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心酸 @ 寫不成詩 只能成歌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部落客廣告
  • Bloggerads-2
  • AdSense
    1. 沒有新回應!
  • 201003070402關於心酸

    我們公司每個星期五都有一個製作會議
    製作部的文宗老師會把這個禮拜收到的DEMO過濾之後的結果拿到會議上讓大家討論
    我忘了是去年的哪時候了,有次因為出差錯過了一次製作會議,返台上班後補聽進度,聽到丁世光的一首DEMO叫old story,當時覺得:哇!太好聽了!太美了這曲子!
    馬上問製作部,說是上週開會時有說保留給宥嘉用.
    所謂保留就是先把歌HOLD住,請作者暫時給我們一點時間考慮暫時不要賣給其他人的意思.
    我又打給老闆,老闆也說這首歌他很喜歡,我就建議直接買下來了,別再"保留"了.
    當時[感官/世界]的概念已經成型(一開始是叫感同身受的),每首歌的歌詞我們都設定在感官有關的架構下.
    這首DEMO我非常喜歡,因此決定歌詞要自己寫,並且定好了歌名為"心酸",因為DEMO的旋律聽起來就是低迴悵然感傷心酸,而這張講感官感覺的專輯當然要有一首歌是講"心"的,那就用這首派上"心"這個位置吧.
    決定好歌名之後 開始想林同學會在甚麼情況下心酸呢?
    剛好憶起他在雜誌上有篇文章"可食用的這些都還在",記得當時看過後,對他文中描寫中學時在女友校門口等她放學,"我看著兩種顏色,從門口擴散,像倒了兩杯水彩水,流出來,淹沒黑灰色的馬路"...文字中那種顏色與畫面還有他當時的青春年紀,讓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因此就決定用這個畫面做引子,寫一首緬懷初戀時光的歌.
    但是初戀為什麼會讓他現在回想起來會有心酸的感覺呢?喔,那故事就必須是怎樣怎樣,因而如此如此了.歌曲的故事隨之成形.
    某一個週間上班日,我忘了星期幾了,但是就是到該交稿的時候了,我開完了該開的會,躲到製作部後面一個人煙罕至的小房間,Ipod紙筆香菸煙灰缸飲水毛巾等等寫歌時必備物品帶齊,門關起來開始動工.
    這首歌其實不好寫,它的旋律極簡單,字數也少,也就是說並沒有很多空間可以架場景鋪畫面安排隱形陷阱帶人一步步往情緒圈套中跳,講故事與講感觸幾乎必須同時進行,否則短短篇幅收納不了.
    歌詞的頭兩行是我很多年前過年回鄉,回到小學時唸書的學校去看,那是長大成人後第一次回到小時候的學校,第一個印象便是:怎麼那麼小?小時候印象中很大很寬廣的校園,長大了再回去看,原來小成這樣!
    有了我滿意的起頭後,後面就快了,而且居然一氣呵成,
    僅僅幾小時便完工交稿,這在我的以往執行寫詞工作時是很少見的,我常常要一邊寫一邊唱熬來磨去反覆推敲,一首詞的執行時間往往要一兩個不眠的晚上.
    寫完後給林同學看,他一開始對"青春兵荒馬亂"有意見,因為那不是他會用的語言.但是我極力要保留,因為我個人真覺得我的青春時期是兵荒馬亂的,而在這首歌這麼簡短的篇幅裡,在那一句用這四個字,是我覺得很精準且合適的,把要講的都講了,篇幅不夠多讓我好好講的,用這四個字也就都講完了.
    心酸寫完後,我赫然發現我在這首歌裡所要說的,與我寫劉若英的[後來]說的是同樣的事---年輕時的愛情是如此真摯美好但注定一定失敗,因為當時還不懂愛,那份事隔多年成長之後的追悔與感慨,
    原來我寫了一個[後來]的男生版.

    [後來]歌詞中那位一直問著問題的女子
    (你都如何回憶我?帶著笑或是很沉默?
    這些年來有沒有人能讓你不寂寞?)
    她聽到[心酸]應該會很感動,因為在多年以後,在經過一些人生與歲月後,那個男生同樣也會回想當年那段美麗真摯的戀情,他也一樣低迴感慨不已.在廣瀚的時間海洋裡,她聽到了那個男生的回答--
    我曾擁有妳 想到就心酸

    我跟劉若英說好了,若日後她與林同學有機會同台,兩人就她唱[後來]宥嘉唱[心酸],讓這個故事的男女主角在歌中終於重逢.

    喔耶!春天!|日誌首頁|給十五歲的自己上一篇喔耶!春天!下一篇給十五歲的自己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