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102127香港跨年遊‧完結篇

時間還真是過得飛快,轉眼間又快要到2015的跨年,很多事情也該是時候來做個總結了。說到這篇到香港跨年的連載文章,前後歷經了一年多的時間才終於把它寫完,自己也感覺拖得有夠久的,此時將文章PO出真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啊!這趟十天九夜的香港行,期間因重感冒不得不放棄部份原先計劃好的行程,以致有些美中不足的地方,不過仔細回想起來還是有不少新鮮有趣的見聞和體驗。

在香港的這些天,我們每天都到茶樓或餐廳報到,其實這也是我們樂此不疲的事情。難得去香港玩如果不到處吃吃喝喝,似乎太對不起自己啦,不過外食吃久了反而想吃頓簡簡單單的家常便飯。沒想到就在我們即將返台的前一晚,老爺子的胞弟不但盛情邀約我們去他家作客,還親自下廚做晚餐招待我倆咧!

工作繁忙的小叔當天下班後特地去市場買菜,更為了那鍋需細火慢燉的煲湯,在前一天就已將煲湯的所有食材備妥並且在爐子上煮了一陣子,為的是想讓煲湯的時間長一些喝起來更加入味,他的用心讓我們還沒喝就已經十足的感受到嘍。

這鍋湯的用料有豬肉、紅蘿蔔、青蘿蔔、玉米、南北杏,還放了些陳皮來提味,經小叔悉心燉煮的這鍋湯果然好喝,看老爺子喝湯時捧場的模樣就知道有多麼地合他的口味啦!

其餘的菜分別是水煮魚蛋、汆燙田螺、豆瓣醬蒸排骨,清炒白菜和清炒蝦仁。其中這道水煮魚蛋很顯然是特別為老爺子加的菜,因他對香港的魚蛋情有獨鍾,而且在台灣也吃不到道地的香港魚蛋,所以在這趟旅遊中只要一逮到機會他便猛嗑魚蛋。為此我還寫了“香港跨年遊‧魚蛋篇”的PO文咧,只可惜我好像無法嚐出它的迷人之處,只有入境隨俗的淺嚐了幾回。

其實吃完小叔招待的這頓晚餐也代表這趟旅程已接近尾聲,隔天我們就要踏上返台的歸途。就在我繼續整理這篇文章的同時,香港的“佔中”運動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老爺子有感而發說,香港近年確實有很大的改變,自1997年大陸接管後,很多事物已經再也回不去了。最明顯的就是路上的行人比以前多很多,就像我在“香港跨年遊‧印象篇”中所提到,香港十足是個“超載的城市”!原本就是個地小人稠的地方,資源更是僧多粥少,如果陸客單純去香港觀光旅遊,自然是有助於觀光業的蓬勃發展,然而當大陸的資金不斷地湧入香港,甚至大炒房地產、處處攻城掠地,彈丸之地的香港怎經得起這樣的衝擊呢?

蜂擁而至的陸客固然讓不少香港的生意人賺得荷包滿滿,經濟也一度大好,不過陸客到香港搶貨、搶資源,物價與店租也都因此飆漲,對那些退無可退的香港居民來說,陸客充斥的問題已嚴重影響到他們的生活,在搶佔資源的同時更壓縮到他們原本就狹窄的生存空間,或許“佔中”的怒火有一部份是來自於想要爭取自己的生存權而有的積極表現吧!

如今的香港店租高得嚇人,已使得許多開店的生意人快要喘不過氣,據說不少的知名餐廳、食堂和街坊小吃都已不支倒地!或許這次我們在香港所有去過的這些餐廳、食堂,未來只能在網路的部落格裡才能找著了。

這趟旅程我們無緣到香港的名店“添好運”嚐鮮,不過前陣子這家店已在台北車站對面展店,我們終於有機會嚐嚐這家米其林一星餐廳的料理啦!耐著性子排隊等了一個多小時後總算輪到我們進場了,在等待餐點時,鄰桌的客人與我們聊起了香港的添好運,直誇香港的無論口感或味道都比台灣的要勝出許多咧!

我和老爺子不約而同的猜想,香港的添好運會選擇來台拓店是否也與日益飆漲的香港店租有關係?想到這點老爺子開始有些擔心,因為對他來說,以後去香港想要回味一下記憶中純正港味的香港美食,會不會是一種奢侈的期望呢?!

【初稿日期:2014-1-9】

>>給個回應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