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32122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下冊之二、 談中學與西學的體用問題

二、 談中學與西學的體用問題

(二○○八年五月廿七日,歐美同學會)

開場白

  我這個老頑童是一無所長,一無所能,一輩子無所成就的人。今天我們在一起,都是這位老同學玩出來的,她經常給我出難題。前不久,她說大家希望有機會請我談一下“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問題。我聽了哈哈大笑,我說你們怎麼亂出主意啊?這個問題不是問題,中國人討個外國太太,或者外國人討一個中國太太,就是“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了嘛!當時是那麼說笑的。後來我說好啊!你們要研究這個問題,這是我們中華民族一百多年來的大問題。她本來說有事要到歐洲去,我說那就下一次再說。她聽我這樣一講,就說,不去歐洲了,把機票趕快退了,一定要完成這個任務。這就是這次事情的緣起。

  “中學為體,西學為用”這個問題,不是問題,但要真正討論東西的文化思想,至少要幾十個鐘頭。有人說這是滿清末期大家鬧革命,要推翻中國三千年來的帝王政治制度時,張之洞提出來的。其實這個問題,最初是“萬國公報”華文主筆沈毓桂在一八九五年(清光緒廿一年)發表的《匡時策》中說的,後來張之洞《勸學篇》也引用,並推廣論述。講到“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先要研究張之洞這個人,還有他和曾國藩、李鴻章、盛宣懷等大臣,以及容閎、辜鴻銘這幾個初期國外留學生的關係。除此外,更涉及乾隆以後的嘉慶、道光、咸豐一直到光緒、宣統這個清王朝的衰亡,這是很長時間的一段歷史文化問題。你看我這樣一講,內涵資料就那麼多了,再討論起來中西方學者溝通之間的矛盾對立,就更為突出了。

  我常常想做一個研究,恐怕一百多年來沒有人做過的,就是以一個世紀為單位倒推回去,譬如推到老子、孔子、釋迦牟尼、蘇格拉底那個時代的前後一百年,看看當時西方出現什麼人、什麼思想,東方又出現什麼人、什麼思想,就會發現東西方的情況幾乎是相同的。所以古人有兩句話“東方有聖人,西方有聖人,此心同,此理同”,道理都是一樣。我也活了九十多歲,看到這整個一百年,很想把東西方做一個對比。一般學者沒有嚴格的討論過這個問題,諸位都是全國現代的菁英,希望能真正讀書研究做這一件事。

百年的人與事

  剛剛跟你們諸位見面以前,見了一個北京的老朋友。他的年齡不小,地位也頗高,他說他們也讀了很多書。因為是好朋友嘛,我就直說你們根本沒有讀書,你們都在讀外國人討論中國人的書,但沒有深入研究學問。他就笑了。當然我指出很多的理由,其中也牽涉了今天的問題。

  我講這個題目時,想起古代一位詩人元遺山,他是金朝的大名士,而金朝亡於元朝。在元朝統一中國這個階段,他有兩句詩:“百年世事兼身事,樽酒何人與細論”。他說一百年當中,世界上以及個人家庭一切的事情,其是非利害的關鍵,沒有對象可討論。他的詩引起我很多的感慨。

  為了使大家容易研究何謂“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我可以把結論先提到前面來講。我們這一百多年來,用的都是西方的學術,沒有真正用過自己的文化學術,這是很奇怪的事。我們推翻滿清至今只有九十七年,跟我的年齡差不多,這段歷史我不但聽過、見過,甚至都親身經歷過。我常常說笑,我這個頭從十九歲開始就有很多人想要了,不敢想像到現在還活著,好奇怪!所以我們經歷過的艱難困苦,跟諸位同學的經驗是完全不同的。你們許多是出國留學回來的,你們的運氣好,一帆風順啊!

  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是整個陰氣很盛的時期,很多國家是女人領導的,英國的伊莉莎白、中國的慈禧太后、韓國的明成皇后,還有二十世紀的末期印度的甘地夫人等等。

  這百年當中的英雄人物,先從西方開始,法西斯的墨索里尼怎麼起來,那時我只有十幾歲啊!當時流傳過來的西方文化,如所謂義大利文藝復興的後三傑(達芬奇、拉斐爾、米開朗基羅),對我們震撼很大。接著是德國的希特勒、英國的邱吉爾,法國的戴高樂,然後一直到日本軍閥一齊起來了,加上中國的蔣介石、毛澤東,這一百年的人物,男男女女,很可觀,這是講大的。其次第三四流的英雄豪傑也不少,但是,“而今安在哉”?新的時代會出來什麼英雄人物,還沒有看到,二十一世紀究竟如何也不知道。十九世末有那麼多人,比三國時代、春秋戰國還混亂,而東西方文化的衝擊又那麼嚴重。這都是在一百年之中的事。

龔定盦的預言

  上推回去一百多年作對照,西方出了馬克斯的理論,中國有沒有人呢?有啊!大家沒有太注意,勉強可以對比的是嘉慶時期的龔定盦。他是上海人,也是當時的一個怪人,文章很特別,思想也很特別。龔定盦和魏源、林則徐他們有關聯,後來之所以有林則徐燒鴉片、發生鴉片戰爭,是他們這一班人的思想所造成。現在影印龔定盦的文章《乙丙之際箸議第九》發給大家,他的文章滿古怪的,很值得看,他發表的理論影響了那個時代。我來不及逐字跟大家解釋,希望大家回去研究。

  在清朝乾隆、嘉慶時代,社會表象好像很安定,但龔定盦已經看到亂源,當時他就提出要特別注重邊疆問題,他說國家是要出事情的。所以近一百多年,像我這個人腦子裏同樣也注重中國四周的邊疆問題。譬如滿州、蒙古、西藏、新疆到西南那一邊的邊疆;還有海疆,由廣東起一直到東北,我們海岸線那麼長。他還講到人才的問題,我們看講義中間這一段:“人心混混而無口過也,似治世之不議”,他說這個時代,在他看來是太可怕了,一般人糊裏糊塗、沒有方向,社會好像很太平,可是社會上沒有人才。他那個時候罵起人來比現在厲害。“左無才相,右無才史”,他說朝中的宰相、史官,沒有一個有才的。“閫(kun3)無才將”,也沒有一個有軍事才能的武將。“庠序無才士”,學校裏頭沒有一個有才的學生,也沒有好的老師。“隴無才民”,農村社會的老百姓中也沒有個有才的人。甚至“廛無才工”,做工藝的沒有一個了不起的匠人。“衢無才商”,做小生意的沒有一個有才的商人。“抑巷無才偷”,連做小偷、流氓的都沒有人才;就同現代一樣,小偷流氓光在街上搶女人的皮包,這不是“巷無才偷”嗎?“市無才駔”,這個市場也沒有好好做買賣的人。“藪澤無才盜”,做土匪強盜的都沒有一個有才的。“則非但鮮君子也,抑小人甚鮮”,他說這個社會已經搞得表面太過於太平了,太安詳了,不但沒有好的人才,連壞的都沒有了。那個時候他已經看出來清朝要亂,靠不住了。這一篇文章是非常有名的。

  那麼翻過來我們看他的《夜坐》這首詩,是我隨便叫他們抽印的,“沉沉心事北南東,一睨人才海內空”,他憂患的心情比你們諸位還嚴重,“一睨”,眼睛一看,注意睨字,是斜著眼睛看,“人才海內空”啊!通通看不上。他當然也是研究佛學道理的,最後兩句話很有意思,“萬一禪關砉(hua1)然破”,他說萬一我打坐修定,忽然得道開悟了以後,“美人如玉劍如虹”。你看他的豪邁的狂氣,他就是這樣一個人。

  當時龔定盦看到滿清的王朝要亂了,整個社會沒有人才,一般聰明才智之士多半在抽鴉片煙,甚至在我十一二歲時,還親眼看到這樣的現象。他說當時清王朝沒有好宰相,沒有好將軍,什麼都罵了,當然沒有罵皇帝,保留一點面子。結果他的文章出來不到幾十年,就發生了鴉片戰爭,太平天國也起來了。

  我們要注意,太平天國用的是西方文化,用西方宗教外表的皮毛影像建立了太平天國,很快就打到了南京。曾國藩起來平亂,肩負的是中國儒家文化的精神,兩個剛好中西對比。太平天國的成功與失敗,中間問題很多,講起來又是一個大題目。可是有一點,太平天國是廣西人組織起來的,打到了南京,政權裏說的統統是廣西話,廣東話都不通的,外省人很難插進去,這是文化語言的問題。曾國藩、左宗棠、彭玉麟、胡林翼等等,都是最有名的儒將,所謂這些清朝中興的名臣,以曾國藩做代表,用的是中國儒家的文化,打垮了披著西方不倫不類皮毛文化的太平天國。

戴鴻慈的資料 蔣夢麟的說法

  剛才提到過,我想先把結論放在前面,讓大家注意,我找個資料給大家做參考。你們諸位都是全國的菁英,我們看看這篇文章,這是清末政府指派出洋考察的五大臣之一戴鴻慈寫的。他是廣東人,當時是戶部侍郎,後來還做過尚書。他出國考察整個歐美的文化,回來寫這個奏摺,非常有名。他八個月當中把當時歐美的政治、體制、一切文化等等搞得清清楚楚。不像現在,雖然出去留學三五年或者七八年,還不如他弄得這麼清楚。他回來後,建議國家的體制非改不可,但是他不像康有為、梁啟超等鬧戊戌政變,他不來這一套。他的建議非常有力,文章內容很好,就連慈禧太后也聽進去了。

  這一篇資料很值得一看,本來想與大家一塊兒討論,但時間來不及了。可是希望諸位不要像看現代書那樣看,那樣看是有問題的。如照現在看書一樣,好像不過如此,那你就沒有學問了。看這篇文章還必須要有一點古文基礎,中國的古文,是把不同的方塊字,一個字或者兩三個字,好多觀念累積濃縮在裏頭,不像現在學西方的白話文,一個觀念用幾十個字來說明。我常常說,看現在的文告、翻譯的書,或是寫成的文章,句子好長哦!二三十個字一句,看了下半句不曉得上半句說什麼了,都是堆積起來的.如果用現在這個方式讀,你就讀不懂古文了,希望大家注意,仔細研究一下。

  我作了一個大概的結論,先提到前面來講。中國禪宗在唐代有位三平禪師,他與曾經反對佛道的韓愈一樣有名。韓愈在中國文化史上的地位是,“一言而為天下法,匹夫而為百世師”,這是蘇東坡恭維他的(見蘇軾《潮州韓文公廟碑》)。

  看起來韓愈是反對佛、道,但他最後是學佛修道的。有一次他被貶到廣東潮州,當地有個大顛禪師,韓愈就去請教他,向他問道。他問的是形而上的問題,大顛禪師沒有講話,只是在座位上敲兩下。韓愈當然不懂;這時站在旁邊的是年輕徒弟三平禪師,韓愈只好問他,師父剛才是什麼意思啊?三平禪師說,這個你還不懂嗎?“先以定動,後以智拔”,先要做工夫寧定,寧定後自己的智慧發起,可以大澈大悟。後來韓愈懂了沒有,誰也弄不清楚了。

  三平禪師後來有一個偈子,我認為這與“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問題有關了。他的偈子說:

即此見聞非見聞 無餘聲色可呈君

個中若了全無事 體用何妨分不分

  “即此見聞非見聞,無餘聲色可呈君”,這個眼睛能夠看見,耳朵能夠聽到,腦子能有思想,都靠不住,因為我們的思想是生滅法,每個念頭都把握不住的,思想學問隨時都會溜了過去,也靠不住,究竟是唯物唯心還是個大問題。“個中若了全無事,體用何妨分不分”,這個裏頭的道理,由形而下到形而上,真的澈悟了,瞭解了,什麼事都沒有。我現在引用“體用何妨分不分”這句話,來答覆諸位所提“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問題。

  第二個結論,我們曉得中國原來都以北大為最高學府,推翻滿清以後有位校長蔡元培,後來因有蔡元培、胡適等人物,才引出新文化五四運動這些問題。後來蔡元培下去了,這個歷史經過就不談了。接下來的校長蔣夢麟,也是浙江人。蔣夢麟最後退到台灣,晚年在台灣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就是創建了“中國農村復興委員會”,簡稱“農復會”。當時開始做農復會時,他向蔣介石老先生講一句話,他說你要我來做有個條件,黨與政府不能進入干涉,完全由技術領導。蔣老頭子與毛老頭子不同,他說:“好!我們不干涉,只是幫忙。”所以農復會對台灣的農業復興以及農業市場,一直到現在貢獻很大。

  蔣夢麟也已過世了,他曾著了一本《西潮》,西方文化西潮影響中國,你們同學應該找來看看。他中西文化當然很內行,現在我要講的還不是這個。我講的是《西潮》出版後,蔣夢麟在晚年說:我是三家學術用一輩子。哪三家?“以儒家的學問作人,道家的學問處世,鬼家的精神辦事”。我們當時聽了,不禁要問,蔣先生啊!你說的鬼家是鬼谷子嗎?他說不是的!我說的鬼家是學洋鬼子,以西方的邏輯來處理事情。所以,以儒家的學問作人,道家的學問處世,鬼家的辦事方法,這是講體用問題。那麼這是我們今天這個題目大概的結論,雖是笑話式的,也有很深的意思,大家可以體會。

西學為體的百年

  接下來,廣東人孫中山先生以三民主義號召全國起來革命,推翻滿清的王朝。三民主義吸收了洋學,引用英美的文化,立法、司法、行政三權獨立,加上中國古有的監察與考試兩權,變成五權憲法。他的理想是以三民主義、五權憲法建立一個新的國家體制。孫中山所創立的國民黨推翻滿清帝制政權,準備用這樣一個民主的體制立國,所以國民黨的政府有五院,行政院、立法院、司法院、監察院、考試院,五權分立,是平等的。但國民黨推翻滿清以後,來不及統一中國,就碰到問題了,西方文化的軍國主義也來了。這時的國民黨很可憐很可憐,可以說各省的強權軍閥各自獨立,直到北伐打到南京為止,根本還沒有完全統一中國,只是名義上統一。當時南方的兩廣、福建,西南的雲貴、四川,直到湖南、長江以南各省,及西北、東北各地,都是軍閥割據,擁兵自重,國民黨中央沒有真正的統一過。這時留學生回來,又反對“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其實不管西學、中學,一片混亂,一概都沒有用上。事實上,那時大家只有一個觀念,“槍桿下出政權”,才能維持各省的獨立。

  民國六年時,俄國人的革命成功,人民勢力起來了,由俄國變成蘇聯。蘇聯是一個空洞的組織,實際上是以俄國為基礎的陰謀,利用共產主義推廣稱霸全球的第三國際。接著是民國八年的五四運動。嚴格講五四運動不是文化運動,五四運動最初的動機,是起來反對北洋政府與日本偷簽的幾乎等於賣國的“二十一條”。我們現在把五四運動戴上很大的高帽,稱為文化運動,真是個問題,對自己的歷史沒有搞清楚。就算這個是偉大的文化運動吧!即使在這個階段,中國根本也還談不上資本主義的社會。另外如無政府主義、三民主義、君主立憲、民主自由等,各種各派的西方主義思想紛紛湧進,凡是歐美留學回來的,就把西方所有東西都搬回來,在我們這個國家政壇上都試用過。直到現代,我們用的還是馬克斯主義以及社會主義等等。所以我說現在影響中國、影響全世界都是西方文化的思想,一個是達爾文的進化論,一個是馬克斯資本論,一個是凱恩斯經濟學理論,一個是弗洛依德的性心理學,再勉強加上一個是美國人杜威的實用教育。就以自然科學來說,大家都還在牛頓萬有引力定律與愛因斯坦相對論的範圍。我們幾十年來引進自然科學的教育,以及精密的科技,哪一樣不在西方文化的體用裏頭打轉?現在只是很簡單的帶過去,詳細的說都有憑有據。

  但是我們一百年來都在自吹自擂,稱道自己的中國文化,輕視西方。尤其現在人所稱“中國文化的特色”一辭,我常常請問什麼是中國文化?我們到今天的所有體制,沒有一個是中國文化真正的精華啊!這須要我們大家注意研究了。我們這個國家由現在展望未來,究竟要走怎樣一條路?這是諸位同學肩膀上的責任。這一百多年來,雖然高喊“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根據我們剛才隨意的述說,事實上通通是西學,沒有中學啊!大家當然是中國人,還認得中國字;而今中國字還有認不得的,就是簡體字。吃一碗麵寫的是臉面的面,我們吃麵是吃這個(師手指臉),中國文化根本連字體都有了問題,太丟臉了!幾十年前,甚至還有人主張整個廢除中國字,用羅馬拼音,學外國人拼音講話就好了,要把幾千年的文字都廢掉。這也是有憑有據的事。因此我們研究中國這些問題,要以一個多世紀作對比來研究。

  太陽東邊出來從西方落下去,研究這個世紀,要從三百年前開始才行。剛才首先提出來龔定盦的時候,那是由乾隆到嘉慶時代,已經開始有了變化。再嚴格的講,大家常常講到西洋文化十六世紀的文藝復興,仔細研究一下在文藝復興以前的西方,就知道西方在將近一千年之間,都是在宗教的文化籠罩之下,這在西方歷史稱之為黑暗時期,所以才有馬丁路德的宗教革命,以及十六世紀文藝復興的突起.當然大家或許沒有仔細研究這個問題,但至少要瞭解西方文藝復興這個名稱。文藝復興是繪畫、歌舞等文藝解放,向自由主義的路上走;接著是科學的發展。這個時候,大家都忽略研究印度、中國兩個古國文明的變化;同時也要兼帶研究日本、朝鮮等與西方文化接軌的事跡。

  最有趣的是,你們看看這一百年來,所有的民主黨派用的名號和精神,哪一個不是西方文化的代表?例如民主進步(簡稱民進)、民主社會(簡稱民社)、民主革命(簡稱民革)等等,有哪個用的不是西方文化呢?嘴裏還拚命說中國文化了不起,這不是使人笑掉了大牙嗎?

西方的毒害

  “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問題來了。現在我們講印度做一個參考,幾千年來的階級觀念,到現在還是存在,印度幾千年來的文字、語言,沒有統一過,至今還有幾十種。如果研究世界上的宗教,天主教、基督教的來源都是印度。在清初時期,印度已經不行了,荷蘭與英國早在印度成立了東印度公司。這個時候,你們同時要注意研究外貿商業經濟等問題。尤其是英國的東印度公司,他們發現有個東西——鴉片,是中國人所愛好的,可以利用它到中國賺大錢。我不但看過鴉片,也親身經歷過,像我們家塾的老師們都抽鴉片,抽鴉片是在床上面對面躺著,中間點著一燈如豆,那個境界有如辛稼軒的“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躺在那裏吞雲吐霧,身旁有最好的濃茶和點心,的確是很浪漫、奢侈、暗昧的享受。

  抽了鴉片以後,人的思想狀態近似於服用美國二三十年前發明的迷幻藥(LSD)那樣。我好幾個美國學生曾經拿LSD來吃,說吃了以後會得定昇華,可是很難受。後來我有一天出門了,三個美國學生來我家,等我一回家,發現家裏極其髒亂,我睡的床被都是腳印。他們說:吃了迷幻藥以後,我們看到老師已經飛到了峨嵋山,我們跟到山上找你。他們就上床,把我的被子當成峨嵋山,爬上去要找我,所以弄得家裏一塌糊塗。我說這個東西那麼厲害啊!拿來我試試看受不受影響。這些美國學生聽到我要表演,那個高興啊!我吃了三個,非常難受,後來好像靈魂就飛出去了,很舒服,人似乎就忘身、忘我,但是腦筋發脹。發脹大概是我的境界,我硬用禪定方法把它化掉了,兩個鐘頭坐在那裏不動。之後下座,他們說:噫!奇怪,怎麼老師一點事也沒有。我說你們錯了,我經歷了很多事,我用了很大的定力才把它化掉。所以,現在我對那些吃迷幻藥的人很瞭解。

  你們注意,清末民初這個時代的知識份子,幾乎全國都在抽鴉片,連清朝道光皇帝也沾上了,這就知道為什麼林則徐要燒鴉片了。我們算算當時每年因買鴉片流出國外的資金有多少啊?大家學經濟的沒有太注意過這個問題。這個時候中國沒有靠美元、外匯,沒有靠台幣,也沒有靠港幣,這些錢哪裏來的?儘管如此,我們國家還能夠存在,這是個經濟問題。鴉片戰爭以後,我們受外國列強的侵略,每戰必敗,賠款多少啊?這個賠款也沒有靠美元、外匯,也沒有靠台資、港資。我們中國錢怎麼那麼多?賠了那麼多錢,也沒有把我們賠垮。大家要注意這個,這都是嚴重的經濟問題,你們要把這些統計下來。

  印度呢?更不得了,可是印度今天還是那麼活下來了。這兩個東方古老的大國,受外侮侵害,真是疲憊不堪。最近聽說有一篇文章,說東方兩個國家,一個印度,一個中國,一兩百年來沒有侵略過人家,都是受列強所侵略欺負的,可是列強對這兩個大餅,始終無法完全吞沒。什麼原因啊?這是一個大問題。

  所以我們對“中學為體,西學為用”,要認真的仔細思考研究。大家都曉得那麼講,如果根據我所瞭解的資料,不管資本主義也好,馬克斯主義也好,自由民主也好,都在東方中國的政治舞臺上一幕一幕扮演過。譬如說經濟的建立,我常常說你們研究一下中國,講經濟建設的先要研究《管子》,發展經濟強國的主張非常多。《管子》這個不是隨便讀讀的,要真研究我們今天所講的許多觀念在《管子》這本書上都有,這是“中學為體”的問題了。先休息喝點茶,我們再來討論。

第二堂

  我們本題是講“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其實到現在這一百年,為體又為用的都是西學啊!沒有中國文化,中學為體的東西好像沒有啊!包括政治體制、人文思想、教育、經濟等等一切,沒有一樣是中國的啊!我常常說學經濟的,連自己的經濟學都沒有看過。如果研究這個問題,牽涉到印度史、日本史、韓國史、中國史,在這一百多年的變化中,都相互關連的,這是歷史哲學演變的大問題。談到中學為體,順便講一下滿清入關以後,在康熙、雍正、乾隆三代,對中國文化做了幾件大事,功勞非常大,超過了漢唐。第一、是把中國文字統一起來。所以不論研究簡體字和繁體字,還是研究中國文化,真要認得中國字,先要注意一本書,就是《康熙字典》。這部字典把中國幾千年的文字加以整理,是一大功勞。第二、是編輯《四庫全書》,把中國的文化作了系統的整理,又是大功勞。第三、在康熙時編了一部比《四庫全書》還實用的《古今圖書集成》。我提過幾次這部書以後,就聽說有人出來推廣銷售。大家千萬注意,要研究中國經濟體制,有一部書,其中資料包括從上古到明清之間的經濟體制,就是《古今圖書集成》的《食貨典》,不叫經濟。經濟這個名辭是日本人先翻譯的,我們的許多翻譯名稱用的是日本的二手貨。《食貨典》所謂的食,是老百姓吃的,貨是貨品;可惜這本書沒有人去研究。

認知科學與唯識

  你們諸位遠道而來聽課,很辛苦,有人提議希望我講一下認知科學。我說那是中國特有的,人的思想怎麼來的?究竟是腦還是心,是唯物還是唯心來的?認知科學與生命科學,目前是最新流行的一門科學,那麼大概介紹一下!

  中國人在這一百多年來爭議的學術思想,都圍繞著唯物、唯心的問題打轉,但是還有一個“唯識”就沒有太多人提了,這是佛學提出來的。大家都曉得初唐時代的玄奘法師從印度取經回來,弘揚唯識學,就是佛學裏的生命科學與認知科學。以現在來講,這是真正的認知科學,就是說生命的來源,怎麼有知覺與思想?知覺與思想從哪裏來?唯識學告訴我們,生命根本的來源,不完全是基因遺傳來的。最近常常有人來討論基因問題,昨晚吃飯時,大家在討論現在的黃豆,因為我叫他們發黃豆芽發不起來,但綠豆芽可以。有位老朋友說,你們知不知道,現在有些黃豆是美國來的,基因改良過,所以發不出豆芽來,吃了對身體沒有益處。

  現在講人性怎麼來的,人性不完全是基因問題可以解決的。唯識學告訴我們認知的要點:這個生命的形成,除了父精母卵以外,還要有一個靈性的加入,三緣和合,才可以構成胎兒生命。這個靈性在唯識裏叫做“中有”,它帶著種性。我們中國人說“一娘生九子,九子各不同”,一個母親生九個孩子,每個稟性不同,是每個人自己帶來的,這就是中國人土話講的靈魂問題,確實是有個東西的。至於這個東西是唯物還是唯心的,那是屬於哲學科學形而上的研究了,姑且暫時講到這裏。

  當這個靈性加入時,就成胎了。在唯識學裏,只講人的入胎,講得很清楚,弗洛依德的性心理學也看到了某一部份。當精蟲卵臟一結合,這個靈性入胎時,有的就看到男女的性行為,可是靠近的時候,已經看不到人了,只有這麼一個感覺形象的作用。如果他當時對這個母性,產生一種非常強烈的慾愛,一愛就被吸引住,因此投胎成男。如當時對這個男性生起慾愛,就投胎成女的了。

  不過中國文化裏有個生理學,上古幾千年傳下來,加上唯心的力量,也可以在交媾時使它有所變動。我最近常常發現有些同學,生的孩子都是女的,沒有生男的。我說中國文化有一個辦法的,在臨性交時,要生男就生男,要生女就生女。那些同學就說,老師怎麼不早講。我說你們過去也沒有提過要研究這個問題。這屬於心物的作用,在中國上古的醫學裏都有。

  佛學告訴我們,胎兒在娘胎裏是有意識的,只是暫時不起分別作用而已。胎兒七天一個變化,三十八個七天後,頭倒轉生出來。這個講起來很細,我只大概提一下。講到七天一個變化,這個就很有趣了,我給他們上醫學課,講到《黃帝內經》說“女子二七天癸至”,所以女性的同學們注意,過去女孩差不多十四歲前後來第一次月經。現在聽說也有提早的,像印度人有十二歲就可以做媽媽的,這又不同了。女性以七計算,七年一個變化,七七四十九歲前後,大致是女性的更年期,月經停了。男性以八來計算,所以俗話說“亂七八糟”,“七七八八”,這句話就與上古《易經》和道家的生命科學有關了。

  胎兒在娘胎裏,三四個月以後已經有知覺了,知覺不是思想意識啊!所以真正要研究,中國的教育是從母親懷胎時,就開始教育,叫做胎教,出生以後是母教為重,再來是家庭、學校、社會的教育。

  胎兒生下來,孩子囟門這個地方會跳動,這時思想意識分別作用還不明顯。唯識學講“心、意、識”,這個心不是只講心臟,它是心物一元總體的代號。這個識,是心起作用的意識。剛出生的孩子的意識,有感覺有情緒,但不像我們現在這樣思想有分別,在唯識來說這是“意根”的作用。等到孩子囟門那裏的頭頂骨完全封起來,學講話了,第六意識就開始形成現行的思想。大家做學問,到外國留學拿博士回來,然後做偉大事業的領袖等等的思想,也都是後天現行分別意識的作用,這些思想和形成思想的作用本身是不定的。

想是想 思是思

  在唯識裏“思”與“想”是兩個層次,譬如我講話,諸位在聽話,乃至聽到外面打雷,這是想的作用,不是思。思是什麼?當你很專一研究的時候,或聽的時候,甚至不用現行粗浮亂想的時候,裏頭還有一個很微細的念在作用,那是思,思跟想是兩個層次。不僅是兩個層次,而是三個層次,因為同時你會感覺到,噫!我怎麼想到北京了?我等一下有個電話很重要,不曉得晚上回去有車子沒有?那個思的旁邊,還有個起來自我觀察的作用,這些都是第六意識分析的現象,叫分別意識。入胎時的意識叫第七識、第八識,是第六意識後面最基本一層的功用。我們這個第六意識有好多層作用,能思、能想,同時旁邊還有一個觀察意識,譬如我們要吃這個東西,不曉得好不好吃?可不可以吃?或者有沒有毒?你意識一動,旁邊還有自己起來的觀察作用。這個觀察意識在西方如康得的哲學中被稱為“理性作用”。我說譯錯了,中國本來有的名辭叫“性理”,清朝有一本書叫《性理大全》,性的理,不叫“理性”,剛好相反。在哲學方面,把理性與邏輯的觀念,思想的作用稱之為理性。性理跟理性表面上是差不多,嚴格的分析卻很不同。

三世與因緣

  這個第六意識起來以後,隨著年齡的增加,父母的遺傳基因,和後天家庭、社會、時代等等的影響,一一都加上去染汙意識作用,後來的佛學又分成四種,詳加分析說明:

  第一、“親因緣”。我們生命的來源是有前因的,這個生命自我帶來過去無數的種子,而變成這一生,變男變女,變聰明變愚笨,變化多端,都是由種子演變成現行這個階段的作用,死後又是一個很長的未來。過去、現在、未來,叫做三世。無數的過去,無窮的未來,現時只有這一剎那。我們研究西方哲學,西方講的存在哲學,就是當下,現在這一下,也可以這樣講。但是過去、現在、未來,是不同的。那麼我們種性帶來的前因啟動作用,佛學後來叫它為“親因緣”。後期佛學特別強調這個因緣,“因”,由過去前因的種子帶來,又變成現在的緣,因和緣是兩個連鎖的關係,但因緣的作用,又是互為因果的。

  第二、“增上緣”。父母的基因遺傳與家族、社會種種知識教育的關係,都是“增上緣”。譬如中國人生的孩子,從嬰兒就抱到外國去,接受完全不同的文化、語言教育。長大以後,他的習性在根根上有我們中國的東西,可是他的思想習慣、言語一切,那是受外在的影響,增上緣加上去的,因此第六識的思想分別就變得不同了,可是親因緣的種性還是一樣的。

  第三、“所緣緣”。由現在情緒思想連帶發生的關係叫“所緣之緣”。譬如說諸位是歐美同學會,受歐美文化影響很大,那麼根本上有自己中國的情結在內,這個情結拿不掉的,這是第七意識根本的問題。你們現在用的學問思想,動輒就說我在外國學的是怎麼樣,這個作用是後來的,是第六意識的分別來的,是受外來的增上緣的影響,變成現在行為思想的作用,叫做“所緣之緣”。

  第四、“等無間緣”。然後情緒思想連續不斷的發展下去,平等流轉,也就是“等無間緣”。

意識健康夢境

  因為你們臨時有人提議,要我對於意識思想這方面多向大家講述,我就開始了這個講法。諸位現在最大的問題在哪裏呢?我看大家都到了中年,情緒不穩定,很多的煩惱,思想寧靜不下來,甚至於許多人要靠安眠藥才能入睡,這是問題了。思想為什麼停止不了?究竟是腦的問題,還是心的問題?這是中國文化儒道佛很中心的一個重點。人到中年以後,思想、情緒不能寧靜,一半是生理的關係。我們中國人有兩句詩“月到十五光明少”,每個月十五月圓,人活了幾十歲,真正看到圓的月亮,恐怕沒有幾回。“人到中年萬事休”,中年差不多四十歲這個階段,太陽要下山了,當然很悲哀,這是個事實。身心不健康,容易動情緒,煩惱發脾氣,部是第六意識帶動思想和情緒的作用。

  這個第六意識平常喜歡向外走,我們受教育及外界種種環境的影響,積累越來越深;年紀越大,第六意識的分別執著越頑固,污染越來越厲害。所以孔子講人生三個階段,所謂“少年戒之在色”,青少年的階段,男女關係最重要,所以孔子說要戒,戒並不是叫你不要做,而是要知道衛生和節制。什麼是“中年戒之在鬥”呢?例如要想做官發財啊!求功名富貴啊!要出人頭地啊!跟人賭氣等等,這些是爭強好勝的心態,都叫做鬥。所以要看得清楚,能放得下,太固執了會容易得絕症。什麼叫“老年戒之在得”?一個人越到老年越頑固,對於自心萬物都抓得越厲害,不肯放手,這是第六意識抓得很緊,所以老年人“戒之在得”。

  人的思想情緒離不開意識,意識到底是唯物還是唯心的?現在醫學說是腦的問題,我不承認。像我有好幾位學生都是腦科的專家,最近寄來好幾種有關腦與禪定的研究報告,那是外國聯合起來做的實驗,目前很有權威。我說你們找來的打坐做工夫的那些人,真得了禪定嗎?打坐、練氣功不是禪定啊!如果沒有真得禪定的境界與經驗,光是會打坐,把這種研究就叫做禪,這是靠不住的。所以意識是唯腦還是唯心的,又是一個重大的問題。

  關於第六意識的分別思想,我們白天會思想,睡眠時會不會思想?會,睡眠會做夢,事實上沒有哪個人睡眠不做夢的。你說我睡得很好從來沒有夢,那是因為你睡醒忘記了自己做的夢,這叫做“無記”。講到夢很奇怪的,譬如莊子的“蝴蝶夢”,呂純陽的“黃粱夢”,唐人小說“南柯夢”,還有戲劇牡丹亭的夢,這都是很有名的大夢。

  呂純陽這個“黃粱夢”,大家也許不知道,爭取一點時間說一下。呂純陽在道家修神仙法門裏頭的地位等於禪宗的六祖,非常有名。他年輕去考功名,路過邯鄲,住進旅店準備吃飯,飯菜還沒有來時,看到對面一個老道士,拿黃粱米做飯。呂純陽很疲勞,靠在那裏小睡,做了一個夢,夢中考取了功名,一帆風順做到了宰相,功名富貴一切俱全,最後不曉得犯了什麼罪要被殺頭,一下醒了,這夢的一生經過四十年。醒來看看對面,老道士的黃粱飯還沒有熟呢!道士回頭看他,一笑說:“四十年的功名,舒服吧!”呂純陽大吃一驚,心想我做這個夢他怎麼知道?因此就跟他修道了。後來清朝有個人作了一首反遊仙的詩很有名,詩曰:

四十年來公與侯 縱然是夢也風流

我今落魄邯鄲道 要向先生借枕頭

  他說一個人活了一輩子,假定像你們這樣歐美留學回來,做了幾十年重要的領導位置,多了不起啊!明明知道是個夢,也很舒服啊!那個人說現在我一輩子倒楣,什麼都做不好,不能發財又沒功名,想要向呂純陽先生借個枕頭用一用,也做個同樣的夢,多好啊!

第六意識的複雜作用

  現在講意識的夢境,其實人生都在夢中。大家為什麼夢醒了記不得呢?因為落在無記,第六意識不堅固,有人記憶力很強就可以記得。如果修煉到這個第六意識很清明,不但是記得了這個夢,慢慢還可以引發知道過去與未來的功能。第六意識有這麼一個宏偉的功能,可是一般人做不到的,都是片斷零星的穿插。所以我們每個人在做夢,這個夢和第六意識有密切的關係。第六意識有一個反面作用,西方心理學有一個名稱叫“潛意識”,或叫“下意識”,認為潛意識、下意識是心理根本的功能,這種說法是不盡然的。所謂潛意識,在唯識學叫“獨影意識”,因為人在睡眠中,眼睛、耳朵、身體這些作用暫時潛伏,有個意識潛在裏面,在夢境中呈現。

  夢也是個大問題,很有意思。康熙時編的《古今圖書集成》,其中把夢的學識都歸納起來研究,對夢有一堆的學問。夢是片斷穿插的,有些是因“思”成夢,我們中國有兩句老話“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假使說一個人對情人,或對父母、子女的思念情愛太過,睡眠就容易形成夢境,這個是思夢。還有很多是病夢,譬如說身體裏發炎了,就夢到起火。或是身體裏水份很多,夢到漲大水了。身體裏頭有風,就夢到刮風了,這是病夢。還有人為故意造成的夢,從前我帶兵時也都試驗過。趁人睡覺時拿一根雞毛沾一點水,在那人腳底心畫個圈圈,那個人就會作綺夢。這是因為生理的關係而引起的夢,是片斷兜攏來的,那是獨影意識加上帶質的作用。

  這個獨影意識,是我們思想意識很嚴重的問題,很多人到了中年常常幻想,或感覺悲哀、難受、無聊,有些是從第六意識的獨影境引起的作用,或有些從帶質境來的作用,這內容很深,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講全的。夢是獨影意識的作用,西方心理學有些把夢歸到潛意識的作用,並不盡然。例如患有精神病的人說看到鬼神、上帝、菩薩啊,都是獨影意識,有時候加上假帶質的作用。有些打坐的人看到種種境界,也是這個道理。如果真修實證有大智慧的人,不會輕易被這些境界弄迷糊了;就怕智慧不夠、身體不好、腦筋不健全,容易被獨影與假帶質的境界牽引走。所以不要輕易修煉打坐,玩弄這修行假像的境界,自己以為是神通的作用,那就很容易走入魔道了。有些同學告訴我某某人有神通,我說是二號吧!第一號叫神通,第二號叫神經。

  大家注意,有時候一個天才的孩子,能畫畫、寫好文章,是獨影境與帶質境的作用。西方的哲學、科學,有些地方常有錯誤認識,他們把率性而起的意識作用叫做直觀、直覺。我說以邏輯的道理來講,沒有什麼直觀、直覺。有人說“老兄啊!我很客觀的告訴你”,你聽聽這句話,已經是主觀了嘛!換句話說,沒有什麼絕對是客觀的,都是主觀意識的作用。

  這個夢中意識有時還產生帶質,這是唯識學裏的名稱,是帶心物一元的本質作用。譬如說有時候做夢,忽然有人敲個響聲,在夢中被當成是雷聲。所以夢境有許多是因外境外物引起的,這就不是獨影意識了,這叫假帶質的意識境界。再比如有人說夜裏走路碰到鬼,我小的時候也一樣怕鬼,但我明白了這些道理後,就從來沒有怕鬼怕神的。夜裏要是看到哪個地方有個奇怪影子,我眼睛盯住不動,非要過去把它弄個究竟不可,結果一看是個樹葉子,或是別的什麼東西。所以夜裏看到鬼,沒有什麼真的鬼,都是自己第六意識有這個影像;看到任何影像,聽到任何聲音,會把它當成是鬼,或是奇怪的東西,這屬於假帶質的作用。

性理與理性

  要瞭解這些是第六意識作用,是後天的思想,與腦的關係最為密切,第六意識影響人最大的是身體的健康。人到了中年,常常覺得這裏不對,那裏不舒服,是第六意識用得太多的原故;自己不曉得修養、保養,所以身體不健康,容易衰老、得病。要做到頭腦永遠清楚,不要說長生不死,至少不要未老先衰,就全靠第六意識的修養。剛才提到康熙時編的《性理大全》,其中就有歷代儒家身心修養的資料。不過,我還是勸你們不要看,因為那只牽涉到儒家的思想,對佛道兩家的內容還搞不清楚。實際上儒佛道三家沒有太多分別,只是佛道兩家另有一種高度的修養方法。這是講到第六分別意識和身心健康的關係,並及修養問題,講的是“中學”,就是中國的學問。

  張之洞他們所提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不是我說的這個觀念。他們提倡的是用科學。我們曉得漢陽兵工廠、大冶開礦都是張之洞手裏創辦的,所以他當然要講“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因為這是對付皇上,尤其是對付滿清那個老太婆慈禧太后而講的話。他主張完全學西方的科技來用,至於中國學問的中心,我們現在講的《性理大全》的修養,他的瞭解也是比較深刻的。我們看他的一生,至今漢陽兵工廠、大冶的礦業仍然存在,都是他第六意識作用的發展,思想上吸收了西方的科技做出來的事。

  回過來,這個科學後面的中心“性理”,這方面是怎麼來的呢?就是剛才講唯識身心的問題,我們今天大概先介紹了一下,這個裏頭的學問太深太多了,那是真正的“中學為體”的體的方面。這一方面希望大家有機會再做研究,我們先講到這裏。

第三堂

中國文化與生命科學

  本來準備晚飯後大家隨便談天,現在你們又問中國文化修身養性的問題。中國文化的儒釋道三家,各有三句話需要瞭解的,就是佛家講“明心見性”,儒家叫“存心養性”,道家說“修心煉性”。實際上,這就是生命的大科學。   《大學》裏頭有幾句話,你們大概都會背吧!“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這是大原則。中國自古的傳統文化,六歲入小學,十八歲已成為成年人了,便進入大學。大學者,大人之學也。所謂大人,就是成年人的意思,成年人的第一課,先要認知生命心性的基本修養。所謂“明明德”,就是明白心性問題。這個德字,“德者得也”,得到生命本有的學問,這屬於內學,也叫內聖之學。

  儒家所謂的聖人,在道家老莊的講法叫真人,你聽這個名稱就可以知道,一個人成年以後沒有真正修養心性,都是不夠成熟的,就不足以稱為成年人。以真人這個名稱來說,必須要有真正心性的修養,認得那個生命根本。道家所說的真人就是神仙,超乎一般平庸的人了。換句話說,沒有明白自己生命根源的心性以前,都是行屍走肉的凡人,也就是假像的人而已。“大學之道,在明明德”,是在說明“內聖”以後,才可以起大機大用之“外王”。這個“王”字,“王者用也”,上至帝王,下至販夫走卒,不過是職務的不同,其實都是啟動心性外用的行為。所以“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這樣才是一個完成圓滿人格的人,也可以叫他是聖人或真人了。

  那麼怎麼修養呢?我背給你們聽,這裏頭有七個程式:“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你看“知止而後有定”,第一個是知性的問題。“知”,就是每個人生來能知之自性的功用,學佛學道,成仙成佛,第一步也都先要知道“知止而後有定”。譬如我們大家現在坐在這裏,都知道自己坐在這裏嗎?這個能知之自性是什麼呢?這個能知之自性,不在腦裏頭,也不在身上,是與身心內外都相通的。但現在西方醫學與科學,都認為能知之自性是生理的、唯物的,歸之於腦的作用,其實腦不過是身識的一個總匯。這個問題要詳細研究,是很深刻、很廣泛的,不是一兩個鐘頭能講得清楚的。我們中國文化講本體是心物一元的,知性不在腦,是通過腦而起作用,這個要特別注意。

  再說我們的思想、身體要怎麼定呢?平常人的知性,是跳躍、散亂、昏昧不定的,但是又必須要以知性的寧靜、清明,把散亂、昏昧去掉,專一在清明的境界上,這才叫作“知止”。知止了以後再進一層才是定。佛教進來中國以後,把大小乘修行的一個要點叫“禪定”。“禪”是梵文的翻音,“定”是借用《大學》“知止而後有定”這個“定”字來的。

  這個“知止而後有定”的境界,漸漸會進入一種安詳、靜謐的狀態,這叫做“靜”。到了靜的境界以後,再復進入非常安寧、舒適、輕靈的境界,這叫做“安”;借用佛學特別的名辭,叫它是“輕安”。再由輕安、清明,不散亂、不昏昧,非常接近潔淨的境界,就會發起“不勉而中,不思而得”的慧力,這叫做“慮”。

  這個“慮”的意思,不是思想考慮的慮,是在定靜安適的境界裏,自性產生的智慧功能,不同於平常散亂、昏昧的思想,它是上面所說的“不勉而中,不思而得”的智慧境界,這兩句名言出自曾子的學生子思所著的《中庸》,就是對於“安而後能慮”的詮釋。我們現在借用佛學的名辭來說明這個“慮”字的內涵,就是“般若”的境界,中文可翻譯為慧智。它不同於一般的聰明,我們現在用的思想學問都是聰明所生,不是慧智,慧智跟聰明大有差別。透過這個慧智,然後徹底明白生命自性的根源,在《大學》就叫做“慮而後能得”。得個什麼?得個生命本有智慧功能的大機大用,這才叫做“明明德”。

  換句話說,我們這個生命,思想像陀螺一樣在轉,佛法告訴我們,一個人一彈指之間,思想有九百六十轉,這是生命中認知的大科學。比方我們寫一篇文章,或寫一個字,那裏頭不知有多少思想在轉動啊!你給情人寫一封信,“親愛的,我愛你……”這一念之間的思想情緒已經從國外轉起,轉到中國了。像人們談情也好,講話也好,思想轉動得很厲害,極不穩定。注意哦!比如我們說一個“現在”,這句話是一個思想,是一個念頭在動,這是“想”不是“思”。當說個“現在”,裏頭早已經想到下面要說的另一句話,不止幾百轉了,這是很微細“思”的作用。因此要隨時知止,把它定在那裏,像陀螺一樣雖在轉動,其實陀螺中心點都在本位。所以說“知止而後有定”,這是第一步啊!

  “定而後能靜”,什麼叫靜?這裏頭牽涉到物理科學。宇宙的功能究竟是動還是靜,都是個大問題。世界上萬物的生命沒有真正的靜止,生理、物理的世界都在動。輕度的動,慢慢的動,看起來是安靜的,這是假的靜,不是真的靜。譬如前兩天的地震,本來地球內部都在變動,不過現在因為地球內部的物理變化,地和風(氣)、水、火中間起大衝突,有大的震動,我們才明顯慼覺到震動。其實有很多的震動,我們是感覺不到的,而有些其他的生物,反而比我們更能感受得到。

  如何才能做到“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呢?最重要的就是要能“知止”,真正認知一個能使它安靜下來的作用,才能做到所謂的大靜、大定了,那就要牽涉到哲學上的本體論,現在只能大略帶過。所以大學之道講“脩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首先須從知、止、定、靜、安、慮、得的內聖的靜養開始,這是中國幾千年以來的教化的傳統。

靜坐修養 端容正坐

  靜養就是安靜,靜坐不一定要這樣盤坐,但盤腿靜坐很重要。你看隋唐以前塑的佛像三圍標準,一定是兩腿盤好,屁股是稍向後凸,細腰身,坐得很端正,這叫七支坐法。中國的佛像有些是大肚子的,那是宋朝以後塑的,比較不合標準。關於靜坐的姿勢,可以看我講過的《靜坐修道與長生不老》。

  靜坐的外形很多,你們初學坐不一定要學七支坐法,你們就在籐椅上這樣坐著,兩腿放正,兩手放腿上面,這是儒家的坐姿,叫做“端容正坐”。你看古人坐在木椅子上,一定是端容正坐的姿態。我們六七歲讀的《千字文》,有“形端表正”四個字,形體很端正,不是挺胸,是腰要正直,腰是生命的根本,練武功打少林拳、太極拳,重要是腰力。我們生命上下兩個部分,就是在腰這裏轉折,腰正身體就正。你看我們很多同學還沒有到中年耶!坐下來身體歪七扭八、彎腰駝背,不然就覺得難過,像這樣的話,健康早就出了問題.你看以前滿清宮廷的教育,還有蒙古、西藏一帶有些地方,他們從小的教育,比較注重要坐得端正。在中國文化傳統習慣是不坐軟床椅的,坐軟的床椅脊椎容易變形,變形就容易生病,所以現在的沙發床、沙發椅非常害人,像我從小到現在睡的都是硬板的床。

  人怎麼能夠安定下來呢?現在崇尚唯物的說法,就是靠機器。其實我們本身,頭上面就有幾個機器,眼睛看,耳朵聽,鼻子呼吸,嘴巴吃東西。嘴巴裏重要的是舌頭,靜坐時舌抵上顎(有一凹形的穴道),口水滋生,不會口乾舌燥。關於眼睛,你們很多人戴眼鏡,我覺得很遺憾。像我已經八九十歲了,我還討厭戴眼鏡,有時候像這種小字,我可以不戴眼鏡看。有個人的眼睛,我經常笑她,兩眼一瞪嚇死人的,因為她練過眼,這在過去的道家叫做吸收日月精華,她可以對著太陽看上奸幾個鐘頭,把太陽看得不是太陽,是個影像。

  那麼怎麼安靜呢?現在告訴你們,靜坐修養時,你們戴眼鏡的人,最好把眼鏡拿掉,眼前先隨便找一個定點,眼皮不要低下來,你自己試一下體會看看。我們普通閉眼,是把上眼皮蓋到下面來,眼珠是下沉的。但人上了麻醉藥,或被人一棍打暈了,那時眼珠可能是上翻的。而正統的眼神,兩眼是直線平視向前面看的,或對著虛空看。像我練習慣了,眼睛看出去的範圍比較寬,連兩邊眼角這裏我都看見了。你們近視眼的好可憐,戴上眼鏡,被眼鏡架擋住,看的範圍就小了。尤其是喜歡寫小字的人,更容易近視。我小時候發現自己視力下降,趕快改正寫大字,所以我的視力還保養得比較好。我訓練兵的時候,叫他們眼睛平時要多練習轉動,不動就不行了,近視的人就是太過於死死盯住前面。

  修習靜定,眼神先找一個定點平視,不要低視,不要上望,似看非看,不要用力。印度或西藏學密宗的,花教、紅教、白教,都是注重這個眼神。可是現在看到許多修行人載眼鏡,找一看,我的眼睛就低下來,很失望。眼睛正的平視習慣了,雖沒有特別注意看,但前面的影子都很清楚,這是練習眼睛方面的要點。

  耳朵當然聽見外面的聲音,假定耳朵聾的也不要管,你說聾子聽不聽得見聲音啊?聽見,聽到自己裏頭嗡嗡嗡的聲音,那個能聽的“能”並沒有損失,所謂聾子是聽覺功能的神經閉塞而已。所以佛問弟子們,瞎子看得見嗎?有個弟子說看不見。佛說你錯了,瞎子也看見,它看見前面黑洞洞的,什麼都沒有,但還是有個影像的。眼睛這樣,耳朵也是這樣,這都是生理的科學。

  接下來說,靜坐時想靜,可是思想停不了。注意哦!你的知性是內外都普遍存在的,不要向裏頭去找。你們試試看,隨便找個地方眼睛這麼平正一放,看這個虛空,也不要管耳朵,就寧靜下來了。這時裏頭感覺、知覺最為重要,你們體會一下!這個感覺是身體的、生理的;知覺是知道思想及感覺的作用。先說感覺,當你靜下來,有兩句話,“痛則不通,通則不痛”,你感覺到這裏難受、那裏難過,這個難過已經是病了,輕微的痛叫做難受,重的叫痛,氣血不通才會痛,通了就不痛,很舒服的。當老師的,一看有些孩子坐在那裏,愣愣的,悶悶的,已經知道他有病了,至少他那個腦筋已經不清楚了嘛!清明的人,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是很靈活、很靈敏的,什麼都知道。一般打坐修道的人,身體的感覺觸受很多,歸納有幾個狀態,就是冷、暖、輕、重、粗、澀、細、滑,這叫做八觸。修行人身體要很輕靈,也許我比你們還輕靈。這個是感覺方面。

  關於知覺方面,最困難是思想停不了,剛才講一彈指間意識九百六十轉,那麼你把眼睛一定,耳朵放下,你假裝靜;再不然有一個辦法,在密宗是大秘密法,我都把它公開了。我認為道是天下的公道,其中秘密,不屬於你的,也不是我的,有人要,應該公佈出來。要是保留秘密,不肯教人,那是世界上最自私自利的人,還學個什麼道!所以你們要憑這個精神作人。

修定的三個方法

  在密宗裏有個密法,靦文叫妥噶,也可以叫做看光。怎麼看光?你們現在靜下來體會,你們頭擺正,眼睛一定,整個虛空就是一個物理世界自然的亮光。就像目前的燈光,看到沒有?(答:看到)當然看到,假設沒有電燈呢?太陽光看到吧?一定看到。太陽沒有,電燈沒有,那個黑洞洞的你看到沒有?(答:看到)看到是黑光,黑的也是光。你注意,這是物理道理,白天是白光,黑夜是黑光,所以不要怕鬼嘛!黑裏頭也是光,而且天黑了以後,不知道比人類多多少倍的生命都愛好在黑暗中活動,它們不需要陽光。而我們人很可憐,在黑暗中就看不見。我們知道有修養的人,對黑暗也看成是很自然的,因為白天是白光,夜裏是黑光。紅、黃、藍、白、黑是光的色,所以佛經說“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至於光的能,不是肉眼所能看見的,它是無所在,無所不在。

  現在對著光寧靜了吧!你們試試看,看到了光以後,你們眼睛看前面,眼球不要動,把眼皮慢慢閉起來,頭不要動哦!眼皮閉起來有沒有光的影子?這個光的影子也是光色,很安靜吧!(大眾神態寧靜)馬上很安靜,很容易嘛!兩個眼睛等於電的插頭一樣,插在光上安定了嘛!我在軍校的時候,教的是高級將官班,我告訴他們,眼睛盯住不動,下面每個士兵看到,通通認為你的眼神是看著他,其實是在那裏看光,可是全面都看到了,任何一個小動作都看得很清楚。因為我們眼睛喜歡眨動,所以就看不清楚了。看光寧靜了以後,你忘記了光,亮光也不管,可是眼珠子不要往下,這“妥噶”看光,是很好的寧靜方法。

  第二個方法用觀音法門,我們學佛唸“南無觀世音菩薩”,這個觀,就是代表聽覺的作用,聽世界上一切音聲,尤其是下雨天,聽高山旁邊流水的聲音,乃至在家裏開水龍頭輕輕流水的聲音,或者有個鬧鐘嘀答、嘀答聲,你眼睛一定,只聽到音聲,不要被音聲拉走,自然寧靜下來了。這是第二個方法。

  第三個方法,你的感覺是怎麼來的?呼吸來的,你睡著了有沒有感覺?(眾答:沒有感覺)。但是睡著了還在呼吸啊!呼吸跟思想是兩回事。我們人的呼吸,如果氣呼出去,不吸進來就死亡;吸進來悶住不能放出去也會死,所以生命是在呼吸之間。早上起來,兩鼻如果有一邊不通,要注意了,左鼻不通右鼻通,身體已經出問題了;左鼻通右鼻不通,還比較好一點,兩鼻要像我這樣通暢。你們測試通不通時,最好拿衛生紙,也許不健康會有鼻涕出來。所以學瑜珈的人一定打通雙鼻,這是有關鼻子的方面。

  鼻子呼吸很重要,耳鼻喉的神經都有連鎖的關係,接著是音聲法,你看學佛學密的人,唸嗡阿吽……嗡阿吽……或者阿……的聲音拉得很長,把裏頭的濁氣都呼出去了。雖有唸咒子的聲音,實際上也是呼吸、氣的作用。

  這些都是方法,你用任何方法都可以,但是必須要知道,最後那個使用方法的主宰是能知之自性。

聽呼吸的方法

  普通靜坐在那裏,簡單明瞭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回過來聽自己的呼吸。你那麼坐著,聽自己的呼吸,這個呼吸是生命本來自有的哦!可是大家活了一輩子自己呼吸不知道。我常常說,什麼時候知道自己的呼吸?只有你失眠的時候,在枕頭上想睡睡不著時才聽到自己的呼吸,對不對?(眾答:對)諸位的經驗,現在你聽不見呼吸聲,就是你的思想跟呼吸分開了。呼吸是生命活著最基本的作用,呼吸和身體感覺屬於陰的;思想是生命活著的精神,屬於陽的。所以中國講陰陽,是兩個代號啊!不是呆定的,你也可以把它陰陽反過來做代號,就是A啊B啊都可以做代號。

  你靜下來,眼睛定好,自然的聽自己的呼吸。這個聽字注意,不是耳朵聽,而是感覺。不說像今天下午打雷這個情況,乃至在千軍萬馬裏,都可以聽到自己呼吸,那麼這個人靜定的工夫就很高了,普通人是感覺不到自己呼吸的。所以初步你最好有意的做呼吸;還有肺部不好的人,更要注意呼吸,有意的用鼻竇這裏強迫呼吸(師示範)。像這樣的呼吸,即使三期的肺病,你能堅持做兩三個月就能得益,也許就能好了。還有中年血壓高、血脂高、血糖高,有這三高的人,也可以這樣做。這個方法真正持續做,血壓這些就恢復正常。不過,開始做的時候可能更高,會很害怕,沒有信心不敢堅持,這裏頭有巧妙的,說不清楚,自己要把握調整。鼻竇的呼吸(師再示範),這樣五六次,然後嘴裏“呸”一聲。先把鼻子打通。所以你在辦公室那樣斜坐著,是很難受的,最好端坐做這個呼吸,精神會好轉起來,氣也更順暢了,這是很重要的。先要知道鼻竇粗的呼吸,慢慢練習到任何時問,都知道自己深層微細的呼吸。

  當呼吸慢慢靜下來,中間有沒有思想?一定有思想。這時你就體會到生命一個是呼吸,一個是思想,一個是知道呼吸、知道思想的“知”。你由此也可以知道老子的話,所謂“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有三個初步動相,一個是唯心的,一個是唯物的,一個是心物一元發生的作用。這次李青原給我出的題目“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如果改成“中學為體,西學為相,我為用”,都被我用就對了。

  當你靜下來後,聽自己的呼吸,思想還在轉動,不要怕,因為你知道自己在思想,知道呼吸在動,但後面那個能知道的沒有動過,你把握那個能知道的就靜下來了。可是靜下來你就發現身體有問題,唉唷!我腰這裏不舒服。唉唷!腿痛,頭脹。剛才講“痛則不通,通則不痛”這個原則,你已經檢查了自己的身體。假使絕對健康的人,眼睛一張開,整個身體是輕爽的,思想是清明的,而且記憶力越來越強;智慧的分析,不是用腦筋,而是那個知覺的觀感增強,很多書原來讀不懂的,一看都懂了,不必去想。想是第六意識分別來的,那是普通的聰明,而智慧的話,原來不懂科學的,看一下就懂了,那是智慧。現在翻譯西方哲學的名詞叫直觀、直覺,那只是智慧的表層,深層還有東西。

  靜坐就是這麼一個作用,不一定要盤腿,不過能夠盤腿靜坐更好,腰腿的氣慢慢就走通了。人的生命重要在腰以下,下部到兩腿足底健康的話,整體就比較健康。所以你看一個人,男人走路靠兩個膝蓋頭,女人走路靠臀部扭動,靠腰的力,兩個絕對不同。從背後看一個女人走路,她腰不扭動了,身體已經不大對了。所以中國人形容女人為楊柳小蠻腰,搖擺得非常漂亮。如果腰粗背圓,走起路來兩腿勾著,那就是老太太了。男性走路如果兩個膝蓋頭不靈光,腰也坐不住了,一定要彎起來躺著才舒服,那健康已大成問題了,要特別注意,大概是這樣。

觀心法門 三際托空

  靜坐的方法很簡單,最好的方法是什麼都不用,說靜就靜了嘛!這是一個觀念問題。不過雜念妄想的紛擾怎麼辦?現在大家眼睛閉著體會一下,你看自己的思想念頭可以分三段。注意哦!看自己思想,第一個念頭早已經跑了,未來的念頭還沒有起來嘛!說現在,現在又已經過去了,這個思想是空的,騙你的,這個道理有個名辭,叫做“三際托空”。我講過的《金剛經說什麼》,其中也講這個問題,佛說“過去心不可得”,過去抓不住的,已經過去了;“現在心不可得”,剛說個現在,現在立刻成為過去了;“未來心不可得”,未來還沒有來,還沒有動嘛!這個思想念頭是這樣,三段都空的,因為空,所以能夠起一切的作用,你不要被雜念妄想騙住了。特別注意啊!所謂“三際托空”,這個“托”字,也是假設的連繫辭,並沒有一個托的現象,三際是本空的,要靜就靜了,用這個方法假名“觀心”,自己看自己的思想念頭,前一個念頭早跑掉了,後面沒有起來,你不要去引發嘛!等到念頭一旦起來變成現在,說個現在也沒有了。大家學佛的想求一個空、求一個靜,我說哪裏有個空、有個靜啊?它是本空的,是本靜的,不是你去空它的,你若認識這個,當下就空靈、就寧靜了。越寧靜,越定得久,你身心的健康就越好了

。   但是身體方面哪裏有不對,要找醫生看看;如果自己懂得方法,可以不找醫生,拿呼吸來對治它。如果說這裏痛,在一呼一吸之後,停住呼吸,就注意這裏,那麼內在的呼吸自然會把它打通,這樣可以治病的,但是沒有信心就做不到啦!我看你們都到中年,坐辦公室久了,或看書多了,肩膀發脹動不了,得什麼“五十肩”,又叫“肩凝”的毛病,你們趕快運動吧!至少我現在比你們年紀大很多,身體還算輕靈(師示範肩膀運動)。兩個肩膀經常這樣轉動,兩肩運動時,身體要保持中正不動,左肩向前轉,右肩向後面轉,或者兩肩一起轉,然後頭前後左右慢慢轉動,這樣全身的氣就通了,氣通了,身體就會健康了。

  這是把最初步的方法告訴大家,我怕你們夜深太遲了回去不好,還有什麼問題快點問,我知道的會告訴你們,不知道的就無法回答了。

解疑釋惑

  問題一:如何減肥?

  第一、肥是氣不通,減肥最好做呼吸法。我們身體是四個東西構成,佛學講四大——地水火風。呼吸系統打通了,同時少吃米麵,多吃青菜蘿蔔,少吃點魚、肉,就自然減肥了。第二、身體水大多了,才會肥胖。我們的生命和地球一樣百分之七十是水分,把多餘的水大排清,就清瘦了。所以每天應把水大調整得很好,不讓積水滯留在身體裏頭。第三、還要多運動,把汗排出來,自然就減肥。

  問題二:我們打坐時就希望定,像您說的“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能夠把這些事情想通,但是腦子裏就會出現各種各樣的想法,那怎麼才能夠真的有智慧,知道這件事情是有意義或無道理的呢?

  你這個問題在邏輯上叫自相矛盾,你想靜坐下來,一定能得一個好處,容易把事情解決,不知道的會知道,想不通的會想通,是不是這樣?(答:是。)你這個前提已經把自己擋住了嘛!你如果這些都不想,寧靜下來,呼吸慢慢就通了。你聽到靜坐可以發生智慧,你心裏已經把這個觀念做前提了,一靜坐,“格老子怎麼智慧不來?”所以這一下,那個智慧就硬是不來了。不但是妄想主觀擋住,也同身體一樣,“痛則不通,通則不痛”了。因為你的妄想把它擋住了,你有所求了嘛!中國人有一句老話“人到無求品自高”。佛講空嘛!剛才我講過的“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你偏要去求一個可得的定境,這叫“背道而馳”啊!

  問題三:我打坐時總是呼吸沒有辦法到丹田……

  對,因為你下意識已經先固定有一個“氣通丹田”的觀念,所以身心沒有放鬆,呼吸還是很緊張。《壯子》有一句話“常人之息以喉”,普通人的呼吸,只到喉部氣管和胸部這裏。“至人之息以踵”,工夫到了的人,呼吸一直貫通全身到足底心。你既然曉得這樣,慢慢調整就是了。還有你要注意,橫隔膜的氣也要使之通暢,平常注意飲食消化系統的通利,儘量使腸胃空一些,但是也不要太過分忍受饑餓。\

  問題四:老師!請問打坐有沒有說一天在什麼時間比較好?

  時間沒有關係,不過道家有一派很注意“子午卯酉”四個時辰。所請子時,是夜裏十一點零分起到一點鐘止。午時是中午十一點到下午一點。卯是早晨五點至七點,酉時是傍晚五點至七點。他們認為在這“四正時”靜坐比較好,但是也不一定。真正的用功,不要受時間、空間,動靜所限制。

  提問: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修行方面有不同法門,我們怎麼知道自己適合什麼樣的法門?

  不要隨便聽人家說。剛才說的幾個修法,你自己喜歡哪一個方法,你就下手實修體驗吧。譬如在人海茫茫中,想找到自己合適的對象,自己喜歡的人,你才會交往嘛!你不喜歡就不要去試。修行也是一樣,有八萬四千法門,你要找一個適合自己的方法下手。每個老師都講他們的法門是天下第一,那樣就有好幾百千萬個法門都是第一,如果編成一本書又可以大賣錢了。不要隨便聽那一套。剛才我講的看起來都很基本、很簡單、很淺顯,但是最為重要,你真明白了就曉得我講的是很老實的話。一句話,“最平凡的也就是最偉大的”,這是哲學道理,科學的道理也是一樣,最原始的也是最高點,你要注意這個。

  問題五:我看到書上準提法的修持,觀想、持咒非常好,請您講一下。

  準提法的修法,我有一個傳承的。但現在很多出家、在家都在隨便傳我的那個法門。我那個法門修持最後重點是“圓滿次第”,不是光唸咒子。聽你一問,就知道你沒把握最重要的要點。你要注意準提法“圓滿次第”的那個階段,不止是注意前面“生起次第”而已,這是一點。你聽到了吧?(答:聽到了)

  第二你問持咒,大約有三種持咒方法,就是開口唸、微聲唸、金剛唸。世界上的咒語,包括密宗的紅教、白教、花教、黃教,和印度的瑜珈等等,所有的發音有三個基本音——“嗡、阿、吽”。我現在講的“嗡、阿、吽”就是基本的咒語。要是到西藏學密,會告訴你這是“普賢如來”“金剛薩埵”的咒語。“嗡”字是頭部發音,譬如唸“嗡……”,把這口氣都唸完,不要刻意呼吸,嘴巴一閉,氣自然進來了。唸嗡字,頭部震動會出汗,頭上的脈輪會打開。“阿……”是胸部的發音,唸阿彌陀佛也是胸部的發音。“吽”(讀音哄),這是丹田的發音。譬如我們常唸的觀世音菩薩六字大明咒,“嗡嘛呢唄咪吽”,就有三部的發音。你問準提咒怎麼唸,先把”嗡、阿、吽”三部發音唸好了,然後唸準提咒,用開口唸,或微聲唸、金剛唸,都可以調整。

  不過初步唸咒子時,發音要正確,不要含糊不清,才能得到本尊的感應。譬如你發生了要緊的事,打電話要求一位長輩幫助,講話音聲要清晰,才能得到對方的回應。結果你講話發音不清,使人聽不懂,那要人家如何幫你?有些人,唸咒含糊不清,還自認為是了不起的工夫,那就誰也沒有辦法啦!大概只有佛菩薩才能聽得懂了(一笑)!還有唸咒不要刻意追求音聲的好壞,只要專一誠心唸誦,就能與佛菩薩溝通,諸佛菩薩是不管你聲音好聽不好聽的。

  問題六:生孩子是三緣和合,那麼雙胞胎怎麼解釋?

  也是三緣和合,雙胞胎是兩個精子嘛,還是各自的靈性。

  提問:那這兩個靈性之間是有關聯嗎?

  有關也無關。你是問前生是否兩兄弟或是兩夫妻來投胎,變成這一生的雙胞胎,是問這個關係嗎?(答:是。)這個不一定的。三世因果、六道輪迴的生命道理,是因緣和合,這是非常深奧、微妙的,不是平常人所容易了知的。所以我常說從前城隍廟的一副對子,你就瞭解了,“夫婦本前緣,善緣惡緣,無緣不合”,男女變成夫妻關係是前緣,不是善緣就是惡緣,有時候吵架一輩子,那是惡緣來的;“兒女原宿債,欠債還債,有債方來”。明白了這副對子的內涵道理,你就懂了六親眷屬都是宿債,不是欠債就是還債。這個前生不是講一世,是多生多世以前的,是這個關聯。

  問題七:剛才您說人生孩子是三緣和合,那麼現在地球上人越來越多,在增長中,這個人口不是有一個固定的數字嗎?

  佛說三千大千世界,如果他方世界壞了,那些業報未了的眾生再到另一個世界來繼續受報。“眾生”,是指一切的生命,不是專指一個地球的事而已。這是一點。再說拿物理來講,人類自身把地球的物質資源儘量的自我消耗破壞,導致動物植物的生態環境,越來越不平衡,人口越來越密集。我們傳統文化所謂的“物必自腐而後蟲生,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就是這個道理。記得在三十幾年前,我答覆哈佛大學一位教授,講人口問題,我說你看到那個水果,擺在這裏一隻蟲也沒有,那麼水果的蟲怎麼生?裏頭壞了就生蟲,不儘然是外面來的啊!不過外面有影響而已,裏頭越爛蟲越多;所以人類把地球破壞得越厲害,人口就越來越密集,就是這樣的!這不是笑話啊!關於人種的來源,要曉得其他世界還有生命會過來的。你很關心人類問題啊!現在是問靜養的事,你超過範圍,你們要問我也可以答覆,不過,我擔心你們回不去,趕不上車子。

  問題八:我想問一個問題,就是今年中國為什麼這麼多天災人禍?

  講嚴重一點,天災人禍是劫數的問題,可以算得出來,知道的人不會告訴你原因,不過我可不知道。此其一。其次,你要研究道家的書說,“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人有時候生病住院,遇到不如意的事,受到一些挫折,反而躲過了很多災難,所以不一定是壞事。

  問題九:我想問修行上的問題,怎麼樣能夠知道自己修行的次第?

  我剛才講了很多基本的次第,你大概沒有注意。

  提問:我注意到您講圓滿次第,但是我覺得……

  不對啊!我剛才上來從坐姿講到現在都是基本的啊!你恐怕沒有聽清楚吧!再說,你說的“圓滿次第”,是哪個法門的“圓滿次第”?

  提問:我的意思是,怎樣知道自己修行到怎樣一個階段了。

  你問得更不通了。譬如你用哪個方法修,修到什麼程度,那時再來問修到什麼階段,還有點道理。現在等於你還沒吃,你就來問我:“我飯吃飽以後是什麼情形?”那變成笑話,我就無法答覆你!

  提問:老師,我看您的書說“知時知量”就是知道什麼時間,做什麼事情,我不知道能不能把修行上的“知時知量”用在世法上,比如用在管理方面或是決策方面……

  到處都可以用到,做人做事,從事政治,待人接物都可以用到。譬如你去看一個朋友,進門一看兩夫妻正在吵架,趕緊走,不要參與,這就是“知時知量”。所以“知時知量”這四個字到處都用得到,很重要。

  問題十:我在平時生活當中,接觸過一些出家、在家修行者,他們雖然打坐修行,守戒、過午不食,但是他們的身體有一部分不是很好,我想問一下這是什麼原因?

  這有很多原因吧!不得方法。至於說守戒,出家第一條戒是男女關係斷了,不遺精,不手淫,恐怕沒有幾個人做得到。尤其男性,兩三個月不遺精很難做到。這一條戒很難守啊!如果說守戒,我看有兩個朋友可能做到,一個死掉了,一個還沒有投胎,其他的很難做到。至於修行問題得法不得法是個嚴重的問題。你怎麼關心他們呢?先關心一下自己比較重要。

  問題十一:老師!剛才您說人從哪裏來,那麼人到哪裏去呢?

  就回到來處去!(一笑)   提問: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有關潛意識,這個意識能夠溝通,比如就像一個訊息發射,很快就溝通了,那是一種什麼現象?   下午講過,是獨影意識作用,有時會有帶質的作用。   問題十二:老師您好!請您簡單解釋一下中國的儒釋道,以及世界其他宗教,比如天主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的關係。

  我曾給宗教局的高層領導講過,你們要的話,我可以好好給你們上宗教的課,這個課要兩年。結果他們不來,我也沒有機會講。從天主教、基督教、回教到道教,我都可以告訴你,可是你現在不是專學這個。我三四十年前在香港大會堂講過一點,因為我的學生裏神父、牧師、修女、和尚、尼姑都有,他們聯合請我講個課,我告訴他們,二十一世紀要把所有宗教的外衣脫掉,所有宗教的大門要打開,聯合溝通,不然將來一定被自然科學打垮,因為跟自然科學配不上啊!自然科學發展到最高點,可以與釋迦牟尼佛所說的唯識、《楞嚴經》、《楞伽經》這些學理配合上。

  有些宗教說人的來源,是有個主宰照他本身的樣子造出人來的。我說個笑話給你們聽聽。我小時候聽了這個理論,就講這個主宰根本是粗製濫造,把人類造錯了,如果把鼻子倒轉來長,就可以插筷子、牙刷;眼睛前面一隻後面一隻,就不會出車禍了;嘴巴放在頭頂上,吃飯一倒就好了嘛!(眾笑)又說這個主宰拿出一根男人的肋骨來變成女人,但現在知道男女的肋骨是一樣的,沒有少一根。像這些說法,其他的宗教都不行的,只有佛說生命的來源是對的。這個問題不簡單,你怎麼有這個問題呢?你是研究宗教學的嗎?

  回答:因為我去教會十多年,我覺得很多東西有道理,但有一些我一直不理解,而我覺得有很多中國的東西我也不懂。

  你還是轉回來看看中國文化,西方的宗教問題是個大問題。這次給我出的題目“中學為體,西學為用”,西方文化和中國文化不同,我叫他們注意,尤其是歐美同學會的更要注意。你要研究西方文化,不是從天主教、基督教入手,而要從摩西出埃及記的《十誡》,從那個時候開始。西方文化基本是《十誡》來的,有誡約行為,當然要從信受奉行為先。所以什麼是宗教?就是信。每個宗教都只准信,不准問,這就有問題了。像天主教、基督教、回教,包括佛教、道教在內,那是宗教。宗教後來變成哲學,哲學家說我絕對信,不過你把道理跟我講清楚吧!其實真正的宗教、哲學都要一路問到底,必須在身心性命實驗求證,這才是認知生命的科學。這個問題很大,不簡單,不要走這個路線。兄弟啊!世界上什麼事情都可以摸,這種東西摸不得的啊!爬進去很難鑽出來的,鑽不出來的事情,寧願不幹吧!我要告訴你,古人有兩句好詩:“荊棘林中下足易,月明簾下轉身難”,你去參吧!今天的課程就到這裏,謝謝大家。

(整理:劉雨虹)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