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12130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下冊之八、漫談商業道德

八、漫談商業道德

(二○○八年六月十五日,上海國家會計學院師生)

第一堂

  夏大慰院長:尊敬的南老師,各位學員、各位來賓,大家下午好。彈指一揮間,匆匆已經四年,四年前的金秋時節,南老師曾蒞臨會計學院,以“大會計?”為題,開講於上海國家會計學院“SNAI”叾論壇。那一次,使我們大家能有機聆聽老師的教誨,一睹大師的風采。

  那麼,四年以後學校有了很大的發展,但是很多新來的同學一直對我有意見,他們說,師兄們可以聽南老師講課,我們為什麼不可以?但大家知道,南老師不是說請就可以請得來的,這要有緣分。

  今天南老師以九十一的高齡,在四年之後又親臨我們上海國家會計學院,這是我們全體學員的無上榮光!我建議大家再次起立,以熱烈的掌聲,向不辭辛勞趕來的南老師,表示我們最誠摯的謝意!下面請南老師開講。

  南懷瑾先生:各位兄弟姐妹們,今天我又在這裏接受考試。我一生這樣的時間蠻多,差不多從二十歲起,一直有很多機會上課,可是每一次上課,我都感覺到被大家考試,這次我又來被考試了。

  我已經超過九十歲,這次跟大家見面,也是逼不得已的。第一是因為夏院長,他是我們的老朋友,經常有來往。第二是吳江盛澤商會的盛會長,和 其他幾個地方的商會聯合,讓我來報告一下中國文化裏的商業道德。當時一聽,我說這是非常重要的題目,因為現在工商業界的道德的確是大有問題。

  中國現在有個皇帝——姓“錢”的,是個無形的皇帝,大家都向錢看,這是一個大笑話。這個過程不過二三十年,我都親身經歷的。所以我常常說,我活到現在,是近百年歷史的見證人之一。

  這個題目很好聽,叫“商業道德”,我認為不止是商業的道德問題,是全人類的道德問題,又是我們國家五千年文化發展到今天,整個的社會規範、人生的道德問題。尤其是近三十年,開放發展以後,道德出了更大的問題,很嚴重!所以當時聽了商會會長出的這個題目,我非常有興趣,說很值得大家討論,換句話說,這個商業道德問題值得我們全體中國人反思。“反思”是現在的觀念,我們老的觀念叫做“反省”,要每個人自我深刻反省的。

中學為體還是西學為體

  上個月我有個演講,是歐美同學會出的題目,討論“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我一聽這個題目,覺得很好笑。我說社會上對你們這一般歐美留學回 來的,稱之為“海龜”(海歸),現在你們這些“海龜”卻讓我這個“土鱉”講這個問題啊!(眾笑》其實我也不是土鱉,也喝過洋水的,歐美我也住過,不過不像你們去念書,我出去是一邊講學,一邊觀察。

  “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提出,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鴉片戰爭以後,中國發生了問題,太平天國起來,被當時滿清的所謂四大中興名臣——曾國藩、彭玉麟、胡林翼、左宗棠打垮了,這四位都是湖南人。南京收復以後,有一天,曾國藩檢閱水師,現在叫做海軍,那時水師的長官叫彭玉麟,是清朝末期有名的清官,學問非常好,喜好畫梅花的。當曾國藩正在檢閱水師的時候,有一艘洋人的小輪船開過來,水的波浪一衝,我們那些木船都差不多翻了,曾國藩一看,“哇”,吐血了,急了,洋人有堅船利炮,我們國家的水師沒有,這怎麼辦啊!

  因此這個時候,就提倡“洋務運動”,要學外國人。其中有一個人,跟李鴻章齊名的,就是當時在湖北的巡撫張之洞,他早已看到了這一點。他旁 邊有兩個老牌的留學生,一個是容閎,安徽人,留學美國的;一個是辜鴻銘,福建人,生在南洋,留學歐洲,通九種語言的。張之洞先辦兵工廠,開採煤礦、鐵礦,創辦織佈局、繅絲局。那個時候保守的人反對搞這些事情,認為中國有幾千年文化,為什麼跟洋人學?所以張之洞重提“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口號。我怕有些年輕同學們不瞭解,所以倒轉來說這段歷史。

  我說中國從鴉片戰爭後近一百年來,到現在為止,都是西學為體,西學為用!哪裏是中學為體?現在中國人已經不懂中國自己的歷史了,你們留學歐美的同學們都是當代的菁英,但也沒有好好讀歷史,都不懂歷史與人生的經驗,不懂政治、經濟、商業的歷史經驗。大家不要認為讀了中學、小學的這點歷史課本,就已經讀懂了歷史,那差得遠了!鴉片戰爭以後,跟著是太平天國,太平天國用的也是西學,不是中學,可以說他是用西方宗教的皮毛,組織了一場運動,使我們國家的文化倒退了好幾十年。假設太平天國,不是以西方宗教的路線起來;假設當時曾國藩等不是以傳統文化為中心,去對付太平天國,保國衛民的話,那麼太平天國的前途,以及後來歷史的評論,就不知道如何了。所以我說這是西學的問題。

  接著下來滿清被推翻,民國建立,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五權憲法,我說並不全是中國的哦!也是西學為主的。三民主義的所謂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民生主義,是採用美國的民有、民治、民享而成的。所謂民權,就是現在講的民主;在孫中山的著作明講,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這一句話可不是我給他加上的喔!五權憲法是採用西方的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加上中國文化的監察、考試,所以也大多是西方的文化。

  民國以後到現在,西方的思想,什麼君主立憲,什麼無政府主義,以及各種主義,統統搬到中國政治舞臺來用過。直到現在,我們十三億人口那麼大的國家,用的還是西方文化,包括馬列主義、共產主義、社會主義,都是西方文化。中國自鄧小平先生開放發展,至今已有三十年了,當時的文章, 討論姓資還是姓社,這些仍然是西方文化的問題,不是中國文化的問題!

什麼是中國文化

  關於這個問題,我們老朋友周瑞金先生,就是皇甫平,有文章領先發表過,令天他也在座。我說,到今天為止,大家動輒就講中國文化,請簡單明 瞭說一句,中國文化是什麼?如果你講中國文化是孔孟思想,那完全錯了。

  我們中國文化上下五千年,諸子百家的思想,太豐富了,孔孟思想不過是諸子百家裏的一家。

  但是現在,大家對孔孟思想的認識也成了問題,五四打倒孔家店,我說打錯了!這個我曾在書上講過,中國在春秋戰國時有三家大的店,道家是老 莊做代表,儒家是孔孟做代表,還有一家是墨家,那個時候佛家的文化還沒有來。

  墨家是什麼呢?墨家這門學問是真正的社會主義,所以中國過去早就有社會主義了。我說中國人現在,對於墨子(墨翟)的學問沒有研究過,所以 不懂。墨子的主張,“摩頂放踵,以利天下”,那完全是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前驅者。

  春秋戰國是這樣三家,講儒、佛、道三家是唐代以後的事,因為佛家加入而把墨家取代了。所以我告訴歐美同學會的同學們,真正的中國文化,是 諸子百家裏的雜家,是把孔孟的儒家、道家等各家各派,綜合起來應用的。

  舉例來說,秦始皇統一中國,他的乾爹是呂不韋,也可以說秦始皇真正是呂不韋的兒子。呂不韋的著作叫《呂氏春秋》,這部書是雜家之學,它把儒墨道等各家合在一起,現在很少人仔細去研究它,讀它了。

出國看門道

  我說,留學歐美的同學們,你們很年輕,與我來說是忘年之交的朋友,說聲對不起,你們高中畢業,或者大學畢業就出國留學,中國文化沒有打好 基礎,所以談不上懂中國文化;從外國留學回來,西方文化真懂嗎?我看也沒有基礎。你們通過考試出國留學,在國外啃麵包啃了幾年,在一個學校讀書,等於在國家會計學院的小教室裏躲了幾年,沒有交幾個外國各階層的好朋友,對那個國家的上中下層社會也搞不清楚。

  我出去就不同了,我出去架子擺得很大,你們出國還將就外國人,我出國啊一定穿現在身上這個長袍,拿個手杖,中國人有代表中國自己民族的衣服嘛!你們身上穿的都不是,不曉得是哪一國衣服!(眾笑》一個國家民族“文物衣冠”很重要,中國五千年文化,十三億人口,到現在沒有自己的衣冠,這是最大的諷刺,最大的玩笑吧?我從小讀書就穿這個,現在還是一樣,而且我身上穿的這件長袍,看起來還蠻新的,其實已經四十年了,我所有衣服現在不敢亂穿,穿破了沒有人會做了(眾笑),很可憐!

  所以我到外國每個地方,美國也好,法國也好,都是學孔子的觀念,“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賢著,友其士之仁者”,到了別人的國家,我先與他們上流社會打交道。譬如我一到美國,不幾天,他們特務頭子就來看我,我就笑,因為我剛好住在他們特務機關的後面,這是特別選的地方。我說,你來了啊!我還正想去拜訪你。他第一句話說,你是看不起我們的。我說,什麼話!他說,你曉得我的職務?我說,你是美國的特務頭子,我當然知道!他說,我也知道你啊!我說,我不是中國的特務頭子。他說,你影響中國的宗教界、文化界。我說:“你不要客氣了,我很看得起你啊!你是CIA的領導之一,對不對?中國幾千年來都有特務,而且特務的工作不是普通人,是聖人做的。聖人你懂嗎?”

  “哦,我知道!”

  “管仲、諸葛亮都是特務頭子!情報不夠怎麼可以從事政治、軍事?所以中國的特務,自古都是聖人做的。你們是專屬特務機構訓練出來的特務工作者,不算什麼。”   我再舉一個例子作比方,美國卡特時代的財政部要員,曾專門來請我吃飯。到外國人家裏吃一餐飯,要花五個鐘頭,很痛苦。去了以後,他的夫人親自接待泡咖啡,親自彈鋼琴;我心裏笑,我也不懂音樂,這真是對牛彈琴了。然後每人拿一杯白蘭地東搖西搖,可是我也不會喝酒。等了半天,拿出牛排,吃了一塊,我也不喜歡。這樣應酬了半天,回到家裏,我一進門說:“趕快給我炒飯,根本沒有吃飽。”(眾大笑)從此以後不去了,他們就到我家裏來吃飯,我還是“人民公社”的圓桌子,吃中國菜,他們吃得很高興。

  這位財政部要員問我,你看了美國有什麼觀感?我說,剛來兩三個月,會有什麼觀感!他說,你一定有,我們國家很歡迎你這樣的人,最好你長住在這裏。我說,對不起,我不會長住,因為我是中國人,我們中國人兩兄弟吵架,我是夾在中間的,難辦,暫時到你們這裏住一段時間。他說,你總有個觀感吧?最後逼得我沒有辦法,只好說了。

  因為我剛到美國三個月,看了三百多棟房子,從幾萬塊美金一棟的看起,看到三百多萬一棟。在美國看房子,後來我看出興趣來了,沒有事情就請介紹人陪我們去看房子。介紹人開部車子到處打開房屋看,路上我問,我們看了半天也並不一定買,他們怎麼辦呢?隨行的人說,他們拿鑰匙幫你打開門以後,你買不買沒關係,他工作已經做了,公司會給他薪水的。我說,那多去看看,也可以幫他們多賺一點錢(眾笑)。在美國看房子多半主人不在家的,介紹人連衣櫃都打開讓你看,看到地下室小孩子的玩具最多,其他像男人有幾套衣服,女人有幾雙高跟鞋,都看得比較清楚,有錢的、沒有錢的都看到了。

  所以他逼著我問,我說,“你一定要問我啊?我這個人是中國的老百姓,鄉巴佬出身,不懂的,我三個月來,對你們美國的觀感有三句話:第一、你們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國家。”嗯!他很認同。“第二、是最貧窮的社會”,他正在吃飯,把筷子就放下來,“嗯!有道理”。“因為我看到那些家庭用的汽車、傢俱、電視機、洗衣機、冰箱等等,都是分期付款的,用不到幾年就舊了,新的發明出來又要換新的了,一輩子都在分期付款中,包括住的房屋。所以我說你們整個的社會是貧窮的社會。”他說非常有道理,飯都不吃了,就看著我。“第三、你們是世界上負債最大的國家,你們根本空的,都是欠人家的,欠全世界的,騙全世界來的,可是全世界的國家對你們沒有辦法,因為你們有原子彈,所以人家不敢向你們討賬。如果我們中國只有鴨蛋,欠了債,人家就會來要賬了。就是這三個觀點,其他我不懂。”他說:“完全準確。”我說:“真的啊?總算給我矇對了!”但是這個話是我二十多年前講的,今天的美國還是這樣。大約四十年前我在臺灣國民黨中央黨部講過,我說美國五十年後就會走下坡了,這在我的書上也有記載。

  現在時間差不多了。我給歐美同學們,也講了幾個鐘頭,中間講的內容很多,這裏就不再報告了。

要對商業反思

  回到我們今天的本題,講到中國文化,我們的商業行為,現在走的是西方文化的路線。我覺得所有的商人,包括國家、社會,以及各行各業領導者,到今天為止,應該反省思考,我們的商業要走條什麼路?對於商業的發展,我們現在學的是西方商業發展方式,很有問題,而且還不是完全西方的。

  大概是一九八九年,“六四”以前這個階段,這都是歷史的關鍵,很有影響。那個時候大陸已經開放發展,我們先回到香港,並且叫同學們先到上海來考察,因為我在中國準備修一條鐵路,現在這條路早修好了,這是商業行為。順便先交待一聲,修鐵路可以做生意,但是我修了一條鐵路,自己沒 有占一分利益哦!也沒有拿一分錢,現在我到鐵路買票還要排隊,誰也不知道我是幹什麼的。這個商業的反思,我這一句話先放在這裏,是值得研究的問題。

  說到我們今天的商業行為,先要瞭解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大家拚命去學工商管理,現在這些管理學都是西方來的,就是剛才提到的,都是以“西學 為體,西學為用”。對於自己幾千年的商業文化、商業道德都沒有研究。

  站在中國人的立場,以我的觀點坦白來講,現在商業的行為都是兼併別人資產的手段。我也常常問大家,研究工商,研究金融,研究經濟的,對於五千年來自己本國歷史中這一套學問,有沒有看過、研究過啊?好像大家都認為只有西方才有這套學問,那麼中國自己幾千年是怎麼過來的呢?難道那麼笨嗎? 正確理解“重農輕商” 比如講商業,有人說中國儒家思想是“重農輕商”,注意哦!很多書上都那麼寫,說中國到今天在經濟、科學上不能發展,就是害在“重農輕商” 上了。這四個字的問題很嚴重,字是讀對了,可是卻完全理解錯了。世界上的第一經濟是農業,農業經濟發展為工業經濟,由工業到商業,這個輕重量 是兩個相比較的先後,並不能因此認為儒家只注重農業,而輕視商業,那就把中國字理解錯了!

  中國過去以農業經濟為主體,沒有像商業那麼輕便的向外發展。在座的商界朋友,要瞭解中國文化,注意這個“商”字,查一查古代的字典,“商”字怎麼寫的?囑於哪一個部首?在中國古代幾千年文化,“商”字有九種寫法,下面有一個口,屬於嘴巴的,就像說“祖國的江山美不美啊,就靠導遊一張嘴。”(眾笑)這也是全靠嘴巴吹出來的。

  現在我們這個“商”寫的是一個口,古代還有兩個口、三個口的寫法。   譬如我常常說你們做生意的人,報紙上或書上都把這個老闆的“闆”,寫成木板的“板”,老闆是商店、公司的主體,“闆”是一個門字裏面的三個口,這叫老闆,現在把有錢的老“闆”,寫成背個棺材板的“板”了(眾笑)。所以“重農輕商”,是以農業跟商業比較,商業是很輕鬆的,此其一。

  第二,“商賈”這兩個字,在中國古書上是連著的辭句,這個“賈”字唸古,作姓時唸假,就是紅樓夢裏賈寶玉的賈。什麼叫做“商賈”呀?“行商坐賈”,在外面做生意,例如國際貿易的叫“商人”,坐莊開店叫“賈人”。這就是中國文化,你讀了中國的書,就知道這個歷史的發展。例如《易經繫傳》上說:“神農氏作……日中為市,致天下之民,聚眾天下之貨,交易而退,各得其所”;又如司馬遷《史記.貨殖列傳》說:“農不如工,工不如商……”,所以說要瞭解商業的文化,中國人並不是輕商。   為什麼大家會誤解“重農輕商”呢?那是漢朝以後的事。

  由於春秋戰國到漢朝,三四百年間,這個國家都在內戰中。現在商業的行為,學了外國,專門打人家主意的,大的併吞小的,強的併吞弱的,就是 “兼併”;所謂“兼併”,是春秋戰國時期,軍事戰略的一種名稱,像現在這樣的商業,已經大有問題,不懂得中國傳統文化的精神了。

  漢朝劉邦統一天下以後,其實還不算真正統一。漢初劉家的後代漢文帝,有機會上臺做了皇帝,為了使這個國家富裕起來,他先從“休養生息”做起,提倡節儉,以使社會安定,經濟發展起來。中國文化有個重點先告訴大家,中國人的經濟思想哲學是“勤儉”兩個字,也就是要勤勞節省。我們現在整個的社會發展太過奢侈,剛好違反這兩個字,這是非常嚴重的!我先提出來。如果要用“休養生息,重農輕商,注重勤儉”這個題目,把每代的歷史作對照,至少要講半年的課程。

  那麼由漢文帝到漢武帝,這個休養生息的階段,是國家受外人欺淩得很嚴重的時期,使劉家的祖宗臉上無光。當劉邦死後,匈奴給當家作主的劉邦 的太太寫信,你老公也死了,我嘛年紀還好,你最好嫁給我!這等於侮辱中國的國母,這是很難受的,可是漢文帝這幾代都忍下來了。為什麼?因為經 濟發展不夠,要休養生息,提倡節約。所以漢文帝做皇帝,一件袍子二十年沒有換過,非常節省;要修一個房子,下面報上來多少錢,“哎唷!那麼貴,不修了”。

  做皇帝的人,也要為國家節省,把國家財政充實富裕起來,所以漢武帝起來以後,先向西域發展,再討伐匈奴外患,向外拓展。

  我們講到這些歷史文化商業的發展,順便提到相關的資料,所以把話題岔開了,現在回轉來,再談中國是不是“重農輕商”這個問題。

  從漢文帝到漢武帝這個階段,對於國家的前途路線討論熱烈,是定向經濟、商業發展的道路好,還是著重發展文化比較重要。漢朝有名的一本《鹽 鐵論》,對這個問題討論得很深刻。這個書代表了一個時代,文化跟商業發展的關係。記得諸位所尊敬的毛主席,我叫他毛大哥,當年也提倡過這本書,要大家研究,可是大家沒有注意,我覺得還是值得注意研究的。這是講到商業經濟在歷史文化裏有如此的重要,所以我勸大家有空多讀歷史,讀歷史要注意司馬遷這部《史記》,他在《貨殖列傳》中,引用管子兩句話,“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這是大政治家管子富國強兵的政治經濟思想,和商業道德有關係。

  司馬遷還有幾句話很重要,“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壤壤,皆為利往“,世界上的人為什麼那麼忙碌?都是為了自己的利。這個利並不只是代 表賺錢哦,我們把利看成賺錢,是縮小了的觀念。

  這裏我岔一個故事來解釋這幾句話。歷史上也有記載乾隆下江南來玩,站在江蘇金山上看長江的船,旁邊有一個方丈和尚陪他,他問這個和尚,你出家多少年了?”他說“我出家四十多年”,“你在這個廟子上那麼多年,看到長江的船那麼多,究竟每天來往的有多少呀?”這個和尚說,“兩隻。”乾隆聽了說,“一天來往船那麼多,怎麼說只有兩隻?”和尚回答,“一隻為名,一隻為利。”乾隆聽了甚為佩服。換句話說,上海街上的汽車那麼多,每天有多少來往?只有兩部(眾笑),一部想做官,一部想賺錢,沒有別的。

  現在大家休息十分鐘。

第二堂

居安思危了麼

  我本想貢獻諸位很多的意見,現在一看時間來不及,很遺憾。盛澤商會的盛會長提出來商業方面的問題,我們濃縮這一面來了,將來有機會再做詳 細的報告。

  我上一次曾在上海講過一句話,當時的聽眾很震動,我說,“我們要反省注意,我們國家上下五千年,十幾億人口,幾十年前,共產黨領導了這個國家,做到了一件事,是把整個社會搞得一窮二白,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眾笑)大家不要誤解,真的是了不起的大事!你們聽起來也很震動的,但是大家要嚴肅的看待這個問題,古今中外,沒有一個國家、民族做到,幾千年來我們第一次做到這樣均貧的社會。既然做到這樣,我們幾千年的文化,社會形態要重新建立,問題出在,還沒有事先好好計劃新建設的方略與綱要,就馬上開放發展;是要趕緊開放,但沒有做開放的全面策略。

  現在只拿商業來講,從開放發展開始到現在,應該只是三十幾年,當時重新開始做生意根本沒有經驗,從前的商業文化也斷了,面對現實又不曉得 怎麼做。這些事大家還記得嗎?我想在座的老闆們,大都是二三十歲起來,到現在五六十歲,最多不會超過六十歲,你們現在都很有錢了。剛開始發展 時,因為整個社會是貧窮的,對商業沒有經驗,也沒有資本,所以先做“倒爺“。“倒爺”這個名稱,年輕同學聽過吧?所謂倒爺,就是抗日戰爭時的 跑單幫,自己個人沒有什麼錢,向朋友借一點錢,專在戰地後方之間的空隙地區,做個人買賣的貿易,倒來倒去,揹個包包,裝一點貨品到處東奔西跑,其實也是冒著生命危險,很辛苦的賺一點血汗錢。

  當我們忽然宣佈對外開放發展的一開始,全民都眼紅了,很多人拋棄農工去當倒爺做生意,跑單幫,這在當時也不是法令所明確許可的。譬如說是 溫州人,十七歲離開家鄉,到現在幾十年沒有回去過,有人常常告訴我,溫州人很厲害,很會做生意。我說你們不知道,溫州種田的土地都沒有,無法 以農業謀生呀,只好向外面跑啊!你看歐洲的歷史,早期的像希臘、荷蘭、比利時、葡萄牙、西班牙等小國家,他們不能以農業立國,只好從事商業極 力向外面發展。溫州也是這種情況。

  中國開放發展到今天為止,據我所知,很多所謂的企業家,由跑單幫開始到做老闆,從小生意到建工廠、辦公司、辦集團,累計到現在民間商業的資本,好像比公家政府還多。可是大家是散漫的,換句話說,開放發展以後,我們一切都是手忙腳亂,才有今天的“繁榮”。但這個“繁榮”是很浮誇的,必須要“居安思危”了!我常常說,我們全體中國同胞要關起門來反省才行。

  現在大老闆們有了錢,目標看外國,一部分人把產品儘量的想辦法外銷,外銷當然是好事,但是不懂什麼是真正的國際貿易。我們做的工業商品銷到國外,看起來是自己賺了錢,事實上人家賺得比我們多得多;自己所得的有限,還很得意呢!這個賬沒有仔細算過。賺了錢以後,又想辦法把太太孩子送到外國去,乃至到國外搞個商業,辦公司,買房產。我說你們注意哦,這個時候要居安思危了!你們要曉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拿了美國國籍的日本人在美國有多少錢,成為歐洲人的猶太人在歐洲有多少錢,但是一旦兩國發生衝突,日本人、猶太人他們,在外國的財產一概被就地沒收,被趕到集中營去。所以我對這些老闆們說,你們怎麼這樣做呢?而且你們的孩子送到外國受教育變成香蕉;外面膚色是黃的,內在意識是白的,不倫不類;三代以後,他們仍然是白種人裏的五等公民,你們以為了不起啊?有人說在外國很自由,當然自由,你在別人的國家,坐在那裏罵自己中國的人,誰管你啊?罵得越兇越好,這個很自由,但這不是好事啊!這是站在大的方面來講。

  再說第一、大家自己沒有計劃、沒有思考,這個財富的流失多少?自己甘願送出去。第二、在國內一般商業界沒有道德,非常奢侈。聽說現在上海、北京,每餐酒席兩萬塊,一個人一餐吃下來要一兩千,相當於農村落後地區一家人一年的生活費用,這是一個什麼國家?什麼社會?這是什麼樣的人民?什麼樣的心態啊?

中國的傳統美德遺失了

  中國文化講經濟有幾千年的歷史,不管是孔孟之道,還是諸子百家,都是講勤勞節儉的。譬如《大學》裏說,“生之者眾,用之者寡”,這是經濟 的大原則,生產的要多,用的要少。老子也講,吾有三寶:“曰慈”,仁愛愛人;“曰儉”,勤勞節儉,儉省不是小氣哦;“曰不敢為天下先”,決不成為開時代壞風氣的先驅。

  我剛才講到,我穿的衣服都幾十年了,至少看上去還乾淨整齊,你們現在的穿戴都非常浪費,然後有錢都消費在吃喝玩樂、聲色犬馬、煙酒嫖賭上 面,這是一個國家的什麼國民呀?當然你們有的也喜歡讀書,發了財又去讀什麼班。我說你看外國的好多老闆,只要有錢,只要做一個好的事業和公司,願意給你用的博士,一千個都有,自己不必去讀什麼博士班了,你雖然什麼都不是,可是所有的碩士、博士都是給“不士(不是)”用的,不對可以換人嘛!這些大學培養的博士生,都是送給有錢的老闆去用的。

  現在學校已經變得像商店一樣,隨便開班,隨便就可以拿個博士學位。我一輩子講學授課,是在做佈施。佛學講佈施有兩種,一種是錢財佈施,另外一種佈施是法佈施,智慧精神的佈施。譬如我修鐵路,做些事業,我也做過生意,賺來的錢,取之社會,用之社會,我沒有佔有。現在聽說講一堂課、一次演講要幾十萬,今天不曉得商會給我多少錢?(眾哈哈大笑)如果有人告訴我,“老師!我請你講課,給你二十萬”,我一定把這個人轟出去,一定罵他,你有兩個錢,來找我幹嘛!但這是對我個人而言,我沒有要求別人照我的樣子。中國人講的學問是“道”,道是天下人的公道,不是哪個人私自佔有,自稱權威的,所以你們讀了書有了學問,知道的就應該告訴不知道的人。

  中國人做生意有一個毛病,我看了幾十年很傷感,譬如國內外同行做生意,假定外國有個生意來了,十塊錢一件,隔壁一家曉得了,就賣九塊半, 另一家曉得了,賣八塊,這是中國人的壞毛病。其他很多國家的人不是這樣做的,譬如日本人,雖然你兩個不痛快,雖然是“同行生意,三分怨氣”,但對外是團結一致的。可是我們中國不同,這些商業道德,現在統統破壞了。我所知道的中國傳統的商業道德,講究“仁義禮智信”。像我的家庭,如果依共產黨當年的標準來講,小資產階級還夠不上,開個店鋪,雖然比較小,但有賣布、賣米,還賣南北貨、日常生活物品。我們商店門口貼的,就是幾千年傳統商業文化的標準格言:“貿易不欺三尺子”,做貿易不欺騙人,不耍花樣,不訛詐,價錢定了就定了,不二價,就是小孩子、老人來買東西也不准欺騙的,都是一樣的價錢;“公平義取四方財”,這是中國人商業道德的標準,大部分商家店門口都貼的這個。

  現在開放發展以來,我們整個商業的風氣,好像轉向了四個壞的方向,“欺、哄、嚇、詐”,這個我們要深深反省。中國幾千年文化,是教育人人成為“禮義之邦”的國民,結果現在連基本的道德都沒有了,這成什麼話?所以講商業道德,不是零零碎碎一點一點來講的。

  總而言之要注意,“天下無如吃飯難”,我常常跟同學們講,我父親是遺腹子,我父親出生時,我的祖父已經去世了,他自己讀書學問也蠻好,後來做生意,靠自己站起來操持這個家庭。他告訴我一個對子,“富貴如龍,遊盡五湖四海”,一個人有錢有地位像一條龍一樣,非常自由,遊盡五湖四海,這是富貴的重要;“貧窮如虎,驚散九族六親”,一個人窮了像老虎一樣,親戚朋友看到都害怕,認為是來揩油的。所以我父親常常告訴我,“孩子啊!小心節省,一文錢逼死英雄漢啊”,一塊錢會逼死你,最難是一塊錢。所以我常常引用古人的詩,“美人賣笑千金易”,現在老闆有了錢,到外面亂來,包二奶,討姨太太,撒手千金萬金,多容易!“壯士窮途一飯難”,一個了不起的人才,窮途末路,飯都沒得吃。這些都是我從小受的教育,深知這個道理。可是現在整個的社會那麼富有,商界不知道團結,你就靠政府?政府現在都很辛苦啊,挑的擔子也蠻重的,也在手忙腳亂當中。

  我們工商界在三十年當中這樣發展,民間的流動資金好像比國家國庫還多一點吧?可是沒有團結,很散漫,假設我們中國的商會商界跟國家聯合對 外,今天就不會是這個形勢了,我們自己要反省,要趕快重建商業道德,建立好的商業風氣。這是第一貼。

自我管理與管理人事

  第二點,譬如講管理,我常常說現在做事業,用的是西方的管理,西方的管理是機械式的管理,是侵略式的管理。譬如一個工廠,做一個鐘,是分開的,螺絲歸螺絲,架子歸架子,這個流程;人事的管理,也是機械式的管理。但是最難管理的是人性自我的管理,做老闆也好,做夥計也好,怎麼能 夠管理自己?人有了錢就亂來,錢多一點的,就是像我前面提過的,“吃喝玩樂,聲色犬馬,煙酒嫖賭”。我聽現在商界的朋友乃至公務員,都說忙不 停也不知道在忙什麼,我講那有什麼稀奇,古今中外都一樣,但現在實在是太過分了!過去說上班的是“簽簽到,看看報,抽抽煙,聊聊天”,一天基 本就過去了,但現在的人,號稱上班,其實每天中飯、晚飯、夜宵三次應酬,又喝酒又吃飯,五六個鐘頭就去掉了,再加上打打電話,玩玩電腦,回來太太一吵,孩子一鬧,每天這樣,再沒有讀書進修的心思了。雖然有些跑去上個碩士班、博士班的課,那根本是應付,是玩票,等於是買個證書,不是真讀書,是在那裏交際應酬交朋友(眾會心的笑)。這個叫什麼社會呀?值得反省啊。

  再說管理人,人是沒有辦法平等的。在立足點上,人都是平等的,立足點以上是不平等的,“智、賢、愚、不肖”,聰明人和笨人,好人和壞人,怎麼平等啊?無法平等。換句話說,男女怎麼平等?平等是立足點上的平等,是人道主義,還不是人權。講民主講人權,那是外國人故意拿來整別人的,把大家迷糊住了。

  “智、賢、愚、不肖”,給大家上個中文課,“不肖”這兩個字會寫吧?現在簡體字姓“蕭”的變成這個“肖”了,太可笑了!不肖是什麼意思?不肖就是不像樣,以前說不肖子,就是孩子自謙說沒出息。比如學生們在我的相片下寫南某人的肖像,就是這個肖,像他那個樣子。所以做兒女寫給父母的信,寫“不肖子”是這個肖,意思就是,爸爸媽媽你們很了不起,我這個當兒子的,不及你們好,所以叫不肖子。這個“不肖”和那個不孝順的“不孝”是兩個既念。父母死了之後,訃聞上寫的“不孝子”是那個孝字,我不孝順,沒有把父母健康保養好,所以他們早早死了。“不肖”是不像樣的人,有些人根本就不像樣的。現在一般大學畢業,跑到工廠、公司做事,並沒有誠心,而是來學習的,半年一年懂了要跳槽的,越跳得快,薪水就越多,然後夜裏再讀個碩士,薪水就更多了,拿個博士薪水再加上去,所以沒有真正誠心在學東西做事情。

  中國過去師徒之間不是這樣,像我們家裏做過生意的,徒弟學三年只給他吃飯,一點零錢,沒有薪水,三年以後開始起薪做夥計。譬如我們家裏有 個布店,那個學徒在布店學會了,做了五六年,我父親說:“你行了,開個布店去吧!”他說:“不行啊,那我不是對不起你,不是跟你搶飯吃嗎?師 傅,我不能走。”我父親說:“不要緊,我鼓勵你,給你本錢,你到別的地方去開同樣的一個布店。”然後學徒勉勉強強才肯走了,自己去做老闆。現 在不是這樣,學生進來做事不會跟你同心的,這跟商業道德都有關係的。

財富的用途

  所以講商業道德,首先有一個觀念你要認識,就是財富究竟有沒有用?這是一個大問題呀!

  人,活著只有兩件最難辦的事,如孔子說的,“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佛家、道家、儒家都講這個問題,人生兩個大欲望,一個吃東西,一 個男女關係。現在社會的消耗太過,飲食男女沒個規範,社會的風氣實在太亂了,太糟糕了。當然,政府有責任;但是不能完全推給政府,社會上人人 自己有責任。我常常告訴大家辦教育的事,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中國三千年來帝王政治,漢唐宋元明清歷代的政府,沒有出一個錢培養人才。中國過 去的教育,都是老百姓自己培養出來子弟賣給政府的,政府拿什麼來買?功名!通過考試來買進的。這是教育方面的問題了,現在是政府拿錢辦學,培 養出來的人,最後在道德上出了大問題。

  那麼人生的目標,有錢就為了飲食男女嗎?這要搞清楚了。古人有一首詩,我把它改了一改,不是我有意改的,改了使大家比較容易瞭解:

世事循環望九州 前人財產後人收

後人收得休歡喜 更有收人在後頭

  “世事循環望九州”,世間的事情就是輪迴的,都是回轉,跟圓圈一樣循環的。望九州,中國上古把全國分為九州,是沒有三點水的州,世界也分九洲,這是有三點水的洲,現在世界分為八大洲。

  “前人財產後人收”,前人發了財,錢財永遠是你的嗎?不會的,會到別人的手上去。後人有了財產你也不要高興,更有後面人在等著接收你的(眾笑)。你不要看,這九十年來商業行為,由倒爺的社會開始,到現在乃至發大財的,你仔細研究研究,多少人起高樓,多少人樓坍了!我看了九十多年,看得太多了,不管官做得多麼大,財發得多麼厲害,最後都沒有了。

  世界上所有的財富銀錢,在哲學的道理上來講,是“非你之所有,只屬你所用”而已。從出世法的觀念來講,剛生下來的孩子,這個手都是握著的,抓著的。你們生過孩子的人都注意啊!如果手不那麼握著是不健康的。嬰兒躺在那裏,兩腳是蹬到的,好像拚命向前面跑。這樣跑啊抓呀,到什麼時候放呢?殯儀館的時候放了。

  所以“後人收得休歡喜,更有收人在後頭”,人就這樣,就是不明白財富功名,連這個身體、生命,都非你之所有,只屬於你所用,這個原則先要把握住。懂了這個道理,就要好好安排自己的財富,考慮如何對人類做貢獻。有人說他也做了貢獻,搞了基金會了,很多地方也捐了錢。你是不是為了逃稅啊?還是為了求名啊?(眾笑)如果有逃稅或者求名的夾帶心理,這個好事就不純粹了,大有沽名釣譽的成分了。

  所以,我常常說,你們大家只學西洋的經濟學,但很少學中國的經濟學,更沒有研究過釋迦牟尼佛的經濟學。我說如果你懂了釋迦牟尼佛的經濟學,就真懂得經濟了。釋迦牟尼佛說,財富是靠不住的,不屬於你的,只是給你所用,不是你所有,任何人賺的錢,第一是官府收稅,第二是有盜賊搶你或騙你。佛經上是王賊並稱的,皇帝是合法的盜賊,盜賊是不合法的皇帝,所以!賺的錢先要扣掉王賊這一份;萬一碰上個水災、火災又扣掉一份;還要花在父母兒女、六親眷屬、朋友等等的身上一份,再一份花在健康、疾病上,相對最後一份可以自由做主的,也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並非你真正所有的,只屬於你所用,最終死的時候還是兩手空空,這樣一攤,光屁股的來,光屁股的去,躺在殯儀館裏交白卷(眾大笑)!就是這麼一回事,所有人的財富道理都是這樣。

  我的一個學生,他是美國很有名的史丹佛經濟學博士,他還不是普通經濟學博士,是總體工程經濟學博士,我在美國的時候他還正在讀書,畢業了 在世界銀行做事,現在也在國內發展。我就告訴他一個道理,你學了經濟,你去問你的老師,經濟學是個什麼東西?我說我有一個題目,你們美國哪個 老師答得出來,我一定發獎金給他。所有經濟都是十個杯子一個蓋,你怎麼把它蓋到每個杯子上都有蓋,這就是經濟學。這個題目大家去參考研究研究。

  今天關於商業的道德、商人的修養,希望大家自己把人生的理念搞清楚,這是從事商業的道德行為最為重要的。這件事不能依賴政府,不能依賴社會;但要幫助政府、幫助社會,自律的發展起來,這是我今天最後濃縮貢獻給大家的話。謝謝!

  (整理:馬宏達)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