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050205社工專協舉辦的社工好文分享

這是社工專協所舉辦的年度活動,特別選在四月二日社工日公佈與頒獎,我們慎重地上網去投票與欣賞作品,除了精采文章圖片,還有更多觸動人心的想像....

畢竟飛鷹人社會工作這麼久了,也曾經得過最高的榮譽肯定,一直感激在心.

在此鄭重推薦這些好文與好的圖片與影像,影像有爆笑的喜感唷.....

主辦單位:台灣社會工作專業人員協會

徵稿主題:以「社工的模樣」為主題,多元呈現台灣社工人的面貌與特色。



[猜猜猜看以下的文章誰得第一名??誰是第二?第三呢??]

「社工的模樣」作品-短文組:撿聲音的人 
作者:小冰

街頭噪音紛雜,有雨緩緩飄散在狹路上,如碎裂的玻璃,於是有人收集,或者是說,極力拼湊起來的也只是部份的片段。


我知道,做為一個撿聲音的人,不能用秤斤秤兩的方式將之幻化成經濟,一路上,有許多顏色的聲音走過,撞擊到身體裡發出沉重的踉蹌,遠方即使看不太清楚,莫 約也能夠臆測,最有可能的是,穿越了一片叢林之後,仍然在深潭裡逡巡低迴。每天起來,往往都會在電視螢幕中收到一則又一則的謠言,諸多的信鴿早已經趨於死 亡,牠們不再絮聒,類似濱海公路上拋錨的汽車,任憑塵灰逐一重疊在牠們漸涼的羽翼上,生鏽,並且腐敗,謠言仍舊傳唱著關於和平的假音,企圖使你我迷路。但 你與我都必須相信,作為一個撿聲音的人,一定要有一雙不只是耳朵的存在,以及辨明方向所使用的眼光,溫柔而銳利,期能在躂躂的馬蹄聲中回到故鄉,為日常的 荒誕寫下見證。

然而你願意陪我走過這段路嗎?


不 管身份是什麼,好比練習綁鞋帶的孩子,左臂上有朵荊棘玫瑰的少年,在暴力中流轉的孕婦,甚至是即將熄滅的八十歲燈火,我不禁想問,這腳邊的影子,是否有你 曾經留下的一抹黑暗?姑且不論吧,世界有多麼詭辯,你大可以靜下來,陪我澀澀地踅過街角,踅過這如浪濤般狂奔驚駭的擅場,為幸福踏出註解。

你看,雖然接近凌晨一點,所有人都誤以為紛擾平息了,群樹無聲,凡事皆遁入時光,但其實我所認識的人們,從不曾藉由分分秒秒的驅策而獲得夢境,許多歧見總 是在鄰窗傳來的兒童哭泣聲、操著外國口音在夜裡持續運作機械的勞動者嘴裡蹦發,他們易碎(且又慣於微弱)的語言敲擊著深夜,任誰也難以從中釐清正義的原 相。唯有撿拾滿地的碎片,用一種我必須承認又卑又亢的態度將之重組,把發言權返還於他們手上,卻不能確信這會是華美的初衷。

話說回來,理當有所畏懼,因為沒有人是神聖的,包括社工如你我也是,在縫補聲音的過程中,總有與衝突交歡的痕跡,攤開雙手,深淺不一的紅痕正是黎明前的產 物,越過生命線、感情線、事業線,在確實握住生命的手心裡迤邐出圖騰,堅持用最世俗的方式為他人與自己的歷史正音,似乎永無休眠。

如果一切終將行旅下去,雨尚未有停止的跡象,不如這樣吧,稍事休息,偶爾吹吹鬱涼的風醒腦,彎腰撿起不成段落的句子與論述,曖曖地,以社工的姿勢跨步向前,儘管無人知曉遠方的困頓來自什麼……。


「社工的模樣」作品-短文組:「夢,還記得嗎?」 
作者:紅色有角三倍速

在沒有道標的人生路途中,總是不斷的在幻想、夢想、妄想與現實裡,一步接著一步旅行、找工作、徘徊與打轉兒。偶爾停下了腳步,看了看天空,遙想過往的曾經。那天,我遇見了一群當眾人都往左邊轉,而他們卻往右邊看的年輕人。
她說她小時後想當個畫家;他則說了他想當個王牌投手;另外一個她則說了她想當科學家;最後一個他,則說出了讓人噴茶的言語,他狀似堅定的說出他想要當鋼彈的駕駛員。只是無獨有偶的,後來的他們跟我一樣,選擇了相同的職業。

她說父親折了她的畫筆;另一個他說,他沒辦法投出一百六十公里的高速下墜直球來三振對手,所以他放棄了;她則說了,高中時她的微積分總是零分,老師當眾罵 了她一句笨蛋,她一氣之下駭客了全校成績系統後被退學;最後一個他則爽快的說,因為鋼彈還沒被發明出來,聯考的分數又剛剛好。與現實碰撞後的往日記憶,就 像發福的聖誕老人,卡死在那不知名的煙囪中…從此下落不明。

她說她只是想實現幫助人的願望;他豁達的說出了他看盡了人世間的人情人暖後,希望能夠散播一些幸福給人們;她則說了她對於酗酒父親的怨恨,與母親含辛茹苦 的養育,她不希望再看到有人跟她一樣;最後的他說,他想改變這一切。理由都很平凡,沒有很偉大,但我們仍持續問著自己:「究竟還要經歷多少的錯誤…才學得 會長大?」

五年後,每次都說主任是豬頭的她,也變成了主任。現在的口頭禪變成了有個下屬讓我很頭痛;每次都抱怨個案量太多、公部門行政效率很差的他,考上了高考在某 個中央部會服務,最近好像有個被嫌到臭頭的政府新方案是他寫的;立志永遠要在第一線衝鋒陷陣,誓言要把少年們笑容找回來的她,則在一次意外中,去了天國繼 續守護著我們;最後一個從事社會運動的他說,在中正廟靜坐時,他看到了真理的大門。聽說後來考上了博士班的他,很多學校不敢讓他去兼課,原因是擔心他帶著 學生衝進校長室,這些八卦與他教的社會工作概論一樣精采。

當是與非都已經被設定好,對於那個被文字、語言以及上一代所建構的未來,仍舊有太多太多的恐慌。恐慌自己的童心,是否依然如孩提時的一樣善良、純真且無 暇?當那無可避免的命運,讓爛草莓終有天還是會變成自己所討厭的硬芭樂,忘了那叛逆的青春記憶與天馬行空的理想,不知哪天也變成了汲汲營營的大人。您的 夢…醒了嗎?

我還記得,那天的天氣很好。我們在埋葬自己童真與夢想的墓碑前,眾人一同許下了承諾,成為了誓言要把人們臉上笑容找回來的社工。在這條崎嶇的路途上結識了 許多人,一群人大手拉著小手,並看到許多用生命與眼淚所寫下的故事。雖然常有人加入、也常有人離開,也不知道明天是否會因為我們而變的更好,但在下一個笑 容找回來之前,我們不會放棄…不會停下來。再一次請問您…您的夢…醒了嗎?


  「社工的模樣」作品-短文組:牽住每個窮孩子的手
作者:林玫汝

「我是,好,我等一下去處理。」他的家離機構不是很遠,他的工作不是任何人都能夠勝任。

記得他以前服務的小學,是個山上的貧窮村落,在那裡的孩子每天放學後不學無術,無所事事。上了國中,更變本加厲,聚眾鬧事,打架抽煙,有的甚至混幫派,無心向學。幾年以後,從小混混變成小流氓,從小壞蛋變成大魔頭。

「這些孩子如果可以好好的教育和栽培,也許將來不會變成社會的亂源。」他在小學擔任訓輔組長時,常常有所感慨。但是,教育和栽培是要許多精神和財力的累積,所以他的想法只能停留在行有餘力的捐款上。

雖然在不景氣的影響下,台灣仍然有很多社服團體,有收養孩子的育幼院、有照顧身心障礙的機構、也有專為老人服務的地方……,然而對於許多失學的孩子,幫助 還是有限;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裡,他找到一個埔里的工作,他告訴我,這是一個可以幫助弱勢孩子的地方,這裡希望牽住每個窮孩子的手,教孩子們用功讀書,給他 們學習的機會,得到更好的競爭力。最主要的,是孩子們下課後人看著,教育他們,他們變壞的機會就變小了。

他在機構上班有一段時間了。有一回假日的家庭聚會,他要回機構處理社會大眾捐助的物資,雖然家人會抱怨:「假日還得工作!」但他覺得:「捐助人也只有假日 有空送物品來機構,總得有人去收,而且還要感謝他們的捐助。」;有一天早上電話鈴聲大做,「是的,好,我等一下去處理。」原來是整棟大樓沒有水可用,「你 又不是做水電的,去了能做什麼啊?」家人總有疑惑,但他知道:「我得去聯絡工人來檢查,不然學生和職員都沒有水可以用。」;有時候大樓的警報器誤響,有時 候保全出問題、有時候處理行為偏差或正值叛逆期的孩子……對於這些偶然或突然的事件,他耐著性子,不厭其煩的處理,隨時「on call」,希望能夠盡自己有限的力量,雖然剛開始家人頗不諒解,但日子久了,也能了解:「這些孩子如果可以好好的教育和栽培,也許將來不會變成社會的亂 源。」畢竟少一個社會問題,我們才能住得更安心,活得更有保障。

「是,好,我等一下去處理。」我猜又有什麼突發的狀況了,反正機構離我們家不遠,他的工作不是任何人都能夠勝任,所以他一定得去處理一下。

「我去看看,沒事就回來了。」我知道他的台詞,他是我的先生,他有他的使命,他有他的想法,我看到他的認真,我知道他的用心,我相信他的能力。……他的地位,在我心裡永遠不變。


轉載自主辦單位:台灣社會工作專業人員協會 部落格

徵稿主題:以「社工的模樣」為主題,多元呈現台灣社工人的面貌與特色。


回應
New sweet Xuite home !!
Welcome!!--efly 飛鷹人

Who are EFLY?
我們是誰?
要如何過圓滿無缺的生活?
人性存在科學與靈性的夾縫間,
一邊是知識,一邊是善良本能,
兩者如何密切合作?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服務櫃臺
活動紀錄
最新看板
無障礙數位學習
BloggerAds
天下活動
天下雜誌綠色行動4力串聯貼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