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夜雪》賞析 @ 詩詞歌賦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虛偽造作 諂世媚俗 不合我姿態
    山林嘯詠 江海浮泛 自有我風采

    混沌塵世 非黑非白 非直也非曲
    幻化風雲 無動無靜 如來亦如去

    心似白雲 意如流水 暢舒我胸懷
    乘風而來 隨月而隱 飄逸我風采

    隨緣入世 順性出世 無為似有為
    清風皓月 泉清河靜 虛空見澄明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200610051519白居易《夜雪》賞析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白居易《夜雪》賞析
     
    http://big5.chinataiwan.org/web/webportal/W5267488/Uxwshi/A330781.html

    已訝衾枕冷,復見窗戶明。
    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題解
     
      這首五絕作於元和十一年(816)。白居易時年四十五,任江州司馬。
     
      雪,是天公奇妙的造化,是大自然美麗的精靈,也是詩人們情有獨鍾的詩思寄託物。古人雪,歷代不乏佳作。如“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北風其涼,雨雪其雱”;“明月照積雪,朔風勁且哀”;“胡風吹朔雪,千里度龍山。集君瑤台下,飛舞兩楹前。茲晨自為美,當避艷陽年。艷陽桃李節,皎潔不成妍”;“灑空深巷靜,積素廣庭閒”;“五月天山雪,無花只有寒”;“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軒轅臺”;“忽然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等等。不過,以“夜雪”為題的並不多見。因此,白居易的這首小詩可說是一朵別具風采的小花。
     

    句解
    已訝衾枕冷,復見窗戶明
     
      天氣寒冷,人在睡夢中被凍醒,驚訝地發現蓋在身上的被子已經有些冰冷。疑惑之間,抬眼望去,只見窗戶被映得明亮亮的。開篇先從觸覺(冷)寫起,再轉到視覺(明)。“冷”字,暗點出落雪已多時。一般來講,雪初落時,空中的寒氣全被水氣吸收以凝成雪花,氣溫不會驟降,待到雪大,才會加重寒意。“訝”字,也是在寫雪。人之所以起初渾然不覺,待寒冷襲來才忽然醒悟,皆因雪落地無聲。這就於“寒”之外寫出雪的又一特點,正如陶淵明寫雪名句所謂“傾耳無希聲,在目皓已潔”(《癸卯十二月中作與從弟敬遠》)。
     
      這兩句是寫人的所感所見,雖全用側寫,卻扣題很緊。感到“衾枕冷”正說明夜來人已擁衾而臥,從而點出是“夜雪”。“復見窗戶明”,從視覺的角度進一步寫夜雪。夜深卻見窗明,正說明雪下得大、積得深,是積雪的強烈反光給暗夜帶來了亮光。
    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這才知道夜間下了一場大雪,雪下得那麼大,不時聽到院落裏的竹子被雪壓折的聲響。這兩句變換角度,從聽覺(聞)寫出。用的是倒裝方式,上句是果,下句是因,構思巧妙,曲折有致。詩人選取“折竹”這一細節,襯托出“重”字。通過積雪壓折竹枝的聲音,判斷雪很大,而且雪勢有增無已。詩人的感覺確實細緻非常。“折竹聲”於“夜深”而“時聞”,顯示出雪夜的寧靜。
     
      這一結句以有聲襯無聲,使全詩的畫面靜中有動、清新淡雅,真切地呈現出一個萬籟俱寂、銀裝素裹的清寧世界。可與王維詩句“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鳥鳴澗》相媲美。
     

    評解
     
      這首小詩充分體現了詩人通俗易懂、明白曉暢的語言特色。它樸實自然,卻韻味十足;詩境平易,而渾成熨貼,無一絲雕琢和安排的痕跡。這正是白體特有的風格。全詩短短二十字,無一字一句直接寫及如何下雪,卻句句緊扣詩題,從各個不同側面襯托出夜間下雪的情景,可謂另有雲天之妙。
     
      詩中既沒有色彩的刻畫,也不作姿態的描摹,初看簡直毫不起眼。但細細品味,便會發現它不僅凝重古樸、清新淡雅,而且新穎別致,立意不俗。試想,雪無聲無味,只能從顏色、形狀、姿態見出分別,而在沉沉夜色裏,雪的形象自然難以捕捉。然而,樂於創新的白居易正是從這一特殊情況出發,依次從觸覺(冷)、視覺(明)、感覺(知)、聽覺(聞)四個層次敘寫,一波數折,曲盡其貌其勢、其情其狀。
     

    (來源:中國文學網 作者:陳才智)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