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902012017/05/20、07/08 「信長後繼者戰爭」戰報

遊戲BGG連結。點擊照片會進入相簿,能看原尺寸照片。


因為之前我沒玩過光秀,第一場我指定想嘗試光秀。三家的勢力分配分別是光秀-信孝-毛利-德川,秀吉-信忠-瀧川-北条,勝家-三法師-長宗我部-上杉。一開始光秀的與力骰得不算好:近江成功很多,但攝津只成功一個,沒拿下池田恆興。因為近江成功多個,所以當光秀控制京都和安土城後,同時身兼謀反人與天下人。

這場我們採用謀反人/天下人決定行動順位時,還能決定順時針或逆時針的自家可選規則:之前玩的感覺,天下人除了可以執行天下人限定的事件之外,幾乎可說沒有任何好處。大家會刻意把分數壓低,讓自己不成為天下人而能合法進攻天下人。讓天下人可以決定順/逆時針,等於完全可以決定行動順序。

以前的經驗,天正壬午之亂是超強事件。成為天下人、決定行動順序可以避開天正壬午之亂的狙擊。加上前一回合成為天下人,下回合一開始可以馬上執行天下人才能用的事件。這樣至少可以讓大家在每個回合後半,會比較有意願爭搶天下人,提高遊戲的張力。

這場因為時間的關係沒有打完,所以看圖說故事,寫得簡單點:P。



第一回合第三行動輪。家康已經進場,北条進攻家康領地。上杉與瀧川,各自進攻飛驒與信濃。


第一回合光秀就抽到了神君伊賀越,把家康叫進場。因為光秀分數最高,丹後、駿河與四國東側的領地,都被光秀棄守。家康全力進攻清州城,但擲骰極差,攻城一直沒有命中,反而耗損了自己的兵力。



第二回合一開始。北条已攻下遠江,長宗我部攻下四國東側。勝家攻入近江,和光秀對峙。


柴田勝家入侵近江,打出了「奇襲」事件牌攻打光秀,配合兩張策略牌的戰鬥加成,獲得大勝。光秀退守京都,並把織田信孝與使用事件進場的丹羽長秀,都移到京都防守。秀吉打出「調略」事件,把池田恆興所在的伊丹,轉成自己控制。北条繼續進攻家康領地:遠江,家康持續對清州城攻城……,大概嘗試了十次才成功,自己折損了六兵力。因為家康進展不順,秀吉陣營的織田信雄,從伊勢一路打上岐阜城。

因為勝家大敗光秀,秀吉與光秀和談:讓毛利拿回備中國的高松,並更進一步進攻四國的讚岐。勝家陣營的長宗我部,不敢和毛利交戰。光秀又打出了「蜂屋隆賴」的事件,獲得大名增援。第二回合的最後,秀吉打出清州會議。因為拿下甲斐、信濃與美濃,秀吉成為天下人。分數衝到48分,遙遙領先第二名35分的勝家。



清州會議結束時的盤面狀態。秀吉:光秀:勝家的分數,分別是48:35:21,正統值分別是9:12:9。


第三回合打出了判定勝利的強制事件:織田家繼承。因為秀吉佔有安土城與岐阜城,分數又遙遙領先,可能達成獲勝條件,光秀和勝家決定休戰,合力對抗秀吉。因為秀吉陣營的瀧川和北条,主力都在進攻家康領土,勝家陣營的上杉,從越後、上野一路打到武藏。配合「獨立勢力」的事件,把北条家領地:相模的控制也拔掉。

光秀陣營靠著「兵農分離」的事件,有多一個行動輪;家康先進攻秀吉陣營佔領的伊勢,接著擊敗織田信雄、搶下尾張,阻止了秀吉獲勝的機會。第三回合結束時,分數是勝家39、光秀38、秀吉36,仍然相當接近!



第三回合結束時的盤面。因為時間緣故,遊戲到此暫告一段落。

 

前一場因為時間的關係沒有跑完,三人都覺得有點可惜,因此原班人馬又選了一天約戰。這次我扮演勝家,勢力分配是:勝家-三法師-瀧川-北条,秀吉-信孝-長宗我部-上杉,光秀-信雄-毛利-德川。我的勢力分配,和四月份這場一模一樣,可說是熟門熟路啦!



起始配置與光秀的第一動。


開局光秀的與力骰得相當好:近江拿下兩個點,也拿下筒井和細川兩個中立指揮官,攝津成功一個點,但沒有拿下池田恆興。起始勝家是天下人,手上正好有「大德寺葬儀」這張天下人限定的事件,當然馬上執行。但隨後光秀控制近江國、分數最高,身兼天下人與謀反人。北条一開始進攻德川領地:三河,瀧川進攻信濃,上杉進攻飛驒,勝家進攻若狹,信雄進攻伊勢,信孝進攻攝津,長宗我部和秀吉,則合力進攻毛利領土。

秀吉陣營的上杉靠著「表裡比興者」的事件,控制了難以攻陷的海津城,並搶先瀧川一步進攻信濃。秀吉陣營在這回合前半攻城不順,但後半一次骰出五五六,連下三城-包括只有骰到六才能攻下的攝津國伊丹城!不過瀧川所屬的勝家陣營,在第一回合的最後打出「天正壬午之亂」,一次移除兩個信濃的控制,讓上杉主力大為耗損。勝家這回合也打出了「獨立勢力」事件,啟動新發田騷擾上杉的老家:越後。



第二回合一開始。


因為「天正壬午之亂,」上杉的戰力大為折損。此時光秀仍然是天下人兼謀反人,但勝家的手牌有「大義名分,」可以合法進攻上杉而不會變成反逆狀態,因此勝家決定這回合繼續進攻上杉:上杉是有可能整個勢力被消滅的。

為了進攻上杉,勝家把同陣營的北条戰力,從駿河經甲斐移到信濃。此時控制上杉的秀吉玩家沒有注意到北条軍的意圖,只有直江兼續率領單薄的三點戰力,對信濃攻城。大好時機!北条11點戰力主動進攻上杉,雙方戰力是11:3,骰數是11:5!

……結果上杉五骰,骰出5 5 5 5 6。

北条11骰,只骰出 5 6 6,兵力接近四倍的北条軍,反而被殺得丟盔棄甲,但這也阻止了上杉家對信濃的侵略。因為上杉的老家越後,有好幾個地點被獨立勢力:新發田翻掉,只好先補兵回防。

其他方面:光秀這回合打出了神君伊賀越,家康主力部隊終於進場,大舉進攻美濃的歧阜城。但德川的攻城一直骰失敗,猶如上一場的狀況重演,三河兵不會攻城,真的不是傳說……。柴田原本和光秀在近江對峙,但秀吉吃下整個攝津,繼續進軍山城。光秀不得不回到京都防守,柴田則把握機會,派遣副將攻下若狹與丹後。

地圖西側,則是秀吉陣營的長宗我部家,和光秀陣營的毛利家對陣。因為毛利戰力較強,偷偷分兵派小早川隆景,帶領別動隊入侵四國伊予。長宗我部一時疏忽,沒注意到可以一次移動四步、把無法避戰的小早川隆景全滅。結果反而讓小早川隆景,把伊予全部吃下。

這回合最後,打出了清州會議。光秀陣營因為吃下了價值10分的尾張與美濃,仍為天下人。勝家陣營吃下了價值7分的甲斐與信濃,秀吉陣營無明顯斬獲,卻因為獨立勢力的新發田,切斷了上杉的聯絡線,造成越後的控制被拔除。清州會議結束,光秀:勝家:秀吉的分數是38:35:25,正統值則是14:10:7。光秀陣營拿下地圖上所有正統值!(京都、安土、清州、歧阜、足利將軍)



第三回合一開始。秀吉因為失去越後國,分數遙遙落後。


因為越後的影響力被拔除,柴田陣營有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從上野直接放影響力到越後。上杉也想回老家救火,但獨立勢力:新發田正好擋住了回家的路,上杉只好硬打野戰。沒想到前兩回合擲骰絕佳的秀吉陣營,此時擲骰卻遭逢逆風:上杉進攻三次,才終於消滅新發田的兩點戰力。但此時勝家陣營的瀧川主力,已經進佔越後。

因為光秀是天下人,秀吉與勝家陣營,還是一直侵略光秀領地:北条來到南信濃,伺機進攻家康領地:三河。秀吉上洛的道路被光秀阻擋,就和織田信孝、丹羽長秀一起進攻河內、大和與伊勢。長宗我部回防四國,奪回之前被毛利佔領的伊予。光秀陣營方面,德川與光秀的主力,原本都在近江防守柴田,織田信雄則防守安土城與京都。但這回合秀吉奪走多個光秀南邊的領地,光秀終於受不了,決定讓家康來到伊勢,對付織田信孝和丹羽長秀。

回合的最後一個行動輪,勝家成為天下人,決定最晚行動。秀吉打出「奇襲」,啟動上杉景勝進攻勝家陣營的瀧川一益,骰數是13:16上杉有利……但瀧川等這個機會很久了,打出「野戰築城」策略牌,上杉擲骰5全部不算命中!這回上杉擲骰同樣不佳,被瀧川打得大敗。秀吉本人則回到播磨,準備下一回合--也就是最後一回合,與長宗我部合力進攻毛利。但光秀打出了天正壬午之亂!移除兩個播磨的控制,讓秀吉的兵力大為耗損,更因為切斷了聯絡線,原本被秀吉控制的但馬與因幡兩國,控制都被移除。也預兆了最後一回合,將大起波瀾!



第四回合第三行動輪。勝家大舉擴張,分數領先第二名的光秀陣營,有16分之遙。


第四回合一開始,勝家是天下人。這回合勝家起手牌一堆策略牌,但都是想留著用的,所以第一張就先打了勝敗判定的強制事件「織田家繼承。」光秀這時佔有安土和歧阜,分數+正統值總和也最高,有機會達成這個事件的獲勝條件。因為但馬與因幡的影響力都被拔除,勝家可以從丹後直接放影響力進去,分數穩居最高。加上移動力骰到5,可以大舉進攻,因此勝家心一橫,宣佈反逆!

瀧川佔領了越後全境,北条從信濃南部,進佔三河與尾張,勝家則派下屬前田利家,近佔丹波。同時派遣中立小勢力將領:河尻秀隆,入侵遠江。勝家的反逆讓另兩位玩家為之震動,尤其是主力遠征伊勢的德川,老家三河,只有石川數正的單薄戰力防守!

勝家反逆後,秀吉也宣告反逆。除了佔領勝家的越中與能登國,也繼續侵略光秀的領地:秀吉只有比較難啟動的上杉,和勝家的領土接壤。前一回合因為天正壬午之亂戰力大損的秀吉本人,只能先退回攝津。被勝家反逆突襲的光秀受損最重,一下子被拉開超過15分的分數差距。決定讓家康回防老家,暫時放過伊勢。同陣營的織田信雄則趁著秀吉戰力比較薄弱,連佔堺港與淡路。因為兩家宣告反逆,現在已經是大亂鬥的狀態!

秀吉這回合打了「兵農分離」事件,可以多一個行動輪。但因為控制的上杉與長宗我部都是非織田系勢力,所以受益這個事件較少。勝家陣營的北条,從三河一路打進遠江,最後在濱松城的攻城戰,消滅了德川家由石川數正率領的守軍。但家康本人也從尾張一路打回三河,慢慢攻城消滅了北条一路配置的守軍。前田利家佔領了光秀原本控制的丹後全境,但隨後被名智秀滿消滅,卻沒有一舉把丹後奪回。瀧川從越後進攻越中,卻被上杉成功攔截,戰力折損不少。長宗我部佔領了毛利的備後國,稍早被長宗我部消滅的小早川隆景因此沒辦法回復進場,讓毛利的部隊調動十分困難(剩下兩個將領,啟動值都是4)。

最後一個行動輪,勝家仍然保持約14分的領先。最後一張牌打了「停戰」事件,讓光秀陣營沒辦法進攻勝家陣營。秀吉陣營只有上杉能進攻柴田領地,柴田也派了副將:佐久間玄藩回到加賀防守,勝利應該十拿九穩了吧……,哪這麼容易!光秀打出獨立勢力事件,翻掉勝家在越後與下總、秀吉在伊勢的一個控制。秀吉派上杉進攻在越後的瀧川,骰數是9:6,瀧川有利。結果前兩回合爛骰的秀吉終於獅子奮迅,6骰中4一次消滅了全部的瀧川部隊,成功翻掉柴田在越後的控制、 -6分!

秀吉精算一下:如果織田信孝和丹羽長秀能擊敗伊勢的獨立勢力,可以重新控制伊勢 +5分。如果秀吉能搶回堺港和淡路,可以 +4分。這樣能扳回勝家14分的領先逆轉!秀吉先進攻堺港,織田信雄攔截但失敗。兵農分離的最後一回合,秀吉與麾下將領連番對淡路攻城,消滅了織田信雄的守軍。但織田信孝和丹羽長秀在伊勢的野戰都敗戰,沒能多拿5分。最後勝家:秀吉:光秀的分數,是41:37:29,勝家以4分之差獲勝!



最終結束時的盤面,勝家:秀吉:光秀的分數,分別是41:37:29,勝家獲勝。


事實上光秀陣營如果堺港攔截且野戰防守成功,守住堺港與淡路的話,他會因為「織田家繼承」的強制事件獲勝!因為光秀是唯一沒有反逆的勢力,正統值遙遙領先另外兩家。所以分數+正統值加總會最高,加上控制安土與歧阜獲勝。

 

玩了五、六次信長後繼者戰爭,目前依然覺得這款是玩過的 Game Journal遊戲中,自己最喜歡、也覺得最有趣的一款。和其他多人戰棋遊戲,例如Maria、VQ、HIS相比,信長後繼者戰爭也許內容豐富程度不如這幾款經典遊戲,但信長後繼者戰爭給我的感覺是:遊戲密度很夠,行動數很多,可以做很多事。同樣是CDG,HIS/VQ常常讓我覺得點數非常不足:徵不夠兵,動不了將領,又想執行事件,更不用提宗教或新世界行動,也都需要點數。信長後繼者每個將領每行動輪至少有兩點移動力,策略牌(黑牌)打出之後,還能抽一張補充牌,回復戰力消耗的點數也比較少。玩家甚至可能把能補的兵全補滿;這讓玩家願意把點數用來強行軍,來做一些出人意表的行動。或是願意承擔一些有風險的戰鬥--反正只要不死人,兵滿了不怕損。就算敗仗,進攻方想反殺也不見得能討到便宜(守方有將領戰力與控制地點的加骰),要重新補兵也不太難。

雖然勢力分配不見得平衡(我覺得勝家最強),但多人戰棋勢弱的一方,可以靠著和次弱的一方合作,平衡不同勢力間的強弱。這幾場在遊戲過程中,幾乎都有一方曾陷入非常不利的狀態,例如第二場的秀吉吃了兩發天正壬午之亂。但幾乎每一場,中途不利的一方,到最後都還有能力爭勝,而不會淪為只能陪打的攪屎棍。這也是我對這款遊戲,給予好評的一大原因。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