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92155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下冊之六、談神通與特異功能

六、談神通與特異功能

(二○○九年三月三十日,中國某人體科學學會)

  南師:李先生,非常抱歉啊!你用了兩三天的時間專程跑來這裏,很辛苦。今天,我先給你做個結論。

  第一點,先講這六十多年來,日本人投降以後到現在,特異功能研究的大致發展經過。

  第二點,講“神通”,現在叫做“特異功能”,它的道理與人類生命的關係。

  第三點,你同大家,以後應該怎麼做,談談我個人的意見。

特異功能不特異

  第一,我告訴你,神通這個事,以三千年人類文化發展來說,是東西方人類都喜歡追尋的。不但東方如此,西方也是,歐洲如德國、法國、英國,以及後來歐洲其他的小國家,再然後美國,包括相信上帝的西方白種人,也是同樣迷戀。這是人類,不管反對還是相信,與生俱來的成分裏都有的。

  其實現在大家認為的特異功能,是個小事,只是神通的一小部分,一點都不“特異”。這個生命的功能,究竟是什麼東西?到現在沒有人搞清楚啊,我們中國人講的成仙或者成佛、得道了的人,他已經搞清楚了;沒有成仙、成佛以前,搞不清楚的,不管你學問多好,神通多廣大,也搞不清楚,因為成仙、成佛不是神通廣大,而是智慧的成就,智慧成就才搞得清楚。

  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在中國來說,就是民國三十四年,西元一九四五年日本人投降,然後我們中國兩兄弟吵架,共產黨趕走了國民黨到台灣,我也經歷了;但我不是國民黨,我比國民黨還早到台灣。這時候天下大亂,特別是大陸,一反、二反、三反、幾面紅旗、大躍進、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紅衛兵……一連串下來。請問這個時候,這些諸佛菩薩、神仙、上帝到哪裏去了?觀音菩薩不是要救苦救難嗎?在中國來講,那麼多苦難,他們在哪裏啊?一個一個都去閉關,都同我一樣跑到台灣躲起來了?諸佛菩薩、神仙、上帝、四大天王、二十八宿,不是神通很大嗎?這個時候他們的神通在哪裏?四海沸騰,水深火熱啊!他們的塑像隨便被人家丟在茅厠裏、打碎,也都看不見?一切唯物,是不是呢?你說我也好,朱校長也好,你李先生也好,信不信?信啊。但這個時候怎麼沒有神通了呢?不值得信了吧!信還是不信?先保留問號在這裏。

  都說救苦救難,尤其我們佛教唸,“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觀世音菩薩”,結果呢?唸了幾千年,到這個劫難當中,靈感也沒了,也不廣大了,救苦救不了,救難也救不了,諸佛菩薩的神通在哪裏?這不是個大問題嗎?這個問題我也不做結論,只向你提一下。剛才我提出來了三點,這一段所講的重點,等於開始寫文章的序言,先寫到這裏。

  我們到了台灣以後,一九六○年到一九六七年,我在台灣第一個學生,比較起來我認為是我真正的學生,跟著我的,叫朱文光,他是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的農化博士,台灣人,可惜他先走了。他真是個科學家,無所不通,不但通西方科學,也通中國的陰陽、五行、八卦、天文、算命,無所不會。但是他在科學上碰到大問題的時候,反而問我,我就點他,這裏應該怎麼樣,那裏怎麼樣,他完全同意。

  朱文光有一天告訴我,老師啊!你看這個資料。他拿來在台灣刊登的外國科學研究文章,講到美國有幾件特異功能事跡,文章寫得很吹牛,可是現在這些資料我找不到了,當時很輕視這些。資料上說,美國在西海岸,海陸空三軍在那裏做試驗,一個命令下來,開動,飛機飛起來,海軍軍艦發動開砲,陸軍開砲,這些特異功能的人拿手一揮,統統沒有用了,飛機動不了,海軍軍艦也開不了。我說有這樣一回事?文光啊,這一篇文章是假的。他說對啊!老師,我看也是假的。他相信絕對有神通,但認為這一件事是假的。

  我說你再去查查,翻譯出來給我看。他聽話,查了回來說,老師啊!這個是蘇聯開始的,二次大戰結束,蘇聯開始研究情報,赫魯雪夫他們花了很多錢,找了好幾個蒙古黃教的喇嘛,還有好幾個中國的道家人士,花了很多年秘密研究,研究這個幹什麼?搜羅情報用,可以把人家敵人秘密的會議,乃至作戰的計劃、戰爭的命令發佈、哪裏出兵、怎麼打等等搜羅起來。我說有道理。他說蘇聯認為自己本事很大,都用道家、佛教密宗做出來的。美國知道了,也花了很多錢,趕快研究這個,在五角大廈美國國防部裏頭研究,兩方面都花了很多錢。

  朱文光還告訴我,老師啊,這兩邊都是笨蛋,這個研究不出來的呀。我說是啊,那他們有沒有成果呢?他說有一個秘密資料——那個時候還沒有電腦,他到處查來的——據說美國五角大廈有三個人成功了,可以出陰神,打起坐來靈魂出竅。成功了以後,派一個人去拿蘇聯的情報,拿到了,回美國來翻開,情報的字都變了,而且那個人出神回來以後,三個月才能恢復過來。我說那還算什麼陰神出竅,一點功夫都沒有。他說是啊,靠不住。後來我曉得這些資料都是造的,所以美國人究竟到了月球沒有,要將來再求證。

  這個階段以後,我還在台灣,還沒有到美國去,我們那個時候不能回大陸啊,這是大約三十年前了。李紹崑博士來台灣看我,他是湖南人,是位大學的大教授,在天主教入會做神父,拿美國的身份,可以回大陸,他也研究特異功能。我說你從哪裏來?他說從大陸來,華中某大學研究特異功能,有一班兒童,能夠用手指頭看東西。他對於這個特別有興趣,下次我找他來跟你碰面。我們佛教剃了光頭叫做出家,天主教進去做神父,不叫出家,叫“入會”。他現在有太太,大概已經出會了,還俗叫“出會”。

  我說大陸也有研究嗎?他說某大學就有,從各地找來的幾十個特異功能人士、天才兒童。他問我的意見。我說神父啊!教授啊!可以旁觀,不要參與研究,搞不成的,糟蹋孩子。我說這些孩子沒有破身、沒有發生男女關係以前,還可以研究看看。就像你剛才講有個名稱叫“功能人”,我說這些孩子如果結了婚,破身以後就沒有“功能”用了。

  當年抗戰以前在大陸,我有個好朋友叫王讚緒,是國民黨在四川最後的省長,他叫我大師兄。他告訴我:“大師兄!這個不稀奇,我在十八歲以前,生來就會,看到空中的天人走路,穿的各種與我們不同,不要閉眼睛,就是隨便看到。”我說真的嗎?“那還騙你,當然真的嘛,我也不搞這一套。”我問後來呢?“結婚那一天晚上起,一進了那個洞啊,這個就沒有了。”他講的很白,一進了那個洞啊,這個就沒有了。真的啊?“真的。”

  還有好幾個人,當年我在四川時,有個居士講《金剛經》,佛法道理、打坐樣樣好,大家拜他為師。他當然很想我拜他為師,我雖然年紀輕,但是聲望很不錯,我也準備拜他為師。他為了堅定我的信心,有一天坐在那裏,手那麼一舉,這大拇指上一道乳白的光出來了,一個韋陀菩薩站在上面。我故意講:“韋陀菩薩啊,你哪裏請來的啊?”然後就坐下來喝茶。他問:“你不是要皈依我?”我說對不起,本來想皈依你,可是你這樣一來,我不皈依你了,是真的。你不是外道,也不是魔,你走岔路了,我說不談了。這是一個事情。

  這裏講的是第一點,六十幾年來特異功能研究大致的發展經過。 是神通,還是神經 第二點講神通。

  神通是古代時中國人的翻譯,從梵文翻過來。你要讀古書,尤其在孔子以前道家的書。先不講道教,道教是後來才有的。中國的傳統文化經典《管子》,裏面有四個字,“神其來舍”。打坐做功夫的人,到某一種程度,我現在沒有講佛,沒有講道,只講修養到某一程度,那個神會進來。不是說我們現在沒有神哦,人生來就有神,只是我們的神散在外面、散亂了。打坐做功夫修養好,神凝聚回來,叫“神其來舍”。這個身體是房子,神進來住在裏面,所以叫神仙。每一個人、每一個孩子生來都有精氣神,沒有經過修煉,神是向外散的,特異功能就是神向外散了。“神其來舍”,道家叫做結丹,也就是佛家的入定。

  怎麼樣叫入定?怎麼叫結丹?講明白了,中國有四個字,“神凝氣聚”,神回來住在這裏不動,神跟氣凝結了。所以道書上講“重安爐鼎,再造乾坤”,在我們自己父母所生的這個生命,把氣脈修到變化,重新變化,現在講就是複製人,由自己生命再複製出來一個生命,不須要經過娘胎的,這個叫脫胎換骨。變神仙,重要的是靠修煉神跟氣兩個。我們普通說,你看起來很“神氣”,這是指普通人氣色很好,但神跟氣沒有凝結攏來。凝結攏來變成神了,把精氣都化了,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還丹了,就“重安爐鼎”。這才是中國所講生命的功能,有一套方法,有一套程式,有一套公式,大家搞不清楚。所以完整的說,男孩子沒有破身就是精不漏,女孩子月經還沒有來,性沒有衝動。到女孩子開始第一次月經來;男孩子十五六歲時有幾天,兩個乳房會發脹,就開始性欲衝動,經過這個就不行了,生命破了,要重新修煉過。

  那麼普通人呢?在沒有修煉以前,我們這個生命的神都向外面跑,所以普通人就沒有神通。神通有五通:天眼通,能夠無所不見,不是這個肉眼哦,無關的,眼睛矇起來一樣看見,那是意識上有個眼睛,在佛家叫做“法處所攝色”。耳朵可以無所不聽,《封神榜》上天眼通叫千里眼,天耳通叫順風耳。鼻子通,舌頭通,這個大家都不知道。還有身通,身通叫神足通,道家精氣神煉好了,身體可以在空中走路。在空中走路成神仙了沒有?沒有,那叫做天仙;活了幾百歲,叫做地仙,都還沒有到神仙,在空中走路不過是神足通,整個的身體通了。所以普通我們講神通,就是你說的不用肉眼看東西,不用耳朵可以聽,特別是千萬里以外的聲音都可以聽到;還有像台灣、香港有些人說有特異功能,給人家治病,“你在美國,什麼病啊?”電話約好時間,坐在這裏打坐,就把你病治好了,這個也有啊!這幾年很多人玩這個。我看到很多,心裏都在笑,這一些都屬於小通靈裏頭的小五通,真的神通沒有的。

  剛才講五通,還有他心通,你心裏想什麼?瓶子裏裝什麼?心裏一定知道,這也不是看到哦,是他心通的一種。宿命通,他就不知道了,我前生是什麼人?我再前生又是什麼?是男的、女的啊?怎麼變成現在這個我?這個叫宿命通。泰國、馬來西亞、印尼、緬甸、印度都有,現在也有,但很少。現在美國人講生命科學,正在研究追蹤這個。他們到印度去看一個小孩,他生來就講前生我是哪一家的、住在哪裏,譬如說我是這位老太太前生的先生,然後說有個東西放哪裏,真能把前生東西找出來。現在美國開始在研究,錄下影像,我也看過這個錄影片。

  前面講的神足通更少見了,你們學密宗的,看《密勒日巴傳》(又叫《木訥記》),最後講空,就在空中走路。那飛機票還要不要買了?照樣要買飛機票啊。

  現在沒有真五通的人了。神通的原理道理,心理關係怎麼變化,我都可以給大家講出來。但我沒有神通啊,我是非常普通的一個人,一輩子愛亂吹牛的一個糟老頭子,我只是講這個學理給你聽。真神通不容易,沒有了。我活了九十多歲,道家佛家的朋友太多了,到我前面,我只好一笑,他那一些本事到我這裏也使不出來,也沒有用了。以前我住在香港,有好多特異功能的人到我前面來。我說在這裏做表演啊。搞了半天,他說“你這裏磁場不同”,我只好笑了,因為我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碰到空的地方,什麼本事都玩不出來。你喜歡他就玩得出來,格老子不喜歡,看你這一套我還不如睡覺,也不管你,也不理你,他就沒有辦法。這些所謂神通沒有一個是真的。

  那麼有許多是依通,靠畫符或者唸咒,或者一種特別的功夫,心念特別動一下會起作用,這屬於依通。修通,打坐做功夫出來的,現在也不多。此外你說北方什麼特異功能,我不講名字,有的是妖通,是另外有一個生命妖怪附在他身上,你看《楞嚴經》五十種陰魔裏頭,就有一種是鬼通。依通、妖通、鬼通都是靠另外一個生命,換句話說這類的人,拿醫學檢查,必定百分之百是精神分裂,不正常,腦神經的問題。

  好了,這個給你介紹完了。我們有幾個好朋友,也有外國特異功能人士,大概八月間,會帶腦電波儀器到這裏來,他們也測驗了很多喇嘛,還寫了腦科的書寄給我看。我還有個老朋友,都七十多了,他叫我老師,他是真正的西醫,腦科的世界權威,過兩天也要來,他編譯的,研究打坐修行關係,寄來給我看,我笑一笑擺在旁邊,不承認。我說你們找來幾個會打坐的,就叫做有禪了嗎?禪包括四禪八定,他到哪一禪、哪一定的功夫你都不知道;會打坐的就找來測驗,說這個腦電波與這個打坐人的關係如何如何,這樣就叫做禪?我說那是狗屁,腦電波測驗睡覺的人、做夢的人,與醒著的人都不同的呀。我說你腦科專家,把一歲到一百歲的人,每一年、每一個月做個測驗,你再拿資料給我看。不是這個樣子的呀,你這些不是科學。在我的觀念,你們根本不懂科學,這個人在情緒激動的時候腦電波不同,在情緒安定的時候不同,感冒的時候腦電波不同,不感冒又不同,抽煙的時候不同,喝酒的時候不同,你做過這個研究嗎?你沒有這些資料,叫什麼科學啊。要我來罵人很容易,因為我平生無長處,罵人為快樂。我說你們這個資料我根本不承認,你們拿這一套的理論基礎來看病,一定是錯誤的,這就是邏輯上以偏概全的錯誤,知道了一點點就認為整個是這樣。所以第二點跟你談神通的道理。

神通無用,價值有限

  第三點,將來怎麼走?你這個堅持下去是對的,但是不要那麼固執。我知道你,也支援你,可以做有限的研究,用現在的這些方法來測驗研究都是“有限公司”,有限的!我是故意借用法律名稱,法令規定公司有有限責任、有無限責任。我的口音,你聽懂嗎?是有限的。   你剛才說的,把藥片從瓶子裏拿出來,這個不叫搬運法,勉強叫小搬運還可以。搬運法,大搬運是用鬼靈的,拿到剛死的人的八字,還年輕,有年齡限制的,用他的八字唸符咒,不准他的靈魂投生,讓他跟在旁邊,硬是搬運,可以幫你搬桌子、搬東西耶,那個叫搬運法,有它的修法的。

  至於神通就不是這個鬼的搬運了,那是神而通之,前面講過,要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神煉到身外有身,這個肉體以外,自己複製、製造了一個生命,這是神通了。佛家過去笑道家的人,“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在身體上修氣,練習呼吸,氣脈打通,有特異功能,手裏會舉起什麼東西,這個指頭一指,瓶子就破了,房子也破了,但這都是只修命、修身體,不修性,沒有明心見性。而道家的人笑佛家的人,反過來講,“只修祖性不修丹,萬劫陰靈難入聖”,你打坐、唸佛,修六妙門,這些只修祖性,求明心見性,不修丹,沒有鍛煉這個身體,做不到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永遠也不會成功。兩方面互相批評。其實要性跟命都修,身體複製出來另外一個身體,又明心見性,才叫做仙佛,才叫神通。

  道家說陰神陽神,這裏再講一個故事給你們聽。你們山西那邊,宋代,有一個和尚跟一個道士(張紫陽真人),兩個人是好朋友。道士曉得和尚有功夫,明心見性了,但是陽神沒有修好,只有陰神。兩個人約好,如李白的詩說的,“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揚州的瓊花開了,老兄,我們兩個明天中午在揚州玄妙觀看瓊花,好不好?”兩個人比功夫。第二天兩個人各打各的坐,都到了揚州的玄妙觀,看了瓊花。兩個人碰面談話了,“我們回去吧!可是回去要留一點紀念,我們各摘一朵瓊花帶回去。”到了下午兩個人都出定了,這個道士就問,花呢?這個和尚回答,沒有。其實他也摘了,可是他是陰神,摘了卻拿不出來。他問道士,你真有嗎?“花在這裏”,道士從袖子裏拿出花來,他這是陽神,有形有相。

  現在這種事情拚命的研究,研究完了,你以為拿到世界上有用嗎?幫助人幹政治,幫人天下太平,做得到嗎?永遠做不到!譬如該有地震的時候,你手一指,把地震止得了嗎?這個劫數來了,有大瘟疫來的時候,吹一口氣讓瘟疫不生,做得到嗎?所以我常常告訴學佛學道的人,你看西方三聖,阿彌陀佛是主體,右邊是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左邊這個菩薩叫什麼?叫大勢至菩薩,那個大勢一來,所有神通都靠不住,都沒有用。像你的老太爺(醫生)了不起,如果在,我一定給他磕三個頭,你的老太爺很有修持,至少是陰靈入聖,陰神成功了,真了不起。但是人的生死一到來,你說你叫老太爺不死,做得到嗎?大勢至菩薩來啊,神通無用,所以我講神通無用論。

  但是做生命科學的研究,是有價值的,所以我回過來還是說支持你,但是不要那麼固執了,真神通很難。神通是生命功能的一種,是值得研究的事,是一個科學的問題。

  如果要真懂這個,要研究佛學裏的法相唯識學,我這裏是只此一家,別無分號,但是我還沒有講,還沒有對象,等正式要來聽的時候,準備半年一年講這個,把法相唯識學配合禪密的修煉,才講。現在西方,美國新興兩門最新的科學,一個認知科學,一個生命科學。要懂認知科學,一定要懂中國真正的法相唯識,以及道家密宗氣脈之學才可以。現在美國在學術科學上剛開始萌芽,他們所講的生命科學,走到心理學路子上,是以唯物觀點做基礎,是從現有心態現象去做分析、研究,是表層的,並非究竟,不是真懂。

  這個我們要做,所以我說支持你,少數人研究。這個到底是少數人的事,你希望國家正式研究,這不行。我講過,要害美國很簡單,叫美國六、七億人口通通學打坐,三年就癱瘓了。要是中國十三億人口都學特異功能,這個國家完蛋了。所以我說不要迷信特異功能,這是少數人的事。你是作官的就知道,假使你整個山西的人,全體都搞這個,那完了。政治有政治的哲學,有政治的道德,這個特異功能有它的道理,對生命科學的發展,做醫學的貢獻,做衛生的貢獻,做特殊的研究,還是有好處的。

  現在有人說是偽科學,亂講,哪裏有偽的啊,科學本來就是假的,哪個科學是真的啊?科學所知的都是偏見,不是全面,真假誰能夠確定啊?說中國傳統的老的東西是偽科學,自己新的東西到了明天又給人家推翻了。牛頓發現了地心引力,愛因斯坦一推翻他,他就完了,但是最後還是被承認。以前我們都吃阿斯匹林,後來醫學界說阿斯匹林有毒啊,怎麼怎麼不好,現在回過來拚命捧阿斯匹林。唉,科學家你都不要信,就是這麼一回事。我支持你,但是不要希望普及,做不到的,這個不是普及的學問,是一種特殊的學問,對大科學的研究有幫助,對一般不懂科學的沒有幫助;對大醫師有幫助,對一般小醫師,西醫中醫,沒有幫助,他不懂。就是這麼一回事。

神通扭不過大勢至

  朱校長:剛才老師說的特異功能確實存在,對人體科學就是個貢獻,不要想用特異功能去做國家的大事,那是不行的。

  南師:我告訴你,特異功能、神通,人家問我真的、假的?我說小事情包你靈,大事情是保險你不靈,就這麼一個東西,我從小玩起的啊。當然現在沒有真有神通的人,有神通的人你問他十年以後的中國是怎樣,他敢講嗎?他真有神通才不講咧,為什不講呢?四個字,“眾生共業”,就是道家講不能洩露天機,該死的就該死,該還賬的就要還賬,三世因果,他不能講的。所以中國寫預言,都寫一些詩啊,詞啊,過後一看都對。我講算命的神通給你聽,你就懂了。你回去擺個桌子,在街上給人家算命。“來,給你算個命二十塊”。他如果肯坐下來,你說,“你最近心裏有煩惱”,這一句話一定對,他不煩惱就不坐下了,“心思不定,看相算命”嘛。算命的人告訴你,先算你父母。“我父母怎麼樣”?“父在母先亡”,這句話,你說母親先走,還是父親先走?你看這五個字,怎麼說都靈。很多神通都是這樣,很多預言也是這樣,過後一看都靈,廟子上很多籤詩是這樣。所以我跟人家說,你修個廟子,我幫你做籤詩,包你靈,你隨便寫一句詩,“春暖花開人去也”,他倒楣了也靈,賺了錢也靈,就是這樣一個事,所以這個東西很難講。

  我沒有潑你冷水啊,你把我當成潑冷水就糟了。這個事情值得研究,剛才朱校長講了,非常值得研究,但不要希望擴大,不可能的,也不能夠在世俗上面做實用,乃至於治病也不可能,治病只是偶然有效。我在台灣的時候給醫學界講過話,在陽明醫學院,政府創辦的,當時是孫中山的外孫做校長,他是留學德國的西醫。我上來就痛快批評了西醫,也批評了中醫。然後我講,你們西醫不要反對中醫,都講人家不科學、迷信,你們沒有研究過嘛,什麼叫做迷信?不懂的事亂下斷語,本身已經犯了一個錯誤,就叫迷 信,不知道的事情你亂去批評就是迷信。中醫呢,也不要輕視西醫。中國人有兩句話,“藥能醫假病,酒不解真愁”,真的愁喝酒沒有用的;“藥能醫假病”,世界上不管中醫西醫,那個不死的病你們都醫得好,到了真死的時候,誰都沒有辦法,你不要認為誰了不起,神通、特異功能也救不了死亡的。

  朱校長:老師的意思,一個是那些神通是小神通,地震要發生是大勢至,一個國家社會的事情,不管你怎麼樣,這是更大勢的作用,命到了,你再厲害也醫不好。所以小神通可以發現人體的科學,但不要想用小神通扭轉大勢至。

  李先生:我基本上聽懂了。

  南師:我們年輕的時候比你還熱情。日本人準備要打我們的階段,政府還沒有撤退去重慶,我倒早半年就去了四川,為什麼?我也同你一樣從練武功開始,我到四川是想學劍仙,兩手一指,一道金光出來把日本的元首、皇帝的頭就砍下來,不要打仗了,一樣的迷信,是為了這目的到四川的。所以我到重慶,住了四個月以後,整個南京政府才撤退到重慶。老朋友都說我有先見之明,我有屁的先見之明啊,是迷信來的,想學神仙啊,四川人講仙佛很多。那上當了沒有?一點都沒有上當,仙佛真有。有一首詩很好,我常常告訴人家,這一首詩是明朝的,我們從小拿毛筆描紅。描紅你聽懂嗎?我們小的時候寫毛筆字,老師用一張紅筆寫好的字,鋪在那裏,我們把紙放在上面描。

三十三天天重天 白雲裹面出神仙

神仙本是凡人做 只怕凡人心不堅

  這一首詩,我們從小受這個教育來的。特異功能、神通真有的,絕對不假。你研究神通兩個字,是神而通之。現在用的不是神,是想拿肉體來通,變成肉通了,那不是多吃幾塊肉就通了嗎?

  再講一遍,所有特異功能離不開腦的神經作用。真的神通,就不靠這個腦了,這裏頭科學就很深了。腦的神經有十二對,最重要了。十二對就有二十四條線,腦神經向外的,就是等於我們科學的這個雷達,接收一切,跟外面溝通。眼神經的雷達在後面,叫視覺神經。瞎子能不能看到東西?能夠看。瞎子能不能看到亮光?能夠看。大家以為瞎子看不見,那是我們的觀念,他看的是前面黑黑洞洞的,黑的,或者其他顏色,我們叫它黑的,它是有色相、有境界的。就像夢中能看見,不是靠這個眼睛,是視覺神經的影像。你剛才講孩子看到東西,是那個影像刺激了視覺神經發起,後面還有一個發動力的,這個發動力是意識,那個意識不在十二對腦神經裏頭的。

  李先生:在哪裏?

  南師:在內、外、虛空,通的。所以這個科學很深,那個很難測驗出來,不是測驗得到的。耳朵的聽覺也是一樣,所以所有這一些特異功能,離不開這十二對腦神經的作用。譬如睡熟、徹底休息了,意識不起作用,就不知道了。

  那麼打坐修練,功夫做得好。會出陽神,同腦的神經關係是非常密切。靈魂同生命功能在腦。譬如現在重病瀕死,最後已經沒有藥了,家屬有錢叫他不死,插了管子,上氧氣,使腦細胞不死。本來是醫生想救這個人,不曉得用什麼方法、哪一種藥,所以先把氧氣插著,其實已經死了百分之九十了,一插管以後,有時候可以多少年不死,但身體都爛了,很殘忍。

  李先生:那麼耳朵呢?

  南師:十二對神經,眼、耳、鼻,這三個有相關的神經路線,這樣連結一起的。所以密宗有時候用手印,這個手印就代表哪個神經的關係,是這樣一個東西。那麼耳朵也同眼神經、鼻神經,同呼吸神經連帶的,而且通這裏,淋巴腺,淋巴腺是非常重要的。

  李先生:我的閨女十五歲以前經常問我一件事,她說爸爸你實在的告訴我,世界上有沒有鬼。我不敢告訴她有,但也不能告訴她沒有。就問她怎麼回事。她說她經常聽到聲音,而這個聲音大家都聽不到,只有她能聽到,就好像人睡覺時輕度呼吸的那個聲音,她問我那個是不是鬼啊?我說爸爸解釋不了,你還小,以後再說。

  南師:有講話沒有?

  李先生:沒有。

  南師:只聽到呼吸聲音,那個還不是鬼,鬼有聲音的。聽到呼吸,這是聽到電流,不是我們這個電。電有在流動,虛空本來有電嘛,這個虛空,我們坐在電裏,那電跟水氣、跟濕度摩擦起來就會有聲音,打坐的人也聽得見。

  李先生:還有一個事。我一個親戚的小孩十七歲了,上高一吧!說是被鬼跟上,不知道你們叫附體還是什麼?死了的人經常就跟上他,他說話的聲音、動作,什麼事都知道。我這個外甥學習挺好,卻被這個鬼跟上了,給醫院看也查不出來,說沒病。但是這個小孩不吃飯,經常鬧,鬼拿刀子要殺他,他就拿東西來鬥,非常兇的,沒辦法,醫生看不了。鬧了兩個月了,就請我們當地有一種神婆子來看他,但是她怎麼看也看不好。可是小孩子要上學啊,有一天找到我了,我就去了。這個小孩平常非常禮貌,跟我非常友好,結果那天一看見我,嚇得哆嗦得站不住了。家人說沒關係啊,這是你姑父啊,你怎麼這樣呢?他哆嗦得不行,就把他扶到床上,在床上也是直打哆嗦。後來我看他挺可憐,突然想起我學過一種法門,我就手結那個手印,然後就唸了一句這個咒語。我也沒辦法了,你說我有什麼辦法?我就結印,就站在那裏,它結印還要求蓋著黃布,把手印蓋上,我就一邊唸這個咒語。耶!我才唸完一遍,也沒有加護身印,那個小孩就爬起來了,說姑父你什麼時候來了?神志非常明白,一下子就好了,什麼事都沒有了,非常好。原本兩個多月都幾乎沒吃飯,這個時候全家皆大歡喜啊,再也沒有病了,我非常奇怪。後來三四個月,他說他經常出汗,一到晚上就特別害怕。我也沒辦法,又去看他,我說有一個咒很簡單,就教了一個小咒語,六字大明咒。我說你打坐半個小時,念這個咒,你相信就做,我在這裏等著你。那個小孩就坐啊,他也沒錶,半個小時他自己就下座了,下座了以後他滿面紅光。我說你什麼慼覺?他說就是五顏六色的一個光圈整個罩著我,非常舒服。我說你在學校不方便坐,就等同學們睡了覺,關了燈,你偷偷的坐在那兒,唸上十分鐘行不行?他說行。再過了半年我找到他,我說你現在害怕不害怕?不害怕了。我說你唸了多久,現在還唸不唸?他說早就不唸了,唸了三天就好了,好了就不唸了。我也沒有什麼瞭解,不敢指導別人。他說就唸了三天,一天唸二十多分鐘,這又是怎麼回事?

  南師:這是真的呀,是他力的加持啊。仙、佛、鬼神等等,這個世界上有自力,有他力,在宇宙是一體二元化的。

  李先生:說到這個,我再請教您一件事,我們省裡召開了一個論壇,題目是佛法與科學,也請我去參加了。有一個北方大學的教授,學科學的,也在會上。我們在小組討論的時候,我問了他一個問題,我說你的講座我看了,關於佛學這一塊,我問你一個問題,有鬼沒有鬼?他說你是個政治委員,你怎麼問這個迷信話呢?我聽了非常遺憾,你是一個科學教授,你認為沒有鬼的話,六道輪迴哪裏來的?是不是?你連這個問題都不能回答,你說我能開這個會嗎?他跟我說沒有鬼。他說了這個,我就退出會場,我說我不參加了。所以我也坦白的說,對這個佛學,我不感興趣。我今天對這個佛法修煉、佛教,我有我的看法,就想修煉就好了,哪一種方法能修煉?   南師:我問你,有仙佛鬼神沒有?   李先生:我認為應該有。

  南師:那佛學也是有,不要不信,要求證。

(整理:牟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