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雪庵 追尋 @ 百歲劉雪庵_追尋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奇異的恩典 Amazing Grace _ Hayley Westenra
  • 夏日最後玫瑰, 秋夜吟 _ Hayley Westenra
  • Katherine Jenkins _ 英國跨界(crossover)古典音樂天后
  • A SUMMER PLACE
  • Prosciutto - More than just a Ham
  • 當代第一抒情女高音 _ Dame Kiri Te Kanawa
  • 在銀色月光下
  • 百幕達才女歌手 Heathe Nova
  • 瞑那會這呢長 _ Tiger Huang
  • Imagine
  • Lara's Theme
  • 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
  • 永恆之約 _ Amarantine
  • Here, There and Everywhere
  • The First Blue Rose
  • 東方雲雀 _ 中國娃娃 _ 蔡幸娟
  • 昨夜你對我一笑, 【為新詩把脈/高亦涵】
  • Yanni _ 跨越古典與現代的音樂家
  • 微風往事 _ 記錄他的一段初戀
  • If You Leave Me Now _ Peter Ce
  • 心太軟 _ 任賢齊
  • A songwriter with a voice
  • 阿宏的心聲 _ 洪榮宏
  • Julio Iglesias _ 拉丁情歌王經典名曲
  • Neil Diamond Golden Classics
  • 心燈 _ Heartlight
  • 一代才子詞人陳蝶衣 經典傳唱70年受人尊敬
  • 巨星經典: 鄉村流行天王葛倫坎伯
  • 慰藉心靈的經典聖歌 _ Ave Maria
  • 挪威神秘的美聲祝福 _ O Helga Natt
  • Feliz Navidad
  • White Christmas
  • It's The Most Wonderful Time o
  • Heaven Scent
  • 美聲詠聖誕 _ Gesu Bambino
  • 聖潔優雅的美聲祝福: O Holy Night _ 噢!聖善夜
  • 美聲詠福音 _ Pie Jesu
  • Can You Read My Mind
  • 天使靈糧 _ Panis Angelicus
  • 棒辣妹弦樂四重奏 _ Bond, String Quarte
  • 納京高 的音樂永遠是那麼的簡潔飽滿, 誠摯優雅
  • 絕美的跨界美聲 _ Summer(薩默爾)
  • 世紀電影配樂大師 _ John Barry (1)
  • 世紀電影配樂大師 _ John Barry (2)
  • 金玉盟 _ An Affair to Remember
  • Philippe Jaroussky
  • 電影配樂教父 _ Ennio Morricone (2)
  • 電影配樂教父 _ Ennio Morricone (1)
  • 美麗與哀愁 _ 陳淑樺
  • 靈魂樂傳奇巨星 _ Barry White
  • 音樂劇天后 _ Elaine Paige
  • Bee Gees 三兄弟半個世紀的經典雋永地令人無法忘懷
  • My Way_Two great Italians duet
  • 波瀾壯闊,長情萬縷 — 回顧,聆賞 《藍與黑》
  • 明月千里寄相思 __ 靜婷
  • 燕子 _ 曲風優美, 歌聲悠遠感傷的哈薩克民歌
  • 寂寞城市的永恆知音 _ 芝加哥合唱團
  • 驚豔南台灣: 港都小市民的美妙歌聲
  • Let's go to Vegas for Celine
  • 最美的詠嘆調與女聲二重唱
  • Forever In Love _ 薩克司風演奏技巧精湛的 肯尼吉
  • 嗓音絕美,穿透力十足 _ 安琪拉‧蓋兒基爾
  • 撫慰人心的名曲, 你比較喜歡舒伯特, 還是巴哈/古諾?
  • 劉半農創造了 “她”, 聆賞感人的 "教我如何不想她"
  • 二胡知音跨國界_以才氣和氣質著稱的馬曉暉,正默默實踐著。
  • 拉丁情挑 _ 深情愛著我, Placido Domingo
  • 那醉人的夜晚 with Jose Carreras
  • Domingo Songbook
  • 雅典白玫瑰 _ The White Rose Of Athens
  • For The Beauty of The Earth _ 一首很美的聖詩
  • 夢幻騎士, Man of la Mancha, Don Quixote de La Mancha
  • Bolero, A stunning masterpiece
  • 終極合唱名曲(1) _ Ultimate Chorus(1)
  • 天荒愛不老_A long and Lasting Love
  • Domingo sings John Denver
  • 清潤細緻的喬治亞美聲 Katie Melua
  • 宋祖英民族音樂演唱會: 美國觀眾感動得流下眼淚
  • Sing along with Pavarotti
  • Songs for voice & orchestra
  • An inspiration from a dog
  • What an Artist!
  • We Have 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
  • 微風輕哨_Whistle Down the Wind
  • A place far, far away 在那遙遠的地方
  • You don't bring me flowers anymore?
  • I dreamed a dream
  • 百歲劉雪庵_追尋
  • 狂沙十萬里: 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
  • 依然在我心深處





  • Powered by Xuite
    200706261105劉雪庵 追尋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曾在共黨統治期間受盡欺凌,但是「百歲劉雪庵」在2005年得到了全大陸音樂界一致的尊崇!
     
    節目長度:14分

    時光之音曲目:

    1. 追尋 作詞:許建吾 作曲:劉雪庵
    2. 空軍軍歌 作詞:簡樸 作曲:劉雪庵
    3. 西子姑娘 作詞:傳清石 作曲:劉雪庵
     


    1. 追尋  作詞:許建吾 作曲:劉雪庵

    你是晴空的流雲,你是子夜的流星,
    一片深情靜靜深鎖著我的心。
    一線光明時時照耀著我的心。
    我哪能認的出喲,
    我哪能再等待喲。
    我要我要追尋,
    追尋那無限的深情,
    追尋那永遠的光陰

    2. 空軍軍歌 作詞:簡樸 作曲:劉雪庵


    凌雲御風去,報國把志伸,
    遨遊崑崙上空,俯瞰太平洋濱,
    看五嶽三江雄關要塞,美麗的錦繡河山,輝映著無敵機群。
    緬懷先烈莫辜負創業艱辛,發揚光大尤賴我空軍軍人,
    同志們努力努力,
    矢勇矢勤,國祚皇皇萬世榮。

    盡瘁為空軍,報國把志伸,
    那怕風霜雨露,只信雙手萬能,
    看鐵翼蔽空馬達齊鳴,美麗的錦繡河山,輝映著無敵機群。
    我們要使技術發明日日新,我們要用血汗永固中華魂。
    同志們努力努力,
    同德同心,國祚皇皇萬世榮。

    百歲劉雪庵·政治風暴中的坎坷生涯
      
    寫歌如〈何日君再來〉·風情萬種


      趙琴
     


    趙琴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民族音樂學哲學博士、舊金山加州州立大學音樂史碩士、師大音樂系聲樂學士。現任台大美育系列講座主講人;臺北教育大學兼任教授;中廣、佳音電臺音樂講座;中華民國民族音樂學會理事;文建會「臺灣音樂館」叢書主編;“金鐘獎”終生成就特別獎(2002)。

     

    2005年日本國家廣播公司NHK製作了一部名為「一首歌的故事」《何日君再來》的紀錄片,並特走訪各相關國家調查、拍攝,試圖解開這首在東亞區流傳了60餘載歌曲的神秘面紗。才華洋溢的原創作曲者劉雪庵(1905-1985),他的歌曲傳唱不輟,但他的人和這首歌一樣的命運多舛,一生受盡折磨、冤屈和不堪!

    余光中在聽了劉雪庵的歌後,贈詩斯義桂云:「似水的鄉音,你磁性的歌吟,搖船一樣搖我回四川」。劉雪庵風情萬種的許多歌樂,除了是斯義桂等20世紀重要華人歌唱家在音樂會上必唱的曲目外,也更曾唱在多少愛歌人的口上:家喻戶曉的愛國歌曲《長城謠》,蒼涼悲壯,質樸自然,感情深切,還有纏綿悱惻的《飄零的落花》,意境纏綿、朦朧、哀愁、傷感、情趣婉的《紅豆詞》等,無不深具藝術感染力。那歌詞中的無限情懷,曾是我早期的文學養份,歌曲的傳統審美興味,在一遍遍的歌曲朗唱中,得到了自然的、感性的認知和薰陶。

    劉雪庵又具駕馭文字才情,他寫的許多詞作,精練、寓意深刻,無論長短句,均富深情:「雪霽天晴朗,臘梅處處香,騎驢灞橋過,鈴兒響叮噹」,他寫詞的這首《踏雪尋梅》,原是為教材歌曲而寫,人人都可朗朗上口。

    鄧麗君等歌星也愛唱劉雪庵的歌,不僅是《何日君再來》,有數十個不同的版本,唱來各有一番自然、流暢的韻味;也有突破古典、流行的分界樊籬,以別具風味的的人聲吟唱,帶來更具生命力的另類新貌。

    曾在共黨統治期間受盡欺凌,但是「百歲劉雪庵」在2005年得到了全大陸音樂界一致的尊崇!


    2005中國紀念劉雪庵百歲冥誕

    我在2005年11月應邀在北京中國音樂學院出席了「為紀念著名愛國作曲家、音樂教育家、社會活動家、中國音樂學院作曲系教授劉雪庵先生誕辰一百周年,由中國音樂學院、中央音樂學院、上海音樂學院、中國音樂家協會、中國音樂史學會、中國音樂評論學會、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華東師範大學、蘇州大學、重慶市銅梁縣人民政府聯合主辦」,由中國音樂學院承辦的「紀念活動」,在邀請函上說明的舉辦主旨為:「身為作曲家,他在抗戰歌曲、藝術歌曲、流行音樂、鋼琴音樂、戲劇配樂、電影配樂等方面很有建樹,留下了一大批膾炙人口的藝術作品」;身為教育家,劉雪庵曾長期在國立音樂學院、中國音樂學院、中央音樂學院等校任教,培養了大批優秀人才。「劉雪庵百歲冥誕紀念活動」對他的音樂創作、音樂思想等方面進行交流和研討,我以《聽劉雪庵的歌唱在臺灣—兼論民族風格的詞曲寫作與演唱》為題,從長期從事「傳播」與「教育」工作者的立場,剖析這位具備文化涵養、卻走過顛沛流離的年代、捲入並經歷政治風暴的作曲家劉雪庵,一併解析其背後的因素,及其在「國」、「共」兩黨對峙期間,對他的生命及歌曲傳唱的影響。

    經由學術研究、傳播調查、廣電音樂節目的製播、中國藝術歌曲音樂會的策劃主持等深入接觸後觀察,劉雪庵與同時期的黃自其他弟子陳田鶴、賀綠汀、江定仙相比,他無疑具有相對程度的文藝修養、知識涵養,他寫歌,亦寫詞,劉雪庵歌曲在台的傳播,相較之下更為普及。大陸學術界對劉雪庵作為作曲家的研究較多,我除談他創作的歌,亦延伸至他寫的詞,並從其作品的流傳層面,歷年來臺灣初、高中音樂教科書中,「劉雪庵」在音樂欣賞課程教學上的應用與影響,在軍中傳唱的意義與價值,一併省思民族風格的詞曲寫作與演唱,並解析、探討歐美及兩岸三地名家唱法的美學層面。


    劉雪庵的音樂背景

    劉雪庵名晏如,字雪庵,四川銅梁人,幼年已懂得吹奏簫、?笛等樂器。1925年考入成都美術專科學校,習繪畫、鋼琴,並接觸民間音樂及崑曲。1930年入上海藝術大學,1931年秋轉入上海國立音樂專科學校,主修理論作曲,師事蕭友梅、黃自,並從李惟甯習鋼琴,還得到齊爾品教授的賞識,1936年畢業。1937年底國都遷移重慶,劉雪庵在1939年任中央訓練團音幹班教員,1938至40年間,曾編輯出版《戰歌》刊物,1941年,任教青木關國立音樂學院,並在軍樂學校教理論作曲課程,1942年任重慶社會教育學院副教授,該校於1949年改名蘇南文教學院,擔任教授,1953年到華東師範大學任音樂系主任、教授。1964任中國音樂學院教授,教授詩詞樂章及理論作曲。


    為百代唱片寫詞作曲

    「百代唱片公司」是第一個在中國灌錄及出版唱片的外商公司,遠在清末就在中國灌錄及發行唱片,百代(Pathe)原是法國公司,後由英商EMI收購經營,最初以京劇為主,藝術家有梅蘭芳、馬連良、程硯秋等;也灌錄藝術歌曲等不同類型音樂。30年代電影由默片進入有聲,百代有著由國外引進的完善錄音設備和錄音技術,1949年以前,百代幾乎網羅了當時主要的歌星與製作人才,劉雪庵即被網羅為作曲家。

    劉雪庵的《長城謠》由百代公司出版,由該片女主角路明于1937年在電臺播唱(百代35770b);1947年由周小燕錄製唱片發行;《紅豆詞》亦由周小燕演唱,1947年灌錄成唱片,亦由百代唱片出版。


    為電影公司作曲製作

    1936年上海國立音專畢業後,劉雪庵應上海藝華影片公司之邀作曲,相繼為《桃花扇》、《小姐妹》等10餘部電影譜寫插曲。《何日君再來》原是1937年寫的一首探戈舞曲,後由黃嘉謨(貝林)填詞,用作方沛霖導演的電影《三星伴月》(周璇主唱)的插曲,流行至今,劉雪庵以筆名晏如讓藝華影片公司發表。1939年香港一部抗戰電影《孤島天堂》將《何日君再來》選為插曲(黎莉莉唱),描述青年男子參軍前與女友依依分手情。此後又被李香蘭翻唱、收入唱片家喻戶曉,以至被誤認是李香蘭首唱的經典歌曲。中日戰起,上海淪陷,劉雪庵應國民政府軍委會邀請,曾到武漢行營的電影股工作。

    劉雪庵的不少成名曲,是任職上海三大電影公司之一的藝華影業公司專業作曲時(註1)創作並發行推廣的。


    走過顛沛流離的年代·承受不堪的政治遭遇

    煙硝烽火伴著劉雪庵的青春年少時光,九一八事變後,他是音專學生中最早以捍衛民族尊嚴來號召抗日的(註2)抗戰爆發,主編出版了數期《戰歌周刊》。來到重慶後,完成了郭沫若《屈原》的全劇配樂工作,於公演時親自擔任指揮。

    1957年的反右運動,因一些語重心長的建言,被定為右派,成為被批鬥的目標;1966年的文革中,他是反革命、漢奸,被撤銷中國音樂學院副院長職務,降職為圖書館資料員;他早期的作品《何日君再來》一曲,被斥為黃色、反動,因此遭受到紅衛兵殘酷的迫害;他在國民黨政府時期作的《空軍之歌》、《海軍之歌》、《戰歌》當然也都成了罪證;關進牛棚10餘年,受盡折磨,吃盡苦頭,導致雙目失明。改革開放前,尚未平反的劉雪庵和他的作品都被視作禁忌,文革結束後,直到1982年始獲平反。純粹的歌曲創作捲入政治風暴,引來撻伐,劉雪庵的遭遇較歌曲命運更嚴酷、冤屈和不堪!

    1985年,劉雪庵默默告別人世,終年80歲。雖屬高壽,但命運坎坷,生命的最後30年時光,幾乎沒有享受到生的樂趣。(註3)我見到的第一張劉雪庵照片,是老態臃腫的中風癱瘓老作曲家,獨居陋室,令人哽咽!

    自1949年兩岸分治後,由於國共兩黨對峙,在政治引導文化的原則下,劉雪庵的歌有著全然不同的命運,雖然大陸、臺灣都有不同時空下的禁唱歌曲,劉雪庵的某些歌如《何日君再來》在臺灣也一直被列為禁歌,但相形之下,臺灣和海外華人社會對劉雪庵的名字並不陌生,中小學生們早就在音樂課上學會了劉雪庵作詞譜曲的不少歌曲。


    劉雪庵的歌曲創作

    劉雪庵的歌曲,有著自然展現民族化風格的寫歌特色。藝術風格的形成涉及作曲家在思想上、藝術修養上和性格趣味上的各種要素。近代新歌曲創作,無論在體裁、風格或伴奏上,多數脫離不了早期德國藝術歌曲的格式;近年來,或有以現代技法創作,在新、舊、東、西交融激烈的時代,作曲家究竟如何方能給詞配以民族語言的聲調、節奏,創作出具備獨特個性的中國民族風格歌曲?

    劉雪庵的歌曲創作技法,嚴謹要求詞曲緊密配合。他曾在論文《作曲與配詞》中自信地評比說:「《義勇軍進行曲》的昂揚高亢、《松花江上》的哭啼泣訴、《教我如何不想他》的離思怨慕、《飄零的落花》的纏綿悱惻、《漁父辭》的清空絕俗,詞曲都是異常吻合的。」正是這種重視語言旋律與音樂旋律的自然搭配,使劉雪庵的歌,唱起來順暢。

    從1930年代前半期起,劉雪庵開始創作,作品專輯有民歌創作集《布穀》,(註4)鋼琴曲《中國組曲》。(註5)選好詞譜曲或詞曲並作是劉雪庵寫歌的特色,曲調優美動聽、音域適中、詞意深遠有意義。


    剛柔並濟並具戲劇性的抗戰歌曲

    九一八事變後,上海音專師生投入抗戰歌曲寫作,劉雪庵和賀綠汀、冼星海、江定仙、廖輔叔、夏之秋諸教授成立了「中國作曲者協會」,創辦並主編《戰歌周刊》,定期發表抗戰歌曲,包括他的《募寒衣》、《長城謠》,其寓所成了「協會」會所,鼓舞民眾參加抗日運動,並在漢口成立全國歌詠協會。

    1937年所寫《長城謠》原為潘孑農的電影劇本《關山萬里》寫的插曲,因八一三事變上海淪陷,電影停拍,由該片女主角路明於電臺播唱;1947年周小燕錄製的唱片,曾激發歐美僑胞的愛國熱情,紛紛捐款。音樂蒼涼悲壯,質樸自然,感情深切。《長城謠》有著傳統民歌風格,並兼有抒情與敘事特點,旋律線條起伏不大,節奏平穩,結構單純,在五聲音階基礎上,音域並不寬廣,但口語化、民族風及親切感的平易近人風格,在撥動心弦之餘,激發同仇敵愾的熱情。

    1937年,抗戰初期,劉雪庵從上海流亡到重慶,途中譜寫《離家》和《上前線》(江陵詞),加上張寒暉的《松花江上》,編成《流亡三部曲》,與《長城謠》一同拍成音樂短片,發揮宣傳效果,流傳到前線、後方,成為家喻戶曉的愛國歌曲。

    在抗戰接近勝利的最艱苦階段,政府號召十萬青年十萬軍,他譜寫《巾幗英雄》,描寫當年不分男女投筆從戎,體現了現代花木蘭巾幗不讓鬚眉的愛國情操。曲風溫婉抒情,唱大地春回景如畫;亦有思潮澎湃,念興亡有責的激蕩情懷。


    詞意深遠的婉約抒情藝術歌曲

    劉雪庵寫過許多叫好叫座、帶有藝術氣息的歌曲,像是《追尋》、《飄零的落花》、《紅豆詞》、《春夜洛城聞笛》、《布穀》、《楓橋夜泊》等。

    纏綿悱惻的《飄零的落花》是劉雪庵自作詞曲的處女作,曾發表於國立音專校刊《音》上,1934年,劉雪庵帶著《飄零的落花》歌詞,拜會音專老師─俄裔音樂家齊爾品(Alexander Tcherepnin),在他建議、鼓勵下,譜成藝術歌曲,後由齊爾品攜至東京出版,發行歐美各地,1935年年又成為電影《新婚大血案》的插曲。

    《紅豆詞》本是《紅樓夢》中賈寶玉在酒宴上演唱的「曲兒」,?見紅樓夢第28回:「滴不盡相思血淚拋紅豆,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睡不穩紗窗風雨黃昏後,忘不了新愁與舊愁。」詞本身具音樂性,寫景抒情,層層疊疊,推展開來,後由劉雪庵為朱彤的話劇《紅樓夢》寫了插曲(1943年),並由周小燕演唱,1947年灌錄成唱片(百代),至今已成經典藝術歌曲。在臺灣由於教科書中編入,好詞加好曲,又容易上口,餘音繞梁,回味無窮,幾乎人人會唱。

    《追尋》是由許建吾寫的一首簡單小詩,寫於抗戰中期的四川成都,非僅寫戀情,更具勵志含意。(註6)劉雪庵非常直接、絲毫不加修飾的通過順乎語勢的旋律進行,將詩中的赤裸裸感情,直接發抒,並漸漸推向高潮。詞曲緊密結合,情緒環環相扣:「你是情空的流雲,你是子夜的流星,一片深情,緊緊封鎖著我的心。我要追尋,追尋那無盡的深情,追尋那永遠的光明。」一氣呵成、酣暢淋漓的直達高潮。

    《春夜洛城聞笛》是為李白詩譜的曲,劉雪庵並未渲染詞中略帶傷感的內蘊意涵,而是以昂揚、開朗的情緒作為音樂的基調,這也是李白詩中的特質。旋律氣息寬擴,基本上是一字一拍一音,「誰家玉笛暗飛聲?散入東風滿洛城」,像吟誦說白似的緩慢在中聲區開展。「此夜曲中聞折柳,誰人不起故園情」的一句,則以自高而下的六度下行,再轉起的問句氣勢,加強思鄉的情緒。


    風行流傳的部隊實用歌曲:軍中傳唱的意義與價值

    抗戰勝利後還都南京,基於精神戰備的需要,劉雪庵寫了無數軍中歌曲。

    他應中國空軍總部政治部邀請,譜了20餘首空軍歌曲:「擔負起天下興亡,萬長空永保!」鼓舞著空軍軍心士氣;也為為海軍健兒寫歌,「中華男兒忠勇甚,團結起水上長城!」。當年軍歌的詞曲風格,絕非今日口號式的八股歌曲可比,洋溢著劉雪庵特有的才情,不僅文詞精巧,精神內涵更具深意。對我軍中健兒在精神上有著極多的貢獻。

    以《西子姑娘》為例,1945年抗戰勝利後,空軍製作單位邀約劉雪庵為傳清石寫詞的《西子姑娘》譜曲,希望廣為傳唱。「天馬行空聲勢壯,逍遙山色湖光,鵬程萬任飛翔,人間天上、比翼羨鴛鴦。」這首戰後歌曲,寫戰時西子湖畔少女,向她任職空軍飛行員的情人表露了深切的叮囑,旋律優美,歌詞典雅。周小燕教授演唱了圓舞曲版的《西子姑娘》,帶有藝術歌曲的特色;另一首面世的則為探戈版,由歌星唱出豔抹濃妝的風情萬種,有沙場機聲,亦有水鄉柔情。
    劉雪庵對歌曲的寫作態度,「一詞一曲,認真推敲,細細琢磨,多次反復試唱,直至完美境界」,(註7)故而一經發表均獲好評。


    劉雪庵的歌詞創作

    歌詞要具備音樂性和文學性,要有單純的語言,好詞不隔,語語都在目前,是用來唱的口頭文學;情是根,意趣、立意都要真。(註8)劉雪庵的寫詞功力,在與黃自老師及傑出同輩的合作惕厲下,深知其中奧秘,又具才情,精練、深刻,正如其歌曲,別具韻味,高雅脫俗又具群眾化的特質。

    2005年日本國家廣播公司NHK製作了一部名為「一首歌的故事」《何日君再來》的紀錄片,試圖解開這首在東亞區流傳了60餘載歌曲的神秘面紗。才華洋溢的原創作曲者劉雪庵,他的歌曲傳唱不輟,但他的人和這首歌一樣的命運多舛,一生受盡折磨、冤屈和不堪!圖中老態臃腫的老作曲家,已不復往日瀟灑。


    詞曲並作的歌

    《飄零的落花》、《喜春來》、《中華兒女》、《雪花飛》、《春遊》、《殺敵》、《歌勉空軍》等,均為自作詞曲。

    《飄零的落花》歌詞纏綿悱惻,委婉、感傷:「想當日梢頭獨佔一枝春,嫩綠嫣紅何等媚人,不幸攀折慘遭無情手,未隨流水轉墮風塵。莫懷薄幸惹傷心,落花無主任飄零,可憐鴻魚望斷無蹤影,向誰去嗚哽訴不平。」曾發表於國立音專校刊《音》上。這首歌借落花隱喻身世飄零女子,劉雪庵以深厚古典文學功力落筆。曲成自信滿滿,曾收入個人專集《四歌曲》中。

     1937年,劉雪庵寫的同名電影主題曲《滿園春色》,由花腔女高音郎毓秀與蔡紹序二重唱:「滿眼繁華,紫?紅嫣,群芳燦爛,春色無邊;好一片良晨美景,好一段歡喜姻緣。」道盡人生結合的奇幻,萍水相逢、一見情牽的「滿園春色」,在電影歌曲的意境中,寓教於樂的提醒著,在:「桃紅柳間,燕舞鶯遷,屏山繞翠,玉樹籠煙」的春光中,惜青春莫辜負華年。


    為教材寫詞:黃自作曲歌例

    為教材歌曲,劉雪庵詞作曾由多位作曲家譜寫:黃自作曲的有《總理逝世紀念歌》、《新中國的主人》、《蝴蝶》、《國慶獻詞》、《歡迎運動員》、《凱旋》、《送畢業同學》、《農家樂》、《遊戲》、《搖籃曲》、《踏雪尋梅》等;江定仙作曲的有《田家忙》、《漁夫》、《催眠歌》等;張玉珍作曲的有《惜春》、《良宵同樂歌》;應尚能作曲的有《快活歌》、《搖船歌》等。另有填詞作品《振興中華》、《我愛中華》、《勵志》等,對青少年情操教育,深具意義。

    劉雪庵是黃自的得意門生之一,他寫詞的《採蓮謠》、《踏雪尋梅》等都是在校習作,均由黃自譜曲,他倆合譜約十餘首歌,均編入商務印書館的《復興中學教科書》,作為教材歌曲用。《踏雪尋梅》中「好花採得瓶共養,伴我書聲琴韻,共度好時光。」歌詞描繪了雪霽天晴、臘梅吐香的冬日怡人景色中,青少年活潑開朗的歡欣心境。雖是教材歌曲,卻被許多聲樂家當作藝術歌曲傳唱,也曾收錄在50年代的香港百代唱片中,蘊含濃厚的中國古典韻味,家喻戶曉、人人都可朗朗上口。

    劉雪庵為教材寫詞作歌,藉由歌唱,既可提升學生文學能力,歌詞中雋永的涵意,可涵養學生心性;藉由劉雪庵詞曲作品中的民族風格與情感,可激發學生的民族情感,提升鑒賞層與審美品味。

    「蝴蝶家,那兒住?翩翩來往紅深處。莫採草上花,且飲枝頭露!謹防俏姐兒,將你釘作標本去」《蝴蝶》;「農家樂,孰似孟秋多!賣了蠶絲打了禾,納罷田租完盡課。闔家團團瓜棚坐,閒對風月笑呵呵」《農家樂》;「團團一輪明月,高湧在天空,牆邊影斜,林梢聲靜,花鳥都入夢。我也屏息萬慮,安臥斗室中,倦怠恢復,精神飽滿,明日再用功」《搖籃歌》。


    名家演唱風情萬種

    聲樂名家演唱

    男低音斯義桂這位世界級聲樂大師,曾在甘乃迪入主白宮的總統就職儀式上榮任首席演唱,除經典歌曲外,特別偏愛劉雪庵的歌,多少聽眾感動於他唱《紅豆詞》與《長城謠》的激蕩而深沈的歌聲,在歌曲意境的表達上,他重內涵和樂感,情真又意切。

    另有文以莊、朱苔麗、任蓉、李洪深、邱玉蘭、周同芳、林祥園、林惠珍、范宇文、陳明律、陳榮光、曾道雄、劉塞雲、簡文秀等,均活躍於臺灣的歌唱界,他們或唱於演唱會,或灌錄唱片,劉雪庵的歌總受到大家歡迎。


    雋永的國語流行歌曲《何日君再來》傳奇

    《何日君再來》的上海原版是探戈調,鄧麗君唱紅的版本是後來在日本改編而成的流行版,費玉清等歌星都有不同的編曲版本傳唱。歷史何其諷刺,姑不論其藝術性如何?它的雋永使其生命力無比強勁!台北的《光華雜誌》2005年9月份這一期,也以《一首歌的故事》為重點,試圖借著這首歌,來鋪陳上個世紀以來,台海兩岸與東亞地區,因此歌形成的各種愛恨情愁。(註9)

    鄧麗君將此歌重新唱紅,她音色優美,渾然天成,毫無斧鑿痕跡,深具感染力。

    除聲樂家選唱,蔡琴與許景淳均唱《飄零的落花》,蔡琴以深醇的女中音,訴說著「落花」坎坷的悲涼;許景淳以別具風味的的人聲吟唱,迷人傾訴,由古典音樂出身的作曲家李泰祥,以跨界音樂的理念編曲,帶給劉雪庵歌曲更具生命力的另類新貌。

    劉雪庵為人間留下無數動人的詞曲篇章,培養了學生的藝術情操,文化素養;21世紀的藝術教育中,劉雪庵歌樂的詞曲內涵,在全民素質教養上,正有著發揮歌曲培養民族整體素質的功能。但他命運的坎坷,何其不公!不幸!


    註釋
    註1:另兩家為天一公司和聯華影業公司。
    註2:廖輔叔《記作曲家劉雪庵》。
    註3:蔣力〈重讀劉雪庵〉,《文匯報》2002年10月8日。
    註4:劉雪庵《布穀》,商務印書館,1936年出版。
    註5:劉雪庵鋼琴作品《中國組曲》,巴黎A La Flute De Pan出版社,1949年出版。
    註6:見趙琴:《許建吾》,發表於《聯合報》〈聯合副刊〉。許建吾曾於1982年應筆者之邀,參加中廣公司舉辦的《第十屆中國藝術歌曲之夜》音樂會及研討會,並接受專訪,談及《追尋》這首詞的創作及詮釋。
    註7:趙琴訪許建吾於第10屆「中國藝術歌曲之夜」期間,1982年於台北中國廣播公司。
    註8:見趙琴〈中國民族風格聲樂的詞曲寫作與演唱初探〉,載《中國聲樂研討會論文集》,劉靖之、費明儀主編,香港大學亞洲研究中心出版,1998年,頁314—339。
    註9:《 一首歌的故事》,轉載自光華雜誌2005/09/08。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