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0923012017/04/01~04/03 高雄戰棋合宿戰報(前半)

去年春假下高雄,和高雄玩家連戰三天。今年更是再接再厲,舉辦了為期三天的戰棋合宿!我當然報名三天,趁著春假好好玩個爽:)。

第一天的重頭戲,是「Wir sind das Volk!」的比賽,我也報名參加。我大約十一點多抵達會場,比賽則是下午一點開始。因為有一些空檔,就先帶了一場莫斯科電擊戰2的教學。不過因為時間不夠,只打了一個半回合


教學中,應該看得出來我是哪位XD。

 

Day 1:WSDV比賽

我WSDV對人戰只玩過兩場,不過左手打右手經驗大約十場。雖然技術稱不上好,但我非常喜歡參加比賽!自然報名參加。為了準備比賽,我特別列印了圖文卡表,供比賽時算牌用。


自製的WSDV圖片版卡表。截圖時手誤,時期一有一張牌的圖樣,被檔案註解蓋掉了XD。


第一場我是東德。這場的牌順非常好,早期東德強牌「哥廷根18人」在時期一後半開出,讓後半先選牌的東德能執行事件、在法國區灌暴動。靠著這張牌的聲望優勢,東德在時期二前半能先選牌。結果時期二前半又開出「1968示威」,這張能灌三個暴動的強事件。加上「德國青年會談」,也能在西德灌暴動,西德在法國區與最北方省都發生抗議。雖然西德後來靠著「給更多民主一個機會」,消掉兩個暴動,但西德時期二幾乎空轉。時期三結束時,東德甚至有三個閒置的黨工。時期四西德完全沒辦法追回東德的優勢,算是輕鬆的獲勝。

嚴格說起來,第二時期東德有些失誤:我應該要先拿走「給更多民主一個機會」這張牌,讓西德更難解除抗議狀態。當時有點被「德國青年會談」可以向右拉黨工的效果迷惑了,但西德陷入兩個抗議的狀態,應該要持續強攻這個弱點,不讓西德有機會回復才對。戰後檢討,西德輸在東德一直維持一點聲望優勢,讓東德能先選牌。而且西德除了第一時期,幾乎沒打手牌--西德應該要儘量讓回合拉長,多一些點數建設。西德多建設,可以提昇生活水平。東德受限於外匯,沒辦法無限制地提昇生活水平。


第一場的比賽照片。我是左邊這桌,遊戲在時期一前半。



第一場的比賽照片,遊戲進入時期三後半,可以看出西德在法國區與最北方省,都被灌暴動、發生抗議。


第二場我玩西德。前幾回合相當膠著:東德完全沒有警察,主要在拉聲望。西德則是儘量建設、提昇生活水平。時期三結束,西德在前線四個省,生活水平都提升到3。東德的生活水平也提昇得相當高,幾乎都有2以上。但外匯只有+1。第四時期西德手牌拿到電腦,這時我確信可以獲勝了!東德甚至把生活水平提升到3,這讓西德更是有把握:東德將會因為外匯不夠而崩潰。西德在四時期後半執行電腦,把西柏林的生活水平提升到4,四個前線省則是4433!

時期四結算外匯;在工廠破敗後,東德還要承受7拆除點。西德先把東德北方和東方省之間的基礎建設拆除,這會讓這兩省的生活水平各降低一。剩下的點數,西德主要拆西南方的基礎建設。但就在結算完外匯後,我們發現東德的萊因堡電廠,應該要先承受一點破敗,所以可以少拆除一點。這時我覺得西德穩操勝算了,所以就直接說東德可以補一點建設。東德就補在我最先拆、也最關鍵的北方和東方省之間的基礎建設,保住了兩點生活水平。這讓西德少打了三點動亂,最後竟然讓東德只有三個抗議獲勝--就只差一點動亂!

坦白說,這時候我是超級不爽。不爽的不是敗戰,而是我的輕忽大意。如果當萊因堡的破敗算錯時,我們重新跑一次拆除流程,西德還是有三點拆除點可選擇,一定會把關鍵北方和東方省的基礎建設先拆掉。讓東德自己選少拆一點,可說是大大得利,但我真的是得意忘形,覺得穩贏了。這場打贏我就可以挺進決賽……實在是非常悔恨。我甚至生氣地敲了一下桌子,因為我非常非常想贏,卻讓能贏的場次輸掉了!


第二場的比賽照片,遊戲已經進入時期四。因為我一邊比賽一邊計牌,進行速度比較慢,所以已經結束的其他桌參賽者,都來這邊觀戰XD。



第二場接近結束的照片,可以看到西德的生活水平已經蓋到突破天際啦XD!


其實我自認第二場打得很不錯。靠著追蹤卡表,關鍵的時期三後半,我察覺到東德的兩張手牌,有一半的機率是超強的馬拉車--「石油危機」。這張牌可以拆除西德四點,如果壓在最後幾張打出、西德點力不夠的話,很可能會讓西德降生活水平。當時我選了兩點牌執行行動,在想要提昇生活水準,還是強化西德北方省份的建設。考慮到石油危機的效果,決定不要冒這個風險、繼續建設。因此當東德真的從手牌打出石油危機時,西德很快的彌補了傷害,真的只能說可惜了。

至於決賽,東德時期二就把西德的巴伐利亞省,灌到六點動亂。看到這個局面,勝負幾乎可說是毫無懸念……。

比賽傍晚結束後,原本我有約人開關原之戰。但因為我的比賽比較晚結束,他先和另外一位參加者,開關原之戰了XD。稍晚我還要去高鐵站接朋友,加上還要吃晚餐,剩下的時間比較零碎,所以就四處串門子、看看其他桌的遊戲狀況,互相交流一下:)。

 

Day 2:信長後繼者戰爭

這款是第二天的重頭戲。之前在台北玩過兩次信長後繼者戰爭,個人相當喜歡。所以蠻早就排定在合宿開這款,推廣給高雄的玩家。因為之前玩兩次都扮演秀吉,這次我明說想玩秀吉之外的勢力。剛好另外一位玩家之前在台北和我玩過,想再挑戰使用光秀,所以我就使用柴田勝家。

這場的勢力分配,是勝家-三法師-瀧川-北條,光秀-信雄-毛利-上杉,以及秀吉-信孝-長宗我部-德川。秀吉又和長宗我部一組啦!開場光秀與力還是骰得很好,攝津拿下兩個點,包含池田恆興(只有骰到六成功)!……我認真覺得光秀拿攝津是常態,玩了三場都是如此。

因為上杉和光秀同勢力,是合法進攻對象,開局勝家先攻打上杉家的越中國松倉城,控制了越中國全境。同為勝家勢力的瀧川和北條,則進攻信濃與駿河的中立中小勢力。秀吉並未和光秀交戰,而是和同勢力的長宗我部,侵略毛利的領地。光秀則是暫時先隱忍,專心攻略近江。


第二回合一開始的盤面。秀吉因為攻佔了原本屬於毛利的備後國,成為了天下人。


第二回合開出「清州會議」,秀吉因為吃下了尾張與美濃,加上第一回合侵佔的毛利領土,成為天下人。勝家吃下了甲斐與信濃,光秀則控制了畿內的所有國家。到此光秀獲得了丹羽長秀、勝家獲得了蜂屋賴隆兩個增援大名,隱忍多時的光秀,終於大舉反攻秀吉。為了主動進攻勝家與毛利領土,秀吉第二回合就選擇成為反逆狀態。但卻接連爛骰:進攻勝家敗戰,秀吉也被毛利擊敗。秀吉本人,竟然困在但馬國的竹田,被光秀、毛利、細川團團包圍!

這個局勢非常不妙:長宗我部雖然想馳援秀吉,但正面作戰打不贏毛利。一開始秀吉控制的備前、播磨、因幡、但馬國,都已經被光秀奪走。秀吉有多個部隊因為老家被佔,沒辦法重建回場上。如果秀吉的部隊被全殲,光秀將會一家獨大,吃下秀吉原本在西側的所有領土!

有鑑於此,勝家與秀吉當然合作:勝家幫秀吉出了戰鬥事件牌,勝家本人進攻近江,瀧川、北條與蜂屋,則進攻光秀控制、位於信濃的深志城與海津城。此時光秀在近江國,只留下丹羽長秀防守。勝家進攻有擲骰優勢,但這一仗卻爛骰敗戰 囧>。這讓光秀得以持續在西側補兵,輪番猛攻被包圍的秀吉。不過開局骰運極差的秀吉,到此骰運卻反轉。秀吉與秀長兩兄弟,連續戰勝毛利與光秀,硬是堅守住竹田城。這回合最後,光秀打出「天正壬午之亂」,移除上野國三個城的控制。這讓勝家損失慘重,瀧川與蜂屋失去不少部隊(回合結束時,在非自己控制的地點,會耗損戰力)。

第三回合勝家終於擊敗丹羽長秀,光秀本人不得不回到近江國防守,只留下部份兵力包圍秀吉。這讓秀吉大大喘了一口氣,除了回復秀吉的部隊,還調動長宗我部,準備進攻光秀控制的攝津國。同為秀吉控制的德川,則進攻光秀控制的伊勢國。此時光秀仍是天下人,但近江國六個點,勝家與光秀各佔三點。此時秀吉與勝家,在美濃國各佔了3個/2個點,秀吉有控制美濃國的5分。但勝家隨時可以派將領,搶下無人防守的岐阜城、獲得這五分。光秀只領先第二名的勝家大約七分,差距不大。這回合最後一動,光秀又打出了「天正壬午之亂」!移除勝家在近江國的三個控制。這讓勝家一次耗損九點戰力。「光秀!鬼柴田在此對天發誓!我與你不共戴天!」


第三回合結束時的盤面。光秀佔了多個秀吉起始的領土,成為天下人。


最後一回合,勝家抽到兩張強牌:「兵農分離」和「表裡比興者」。前者可以讓玩家在回合最後多一個行動輪,但這個行動輪只能啟動織田家的將領。後者則是能直接把一個中小勢力的所在地,換成自己的控制。最後一個行動輪打「表裡比興者」,可以打消對手控制一個國家的得分,甚至從對手得分轉成自己得分。

最後一回合,身為天下人的光秀為了主動進攻勝家,也轉成反逆狀態。進攻上回合被「天正壬午之亂」,移除控制的近江國城堡。秀吉本人仍然被困在但馬國的竹田,但同陣營的信孝,從四國登陸毛利老家後方的領土。靠著事件「大返」的幫助(六點移動力強行軍),先後拿下了出雲、備後、備中三國。長宗我部進攻攝津,擊敗了防守的織田信雄,並搶下堺港。勝家陣營方面,北條越過飛驒,來到越前防守上杉。蜂屋留在信濃,也是防守上杉。瀧川進攻美濃與尾張,勝家之下的將領:前田利家,則分兵進攻若狹國。同時被秀吉與勝家包夾的光秀,顯得左右支絀。光秀與同陣營的丹羽長秀,和柴田勝家激烈地爭奪近江國。但面對長宗我部、信孝與秀吉,同為光秀陣營的毛利家,雙拳難敵四手,只能消極守住播磨國。

第三行動輪結束後,勝家拿下信濃成為天下人,秀吉與光秀也全力對抗。光秀吃下了近江國四個點,拿到近江國的七分。德川攻下伊勢國後,也想回防尾張國。第四行動輪,勝家陣營的瀧川從尾張的大山城,移動到小牧山城。秀吉陣營的家康率兵攔截,沒想到正好骰到3,家康變成進攻方!這一戰家康的部隊被全滅,連家康本人都戰死。瀧川也控制了尾張國,到此勝負底定。秀吉最後一動,原本想執行「小田原評定」的事件,讓勝家除了強行軍外,無法啟動將領。但因為德川戰敗、勝家控制了尾張國,這一手也無法發揮效果。最後一動,勝家打出「表裡比興者」,讓光秀失去近江國的控制。最後比分,勝家-秀吉-光秀,分別是48-35-33,勝家獲勝。


最終盤面,柴田勝家獲勝。


雖然最後的比數,是勝家大比分獲勝,但其實最後一回合,三家都還有獲勝機會。光秀如果搶下近江國、守住攝津的話,會是44VP。秀吉如果攻下丹波國,守住尾張國,會是43分。勝家如果沒拿下尾張國,也是43分。雖然中期秀吉被光秀打到幾乎滅國,但靠著玩家之間的牽制與合作,最後還是讓三家都回到爭勝的天平,打出一場精彩的遊戲。

這場光秀的贏面,在中期為止還是最大。但這位玩家我和他對戰多年,覺得他玩多人戰棋的習慣,是鋒芒太露、去得太盡XD。順利的話,當然能夠中期就獲得壓倒性的優勢甚至獲勝。但如果沒這麼順利,有時就氣力用盡、晚節不保。這場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動過上杉家:因為點數都用來補光秀與毛利的兵,上杉戰力比較不足--這等於浪費了上杉兩個將領的啟動。因為清州會議後,光秀佔有信濃兩個城,勝家則佔有四個城。上杉其實很有機會,翻掉勝家對信濃國的控制。

自己玩了三場信長後繼者戰爭,終於第一次獲勝!這場勝家-瀧川-北條的陣營抽選相當不錯,拿下甲斐、信濃與飛驒三國後,三個勢力也變成首尾相連,把上杉團團包圍。上杉若想全力進攻,也可以派中小勢力的將領,從後方滲透到上杉的老家。如果牌或骰能配合,把上杉家滅國,也不無可能。信長後裔選到三法師也相當不錯;這場我沒有拿到任何正統值事件與地點,但靠著三法師+正統狀態的8正統值,並沒有落後另兩家太多。

三場遊戲經驗,勝家獲勝兩場,另一場沒有玩完,但勝家也最為有利。莫非勝家是本遊戲最強陣營?勝家一開始有三個自家將領+一個中立將領,合兵可以連續攻城,分兵可以兼顧靈活性。雖然勝家的啟動值,比光秀和秀吉低(3 vs 2),但多一位將領,感覺完全能彌補這個缺點。



其他玩家幫忙拍攝的途中照片(第一回合中間)



其他玩家幫忙拍攝的途中照片(第一回合快結束時)。



其他玩家幫忙拍攝的途中照片(應該是第二回合後半)。


(待續)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