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302345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下冊之七、談“照明三昧”

七、談“照明三昧”

(二○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蘇州明善盲人博愛演藝隊及中醫朋友等)

  今天,我聽了蘇州來的,失明的這些同胞兄弟姐妹們一番講話,看了他們的修養、表現,非常感動。我當時忽然動念,很想貢獻他們一點生命功能的意見。關於這方面,我對自己身邊這些同學都沒有講過。那麼,跟他們講,也許不會相信。但是我在情感上,很想為大家做點貢獻。這個貢獻,還不止對他們蘇州來的失明的諸位同胞兄弟姐妹們,擴大的話,是對全人類的失明的醫學做一個貢獻。所以我叫呂先生他們也注意,要醫生們來參與聽一下。

  講起來話很長,失明的朋友們聽我的口音,或者聽我引用古書上的文字,如果聽不懂的,你們其他的人要幫忙他們。

引言

  首先介紹我自己,我今年九十四歲了。

  你們眼睛看不見,一般社會上叫“盲人”;我現在不講這兩個字,只講“失明”,失去了光明的朋友,這一點希望注意。什麼盲人啊、瞎子啊,是普通一般老百姓的俗語。

  眼睛看到光明是很重要的,不但我們人類,一般的生物大部份都有眼睛,都喜歡看到光明,生命的活動才充實。但是大家要注意,世界上有更多的生命,同我們大家一樣都是生命,都活在這個世界上,它們並不需要眼睛看,並不像我們需要有白晝的光明,但是活得也蠻好。這個生命的功能,自己要深入明白。

  我今天要說的,請大家注意,尤其跟在我旁邊一班男女老幼的同學們,自己做修養功夫的,更要特別注意。

  譬如我的眼睛,現在也快要同他們一樣失明了。我的眼睛在十三、十四歲時已經有點近視,因為我喜歡看書,也喜歡亂玩。但是當我發現的時候,自己就練習,把它挽救回來。所以現在看到小孩、年輕的同學,給我寫信寫小字的,我就非常擔心,告訴他們要寫大字。凡是近視、眼睛視力不好的人,天生就愛寫小字,這是很不對的,這裏是順便提到。

  所以幾十年前我在臺灣的時候曾建議教育部,告訴出版界的人,你們做點好事吧,出版的書,字要印大一點,後來他們有些人也採用我的意見。外文英文喜歡排列小字,那個不同,因為是橫排的字,另有一個道理。我說中文出版的書,尤其是小說,或者孩子們的書,不要小於四號字,五號字就千萬不要印,太小了。還有所有出版的書,紙張顏色不要太白,要暗淡一點,乃至帶一點米黃色,對眼睛比較好。

  像我們這一代,從六歲就開始讀書,那個時候沒有電燈,我是在青油燈下面看書的,就是用炒菜的菜油,加上兩三根燈草。我一輩子看書用眼睛很多,尤其是在峨嵋山那三年,閱讀《大藏經》等萬卷書,也是在這個燈草的油燈下看的,燈光暗,紙張不會太亮,保護了眼睛。所以我的眼睛一輩子很對得起我。

  剛才跟大家報告過我的歲數。前年我到香港去,忽然發現眼睛有問題了。我想,我的眼睛為我晝夜工作,用了九十多年,我很對不起它。我是準備失明,所以也很放心,沒有在意它。

  下面這一句話,大家注意啊!我對呂先生那邊的醫生說,人類任何的病,只有三分;但心裏恐懼、害怕、失望,這種心理作用,把自己的病加重了七分,千萬要注意。我的一生,比如大家說我精神很好,老實講,就說走路吧,我要是正式跟你們比走路,你們年輕的還跟不上;乃至我可以幾天不吃飯,也活得好好的。這裏還有一位朋友——登教授,他是國際上有名的設計師,現在在這裏半個月只吃一餐飯,當然平常零碎也吃一點點,喝點啤酒咖啡啊什麼的。所以不要被自己心理的憂思、害怕什麼威脅住了,我們生命有特別的功能,這些先講在前面。

  尤其是失明的朋友,我先長話短說,貢獻你們一個意見,你們聽了以後,也許會引發自己特殊的功能。

絕利一源 用師十倍

  講中國文化,其中太多內涵,在中國諸子百家中有一本書《太公陰符經》,一般人是不大讀的。像我年輕時出來,學軍事,同時又喜歡研究中國上古的兵書,讀到《陰符經》裏頭這兩句重要的話:“絕利一源,用師十倍”。我對失明的朋友再報告一下,“絕”是斷絕的絕;“利”,利益的利;“一”,一二三四的一;“源”,三點水,流水的源頭;“用”,作用的用;“師”,老師的師,這個師在古代就是帶兵團的,是古代帶萬人以上的軍隊。

  “絕利一源,用師十倍”,這一句話非常深刻。比如一個人做生意、做任何事業,都很貪的,樣樣利益都想貪圖。其實人不要太貪。譬如我們坐在圓桌子上,前面擺的都是好吃的東西,你統統吃嗎?會把你吃傷了、吃出病來,你只好放棄其他的,只吃需要的一樣,這叫絕利一源。乃至連需要吃的也放棄了,你在別方面所得到的就更多。

  用到生命科學、醫學上講,我們病了,為什麼要開刀呢?譬如說癌症,開了刀拿掉,就是絕利一源;譬如手壞了,切掉一隻手;腿壞了,切掉一條腿,能活得更長、更好。注意“絕利一源,用師十倍”,這句話的意義。

  我剛才不是隨便講的,我這兩三年早就準備失明了,可是因為我這種心境,加上自己修行、打坐、修養,現在反倒漸漸好轉了。前兩天還有在我身邊的同學說,老師啊!我有信心你的眼睛一定會好。我就笑,我說很有可能,我自己現在也覺得好一點了。

  當然這個裏頭內容很多。所以說,我們眼目失明了,這有什麼稀奇!記住,眼睛不好,失明了,耳朵更靈光,其他的感覺方面更加強,要發現自己生命的功能,有那麼多用處。生命的功能,也是“絕利一源,用師十倍”。譬如今天我看到,你們諸位失明的朋友們,唱歌的歌聲暸亮,身體動作都很好,忘記了眼睛看不見。這是第一點。

在黑暗的光明中

  第二點,我們也知道,物理世界自然的光,一般是白天有太陽的光明,夜晚有月亮的光明。但是到了北極,半年沒有太陽,是夜裏,另外半年是白天,偶然還有極光,那裏的人也活得好好的。挪威有些朋友來,我說你們黑夜那半年幹些什麼?嘿,我們半年就是吃啊喝啊,然後兩個夫妻在一起,都是黑夜嘛,所以都是吃得胖胖的,個子大大的。

  因此,我們活在這個地球上,生下來就受騙了,把太陽的光、月亮的光,當作必須靠它生活。加上科學的發明,點油燈、點蠟燭,用火光來代替,乃至現在用發電的燈光來代替。我們知道,沒有太陽、月亮的光明,我們還有一半活在黑暗的夜裏。夜裏的大家,像失明的朋友一樣看不見,因為黑暗。但你搞錯了,那不是黑暗,黑暗也是光。光是沒有形象的,白天太陽光、晚上月亮光、電燈照的光,都只是光的色,不是光。夜裏那個黑暗,包括失明朋友看到的那個黑暗,並不是沒有光哦,叫做黑光,這個黑暗的黑色,它也是光的色哦!就像青黃赤白等光色一樣,青黃赤白是色,不是光,後面的這個才是光,黑暗的後面也是光。這一片光,是我們生命最初接觸的功能。

  中國文化幾千年以前就知道,天地本來分陰陽,後來西洋人在十六世紀以後,科學發明才知道這個道理,但我們老祖宗五千年以前就知道了,天地本來分陰陽。我們的生命,一半活在白天,被這個亮光騙走,另一半活在黑暗,自己偷懶睡眠睡去了。所以人生很可憐,活一百歲,實際上只活了五十年,五十年睡眠睡去了;還有三餐吃飯,加上大小便,把五十年又切去了三十年,剩下二十年:再扣除小時候七、八歲以前不懂事,老了又動不了,所以百年的人生,真正只活這麼短暫的幾年,自己卻被生命功能騙了。

  那麼,我們回轉來講,尤其我們人類,也同一般生物、動物一樣,無論空中飛的、陸地上跑的,都是喜歡白天的光明。學過生物學、自然科學的人懂得,夜裏活動的生命,比我們人類多很多倍,牠們不喜歡光明,喜歡在黑暗中生活。這要注意,水裏游的又是另外一件事。

  所以,我過去給大學生上哲學課時說,人類自稱“萬物之靈”是吹牛的。我們人類是世界上萬物裏頭最壞蛋的,什麼生命都吃,人家很少吃我們。河裏的游魚犯了什麼罪啊,刮了鱗還要加上蔥花。我們萬物之靈是自吹自慢的,自己還搞不清楚。

  不說遠了,講回來,黑暗與光明。所謂光,不是亮與黑暗的差別,實際上,我們白天活在亮光裏頭,有不同的光色。拿佛學來講,我們活在光色裏頭。我們不要把失明,把看不見白天的光明的習慣,認為是盲。我剛才向大家報告過,我這兩三年隨時準備看不見。實際上,同學們跟著我都知道,我厭惡亮光,每到明亮的地方,他們看到我來了,馬上把燈關小,有一點點陰暗,乃至關到全黑,我看得更清楚。

  所以說,失明的朋友們,你們也看到光,你們現在不是活在黑暗中,還是活在光明中。不過呢,大家習慣上被光色騙走了,以為看不見白天的光明就是看不到光。把有形的光明的習慣觀念丟掉,因此你的聽覺、感覺能力,各方面發展得更快。這一點要注意的。

  把握認識黑暗這一片光,也是我們全體的生命,不要給肉體騙住了,肉體的機能要死亡的,老了就會死,死了就沒有身體了。光,是不生不死的,是永恆的。所以佛教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是梵文,實際內涵是無量壽光。梵文,阿,就是無量無邊,非常偉大永恆的存在;彌,是無量無邊的生命,永恆存在這個生命是光;陀,就是光明。世界上萬物都有生死,都變去了;光沒有變過,永恆存在。佛,是覺悟,自己要覺悟自性的生命。阿彌陀佛也就是無量壽光佛。

  所以失明的朋友,忘記了身體,活在這個無量壽光中,不要被光明騙去了,更不要自己憂慮。認為我是盲人什麼也看不見,你們可以返回到生命的功能,這樣很了不起。

照明三昧——生命的功能

  再進一步呢,告訴大家。我說過,我們自己同學們,你們修行很多年,打起坐來閉著眼睛什麼都不看,實際上你們都在看,對不對啊?(同學回答:對!)打起坐來,眼睛前面有很多光影,實際上半盲,沒有看東西嘛!雖然沒有看東西,而前面有沒有東西啊?有很多境像都看到,乃至看到山、看到水,對不對?(同學回答:對!)有些還看到菩薩,看到草木,還有些朋友坐得好,完全忘記了眼睛,看到整個的世界,有沒有?多少有點經驗吧?(同學回答:是。)

  好,這個生命功能,叫做“照明三昧”。注意,照明的功能,照相的照,光明的明。就是利用黑暗,包括你們失明的朋友,雖然看到前面黑暗,但黑看中間有影像。我這幾個宇,大家聽清楚沒有?蘇州的明友聽懂我的口音麼?(回答:聽懂。)黑暗的當中有各種影像。你看見沒有?看見的,不過你不承認,因為你被光色騙了。那些影像是什麼?很神奇的。

  所以學佛修道、做工夫的人,有個名稱叫“天眼通”,不用肉眼,可以看到三千大千世界的影像。這個叫天眼,天然有一隻眼睛。譬如當嬰兒的時候,生下來眼睛閉著在吃奶。你說那個嬰兒眼睛半開半閉的,看到沒有?有時候健康的嬰兒,還在笑呢,一邊吃奶、一邊笑、一邊臉上有表情。他等於我們沒有用眼,閉上眼睛,在夢中玩,看到的世界非常大,玩啊講話啊,所以臉上有這個表情。

  在看不見的黑暗當中,你們天天都在看見嘛。換句話說,失明的人,睡一天一夜,等於我們睡一夜,他白天也可以在睡眠。在黑暗中能看到,這個 發起的生命功能,是天眼通一部分的作用。這個“照明功能”,是我們生命下意識就有的功能。假設自己耳朵聾了,就不需要這個耳朵,我內聽聲音, 還是有聲音,這個也是生命的功能。

  這一點,大家靜下來體會,我貢獻給失明的朋友們,忘記了身體,忘記了腦的觀念,忘記了一切醫學的理論。

  現代醫學科技進步,已到了二十一世紀,我最近常常告訴大家,現代人有個最迷信的東西,比任何宗教還迷信的,就是迷信科學。什麼叫科學?科 學是沒有定論的東西。今天發現的真理,到明天發現新的,就又推翻了原來的,它是個未定數。科學的前途很遠,你不要光聽現代醫學、科學,我講的 也是科學,是生命的科學,而且是以我的經驗告訴你們。例如我,眼睛好像看不見了,自己還把它挽回一點,好像好一點,也許明天我也失明看不見; 可是我告訴你,看不見沒關係,一樣的走路,更輕鬆了。

  有個例子,這個例子牽涉到宗教。說佛教裏頭有一位大阿羅漢,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阿那律陀,他失明了,佛叫他不要怕,由黑暗裏頭發現自己有 個功能看到一切,因此他得了天眼通。他為什麼失明呢?因為他喜歡偷懶睡覺,有一天他的老師釋迦牟尼佛呵斥他,怎麼不用功,那麼偷懶。他就慚愧 哭泣,晝夜用功,一下子用功過頭,把眼睛弄瞎了。佛很憐憫他,你怎麼這樣搞呢?他說你罵我,我就用功嘛,晝夜不睡覺,所以失明了。那看不見怎 麼辦呢?釋迦牟尼佛就教他在黑暗裏頭,發現自性光明,發現另外一個生命功能,他就得了天眼通。但是得了這個天眼通以後,他的肉眼好起來沒有? 沒有,肉眼還是看不見。有一天,他的衣服破了,他拿了針線在那裏叫喚,哪位師兄弟、哪位同學能幫忙我穿線啊?這些同學在打坐或做學問,沒有注 意他。他的老師釋迦牟尼佛聽到了,自己趕快下來,過去幫他把針線穿好。

  他就問,是哪位同學幫了我,謝謝你。釋迦牟尼佛說,是我。他嚇了一跳,說世尊啊!你怎麼親自來幫我穿線呢?佛回答說,同學們沒有聽見,都在用功,我在修功德、做好事,幫忙失明的人,有什麼不對呢?他說,佛啊,你還要修功德嗎?佛說,做好事、修功德是沒有休止的,任何地位,任何立場,都要去幫助別人、做好事。

  我今天看了蘇州來的失明的兄弟姐妹們,那麼努力,我非常受感動,把我的經驗貢獻給你們。不要認為我有天眼通,我不過有一點不同而已,所以 把我的經驗告訴你,不要被白天的光色把自己騙了,我們這個生命裏頭的功能,發出來是很偉大的。當你們有特別發明、發現的時候,來!我拜你為師。

  先講到這裏,再看看學醫的同學們,呂先生這裏有幾位醫師吧?發表一些高見,或者有什麼問題可以提出來。

對話與答問

  呂先生:老師,我請問一下。

  南師:這位呂先生是做醫學方面的工作的。

  呂先生:按照西醫的說法,眼睛,就是由眼神經,通過腦神經,然後通過品狀體折射,產生光明。如果一旦沒有了光明,老師講的這個“照明三昧”,它發起的根在什麼地方呢?是生命這個本體的光透出來了,還是另外有一個照明三昧的根子發出來的呢?

  南師:你問得好。不過你一個問題裏頭,有兩層邏輯觀念。第一層,你剛才引用我們現代醫學講的,眼睛通過視覺神經看見,對不對?視覺神經在後腦部位,與中醫所說的風池、風府穴這裏有密切關聯。所以年輕同學們,做功課多了,我叫他們眼睛閉著,轉一轉,趕快按摩後腦。   通過眼神經看到外面照明,不是光明來照眼睛,或眼睛去找光明;也不是黑暗來找眼球,是視覺神經去接觸黑暗。這是第一個邏輯,第一個問題。

  眼睛好的時候,要保護眼睛,要注意後腦視覺神經。視覺神經和聽覺神經是連著的,跟鼻子的嗅覺神經也連著,下來呢,跟喉嚨的神經,咽喉連著。我們普通叫喉嚨,古人有稱為“左咽右喉”,咽是食管,喉是氣管,其實就是前喉後咽。那麼,這個視覺、聽覺、嗅覺神經,這個系統,等於我們現在用收外太空或外國資訊的雷達,我們的腦部神經,有十二對二十四條,就是像雷達一樣,向外接收資訊。

  所以我們這個生命,眼睛看東西,對於我們來說,偉大不偉大?一般都覺得偉大,偉大個屁!眼睛看東西,只看到前面和斜角左右兩邊,四分之一這麼多。鼻子、嘴巴更差,只管接觸到的。最厲害的是聽覺,上下左右十方的聲音,都聽得見,所以聲音也是修行中的重要法門。

  第二個邏輯問題,你問的是照明三昧。你的問題是,沒有眼睛、看不到光明,或者閉起眼睛來,忘記肉眼看到的光明,這樣要怎麼發起照明三昧?天眼怎麼發起呢?照明三昧不是神經系統,是意識境界、心的境界。這個意識境界,譬如我們會做夢,對不對?請問失明的朋友,有沒有做夢?(回答:有!)你夢中還是會看到東西的,在夢中,看見的功能並沒有壞,發起的這個就是天眼功能。答覆完了。滿意不滿意?

  呂先生:滿意。

  南師:難得呂先生對我滿意。(眾笑)

  張先生:我問一個問題,什麼是三昧?

  南師:三昧是個名稱,是梵文的翻譯。我們翻譯中國文字,不需要管它“三妹二妹大妹”了(眾笑)。三昧,是梵音,發音三摩地、三摩咽多地,中文喜歡簡稱,翻譯成三昧,也就是定境界的意思,你聽懂了嗎?

  張先生:聽懂了。那麼照明三昧和妄想的區別在哪裏?

  南師:妄想起來,是思想分析的作用;照明三昧是意識思想沒有加以分析。譬如你等一下要回上海了,明天一早要回成都,要怎麼樣搭車,這些都 是妄想。照明三昧,則是在完全寧靜的狀態,好像一片黑暗一樣。其實真正的寧靜是黑暗哦。黑暗中定久了,身心空了,黑暗中會有各色的光起來,自 性的光明就發動了。例如,北極沒有太陽光照到,但有極光就會發起來。深海動物的體質很大,深海是黑暗的,太陽透不到底,那些生物自己會發光的,誰給他發光啊?

  所以生命的功能就這樣偉大。這個時候,意識,不是身體哦,也不是神經,很清楚的,照明三昧在這裏。這很難懂,你還要好好用功呢,如果不懂 你就再問。你如果這樣就懂了,我倒很佩服你(眾笑)。我都覺得我沒有說清楚,你說懂,我就很奇怪了。

  李先生:我想藉張先生的問題,繼續深入。如諸葛亮講的“寧靜致遠”,事實上,要真正發起照明三昧,第一要心裏很寧靜,第二再慢慢進入寂滅,那個時候才發起照明三昧,對嗎?

  南師:差不多,你問的比較實際一點。照明三昧,就是觀自在菩薩,觀察自己。譬如失明的朋友更好辦,外面形象看不見,前面一片黑暗,就認黑暗光是我的生命,這個肉體、神經都不管,這個光就是我,我就是光,認為光與生命合一了,乃至肉體生命要死亡,死就死掉了,不要了,身體是向爸爸媽媽借住的房子,用幾十年了,該還給他了,你就在光當中,自己觀自在,就發動了。

  李先生:所以要發起照明三昧,連認識白天白光這個觀念也把它放掉。

  南師:對,要放掉。先告訴你,不要認識白天的光色叫光明,黑暗本身也就是光明,在這個裏頭,又一層生命功能發動了。譬如眼睛看不見的朋友,他心裏下意識懷念的,是那個外面太陽月亮的光色,下意識會厭惡看不見,覺得這不是光明。這是認錯了,戶口認錯了。一號是門口,二號也是,三號也不錯,每個門都可以進去。

  在黑暗中,害怕的感覺就是“憂”。要是忘記了自己,自性的光明就發動起來了,能明能暗的不在明暗上。所以你們用功不上路也是在這裏。

  李先生:老師剛剛有講到,佛陀的弟子阿那律陀,他雖然得了天眼通,他穿針線穿不過去。要是他用天眼通去穿這個針線,是不是一樣能夠做到?

  南師:這是個秘密,會做得到,但他不願意發起來。這個秘密很難講了,我現在還在試驗,試驗了幾十年了。我現在九十四歲,假設我明天死了,永遠不知道;假設沒有死,我會一直試驗下去,等我試驗完了告訴你,應該是怎麼樣。(鈴聲響起) 好了,到時間了,謝謝大家!諸位蘇州來的兄弟姐妹們,保重哦!

補充資料:南師著作《楞嚴大義今釋》第五章:修習佛法實驗的原理,二十五位實地修持實驗方法的自述

  阿那律陀,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初出家,常樂睡眠,如來訶我為畜生類。我聞佛訶,啼泣自責。七日不眠,失其雙目。世尊示我樂 見照明金剛三昧。我不因眼,觀見十方。精真洞然,如觀掌果。如來印我成阿羅漢。佛問圓通,如我所證,旋見循元,斯為第一。

  (七)眼。眼的見精修法:阿那律陀(譯名無貧)起立自述說:“我最初出家的時候,經常喜歡睡眠。佛責備我猶如畜生一樣。我聽了佛的申斥, 慚傀反省。涕淚自責。自己發憤精進。七天當中,晝夜不眠不休。因此雙目失明。佛就教我樂見照明金剛三昧的修法。我因此可以不需肉眼,只憑自性 的真精洞然煥發,看十方世界中的一切,猶如看到手掌中的果子一樣。佛印證我已經得到阿羅漢的果位。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 果地。如我所經驗得到的,旋轉能見的根元,迴光返照以至於無,就是第一妙法。”(樂見照明三昧,經教中但有其名,究竟不知道是如何修法?自阿 難教授提婆達多修習天眼,得到眼通等神力以後,提婆達多反因神通狂妄自用而成魔障。以後顯教經論,就沒有修法的記述了。密教所授眼通及觀光的 修法,也是利害參半。而且沒有得到正定的人習之,不但無益,反容易受害。所以對於這一修法,不需詳細補充說明。本經所載阿那律陀的自述裏,對於這個原理原則,也已很明顯地說出。眼的見精,分為能見與所見的兩種。眼見到外界的一切境象,都是所見的作用。即使雙目失明,心裏還是看得見眼前是一片昏暗。這種昏暗的境象,依然是所見的作用。它是從自性能見的功能上所發出。由此體會,返還所見的作用,追尋這個能見眼前現象的自性功能。久而久之,所見的作用,就完全返還潛伏到能見的功能上,然後並此能見的功能,也渙然空寂。在道理上,就叫做能所雙忘。在事相上,完全入於性空實相。旋見,就是返觀返照的意義。循元,就是依止自性本元的意義。由此性空實相,泊然定住在常寂的無相光中,洞澈十方的天眼作用,就自然發起。但切須記得,如為求得天眼而修,不依性空而定。不但能所不能去,縱使能夠得到部分天眼,都是浮光幻影,便為魔障。再說,所謂眼通,並不是有如肉眼的眼。到了那時,由自性定相所發生的功能,與虛空融為一體。無盡的虛空,和能觀的作用,渾然合一。虛空與我,只是一雙眼而已。)

(整理:牟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