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501212016/11/06 「1989:自由曙光」(1989: Dawn of Freedom)戰報

遊戲BGG連結。點擊照片會進入相簿,能看原尺寸照片。


第二回合一開始。靠著支持檢定,共產/民主第一回合各搶走對方一個在波蘭/匈牙利的戰區。此時波蘭戰區共產3民主2,匈牙利戰區共產1民主3。



第三回合。前一回合共產抽到波蘭和匈牙利兩張計分牌,兩張計分牌政權鬥爭的結果,都是民主勝利。但共產都選擇自願放棄政權。



第六回合:3~5三個回合,雙方都在全力佈局中期計分的國家。東德雙方戰區是3:3,但共產在南方建立了穩固的三角控制。捷克雙方戰區也是3:3,保加利亞雙方戰區1:1。

這回合稍後,三個國家依序計分。民主在東德與捷克的政權鬥爭獲勝,但都沒有推翻。共產選擇在三個國家都維持政權。


第七回合。雙方持續在東德、捷克與保加利亞奮戰:因為共產選擇維持政權,這三國的計分牌並未移除。



第八回合。前一回合民主支持檢定連骰三個六,搶下共產控制的兩個捷克戰區(學生、知識份子)。此時共產與民主,在捷克的戰區是1:5!雙方也開始爭奪最後一個計分的國家:羅馬尼亞。



第九回合。前一回合東德與羅馬尼亞先後計分,共產都維持住政權,分數推進到共產8VP。



第十回合一開始,遊戲在這邊先結束。因為雙方都沒有記分牌,所以大概可以推測最終分數,此時是共產9VP。

波蘭民主能拿下支配,匈牙利民主能拿下控制,保加利亞共產能拿下支配--這三國的最終狀態比較沒有疑異。東德會是共產支配~雙方存在之間,羅馬尼亞從民主支配到共產支配都有可能(此時是雙方存在),捷克變數最大,視乎雙方支持檢定的結果:民主因為有捷克相關的事件牌,高機率能拿下控制。共產運氣最好的狀況,能靠對學生與知識份子地區的支持檢定,能拉回雙方存在(會讓民主得分)。

共產在四個國家維持住政權,會加16VP。如果東德和羅馬尼亞雙方存在,捷克民主控制,最終分數大概會是共產2VP~3VP的險勝。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得先離開,這場在第10回合一開始收掉結束,對另一位對戰夥伴蠻不好意思 m(_ _)m。坦白說,這場是該輸而未輸:第四回合一開始,我的手牌有兩張一點、蘇聯撤軍(4點牌,移除5點共產影響力)、星期一示威(民主控制東德教堂與萊比錫,對東德進行五次支持檢定)--後兩張都是非常強力的民主事件!而且我知道民主手牌有Dash for the West,就算我把其中一張送上天安門,民主還是能從棄牌執行。結果我竟然要咬牙打出星期一示威讓民主執行,民主也確實使用Dash for the West執行蘇聯撤軍事件。幸好民主忘了上天安門、沒有把共產1OP變2OP的效果撤銷掉,否則共產這回合的狀況會超級糟糕。

這場前期共產在波蘭與匈牙利都有投注一些點數與事件,但第二回合,兩張計分牌都是被共產抽到:這場共產抽到五次計分牌(波蘭、匈牙利、保加利亞、兩次東德),民主只抽到兩次(捷克、羅馬尼亞),明顯居於劣勢。匈牙利與波蘭計分的時候,共產的政權鬥爭牌都不少於民主,還是先攻。但因為分佈與擲骰,兩次政權鬥爭共產都輸,這個結果太痛太痛。因為有影響力被拔除,加上手牌點數少於民主(民主早期抽到三次4OP牌,共產只抽到一次)、中期國家的布局已經慢了,共產不得不自願放棄政權。說真的,前期兩個國家都沒有維持住政權,中期國家的布局也沒有領先,若對手更有經驗一些,共產是沒有獲勝機會的。

以我從共產的角度,這場民主有兩個最顯著的失誤:第二回合民主在處理「改革家」(共產+1OP)的事件牌時,把它送上天安門。結果共產在第五回合抽到這張並執行事件,靠著大點力,硬是將已經執行星期一示威、戰區1:3的東德,扳成戰區4:2的共產有利。民主當時的手牌是德國馬克、改革家、共產媒體,若我是民主,我會把共產媒體上天安門,改革家最後一個行動輪打,扣住德國馬克到下回合。最不濟的情形,會AR6打改革家,AR7打德國馬克,讓共產媒體執行,但有4OP彌補傷害,保留上天安門的額度。

民主的第二個顯著失誤,是太晚進佔東德與保加利亞的關鍵工人三角地帶。共產被迫打出星期一示威,基本上東德已經是民主的囊中物了。民主卻沒有先一步進佔南部的工人三角地帶,讓共產再下一回合扳回一城。共產一直努力讓民主影響力無法進入保加利亞,但中期滿手民主事件,共產最後還是打出了讓民主控制一個保加利亞工人區的事件。結果民主也是晚了一步佔住工人三角的下一個點;最後雖然還是佔了兩個點,卻處於共產支持檢定補正+1的不利狀態,進入晚期還是被共產用檢定翻掉。

除此之外,民主比較少上天安門、讓共產拿走所有上天安門成功的好處,也是一個失誤。和冷戰熱鬥不同、和幕末冷戰接近,1989是要每回合儘量上天安門的。畢竟成功有賞無罰,不像冷戰熱鬥太空競賽成功多次,會受到沒辦法讓2OP牌上太空的懲罰。


沒有意外的話,下個月開始會是台北戰棋團會辦1989的交流小比賽:四個人參加,和另外三位參賽者各打一場。目前我還是認為共產有利一點點;雖然就國外的比賽統計,雙方勝率差不多一半一半。但1989的牌流與政權鬥爭的運氣成份影響蠻大的,雙方都可能會被一波帶走。這場共產就是第二回合同時抽到兩張計分牌,加上第四回合的不利手牌,才會打得如此掙扎。我真的很少很少在遊戲前期,就講出我覺得我沒辦法贏這種話(苦笑)。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