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10305我們的故事,繼續-35

雖然室內溫泉池有著開闊的玻璃窗可以看到戶外的風景,但是Kongphop和Arthit仍然選擇在室外的露天溫泉池裡泡湯。

「外面比較舒服對吧?裡面覺得有點悶。」剛才在室內感覺過於悶熱,所以Kongphop提議到室外溫泉池。

「嗯……真的很舒服,空氣也很好啊~」Arthit仰起臉閉著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氣,夜裡沁涼的空氣清新好聞,隱約還有溫泉水蒸發而上的淡淡硫磺味,這對Arthit來說是前所未有的體驗。

「是啊,這樣不會冷吧,學長?」兩人肩膀裸露在池水外,冷風偶爾吹佛而過,Kongphop關切的問道。

Arthit搖搖頭,接著卻感覺到熱水淋上自己的肩膀,他睜開眼睛就看到Kongphop以手掌汲起溫泉水澆淋著自己的肩膀。

「Kong……你幹嘛啊!」池子裡還有其他人在,他幹嘛做這種動作。

「怕學長冷啊~」Kongphop理直氣壯的說道,表示自己單純就是不想讓Arthit著涼而已。

 「我不冷,你安份點。」Arthit壓低音警告道。

「嗷,我什麼也沒做啊,學長……」Kongphop無辜極了,不過既然Arthit不想他做什麼就安份的什麼也不要做,不要惹他生氣為上。

「哼。」Arthit挪了挪身體和他拉開一點距離,Kongphop則露出委屈的表情。

Kongphop無奈的噘嘴一笑,Arthit的害羞在袒裎相見的此刻更加明顯,還是不要挑戰他的底限比較好。

「啊,下雪了。」感覺肩上有水滴落而抬頭看天空,Kongphop驚喜的發現原來是稀落飄下的雪花。「學長,是雪。」

聽到Konghop說的話,Arthit也抬起頭往上看,果不其然看到細細落下的白雪,他伸出手去接,雪花碰觸到手心的瞬間就化成了水。

「真的下雪了。」Arthit也驚喜的笑著。

「在雪中泡湯特別的浪漫呢。」即使不是兩人單獨在一起,Kongphop依舊為這應景而下的雪感到興奮不已。

「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啊喂!」Arthit一副受不了的樣子,不過其實多少也感覺到他所說的浪漫,在水氣氤氳的池子裡,天空飄下陣陣的雪花,最重要的是,身邊有著自己愛著的人。

好吧,是浪漫了,Arthit的手往旁邊挪動,覆上了Kongphop置於兩人中間的手,Kongphop勾起笑,轉頭看著他。

Arthit略顯不自在的撇開臉,卻藏不住嘴角上揚的弧度,Kongphop看見了,笑得更開心了。

兩人泡過溫泉後,吹乾頭髮換好衣服離開了溫泉浴場準備去吃晚餐。

「啊,泡完溫泉好舒服啊,好像真的不累了。」Arthit舒服的伸了伸懶腰,Kongphop贊同的點點頭。

「果然可以消除疲勞呢。」像是洗去一整天舟車勞頓的疲累似的,精神都好了。

Arthit嚷著肚子很餓,所以兩人一走進浴場隔鄰的村民食堂坐定後很快的點了餐,很快的吃完它,飽足的離開食堂。

因為剛吃飽所以他們沒請餐廳叫車而打算走路回房間,原本打算直接回房間,但因為他們住宿的樹林裡就有兩個有名的建築景觀,於是他們臨時決定到石之教堂看看,另外一個高原教會則留待白天再去了。

石之教堂是一座把石、光、水、綠色與樹木自然界的五大基本要素融入到設計中的〝天然教堂〞,整間教堂是由石頭和玻璃相互融合堆砌所組成的大型弧型結構,石頭代表了強壯的男性,玻璃則代表了柔和細膩的女性。

夜裡雖無法完全看清它的模樣,但點著黃燈的建築散發著溫暖,沒有一般教堂那樣莊嚴肅穆的氣息,由於教堂內禁止攝影,所以Kongphop和Arthit進去參觀後出來只在教堂入口那裡拍了照片。

「Arthit學長。」忽然聽到Kongphop喊自己,Arthit抬起頭,只見Kongphop又舉著手機故技重施要拍兩人親密合照,這回Arthit沒讓他得逞,Kongphop失望的長嘆了口氣,但下一秒Arthit卻往前貼上他的唇,出乎他意料之外給了更多並主導了這次的合照。

牽著Arthit的手走在點著一盞盞黃燭色燈的林間小徑時Kongphop一路都是笑著的。

「為什麼連這小路都感覺好浪漫啊……」他的感嘆詞讓Arthit忍不住笑,根本是心理作崇吧,雖然點著黃燈的小徑是頗具浪漫氣息,但他感覺到的肯定不是這一點了,Arthit很明白。

「因為你是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明知道Kongphop的感受為何而來,Arthit還是毫不留情的嘲諷他。

「是這樣嗎~」Kongphop不以為意的笑著,注視著Arthit的眼神溫柔深情,即便是在光線不夠明亮的林子裡,Arthit卻看得很清楚,臉上不自覺漾起淺淺的笑。

「有點冷啊,趕快回房間吧。」雖然興奮下雪 ,但夜越深氣溫越低,有些禁不住了,Arthit催促著似乎想慢慢散步的Kongphop,Kongphop應了聲是,接著拉住Arthit三步併做兩步的小跑步的往房間方向跑。

被拉著跑邊罵著Kongphop瘋子邊笑著的Arthit覺得自己也是瘋子了。

 一進到房間裡溫暖的室內讓Arthit立刻讚嘆的大呼一聲,然後脫掉大衣衝到床邊直接躺成大字形,等看到Kongphop朝自己走來時想閃躲到一旁卻來不及,Kongphop已經壓了上來讓他無法動彈。

「唉咦……幹嘛啊……」壓在自己身上的Kongphop只一瞬不瞬的盯著自己看卻不說話,看得Arthit臉一直熱起來,忍不住開口想沖淡這種曖昧的氛圍。

「學長想幹嘛呢?」不說自己想做什麼反而問起Arthit,Arthit斜看著他。「學長沒有意見嗎?」

「我說你就會照做嗎?」

「嗯……說說看囉。」

「我想要起來喝茶看個電視。」Arthit隨口謅了個理由。

「嗷,但是這裡沒電視呢。」Kongphop微笑著,Arthit氣惱的嗤了聲,Kongphop笑了聲,拉住他的手臂讓兩人都坐起身,接著下了床。

Arthit有些訝異的看著他走到小桌那裡煮熱水準備泡花茶,又把音響打開讓森林SPA系的音樂流瀉而出,他剛才眼神裡流露出的不像是要做這些事的樣子啊……

「學長要到這裡喝嗎?還是那裡?」Kongphop指了指小桌這裡的沙發又指了指床邊木質地板上的和式椅那裡詢問著。

「額,這裡吧,這裡感覺溫暖。」Arthit一邊說著一邊下床往和式椅那裡移動,抓起手機看訊息。

Kongphop則等水煮開了往玻璃茶壺裡注滿了水後才拿著茶壺及茶杯來到Arthit身旁的位置坐下,倒了茶後把其中一杯挪到Arthit前面。

「我傳照片給教官群組看,他們羨慕死了,說這裡很美,想來了,哈。」Arthit一邊傳照片一邊看訊息,得意的說著。

Kongphop往他手機那裡探看了眼,接著伸出手點選了一張照片後直接按傳送,Arthit連反應的時間都來不及,照片一傳上聊天室立刻被全部讀取,Arthit大叫一聲,手忙腳亂的趕緊收回,然後轉頭怒瞪著像無事人似的Kongphop。

「你這傢伙……」Arthit咬牙道,他把剛才兩人在石之教堂前拍的那張親密合照給上傳了,雖然自己立刻回收但全部人都看見了,現在聊天室一片鄙視自己放閃的回應,Arthit連看都不敢看直接關掉螢幕。

「學長不喜歡這張照片嗎?是學長構圖的啊。」故做無辜的樣子讓Arthit直想掐死他。

「我哪有不喜歡啊喂!」Arthit瞪著他。「但那是我們私人的東西幹嘛傳給他們看啊,他們就只會酸我。」

Kongphop側過身抱住Arthit,求和的用下巴蹭了蹭Arthit的肩。

「對不起,我只是想讓學長們看到我和Arthit學長相愛的樣子,沒有想那麼多。」

「少來了,你明明就是想很多的人。」想很多但也很衝動,Arthit嘆了口氣,算了,傳都傳了,氣也沒用。「放開我,我要喝茶。」

Kongphop一臉歉然的鬆開手臂,接著拿起糖包殷勤的問著Arthit要不要加糖,然後為他的茶裡加了糖。

 喝了幾口茶緩和了情緒的Arthit放下茶杯後才轉頭看著一直看著自己的Kongphop。

「你知不知道我想掐死你。」

「是,我知道。」Kongphop乖順的回答道,抓握住Arthit的手。「學長罰我吧。」

「罰你什麼?去露台做一百個伏地挺身嗎?還是去樹林裡跑五十圈?」Arthit涼涼的看著聽到處罰就噘起嘴裝委屈的Kongphop。「做不到嗎?做不到幹嘛還要我處罰你?」

「做得到,我會去做的,但我做完之後學長會給我獎勵嗎?」Kongphop既然自請處份了當然不怕執行,但執行結束卻要求獎勵,Arthit不以為然的斜看著他。

「哪有人執行處罰還要求獎勵的啊喂!」

「就當是給男朋友的一點特權嘛,好嘛~求你了學長……」Kongphop央求道,那雙深邃的黑眸定定的注視著禁不住自己撒嬌攻勢的Arthit。

每次他那樣小狗狗似的撒嬌討好,Arthit根本毫無招架之力,一顆心早就軟癱只是嘴硬不說而已。

「很煩吶……要什麼獎勵啦?」

Kongphop勾起笑,貼近Arthit耳邊說道:「我們吵架吧~」

「Kongphop!你!」Arthit又氣又羞的嚷著,Kongphop則呵呵一笑接著慢條斯理的起身走向落地門,才一拉開落地門Arthit就衝了過來拉住他的手再把門關上。

「嚯!你瘋啦,外面很冷!」並沒有真的要Kongphop去做這些處罰,但Kongphop就是那種自己說了什麼他就會真的去做的人,所以Arthit不得不衝過來阻止。

「可是學長下了指令我不去執行的話就得不到獎勵了,我不想那樣啊。」Kongphop一副勢在必行的樣子,Arthit此刻再度了解到自己又被引導著挖了個坑給自己跳,而且非跳不可。

「我並沒有真的要罰你啊喂!」氣惱的低嚷著,拉住Kongphop的手走回位置坐下。

Kongphop一臉為難的看著Arthit,他當然知道Arthit心疼自己不會真的讓自己去接近零度的室外執行處罰,他也知道Arthit為了打消固執的自己去執行處罰的念頭會用什麼方式來安撫。

很多時候Arthit的反應都在自己可以預測的範圍內,所以自己才會一直去測試,去碰撞他的底限,當然仗勢的是Arthit對自己的疼愛,可能有些卑鄙,但自己樂此不疲。

「不要處罰嗎?可是我真的想要獎勵啊,學長……」

Arthit轉頭瞪著他,看著他疑惑的表情,最後傾過身吻住他的唇,Kongphop的唇角露出一抹笑意。

本來只想敷衍的蜻蜓點水吻一下的Arthit結果卻被捧住臉加深了吻,逃不開也躲不掉了。

兩人是情人啊,不管是處罰或是獎勵,該有的親密情事終將會發生,那是自然而然毋需刻意的行為。

Kongphop的唇舌貪婪的覆蓋勾纏著Arthit微帶羞怯但自然回應的唇舌,吸汲著他口中微甜的茶香還有他那比粉紅凍奶還甜蜜的回應,摟在Arthit腰間的手收緊,讓他的身軀更貼近自己,讓他的手探進自己的衣擺下透露他心裡的想望。

Arthit不是猜不到自己這樣意圖敷衍安撫他的動作無法滿足貪婪的Kongphop,但即便知道會有後續,自己也還是會去做,因為其實自己也有著期待,關於Kongphop的得寸進尺。

不上班的時候,Arthit不會阻止自己在他脖子上留下痕跡,所以Kongphop正肆無忌憚的吮吻著他的脖子,輕舔著那上下滾動的喉結,還有沿著脖子往下的鎖骨。

溫熱的唇舌短暫離開Arthit的肌膚的片刻,Kongphop快速的脫掉Arthit的上衣和自己的上衣接著立刻重新吻上Arthit的唇,抱住他往後一躺。

「嗷!好冰!」背部接觸到木質地板時Arthit叫了聲,Kongphop聽到趕緊將他拉坐起來,歉然的看著微皺起眉的Arthit,然後拉住他的手起身移動到溫暖柔軟的床上。

 兩人都躺上床後,Kongphop並沒有立刻繼續被中斷的動作,反而以手撐著上身,一雙黑瞬亮燦燦的凝視著Arthit,看得Arthit臉都要熱起來了。

「看什麼啊喂……」被他那樣注視著不管兩人交往了多久時間都讓Arthit無法不害羞,那像是要把自己看通透的眼神,那像要把人剝光似的慾望,都讓Arthit渾身發熱,想躲無處躲,他抬起手臂擋在自己的眼前。

「我看學長是不是感到快樂啊……」Kongphop低沈道,接著俯下身在橫亙於他眼上的手臂吻了下,甚至用舌舔舐,讓Arthit因為癢而縮了手,被迫再與自己對視。「學長快樂嗎?」

「今天嗎?」Arthit不確定他問的是什麼時候,但若是今天……「很快樂,所有的一切都很好。」

「所有的一切嗎?包括我嗎?」那企盼的眼神啊,Arthit點點頭,果不其然讓Kongphop笑了。「我也很快樂,和學長在一起的每分每秒,無時無刻。」

「額,知道了,肉麻適可而止吧……」Arthit感覺自己的手臂起了雞皮疙瘩,不過不知道是因為他的肉麻或者是因為裸露的關係,但很快就因為Kongphop覆上的唇而無法再去想原因。

雖然嫌棄他肉麻,但Arthit其實也想到,這趟旅程之所以感到快樂,除了放鬆的心情和美麗的風景,最重要的應該還是身邊陪伴的人吧,如果不是Kongphop,自己會有這麼開心和……幸福的感覺嗎?是的,不僅僅是開心,還有幸福。

每次和Kongphop出遊都有這樣的感覺,雖然每次自己都像是為了配合他的希望而答應,但卻無法忽略自己在那之中得到的愉悅完全不亞於Kongphop。

「Kong,謝謝你……」Arthit低喃道,Kongphop正專注的品嚐和取悅Arthit,隱約聽見Arthit說話但沒聽清楚而抬頭。

「學長說什麼呢?」

「沒事。」Arthit沒打算說清楚,但Kongphop一副想探究的樣子。「我說你幹嘛只脫我的褲子卻不脫你自己的褲子!」被Kongphop詢問的眼神看得受不了,Arthit沒好氣的胡亂嚷嚷。

Kongphop失笑了下,知道這絕不是Arthit剛剛說的話,不過既然他這麼說了,Kongphop當然得要聽從他的要求了,他緩緩直起身,慢條斯理的在Arthit眼前解開褲扣,拉下拉鍊,然後拉下褲子,看著Arthit的臉越來越紅脫去最後的遮蔽後專心的在Arthit身上肆虐,享受他或壓抑或愉悅的低吟,感受他因為渴求自己而展露出的急切,這個時候的Arthit是實誠的,毫無隱藏的,因為最原始的慾望,因為對愛人的渴望。

「可惡……Kongphop,你不是有帶那個嗎?為什麼還……」兩人傾洩過後,Arthit忍不住抱怨著,因為Kongphop沒有用套子。

「因為想和學長一起洗澡,一起泡澡。」Kongphop自Arthit背後抱著他,嗅蹭著他的肩頸誠實道出自己的企圖。

「泡……泡什麼澡啊,都說了那個浴缸很小,擠不下兩個人。」他竟然還想泡澡,Arthit受不了的低嚷。

「可以的,一定可以,好嘛,學長……」收緊手臂把Arthit抱得緊緊的並軟語懇求著。

「額額,隨便啦,反正也非洗不可……」如果不讓他如願,他不知道又要露出怎樣的失望表情了。

Kongphop笑著親吻了Arthit的後頸一下後起身,套上和式浴袍往浴室方向走,Arthit則慢慢的坐起身再套上浴袍下床。

看著Arthit走進來,正在往浴缸裡放熱水的Kongphop噙著笑靠近他。

「額,等我洗好澡你再來。」一句話就喝止了Kongphop的意圖,Kongphop無奈的應了聲是以後先離開了浴室。

Arthit很快的沖洗乾淨身上的黏膩,再坐進已經裝滿熱水的浴缸裡,舒服的發出一聲喟嘆。

雖然Arthit沒有告知可以進去了,但Kongphop聽到淋浴聲停止一會兒後便自動的進浴室。

「學長,喝茶吧。」閉著眼睛的Arthit聽見Kongphop說話的聲音而睜開眼,看到Kongphop端著剛才只喝了一口的花茶。

微冒著熱氣的茶水顯見是重新再沖泡的,他接過茶杯啜了口,垂眸避開眼前那脫了浴袍淋浴的畫面,待Kongphop淋浴過後才挪動身體讓出個位置給他。

Kongphop坐在Arthit的身後,因為浴缸空間有限所以他自然的貼靠在Kongphop胸膛前,Kongphop接過Arthit手上的茶杯喝了口後把茶杯放到一邊去。

因為歡愛而微微痠軟的肌肉被熱水浸泡舒緩許多,Arthit又閉上雙眼,Kongphop溫柔的揉捏著自己大腿和腰部的手則讓他嘴角上揚。

「學長,謝謝你。」Kongphop柔聲的說道。

「謝謝我什麼?」Arthit不解的問。

「謝謝學長總是包容和配合我,被學長寵著真的很幸福。」即使自己提出的要求讓他羞恥感爆表卻還是答應了自己的要求,被情人如此寵溺Kongphop感覺非常幸福。

「哼,還能怎麼辦,誰叫你是我選的人……」Arthit一副無奈又迫不得已的樣子,但嘴角的笑意卻洩露了他的心情。

「暖暖學長,我愛你。」Kongphop低訴道。

「誰准你這樣叫了啊喂!」聽到Kongphop叫自己的小名,Arthit側過頭佯怒的瞪著他。

Kongphop勾起笑,抬手固定住他的頭。

「只叫一次而已,我的暖暖學長~」

「兩次了──」Arthit的抗議聲中止在Kongphop覆蓋而下的唇裡。

雖然被Kongphop喚著自己小名有些被冒犯的感覺,但更多的是莫名的酥軟感,就像現在這個輕柔溫存不帶情慾卻讓自己心頭陣陣暖熱騷動的吻一樣。

偶爾讓他僭越一次兩次也無所謂吧…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