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80148我們的故事,繼續-19

推開家裡大門,Arthit還一邊拿著手機講電話。

「我到家了,晚點再聊吧,嗯,你路上小心。」拿下手機結束通話抬起頭時就看到母親站在前面,Arthit嚇了一跳。

「嗷,媽媽怎麼站在這裡,嚇我一跳。」

Arthit媽媽一臉莫名。

「我要出去呀,你自己只顧講電話不看路還怪起我來了。」

Arthit連忙拉起媽媽的手陪笑。

「對不起,是我的錯。」

「走路講電話也要注意啊,多危險。」媽媽忍不住叨念了句,Arthit迭聲回答知道了。「去洗洗臉換件衣服,等一下跟爸爸媽媽一起去吃飯。」

「好,但是為什麼要換衣服?我穿這樣不邋遢啊~」自己剛從工作的地方坐車回來家裡,穿的就是簡單乾淨的T恤長褲,為什麼還需要換衣服。

「要和爸爸的朋友吃飯啊,換件襯衫吧,快去,準備要出門了。」Arthit媽媽交代著,接著便走出門外。

Arthit雖一頭霧水但也不會違逆母親的意思,慢慢往自己房間走,看到迎面而來的父親時停下腳步。

「爸爸,我回來了。」

「回來啦,你媽有沒有跟你說要去吃飯?」爸爸也提起吃飯的事,Arthit先是點點頭,接著忍不住問說要和誰吃飯。 「爸爸的一個老同事。」 

「噢……是我認識的叔叔嗎?」

「你不認識的,快去換衣服整理一下,怕會遲到。」拍拍Arthit的肩,Arthit爸爸催促著,Arthit點頭進了房間。

無故要自己跟著去吃飯,也不是認識的叔叔,Arthit一開始實在想不通父母親為什麼這麼安排,不過後來想想或許只是母親不想大老遠回家的自己還得自行去覓食所以乾脆要自己一起去吃飯得了,因為是父親的老同事,不是什麼陌生人,這樣也就不奇怪了。

但當餐桌對面坐的是和自己家裡相似的組合,一對父母親及女兒,Arthit這時感覺氣氛有些異常,這頓飯似乎帶著詭譎的味道。

「這位是Ton叔叔,還有他的太太Ling。」Arthit爸爸為Arthit介紹了一起吃飯的人的身份,Arthit恭敬地合掌向他們夫婦問候。

「叔叔阿姨你們好,我是Arthit,很高興和你們見面。 」

「Arthit已經這麼大了,我記得在你還是小嬰兒的時候見過一次,一直到現在才又見面。」 Ton笑著說出自己已經是在很久很久以前見過Arthit,Arthit吶吶的說自己沒有印象。「你那時候還是小嬰兒啊,當然沒有印象,我家Eiffel晚你半年出生。」

對面的年輕女子溫婉的合掌問候。

「叔叔阿姨,Arthit哥你們好,初次見面,我是Eiffel,媽媽生我的時候很想要去巴黎看Eiffel鐵塔,所以我的小名就叫Eiffel。」她大方的說明自己的小名由來,Arthit微笑著點點頭,Arthit媽媽則直嚷很浪漫。

「名字漂亮人也長得漂亮呢~那麼Eiffel應該也己經大學畢業在工作了吧?」Arthit爸爸問著。

「是的,已經畢業目前在曼谷的銀行工作。」Eiffel回答道。

「銀行行員啊,很優秀呢!」Arthit媽媽讚賞道。

「Arthit也很優秀啊,是在一家上市公司當工程師不是嗎?」Ton也順勢讚許了Arthit的工作很好。「可惜和Eiffel在不同地區,這樣聯絡起來好像不是那麼方便。

「現在通訊很方便,在哪裡都方便,要講電話要用視訊都可以,我家Arthit也經常和他媽媽視訊聊天,就像在我們身邊一樣。」Arthit爸爸強調網路發達的時代,身處不同地區的人們聯絡上便利無礙,不管是父母親和孩子或者……兩個男女之間。

這分明是假吃飯名義,行相親之實的活動……Arthit聽了幾句對談後就確認了自己坐到餐桌前之後的感覺。

「說的沒錯啊~我竟然忘了這一點,哈哈哈哈~」Ton一臉恍然大悟,直說自己太老古板落後了。

真是讓人很難自然愉悅進食的一餐飯啊……Arthit在吃完正餐後感覺沒吃飽但是又有些消化不良。

在四個長輩的推波助瀾下,兩個年輕男女互相交換了通訊媒體的帳號和手機號碼,離開餐廳後大家又一起到外頭去散步聊天了一會兒後才互相告別各自離開。

回家途中坐在爸爸開的車上時,Arthit安靜沉默的看著窗外。

「暖暖你覺得Eiffel這個女生怎麼樣啊? 」打破沉默的是Arthit媽媽,迫不及待詢問Arthit的感覺。

「額,很漂亮大方啊。」就吃了一頓飯聊了幾句話,能怎麼知道人家怎麼樣?Arthit就只能籠統的給了個回答。

「我也覺得長得漂亮態度大方很不錯呢~爸爸你覺得怎麼樣?」

「挺好的,得體大方,工作條件也很好,沒什麼可以挑剔的。」

「暖暖你要積極一點啊,多多和人家聯繫,你假日不是經常去曼谷嗎?就去找她聊聊吃飯吧! 」就擔心兒子只顧工作以及和朋友玩樂而錯過了好的對象,Arthit媽媽連忙要Arthit主動積極的聯繫。

「嗷,為什麼要?」Arthit懵懂道,他當然不是真的不知道原因,但就想裝傻。

「還問為什麼,你別裝傻了。」Arthit媽媽則立刻看穿他的態度。「我還不懂你啊!」

   Arthit無奈的皺起眉頭,嘆了口氣。

「爸媽你們幹嘛那麼急啊……我才二十四歲,工作不到兩年,還不到要結婚的時候。」

「誰要你現在就結婚啊?難道你不想談戀愛再結婚嗎?如果你願意現在就結婚爸爸媽媽也不反對。」Arthit媽媽彷彿聽到什麼天方夜譚似的瞪大眼睛,微轉過頭來看著噘嘴皺眉的Arthit。

「別一副是我們逼迫你的表情,誰讓你工作快兩年還交不到一個女朋友,爸媽只好幫忙你找對象了。」

「我有啊……」Arthit聲若蚊蚋的說道。

「你有什麼啊?」聽不清Arthit說的話,Arthit媽媽沒好氣的問道。

「我有女朋友啦!」Arthit嚷了出來,然後毫無意外的看到母親存疑的目光。

「你有女朋友?在哪裡?怎麼從來沒聽你說過?你以為隨口胡謅我會相信嗎?」

「真的有,是我大學的學弟,因為覺得不需要告訴爸爸媽媽所以沒有提過。」說了就會有一連串的後續,煩都煩死了傻了才說。

「有就帶回家來給我們認識,你一直沒說,我們怎麼會知道呢?」Arthit爸爸也開口,如果他真的有女朋友,做父母的就只會高興欣慰而已,但他卻從未提起過。

「還不到時候,暫時不會帶他回家。」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要面對,所以當然不可能帶他回家見父母。「但爸媽你們要相信我,我沒有騙你們。」

「沒見到怎麼相信啊!要什麼時候才算是時候?」顯然無法接受Arthit的說詞,媽媽繼續逼問著。「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嗎?」

「沒有……」進退兩難的Arthit此時有跳車逃離的衝動,但是跳了車也無法不面對問題。「等他畢業,現在還太早了。」

「嚯哦,聽你話的意思其實關係還不穩固吧?」Arthit媽媽自行判斷他的話意。「沒關係,在決定結婚之前要多了解彼此,也要多給自己了解別人的機會,還是要和Eiffel保持聯繫啊。」

Arthit又無聲嘆息了下,也不繼續爭辯了,沒有想到母親竟然這麼開化要自己腳踏兩條船,當然或許她就是對自己的說法存著懷疑的態度,認定自己為了搪塞他們而說謊,所以才那樣說。

 但自己沒有說出Kongphop身份這個決定會不會太過懦弱呢?一時間猶豫的情況下,也沒辦法說了,爸媽沒再繼續追問就暫且如此吧,讓他們以為自己的對象是個女生。

“還沒準備好就先不要說吧!”心慌意亂之際而在朋友群組發了訊息徵詢朋友意見,Not首先回覆了。

“哦嚯!Arthit是我們之中第一個被父母逼婚的呀!”Bright則一貫的重點錯誤。

“沒有逼婚,你腦袋有什麼問題這樣理解啊喂!”Arthit明知道他就是唯恐天下不亂,但還是忍不住回應他。

“嗷,不是嗎?”

“我也覺得等準備好了再坦白比較好,要向父母坦白就不是兩人相愛那樣單純了。”明白Arthit認真嚴肅的態度,Plame沒有說玩笑話。

“找機會試探一下爸媽對這種事的看法如何?”Tuta也難得的認真了起來。

“這主意不錯,看看他們的接受度如何。”Not贊同道,敵明我暗的情況下當然就先拋個信號彈試試看了,額,當然不是指父母親是敵人,只是比方而已。

“我覺得吧!如果你們堅定不移,父母不接受也阻擋不住你們啊,想說就說了。”Bright收起玩笑的態度,不過給了不怎樣的建議就是了。

“想的太輕鬆了吧!”Arthit都要翻白眼了。“你不懂。”沒有和自己遇到相同情況的人是無法同理自己感受的,如果有Bright說的那麼簡單就好了。

“沒有那麼複雜吧!”Bright反駁道,他還是覺得自己想的那樣沒有問題。

“反正你爸媽沒再問吧?暫時先按下,找機會探探他們的想法,不過不管你怎麼決定,我們都和你站同一陣線。”Not總結道,朋友能給的只有建議以及支持,其他的還是得靠自己去面對。

“一定同一陣線的,Arthit啊~”

“有需要幫忙就說。”

“朋友就是朋友,無限支持。”

大家紛紛表示對Arthit支持的態度,希望給他一些力量面對,或許無法為他解決問題,但至少可以讓他傾吐宣洩情緒,壓力不至於那麼大。

朋友們的想法其實和自己相同,還是等準備好再坦白以免把事情弄糟了,所以暫時就保持原狀,然後找機會試風向。

此時他想念起了不在身邊的情人,總是給與自己溫暖和支持的那個人不知道他若是知道自己對父母隱瞞了他的存在會有什麼感受……

這個時間他在做什麼呢……還在這樣想著的時候,手已經自有意識的按了那個熟悉的代碼並且撥出,而且很快被接起。

當Kongphop那張熟悉的笑臉出現在螢幕上之時,Arthit第一次有想要抱緊他的衝動,但可惜無法這麼做。

『哈囉,學長。』笑得眼兒彎彎的Kongphop說話的聲音有點小,不知道是不是不方便說話。

「你在哪裡?方便說話嗎?」Arthit疑慮的問道。 

『在我的房間,因為Nico在睡覺所以我說話小聲一點,沒事的。』Kongphop把手機往旁邊移動就看到趴在床上睡覺的Nico。

「嗷,所以一回家就陪小孩玩了啊?」上次去他家裡時看到他的兩個外甥女都很喜歡找他,真的是很得孩子喜歡。

『我回家的時候她就在家了,她父母外出了,把她托在家裡。』把手機移回自己面前的Kongphop注視著Arthit好一會兒都沒有說話。

「幹嘛不說話,一直看我做什麼?」

『看看學長怎麼了,怎麼會主動打電話,想我了嗎?』

關心自己之餘還是不忘油嘴滑舌一番,但Arthit此時卻覺得想笑而且笑了,應該是瘋了吧……不然就是太想念他了……

 「嗯,應該是吧……」Arthit直接承認了,Kongphop揚起眉。「這個表情是怎樣?」

『是很驚喜,也很驚訝,學長怎麼了嗎?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雖然Arthit承認想念自己讓Kongphop很是驚喜,但是總覺得可能發生了什麼事才讓Arthit這樣,不免擔心了起來。

「沒什麼,就是感覺有些累,心累。」沒預期會有今天的場面出現,一時間應付得有些倉惶,接著又被迫說出自己有女朋友的事,可是卻無法說明女朋友是學弟這個事實,他對自己的處理產生了深深的疲憊和懷疑。

『沒事吧?學長。』聽到Arthit說的話,Kongphop眉頭都皺了起來。

「今天我爸媽給我介紹認識了一個女生,要我好好考慮,所以我就對他們說出了我有女朋友的事。」憋不住心事,Arthit把今天的事說出來了。

『學長的爸媽嗎──』Kongphop先是喃喃地低語了句,接著意識到後面那句話後就沉默了。

「但是我沒有說清楚女朋友是男生……對不起。」Arthit直接說明了自己覺得過意不去的部分。

『不用說對不起啊,學長沒有做錯什麼,不是說過了,我們都一樣,上次學長去我家,我也一樣沒對家人說出學長的身份,所以學長不需要感到抱歉。』Kongphop在意的不是自己的身份沒被Arthit坦誠以告,而是其他的。

「是嗎……你不覺得失望嗎?都已經說到這個分上了還煞了車。」看著Kongphop的表情確實沒有難過的樣子,所以Arthit相信他不是為了安撫自己而說謊。

『失望一定會的,在我們兩人的關係還沒有對我們的家人坦白之前,就會一直失望,所以那沒什麼。』Kongphop淡笑著,習慣了就沒感覺了。『倒是學長你說了有女朋友,我擔心學長的爸媽可能會一直要求見學長的女朋友,那麼學長會很困擾很煩心。』

 「額,他們的確說了要見,但我已經先告訴他們等他畢業,所以應該可以擋一段時間吧。」Arthit不擔心這件事,自己不常回家,能被父母煩的時間也不會太多。

『希望是這樣,那……叔叔阿姨讓學長認識的那個女生,學長要怎麼辦?』Kongphop在意的是這個,不知道Arthit打算怎麼應對,因為是父母介紹的,不可能置之不理吧,雖然知道Arthit的心在自己這裡,但若有個人橫亙在兩人之間,總是感覺不快。

「嗯,不怎麼辦吧,做個朋友也無妨,但沒其他的了。」Arthit並不擔心,不過看到Kongphop的表情時忍不住勾起嘴角。「你擔心什麼?」

『……擔心學長必須花時間在她身上,是不是我多想了?』Kongphop說完露出個苦笑。

Arthit挑了挑眉,因為他的擔心而讓自己剛才的煩悶都一掃而空,他真的很在乎自己的一切吧?在乎到對他自己都沒了信心的程度。

「你認為我必須花時間在她身上嗎?」

『是擔心學長父母會給學長壓力……」Kongphop明白自己的擔心有些多餘,但卻忍不住,他一直以為兩人不會太早面臨這件事情,沒想到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

「雖然很想繼續逗你,但看你這麼委屈是還是算了。」Arthit笑著說。「女生那裡我會依爸媽的意思和她連絡交個朋友,但我會老實告訴她我有女朋友了,讓她別存著希望。」

『嗯,我知道了,那女生喜歡學長嗎?我是說看起來是不是對學長很有意思呢?』Kongphop對那女生似乎有很多的擔心,Arthit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那女生對我有沒有意思,因為我沒有多注意她,我只知道我爸媽很滿意她。」明知道Kongphop擔心,Arthit還火上加油的增添他的擔心。

Kongphop無言的看著Arthit半响沒有搭話,Arthit則噘著唇看著他。

「你要不要來我家?」Arthit忽然說道。

『去學長家?現在嗎?』Kongphop聽到他突如其來的邀約感到訝異, 之前一直鬧他說要去他家他都不肯答應,現在怎麼忽然……

「嗯,我在想如果有客人來家裡分散我爸媽的注意力,至少這兩天他們應該不會再煩我。」Arthit的意思是讓別的事情轉移父母對這件事的注意力,但他沒說的是現在他其實很想見他,異常的想。

『我想去,但理由呢……』想去Arthit家裡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Kongphop忽然感覺到還在問拿什麼理由去的自己實在太蠢了。『我會想到的。』

「嗷,所以你的意思是……」意思很明顯了,Arthit懂了,但就想不動聲色的暗自欣喜。

『等我,學長。』

看著Kongphop倏地結束了通話從螢幕上消失,Arthit的嘴角都咧到耳下了,對凡事都表現得從容不迫好像沒有什麼難得倒他的Kongphop露出這麼急迫的樣子,Arthit莫名的感到愉悅。

喜歡他對於自己所展露出的在乎,好像自己的事比任何事都要重要似的,是種被擺在世界中心的優越感,是被情人深愛著的表現啊~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