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82336倒數第三天

      倍倍早上告訴我,她爸爸上星期心肌梗塞過世了......四月初結婚、五月中懷孕,卻在六月底面對生命中最悲痛的事,主耶穌為什麼要這麼安排呢?我不懂,只是捨不得我的好朋友要承受這樣的生命歷程,只能告訴她需要我我都在。然後,我突然好想打電話回家和爸媽撒嬌,跟他們說我今天好累好累好累。但想歸想,我想說的事他們不會支持,我得不到我要的安慰。(其實,我只想聽他們對我說「沒關係」,這三個字對我而言勝過千言萬語)

      我好累,去應付不了解我的人一個又一個、一遍又一遍問我確定不留下來嗎?那妳要去做什麼?還有一個面帶微笑到處去宣傳我要去做大事業的女人,讓我看見何謂「笑裡藏刀」,偏偏今天老是撞見她,我僵硬的笑容看起來也一定很假吧!我也好累去面對我的心,一顆裝著滿滿負面情緒的心,三小姐的公主病澈底爆發,某方面而言我也算是個任性被寵壞的孩子,但是「不管、不管、不管......」。好累加想喊「救命呀」是面對這一屋子的亂中有序,我已然與之和平共存,但不得已而為之的唯一選項是搬家,我不想動......

      晚上「專一」成員又在王老師家聚會,一樣的場景一樣的人,回憶四年前初識時的拘謹、客套,今晚的我們是多麼難得的緣份。這是生命中的美好際遇,即使大家要獨力寫下各自的精彩,但某個篇章是幸運的重疊,真好!

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