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001042016/08/19、09/02、09/13 「Battle Cry」VASSAL 戰報

遊戲BGG連結。點擊照片會進入相簿,能看原尺寸照片。

前回的Battle Cry戰報,這一個月我又Vassal線上對戰了三場:


011蓋茨堡:皮克特衝鋒劇本,6:4南軍獲勝。

這一場還是和Fraser對戰,我扮演北軍。史實皮克特衝鋒以南軍的慘烈傷亡作結,但這場對戰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這場我對手牌分配的不均勻徒呼負負:玩家的左右翼是相對的,理論上依照常態分佈,如果一方左翼的行動牌多,另一方右翼的行動牌也會較多,正好可以對應敵方同一側的行動。唯獨中央的行動牌是一方有,另一方就無。這場前幾回合南軍連打三張中央牌,北軍卻一張都沒抽到。理論上北軍部隊躲在柵欄後,南軍應該不容易殺傷北軍。但南軍這一側在左右兩翼和中央的交界各有一個山丘,如果把炮兵配置上去,正好可以攻擊到柵欄後方的北軍步兵,北軍步兵卻無法回擊(山丘讓對方攻擊少一骰)。這兩門炮也能用左翼或右翼牌啟動,所以能夠持續地削弱北軍。南軍看打得差不多了,才出強行軍前進兩步射擊。尾盤北軍有抓到一個防守反擊的機會,調動三個部隊攻擊南軍Armistead率領的部隊,結果卻骰出三個後退。反而讓南軍的下一個行動同時啟動Armistead和Pickett的部隊進攻,消滅Gibbon率領的部隊獲勝。



005蓋因斯磨坊劇本,南軍3:北軍2,雙方休戰(?)。

這一場也是和Fraser對戰,我扮演南軍--然後又碰到另一個極端:南軍起手就抽到建築防禦工事,這讓南軍佔了能單方面射擊北軍的位置。北軍也不是傻瓜,就把部隊往後拉。理論上南軍可以把握機會把戰線往前推,但……這個劇本中間是河流啊!在河流移動與戰鬥有不少劣勢,所以雙方根本不太想移動部隊,都在打一些閒著。其實雙方還是有嘗試把部隊往前推推看,但馬上被迎頭痛擊,不是陣亡就是戰力損了一半。我們打完一整個deck,都還是陷在這個僵局。雙方就決定這場不要打下去了,再打只是浪費時間 囧>。截圖可以看到南軍部隊推進到河流邊,這是因為雙方決定收場、南軍最後一個行動,才前進打打看。結果骰了一個撤退,讓北軍的步兵退到山丘上,反而讓另外兩個部隊進攻減骰。順帶一提,南軍將領石牆傑克森,是被北軍第一張出牌的Sharpshooter射死的。



023唐尼爾森要塞劇本,南軍6:1獲勝。

這場我是和另外一位玩家:康喻對戰。因為他沒玩過這個劇本,所以我又玩了一次,但改扮演南軍。這場南軍又是第一回合就抽到建築防禦工事(建在左翼),讓南軍有絕佳的射擊位置。康喻又比較……不龜(認真),遠距離沒辦法射南軍,就讓部隊前進,結果被南軍迎頭痛擊 @@。因為防禦工事的屏障,南軍不容易被攻擊一次就陣亡,所以南軍可以讓部隊輪轉,快被消滅的部隊就退到第二線。結果就是6:1的懸殊比數--Battle Cry想贏,真的要龜。遠遠地在敵方沒辦法攻擊的地方射擊,才是王道。推進時永遠先計算,敵方的反擊骰是否遠超過自己的進攻骰(例如自己兩個部隊移動、進攻各一骰。之後對手可能同一側三個部隊移動反擊,進攻各兩骰),再決定是否能承擔主動前進進攻的風險。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