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2082020我的四分之一年

現在,是大四上結束後的寒假,下星期馬上就要面臨中文所的入學考試了。

(繼續閱讀)

201108111505視線沒有離開

七月終於過去了。

● 變形

七月五號,綽號「蜥蜴」的郁訢在線上敲了我。
原來是睽違許久的「十班團」要出征了,「你真是難約啊!」對方說。
回想這三年,無論是辦營隊、參加活動還是出去玩,全都不再是高中的朋友了。
這暑假為了準備研究所考試更是忙得焦頭爛額,對方想看的又是變形金剛的續集,於是婉拒了蜥蜴。

七月七號,接到一通電話,螢幕上顯示著許久未見的「鐘思堯」三個大字。
「嘿!阿思毛!」我馬上喊出他的綽號。
「嗨!阿齊毛!」他寒暄一陣,把手機傳給身旁的人,全都叫我猜出聲音的主人。
「你……是誰啊?」我問。
「哇哈哈哈哈,我是誰?我是你的惡夢啊!哇哈哈哈哈......」對方的笑聲十分狂放。
十班團果然還是以前的樣子。
一支話筒、好幾種不同聲音的拜託下,我終究還是去了。

地點在公館,他們要看的是變形金剛3,我連前兩集都沒看過。
然而劇情沒什麼太大的影響,從頭到尾看會變身的巨大機器人打來打去就行了。
由於是美國電影,所以結局是「人類拯救了世界、美國人拯救了地球」,毫無意外。
最厲害的是人類在被機器人捲得稀巴爛的大樓中居然還能存活,韌性十分強大。
除此之外,我認為可議的是反派的金剛領袖「密卡登」居然要人類挑唆才殺了「御天尊者」。
這種峰迴路轉的方式實在太粗糙,就算說要凸顯人類的「厲害」也說服力不足。
不過看機器人打來打去好像回到了幼年時的電視機前,不只是汽車,還有些機器人是從動物變身而來的。
我認為展現人間「友情」才是機器人卡通最賺人熱淚的地方,
就算是怪獸也是如此,無論是神奇寶貝或是數碼寶貝。
那是孩提時代對「友情」的另一種浪漫認知,不用太多的現實波動。
但同時外面賣的玩具和模型則增添了小小幻想的現實憑證。

十班團,來自於我當初的戲稱,除了我,成員清一色都是三年十班的同屆生。
認識他們是在接近高中尾聲的「畢聯會」,每次到了學校就和大家在工作室裡敲敲打打、剪剪貼貼,
他們推甄就上大學的不少,因此成為畢聯會裡的重要骨幹,還有人擔綱小組長的角色

(繼續閱讀)

201107071449看的不是好,只是你

開篇最想說的話是:久違了,我的網誌。

(繼續閱讀)

201105081645【政大中文人23】新衣‧彩妝‧赤子心──彭妍之(乙班)

※ 5/9 修改。

關於她的記憶,我一開始便清清楚楚。

上大學前,她在我的網誌留下了一段話:
「原來你高中的綽號叫小『貝』呀!我的綽號叫貝貝,真是有默契!(擊掌」
盛情和天真的語氣使人微笑。
但對於這位未來的大學同學,腦海中的第一影像還是來自於她的網誌大頭貼。
相片中的她留著長髮,末端蜷曲,明顯有化妝,看起來是很入時、很會打扮的女生。

二○○八年的暑假,北區迎新,我在前往百年樓的校車上始終沉默。
突然有人點點我的背後,一轉頭:是一個陌生的女生,樣貌成熟。
我遲疑了,不知該做什麼回應,她說:「我是貝貝,曾經有在你網誌上留言的同學。」
總算將相片、名字與真人全兜在一起了,那也是我在迎新會前少數的對話之一。

翻閱以前的網誌,我們處在同一個團體中從未缺席過,系上的活動亦然。
包括二○○九年,我們大二主辦的北區迎新、迎新宿營、家聚,跨年夜還一起窩在憩賢樓吃酸菜白肉鍋,
再而二○一○年的高中生文藝營、導生宴、猴硐行以及董驊家的聚會,無一例外。
在這之前,面對她我只會想起網誌上的那張大頭照:長髮,捲曲,化妝,成熟,都會女孩......
這些以往離我很遠很遠的詞彙都出現了,或許她在我的人際關係上確實也只是個「稱謂」而已。

但我錯了。

大二的某次,牧杰、董驊、龍文、我和她一同逛師大夜市,
走在人群攢動、街道橫七豎八的夜市,她居然像是在逛自家的庭院一樣,瞭若指掌。
每走進一家店,她拿起襯衫、T恤或是polo衫往我身上比劃,認真地給予評論。
男生的衣服其實不多,我的身形也不算壯碩,使她的熱情揀選總是以失敗告終。
但她仍舊帶領我們四個男生在師大夜市中穿梭著,東看西看,看的都是男裝。
最後終於在她的「點頭認可」下買了一件粉紅襯衫,那也是我被人稱讚最多的一件衣服。
日後我總是說:「妳那天帶我逛了好幾家,真的很讓我感動呢。」
「你居然這樣就感動啦。」她說,臉色竟是滿滿的開懷。
大一、大二的日子,在她不時的「治裝建議」下,我

(繼續閱讀)

201102071627【政大中文人22】不變航向的喬巴──洪瑋其(乙班)

大三的楚辭課,〈離騷〉後序中一段話惹得大家窸窸窣窣的竊笑著。
它是:「楚人高其行義,瑋其文采,以相教傳。」其中的「瑋其」就是她的名字。

其實剛開學就對她的名字保持很深的印象。
「其其!」每當我猛然回頭,發現被叫的人不是我,而是她。
在高中習慣被稱作「齊齊」了,「積習難改」,雖然到大學還是有人沿用。
「不是在叫你!男生哪有人叫ㄑㄧˊㄑㄧˊ的,好奇怪唷!」瑋其的朋友說。
我苦笑著聳肩,事實上,非但不是我取的,也通常是女生這麼叫我,
這個綽號卻只讓我想起可愛的花栗鼠卡通。

提起她,思緒常回到大一的孟子課,當時的她很安靜,每次都坐在教室的最後幾列。
之中似乎也打過一些零星又生疏的招呼。
一度早到,教室中有我和她,唐突地問:「早呀,妳有什麼……喜歡的作家嗎?」
她愣了一下,含蓄地說:「邱妙津。」表情好像還有話要說。
「喔是唷!僊樺很喜歡夏目漱石呢。」我回答,關於邱妙津我卻無以搭話,所知是零。
僊樺,另外一個看似安靜的女孩,是她的好朋友。
回到家後,僊樺在線上敲我問:「其其問你能不能帶便當來看系壘比賽呀?」
因為沒空只好婉拒了,僊樺日後說:「和其其本想鬧鬧你,結果你好認真唷!」
瑋其打招呼還是一派活絡的樣子,穿起系壘球衣竟也有說不出的矯健感。

二○○九年的暑假,我們大一,她在系上的兒童文學營擔任活動股的股員。
因為整體以日本漫畫海賊王包裝,她以可愛的「喬巴」登臺演出。
維基百科說喬巴是「是草帽一伙年齡最小的成員。人獸型的姿態下,則是伙伴中身材最矮小的成員。」
正符合她當時在活動股中的模樣,小巧玲瓏又逗趣十足。
還記得營期最後一天的晚會彩排,身為美宣股機動人員的我,被派來幫活動股一起貼會場的地貼指引。
貼到一半彩色膠帶沒有了,大家有的因為排練數次又天氣炎熱,已經是意興闌珊,東倒西歪。
瑋其立馬往四維堂外衝去買膠帶,股頭吳佳鴻大喊:「瑋其小心呀!不用太急沒關係。」她已經衝到不見蹤影。
佳鴻對著旁邊一個散散的股員說:「你看人家多麼……」最後的字句聽不清了,想必也是由衷的讚美吧。
幾小時後,晚會正式開始,

(繼續閱讀)

201101221514小心,燙口

真的好久好久沒有發網誌了,大三的忙碌和緊湊已不是以往可比。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似水年華:萬芳高中
《梳整齊的書櫃》
世新文藝小個兒──鄭佳郁
能歌善舞小才女──馮先芝
小護士──張懋君
不是阿奇毛是阿思毛──鐘思堯
憨厚的美聲團員──謝博儒
排球不輸臭男人──陳培恩
三○二的班草──王法舜
靜如小溪:政大中文‧甲班
動如飛瀑:政大中文‧乙班
長江後浪:政大中文學弟妹
曲水流觴:其他中文人
萍水相逢:第十屆政大高文營
萍水相逢:第十一屆政大高文營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