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081556秋風,舞動著我的思念

等你,多少次把陣陣吹來的夜風,當成你的氣息。等你,多少次把搖曳的樹枝,當成你輕盈的步履。等你,多少次把閃爍的星光,當成你明亮的眼睛。等你,多少次把那輪寫瘦的彎月,輕輕攬入懷中。——雨田春花秋實,大地琉金,走進秋天,清爽的風兒漫捲著果香,在空氣中盡情揮灑,片片葉兒如蝴蝶般在陽光下翩翩起舞。面對美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而我淒淒地獨倚在飄香的秋日,卻不曾有收穫的喜悅。微風吹來,舞動著我的思緒,成熟的相思無奈灑滿一地。仰望天空,心中充滿著無限的遐想,滿懷的心事在這秋的蕭瑟裡開出心花朵朵。風兒掠過,吹冷了身,吹涼了心,凋零了心中的花朵,吹散了初綻的笑靨。路邊爭奇鬥艷的百花,沒了往日的生機,弱弱的在風中舞動著,掙扎著,終究逃不過秋風的侵蝕,被吹散了芬芳,徒留遍地落紅。秋意裊裊,葉落隨風。自古就有悲秋的說法,在這季節裡,不經意間已觸碰那些曾經往事,撩人的秋風如我丟失的情感之琴,又開始彈撥無盡的思念,掀起我心中那份平靜中的波瀾。心,依舊行走在昨日的旅途上,那段心路歷程依然清晰可見,那些往事裡總有一些溫暖的迷茫。我在秋風裡用一顆低溫的心感受著陽光的溫暖,撫慰著心中淡淡的荒涼,秋天裡的心事變得越來越濃。儘管你已離去多日,但那些觸動心弦的疼惜,依舊溫暖著我孤獨的靈魂,叫我癡癡的捨不得將你遺忘。想你始終如一,即便有些傷感,卻也是一種唯美的憂傷。紅塵匆匆,過客不絕,有些人注定擦肩後會從記憶裡漸漸退去。而你,則是越來越清晰,不曾想,愛一個人可以這麼痛,念一個人可以這麼苦,卻心甘情願、無怨無悔。沒有苦澀的淚水,就沒有幸福的期盼,思念並不苦,苦的是無可思念。等待,也許是一個美麗的錯誤,可我願意重複著這個錯誤。如果,人生真的有如果,我依然在初遇的路口等你。我很慶幸生命中有這麼一個值得我思念的人,是你豐富了我人生的記憶,讓我品嚐了愛的滋味。儘管我們都曾被柔軟的愛深深砸傷過,但我不悔與你相牽一生,因為我把全部的愛都傾注到這份情感裡。漫長人生旅途上,我曾夢想著與你攜手結伴並肩走。然而,流年滄桑,不解風情,落花流水,思量成空。你溫暖的懷抱,最終不是我停靠的港灣,在一切都還沒來得及,就已消失在光陰的轉角,人生旅途上留下一份美麗的遺憾。常想:如果今生沒有遇見你,或許日子過得有些平淡,這一切的因果宿命也許就是上天早有安排。曾經的極致疼愛,轉身的天涯離別,留給我了一世的唯美憂傷。縱

(繼續閱讀)

201206151032神六航天三句半

咚咚鏘,咚咚鏘,咚鏘咚鏘咚咚鏘,咚鏘咚咚鏘 甲:金秋十月艷陽天, 乙:神州大地舞蹁躚, 丙:國人世界共矚目: 丁:——飛天! 甲:說到飛天看酒泉, 乙:發射架兒荒原站, 丙:百米身姿沖雲霄, 丁:——壯觀! 甲:發射架旁是火箭, 乙:「神州六號」在頂端, 丙:白色箭身紅旗艷, 丁:——好看! 甲:飛船裡面航天員, 乙:俊龍、海勝是軍官, 丙:萬里挑一素質強, 丁:——不簡單! 甲:費、聶乘座這飛船, 乙:造價據說幾千萬, 丙:往來雙程未買票, 丁:——不要錢! 甲:俊龍本是棗陽人, 乙:海勝老家是昆山, 丙:南國男兒有壯志, 丁:——闖天關! 甲:指揮大廳很熱鬧, 乙:「白色大褂」滿房間, 丙:電腦儀器一排排, 丁:——都沒關! 甲:中國人民齊關注, 乙:個個坐在電視前, 丙:有人竟然不上班, 丁:——你別管! 甲:倒數「5、4、3、2、1」, 乙:紅色按鈕使勁按, 丙:億顆紅心一齊跳, 丁:——別痙攣! 甲:發射架旁噴火焰, 乙:火箭起飛往上鑽, 丙:響聲隆隆似迅雷, 丁:——驚歎! 甲:測控大廳緊忙碌, 乙:全國各地觀測站, 丙:「遠望」四艘在遠洋, 丁:——開算! 甲:時間五百六十秒, 乙:三級火箭都丟完, 丙:最後調整圓軌道, 丁:—— 上了天! 甲:嫦娥、吳剛俱歡顏, 乙:娘家來人在身邊, 丙:美食外加桂花酒, 丁:——要喝完! 甲:每秒速度八公里, 乙:繞地一圈一時半, 丙:日出日落經常事, 丁:——猛轉! 甲:費、聶二人情緒好, 乙:手拿DV拍下面, 丙:祖國大地景色美, 丁:——想念! 甲:太空失重身發飄, 乙:人、物一動隨便轉, 丙:吃喝拉撒都不易, 丁:——不好玩! 甲:俊龍來到軌道艙, 乙:來來回回搞試驗, 丙:海勝歇班睡大覺, 丁:——難眠! 甲:費、聶二人交接班, 乙:海勝內急要「方便」, 丙:拿出一個抽氣罐, 丁:—&m

(繼續閱讀)

201204291043春天裡的隨感

曦光剛剛透過窗簾,喜鵲喳喳已在窗外。丈夫說,年後總有一隻喜鵲在窗口的空調箱上叫,鬧鐘的鈴還沒鬧醒人,它倒將人叫醒了。我起身到窗前,輕撥窗簾一角,那喜鵲喳喳的叫聲中飛走了,我眼中的餘光逮到向更高樓上飛去的一條黑色的尾巴。喜鵲是一種吉祥的鳥,我常常稱它為百鳥中的女中音,雖然它的叫聲既不婉轉也不高亢,喳喳喳的還非常單調,可當清晨時分,第一聲入耳的是喜鵲的叫聲,再憂鬱的心情也會閃出一絲亮色。早飯過後,決定和丈夫一起出門,踏上了許久沒有走過的鍛煉之路。北京的三月,已是春天,可還沒見到綠色的訊息,加之昨晚開始的降溫風起,陰暗的天氣籠罩著京城之上,依舊給人的是蕭瑟之感,料峭的春寒也讓我不得不將大衣的領子立了起來。穿過東窗林地,不,自從北京麗澤金融商務區的規劃以來,這大片的林地,經過一年的改造,已經是一處規模不小,且有著自己稱謂的的公園了。不少晨練的人們充分地利用著這裡規劃出的一處處寬闊的區域,做太極拳的,舞扇子弄劍的,敲鼓的,抖箜篌的,在健身器上鍛煉的,遍佈公園,在晨練的音樂與鼓聲的交錯中,再也尋覓不到昔日那靜謐林地的蹤影了。走至一處曾經是喜鵲樂園的楊樹林,也未聞幾許喜鵲的叫聲。那片楊樹林曾經是一片獨立的林子,它的周圍被圍牆和鐵柵欄封閉著,每到黃昏時分,喜鵲返巢遍佈樹上,樹下,可以說到處是喜鵲,當行人經過鐵柵欄時,喜鵲也是沒有半點驚恐,我想它們一定是知道,這裡是安全的,所以不必驚慌飛起擇枝而棲。現在,楊樹林開闢出一大塊用地,做了老年人的門球場,還有一處綠色的帳篷也紮在了林地的一角,還在帳篷的一側立了一個牌子:“公園臨時管理處”。喜鵲的生存環境極大地惡劣了,它們基本是被人類趕出了曾經的家園。也難怪喜鵲都飛到了我家的窗台上去了,城市中的鄉村在大修土木的建設中,一切淳樸自然的東西都灰飛煙滅了。以前我還專門寫了一篇《東窗林地》的博文,文章的結尾處,我曾寫到:“有幸與窗東林地結為比鄰,願我與林地同我與丈夫的婚姻一樣,執子之手,與之偕老,在眼不交睫對綠色的凝視中,看它不斷地成長,看它更加地鬱鬱蔥蔥”,沒想到兩三年的功夫,世事的變化雖不能說是滄海桑田,但也讓人感到竟是這般的突兀與沒譜。眼前的一切未免讓人心灰意冷。到了麗澤橋下,我與丈夫分手,他向東北繼續他的前路,我則向東南去早市買菜,然後返家。去年與此稍晚的時候,我退休回京與家團圓,那時的心

(繼續閱讀)

201204271200讓流失的流失,讓落定的落定

醒來之後,發現身邊安靜過了頭。是睡醒,不是清醒。之前彷彿經過了一場艱難而慘烈的戰爭。對手強大而模糊,好像是某個人,又好像是自己,也好像是一大群人,甚至是整個世界。不是累,是孤軍奮戰的艱難。這是一場始料不及的回合,忘記了是怎樣的開始,怎樣的結束,唯一能回憶起來的,是字字錐心,句句見血的痛楚。回到住處,和著衣開著燈安靜地睡去,像以往一樣——再苦再難的事,睡一會就會好很多。不是變了麼,怎麼還會像以前一樣,一樣的心情,一樣的習慣。世界一直在變,原本以為重來一次會有什麼不一樣,於是滿懷欣喜,將記憶拉回,將遺憾彌補。其實沒什麼不一樣。回到從前,我依然會敏感而孤傲,依然會抑制不住熱情,依然會選擇逃避,一樣會不甘於沉默,一樣會被折磨得狂躁混亂,最後,一樣會讓驕傲摧毀一切,一樣會被世界遺棄……現在想一想,重來一次,好像真的沒有那個必要。生活很混蛋,只能愛上我的高貴優雅,卻無法接受我的狂暴、混亂。然而我不能嫌棄現在的自己,越狂亂,越暴怒,就預示著將會有一場徹底的變革,那是既將看盡悲喜,走向平靜之前的掙扎與蛻變。很快,會很快。我能平靜地看待自己的失敗,彷彿用寬容的微笑對待一個曾經做錯事的孩子。很快,會很快。我能平靜地懂得世間緣起緣滅的無常,浮華如夢的空明虛無。很快,會很快。我能從容面對從愛到不愛之間所有的快樂悲傷,再也感覺不到撕心裂肺的痛楚。很快,會很快。我會找到生命行走的方向,正確的生活態度。剩下的日子,依然陌上桑。井然的BLOG |自由的流浪 | 綠野仙蹤的BLOG |Cosmo Macero Jr. | 克拉斯風情的BLOG |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