大正年間畢業於當時全台最高學府:總督府醫學校,相當於今日的台大醫科。畢業後在台北醫院第二內科任職主治醫師長達6年,可見黃氏確實為優秀的菁英。黃氏後來接受官方派任返鄉,擔任八里庄長兼公醫,相當於今日的八里鄉長兼衛生所主任。

    黃氏既為內科醫師,理應相當瞭解癩病防治的重要性,及癩病的症狀、傳染途徑及隔離治療的詳情。或許是屈服於地主壓力、或許是代表庄民發聲吧,黃庄長選擇站在反對一方,而非基於其醫療專業、盡力協調排解反對聲浪。

    「戴土公」

    其實,事件演變成如此難以轉圜,戴仁壽博士也得負部分責任。首先在洽購土地時,並未告知地主、庄民興建病院的計畫內容,民眾不知其詳,誤以為將興建癩病人集中之村落,自然會恐慌、遂引爆激烈抗爭。

    反對運動勃發之際,面對強大壓力,戴博士沒有屈服,但也沒有盡力去折衝說明,反而依既定計畫招工進料、整地放樣,看在地主居民眼中,不但沒有談判誠意、更無異挑釁。或許戴博士認為,與不理性的地主居民溝通也不會有結果吧。

    從此事件,我們可以一窺戴仁壽擇善固執的性格。戴醫師對病人體貼入微、善良、仁慈且熱誠,是一位標準的良醫;但是卻也是個性格剛直、在工作上認真執著、有所堅持,嚴肅、甚至帶點頑固、急躁的實行家。從曾經共事的醫師、護士私底下叫他「戴土公」(個性急躁、凶悍)便可得知一二。

    戴仁壽醫師小傳(一)|日誌首頁|戴仁壽醫師小傳(三)上一篇戴仁壽醫師小傳(一)下一篇戴仁壽醫師小傳(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