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91045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下冊之三、經史合參研讀班前言

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之七

三、經史合參研讀班前言

(二○一○年四月十日,太湖大學堂經史合參班第一期學員)

  諸位請坐,今天我們經史合參的國學研究班,開始由上海回到大學堂上課。這一班很特別的,不是普通一般的國學,主講是魏承思老師,我是抬轎幫腔的,可是他們一定要我在開課以前講一點意見。

  一個國家民族的文化中心就是自己的歷史,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如果自己祖先的歷史文化傳統都不知道,那就是中國文化的名言“數典忘祖”,做人不可以數典忘祖。全世界有六七十億人口,有許多國家,但是最注重歷史的是中國人。希臘、埃及、印度及中國是四大古國,都有幾千年的文化,可是希臘、埃及、印度,都沒有中國這樣注重歷史。歷史是非常重要的,只有我們中國人特別注重。

炎黃子孫的起源

  從上古到現在,中國分為兩大系,南方與北方。北方以黃河為主,是黃帝軒轅氏的文化系統,炎帝神農氏嘗百草,然後確定五穀為人們的主食。中國人過去讀書,就自稱是炎黃子孫。南方的祖先燧人氏,發明鑽木取火。以文化來講,這裏要追加說明,有人說黃帝子孫是龍的文化,那是當年在台灣有個年輕人作了首歌“龍的傳人”,那是笑話,中國人不是龍的傳人,我們是人的傳人。

  從黃帝起到現在,有文化起源根據的歷史,到今年是四千七百多年;黃帝以前的稱為遠古史。中國文化向來不是宗教,像我們從六七歲讀家塾,在家裏請老師來教,就曉得所謂“盤古老王開天地”,到所謂天地人三皇,再到五帝的黃帝這個階段,據我所知道已有兩百七十多萬年,這些舊的歷史都有,這個觀點可以代表全人類發展史的觀念。而現代的人不敢承認也不敢相信我們歷史觀是那麼的悠久。只不過,有正式記載的是從黃帝軒轅氏開始。學者們把黃帝軒轅氏建立的這個中國,稱之為炎黃子孫、華夏民族,所以我們現在講起中國華夏民族,有幾千年的歷史。中國人素來注重歷史,歷史是文化的中心、軀幹、總匯。

  現在為了時間問題,長話短說,中國最近六七十年來不大注重歷史了。我們以前讀書非常重視歷史跟地理,一個國家的民族若不知道自己的歷史地理,是個大笑話;一定先要瞭解自己的歷史地理,再推而廣之,瞭解世界上每個國家的歷史地理,這是一個國家民族意識的中心。我們現在很可憐,歷史文化幾乎斷層了。

堯舜禹的公天下

  後來我們的歷史不從黃帝講起,而從唐堯開始,到虞舜再到大禹,這三代在歷史上是有名的所謂公天下。勉強拿現在做比方,就是真正的民主自由。這三代的皇帝都活了百歲左右,管理這個國家民族,都有幾十年的經歷,最後年齡大了,四個字“遜位讓國”,自己退位,並不把國家交給自己的子孫後代。唐堯的兒子丹朱,歷史稱“丹朱不肖”,“不肖”不是不孝哦,這個肖字是什麼意思啊?我們照相叫做肖像,這個像不是自己,而是像自己,所以就叫肖像。堯之子不肖,唐堯認為兒子不像自己,道德學問都比不上,所以不傳位給他,而傳給了舜。大舜當了皇帝,也不把位子傳給自己的子孫,而傳給大禹。

  中國的帝王中,對於中華民族最有特出貢獻的就是大禹。在堯舜階段,中國這個土地大水瀰漫,尤其在中原一帶,潼關以下,河南、山東等各地都泡在水裏,所謂洪水滔天,黃河、長江及全國都有水患。大禹的父親沒有把洪水治好而犯下死罪,後來大禹在九年間把全國的水利治好了,奠定了中華民族千古大業,以農業立國的基礎,我們才有今天。這是大禹的功勞。可是你們想想看,黃河、長江以及全國多少江河,九年當中是怎麼治好的?現在我們的水利專家、科學家,花幾十年也搞不清楚。這真是個神話,也是個了不起的奇跡,可是神話的內涵往往是個大科學的問題。

  大禹功勞太大了,所以大舜年老後,就把皇帝的位子交給大禹;舜最後死在湖南與廣西之間的九嶷山。在中國文化史上,堯舜禹三代推位讓國的公天下,就是王道政治的大榜樣。後世講到上古帝王制度以及封建的觀念,都是模糊錯誤的認識。所以孟子有一句話要記得,“以力假仁者霸,以德行仁者王”,這三代國家政治領導人,都是以最高的道德教化人民,包括了三個要點:“作之君,作之親,作之師”。所謂“作之君”,是國家的領袖;“作之親”,是老百姓的父母;“作之師”,是所有老百姓的老師。

  大禹非常辛苦,花九年把水利治好了,最後平定天下,在浙江紹興會稽山召集全國的諸侯開了一個大會;他最後也死在浙江。幾年前我在國家會計學院講課,就說你們學會計的要知道,會計是什麼人創始的?中國人現在只曉得作賬用的會計以及統計是西方來的,有專門學會計師、統計師的;我說你們要曉得真正的會計是中國人開始的,是大禹到浙江紹興號召全國開了會計會議,把當時的中國劃分成九州,為以農業立國的水利、農田兩大重點奠定基礎,你們研究了歷史地理就會瞭解。所以我對他們說,會計學是中國最古的時候就有了,大家聽了很轟動。

夏朝開始的家天下

  堯舜禹三代以後不同了,不再是公天下,而是史稱“家天下”的開始。因為大禹死後,這個王朝就傳給他兒子了,那也可以說不是大禹的本意哦。大禹的兒子叫啟,我們寫信給人家,“敬啟者”那個啟字。啟的出生又是一個神話故事,說大禹的妻子在懷孕時受到驚嚇疑慮,變成了石頭,等到外面天下水利定了,大禹把這個石頭打開,兒子就生出來了,因為兒子是從石頭裏蹦出來的,所以叫做啟,據說很有賢德。這個神話大有問題,大家須要去研究上古史。大禹開創的朝代叫做夏朝,我們現在叫大夏文化;夏以後是商,也叫做殷,商湯革命建立了殷商的朝代,商朝合計起來有六百多年。

  殷商以後是周朝,周文王的兒子武王革命,建立了周朝八百年的天下,由此開始奠定了中國的文化。周朝八百年的政權是什麼?封建。我們現在講的封建不完全是周朝封建制度的內涵,中國人這一百多年搞錯了。周朝的封建,是“分封諸侯建國”,把全國土地封給八百諸侯分治,有公、侯、伯、子、男五個爵位。土地公有,建立井田制度,這等於是以周朝政府中央為主的聯邦制度。

  周朝的文化,籠統算起來是八百年。在周朝建立百年之後,有一度由封建體制變成共和政體,周厲王被逐,由周定公和召穆公共同執政。講到政治,全世界哪一種政治體制最和?我到現在九十多歲,研究政治、軍事,不敢下結論,沒有哪一個體制是絕對最好的,不過中國這個體制還是了不起。講歷史我先跟大家報告這個。

  周朝到了春秋戰國時就亂了,春秋亂了兩三百年,後來地方諸侯互相吞併,表面上雖然服從中央政府,中央周天子卻只能在那裏拱手觀望,一點辦法都沒有。所以到了戰國後期剩下七個國家,西有秦國,南有楚國,中間是韓國、魏國、趙國、燕國,東邊是齊國,最後由秦始皇吞併六國作終。戰國的歷史也鬧了二百多年。我們這些歷史的資料很豐富,很鬧熱。

  我經常告訴青年人,你們想要瞭解國際政治,要曉得全世界多少國家,多少宗教,多少民族,就必須先要瞭解自己國家的歷史、政治、宗教、民族。你們不管有沒有出國留學,對自己歷史的研究,遠古、上古、中古等等的瞭解,都連一點影子也沒有。我在外國對自己中國的留學生講,你們要瞭解世界政治,趕快去讀春秋戰國。現在的世界政治就是春秋戰國的放大形勢,在我看來幾乎是一模一樣。在歐美留學拿到博士、碩士學位回來,就想把某個國家文化體制用到中國,就想治國平天下,懂個什麼?這叫“隔靴搔癢”,“藥不對症”,可以說影子都沒有,所以不讀歷史是不行的。

  秦朝以後才有漢,魏晉南北朝、隋,然後才有唐、宋、元、明、清。到現在兩千多年。我們自己的歷史記載幾乎沒有遺漏,這是第一點。因為時間關係,我只好濃縮的講。

觀今宜鑑古

  中國的歷史,比較詳細的記載是從周朝開始。《禮記》上告訴我們,我們這個民族文化很特別,從上古黃帝一直到周朝,史官的職位是帝王封的,但是封成史官以後,帝王不能干涉。所謂“左史紀言,右史紀事”等,在帝王旁邊的史官,左史紀言,皇帝及臣子們所說的建議語言,都要真實的記錄;右史紀事,帝王做了國家大事,或是親近女色,做了什麼事,都如實記下。中國古代史官的權力有這樣大,這種體制也是全世界獨有的。所以我們研究歷史,要“經史合參”。

  再說西方文化,羅馬興起時,正是我們漢朝鼎盛時期,那時哪裡有美國啊!就連德國、法國都還未成形。這個時候的印度,是阿育王之後的時期。我看這個歷史真有趣,太陽東邊出來,西邊下去,講到人類文化,以每一百年為單位,東方發生什麼現象,西方也發生什麼現象,很奇怪。我從小十二歲一個人在山上廟子裏讀書,不是讀《資治通鑑》,是讀《綱鑑易知錄》,一年兩個月當中已經讀了三遍,基礎打穩了,所以對歷史比較有興趣也比較注意,而歷史與文化是整體的。

  我們現在研究歷史,你們許多人在大學裏也讀歷史,你問要看哪一個教授寫的,我不加意見。有些人看中國經濟史、中國教育史、中國文學史……我就笑了,看這些書等於鑽牛角尖,沒有全盤瞭解。因為這是一般讀書人在讀了歷史以後,站在某個立場觀點寫的。真要寫的話,我剛剛給你們講的那些話,內容很多,已經有一百個博士論文的題目,又可著書變成學者了。

  我們的歷史,單講正史,留下來的有二十五史,每一代的歷史都有詳細的記載。如果加上這一百年,成了二十六史了。滿清三百年的歷史,到現在還沒有真正寫成啊。譬如你們現在研究司馬光寫的《資治通鑑》,我當年在台灣,有些文官武將在我家裏聽課,我住的地方一到晚上,門口兩邊都站滿了憲兵。我鼓勵他們讀《資治通鑑》,但是司馬光《資治通鑑》只寫到唐末五代為止,因他是宋朝人,他本朝的人都還活著,沒有辦法寫。另有一部《續資治通鑑》,是清朝畢沅(號秋帆)作的,他是太倉人,乾隆時狀元,學問非常好,曾做過河南巡撫、湖廣總督,他邀請一班大學者,歷時二十年,編了《續資治通鑑》,從宋朝以後繼續寫下來,很有見解。

  為什麼這一些大官都要注重歷史?不注重歷史你就不懂政治,不懂經濟,也不懂商業;這些學問經驗歷史上都有。有人問我,我們推翻滿清到現在是九十九年,再一年就一百年了,一百年以後你看中國的前途怎麼樣?我說要想瞭解現在這個時代,你去讀歷史,古書上說:“觀今宜鑑古,無古不成今”,想知道未來,要知道過去,不懂得歷史你怎麼曉得未來?更別談想懂人類社會文化是怎麼演變的。這是告訴大家歷史的大要。

治史要通才

  現在再回過來講,剛才講到我在台灣讓這些文武將領讀《資治通鑑》,就像現在你們一樣分組。因為這一班人都很熟了,是少將以上,還有三星上將、海陸空的總司令等等。後來我還開他們玩笑,我說你們上當了,研究《資治通鑑》幹什麼?他們說:“老師,你叫我們分組研究的,你怎麼又講這個話?”我說對呀,你曉得這書名是什麼?《資治通鑑》,司馬光寫這一部歷史,是教育皇帝的,怎麼樣做一個好皇帝,怎麼樣做個好領袖,“資治”,這個資料找來,幫你治國平天下。“通鑑”,古今歷史的重點給你拿出來。我說你們都有官職,讀了《資治通鑑》,如果碰到一個嫉才的帝王,就把你宰了。大家都笑了,老師你這個話怎麼講?我說因為你們想做皇帝啊!讀了《資治通鑑》嘛,懂得如何做領袖了嘛。司馬光當時編這個書,是因為史學家們,認為當今做領袖的沒有資格做領袖,換句話司馬光也認為宋朝的皇帝,趙家的天子沒有幾個真像樣的,要他們讀書,所以編了《資治通鑑》。司馬家專門管歷史的,有司馬遷、司馬光;司馬還有做皇帝的,晉朝的皇帝是司馬氏,這個裏頭也是歷史研究的一個要點。我現在都是長話短說,切斷再切斷,像豆腐乾一樣,一片一片切斷來講,因為時間來不及。

  研究中國歷史,不是光研究歷史而已哦!過去幾十年都在學西方的哲學,我們童年的時候,英美留學回來的學者說中國沒有哲學。我就笑,說我是鄉下人,喝中國水溝的水長大的,你們喝洋水的,把洋水帶回來,我也嘗到一點點。中國怎麼沒有哲學?中國的哲學在詩詞歌賦裏頭啊,不像歐美的哲學是專門的,所以中國講歷史是文哲不分,文學跟哲學分不開的。同時文史不分,你看每一個寫歷史的人都是大文豪,也都是詩詞歌賦非常好的人。史學家都是大文學家。還有呢?文政不分,司馬光是宋朝的宰相,歷代寫歷史的人都是翰林大學士,都是大官呀,所以文政不分,自己政治有經驗。還有文藝不分,除了詩詞歌賦以外,音樂、舞蹈,民間好的壞的風俗,天文地理,無所不知,通才之學。所以學了歷史有這樣的偉大。

六經皆史

  我們今天縮短時間講兩千多年的歷史,歷史是什麼?剛才說到畢沅,他當時的幕賓(師爺)是章學誠這一班人。章學誠是乾隆時有名的進士,也就是當時的名士,學問很好。他講過一句名言,“六經皆史也”,這句話非常有道理,“四書五經”都是歷史。譬如講歷史,你先要懂《易經》,不是要你懂八卦,那太難了,你要先看孔子研究《易經》的報告,叫《繫傳》。我曾講過,外面已有流通,你要仔細讀,他把宇宙社會的演變程式,很科學的告訴你了。還有像家庭及個人的一生、生命的旅程和價值,也都告訴你了。所以六經皆是歷史。

  大家都講儒家的代表是孔子,我們曉得,在孔子手裏,把中古到上古淵博的文化濃縮下來,以唐堯為標準。你看孔子嘴裏的話,隨時口稱堯舜,但是不大提大禹,只提了一兩次,“禹,吾無間然矣”,對於禹,他說我沒有話講,因為他對中國人功勞太大了,把洪水大患整治成了水利,奠定了幾千年農業立國的基礎。到我們今天住在廟港,弄個大學堂,這個都是爛泥巴的地方還蓋得起來,也是大禹的功勞。孔子說對於大禹我沒有話講,不敢批評。可是孔子卻只稱堯舜。他對於湯武革命也有意見,並沒有明說,大家看不出來。這就是歷史的眼,“史眼”。

孔子著春秋

  孔子一輩子真正的學問,不是《大學》《中庸》哦,《大學》是他的學生曾子著的,傳授孔門心法。《中庸》是他的孫子子思作的,子思是曾子的學生。孔子的講學對話紀錄是《論語》,是他的學生們編集的。那麼孔子有沒有真正的著作?有,《春秋》,還有《易經》的《繫傳》等十翼。孔子為什麼把他編著的歷史叫做《春秋》,不叫冬夏呢?我在書上也提到過,這是根據天文來的,每年春分與秋分這個階段,氣候溫和,不寒不冷,晝夜均長,所以春秋的意思就是平衡,秤一樣的公平,這是孔子著《春秋》的深義。

  《春秋》他是只寫綱要哦,沒有寫內容,等於是左史紀事,沒有紀言;中間的歷史內容是他的學生傳承編輯的。《春秋》有三傳,《左傳》《公羊傳》《穀粱傳》,把內涵加進去補充說明,三家各有不同觀點。《春秋》的目的是講什麼呢?這是大問題了,我們時間來不及一路講下去。孔子的一生學問好,著了《春秋》以後,他認為別人不一定瞭解他的歷史哲學觀,因此講了兩句話,“知我者春秋,罪我者春秋”。他說將來後世的人如要罵我,是因為我著了《春秋》;真正懂我的人,知道我講中國文化精神在哪裏的,也是因為《春秋》,所以說《春秋》有微言大義。有沒有人罵孔子?有。像我們小的時候讀書,有些古板的老師不准我們讀《春秋》、《左傳》,也不准我們看《三國演義》,更不可以看《紅樓夢》、《水滸傳》。他們說《紅樓夢》是淫書,黃得不得了,看了就會學壞了;看《春秋》、《左傳》、《三國演義》,你將來會變奸臣了,喜歡用權術智謀。

  那麼《春秋》記載什麼呢?記載“唯時史觀”。魏承思老師有一天跟我討論,他說西方講唯物史觀。我說不對,那是十九世紀的東西,不談了,世界上的宇宙萬有不完全是唯物的。那麼唯心史觀對不對呢?也不對了。魏老師說那中國的歷史是什麼?我說是“唯時史觀”。你看我們的史書上,不把帝王當主體,他的紀年先講甲子、乙丑、丙寅、丁卯……以時間來推算的,這個時間怎麼編呢?一個花甲六十年。這唯時的學問很深,你們現在都不懂,暫時不談。

  《春秋》記載了周朝後期二百九十多年的歷史,當時中央天子雖沒有垮臺,但諸侯之間互相吞併,道德淪喪,整個的社會國家都亂了,其間“弒君三十六”,臣子弒侯王的有三十六起;“亡國五十二”,周朝初期分封的八百諸侯,相互兼併,到春秋時期所剩無幾,到戰國後期更只剩下七個較為強大的國家。當時社會呈現這麼一個亂象,文化道德喪失到這種程度,《春秋》記錄的便是這樣的情況。

春秋的內涵

  孔子著的《春秋》,比較說來,是中國第一部創作的歷史綱要。其他記錄各諸侯國歷史的有《戰國策》、《國語》等,只是筆法不同。我再跟你們講件事,我們經常看到關公的畫像,右手拉著鬍子,左手拿著書在看。我說那個畫錯了,漢朝的書不是這樣成冊的,是一卷一卷捲起來的,那樣就沒法拿著看。中國人對關公那麼崇拜,不只是他的武功,而是他的學識,深通《春秋》,所以後人稱讚他忠義千秋,這是中國文化的精神。全中國的人都崇拜關公,比岳飛不同,這是一句不相干的閒話順便講到的。

  但是後世的人有些搞不清楚了,我也常常問專門研究國學歷史的年輕同學們,《春秋》講什麼?後世一般學者講《春秋》是“尊王攘夷”的思想,認為尊王就是尊重王權,專門擁護帝王專政,攘夷就是排斥外來野蠻民族的文化。我說孔子一定不承認這種觀念。但是日本人採用《春秋》所謂尊王攘夷的精神,創造了日本明治維新的歷史局面。明治維新最特出的代表不是日本天皇,而是宰相伊藤博文,當然維新也不是伊藤博文一個人的成功,但是伊藤博文贏得了歷史的盛名。他推崇尊王攘夷的精神,日本因此興盛起來,把當時美國、英國的力量趕出日本。你們去研究就懂了。

  伊藤博文和李鴻章都是一代人物,伊藤博文對中國文化是有研究的,他有兩句名言,你們做生意的要懂,搞經濟、政治的更要懂。他說“計利應計天下利,求名當求萬世名”,講賺錢利益,不是為個人賺錢,要為天下人賺錢;他做到了,在日本史上流芳百世,不但在日本史上萬世留名,在全世界人類史上他也有名。他走的就是這個路線,這是中國文化精神給他的影響。這兩句話,你們諸位要記一記。

  還有一些人說《春秋》講三世,三世是根據《公羊傳》而來,所謂衰世,比衰世好的叫昇平,昇平最後到天下太平。但是天下永遠不會太平的。要熟讀《春秋》,內容很多,當然首先最好要瞭解《左傳》,兼通《公羊傳》、《穀粱傳》,再兼通《戰國策》、《國語》等則更好。

司馬遷著史記

  再來重要的是司馬遷寫的《史記》。你們要研究《資治通鑑》,經史合參的目的在哪裏?就是司馬遷的話,“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天,是宇宙物理世界;人,是人道。所以讀歷史不是只讀故事,不是只知道興衰成敗,還要徹底懂得自然科學、哲學、宗教,通一切學問。“通古今之變”,你讀了歷史以後才知道過去、現在,知道未來的社會國家,知道自己的祖宗,知道自己的人生,知道以後你往哪個方向走,要“通古今之變”。司馬遷提出了孔子《春秋》的內涵,也就是“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

  所以司馬遷平生有“讀萬卷書,行萬裏路”的精神,他寫《史記》的時候,也考察了各個地區的有關史料。不過我在這裏再加上一句話,一個人要想成就自己的學問,除了“讀萬卷書,行萬裏路”,還要交一萬個朋友,當然最好是交好朋友,交到壞朋友就麻煩了。

  講到司馬遷寫《史記》,我給大家講重要的“眼睛”了,《史記》比起《春秋》又有不同,他自己創作了一個新的歷史體裁,他的精神在八書;不像《戰國策》、《國語》等史料,各有各的系統。《史記》以後才有班固父子作的《漢書》,後面的歷史都照《漢書》的體裁,慢慢衍變,之後有《後漢書》、《三國志》,魏晉南北朝等史書,接著是《唐書》,再有《宋史》、《遼金元史》、《明史》,清史還沒有寫好,民國史更沒有人寫了,還差得遠呢。

讀歷史的眼睛

  《史記》用的是傳記體,他的體裁同別的都不同。他用傳記體裁,等於寫小說,所以我常常告訴年輕人,你要讀《史記》,想要懂司馬遷寫什麼,最好也讀《聊齋誌異》。你以為說鬼話就那麼無聊嗎?司馬遷常稱“太史公”,實際上是推崇他父親,因為從他父親以下,一家都管歷史的,同時也表達一個史官的歷史責任。蒲松齡寫《聊齋》,在每一篇異聞、鬼話之後,他也跟司馬遷一樣,他自稱異史氏。所以想把文章寫得好,想做個好的新聞記者,你非讀《聊齋》不可,要學會他寫故事的手法。他在重要的故事後面常有個評論,就是“異史氏曰”,和司馬遷寫《史記》“太史公曰”一樣,這是我們讀歷史應具的一隻眼睛。

  司馬遷寫《史記》用傳記體寫,我先講我的故事。我當年年輕,自己認為學問也不錯,抗戰初期那時二十幾歲,在四川成都中央軍校教課。這個時候我見到我的老師——袁(煥仙)先生。我一生的老師很多啊!唯有這位老師很特別。那個時候人家說我詩詞文章都好,又說我文武全才。他聽了就說南懷瑾是一條龍,我要把他給收了,這是後來人家告訴我的。

  有一天我們兩個人談話,談到古今中外的學問,談到歷史,談到寫文章,他就很嚴厲的問我:“你讀過《伯夷列傳》沒有?”我說:“先生啊,我太熟了,十一二歲就背來了。”他說:“嘿!你會讀懂嗎?”我說:“是啊,都背來了。”他那個態度,把鬍子一抹,眼睛一瞥:“嗯!這樣啊!”樣子很難看。他這麼一講,我愣住了,我就說先生啊,我們那個時候不叫老師,叫先生。“先生啊,你講得對,也許我沒有讀懂。”他就說回家好好讀一百遍。我這時心裏真的有一點火了,但是還有懷疑,他怎麼這樣講呢?《伯夷列傳》我很清楚,我現在都還能背得出大半。回來我真的把《伯夷列傳》拿出來好好的用心再讀,反覆思惟,當天晚上明白了。我第二天去看他,我告訴他,先生,《伯夷列傳》我昨天回去讀了一百遍。他就哈哈笑了,說:“不要說了,我知道你明白。”你們讀書稱呼老師,這就是老師了,這是書院精神,讓你自己讀通了。這是讀書的眼睛,讀史的眼睛。

史記列傳的深意

  司馬遷寫《史記》,重點在列傳,第一篇寫《伯夷列傳》,你去看看。照一般寫傳記,寫一個人,譬如說你姓王或姓李,山東人,哪裏畢業,做了什麼事,講了什麼話,這是傳記。但是他寫《伯夷列傳》,沒有幾句話。武王那時是諸侯,他起來革命,要出兵打紂王,幾百個諸侯都跟著他,紂王是皇帝哦。伯夷、叔齊是孤竹君的兩個兒子,讀書人。這兩個老頭子,“叩馬而諫”,出兵的時候,把武王的馬拉住了,勸他不要出兵,只有幾句話,第一你父親文王剛剛死,還在喪服之中,用兵是不應該的。第二,你更不應該去打紂王,他至少是你的天子,你周朝也是他封的,你怎麼可以以臣子出來打君長呢?然後“左右欲兵之”,旁邊的人要殺這兩個老頭子,這時姜太公說話了,“此義人也”,你們不要動手,要尊重他們,這兩個是中國文化的讀書人的榜樣,請他們回去,好好照顧著。後來武王滅了紂王,建立了周朝,列傳中有一句,“義不食周粟”。等於說,你這樣做是“以暴易暴”,不過是一個新的暴君打垮一個舊的暴君而已,所以他們絕不吃周朝土地上生出的任何一顆米,兩人餓死在首陽山。這是司馬遷為他們所作傳記的重點,然後下面都是理論,理論什麼?對歷史的懷疑,人性的懷疑,宇宙的懷疑,因果的懷疑,你們回去多讀這篇《伯夷列傳》就知道。從古至今都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日子未到”,為什麼天下的壞人都很得意啊?為什麼壞蛋造反都有理呢?強權為什麼勝於公理?這個因果報應在哪裏啊?這是司馬遷在這一篇的懷疑,也是對上下古今歷史打的問號。

  但是這一篇就告訴你,中國文化不讚成這些帝王,做帝王的幹什麼呢?所以你要去看書了。你看唐朝杜甫的詩,這是講到歷史的參考,這是看歷史的眼睛,杜甫寫那個唐太宗,得唐朝的天下,兩句名詩,“風塵三尺劍,社稷一戎衣”,你看多漂亮!換句話你唐朝的天下打來的,你消滅了各路英雄諸侯,最後是你拳頭大,當了皇帝,整個的國家就是打來的。毛澤東當然也懂這個,他是熟讀《資治通鑑》的,槍桿下面出政權。可是杜甫不是那麼講,不像毛大哥講得很白,杜甫講得很文雅,“風塵三尺劍,社稷一戎衣”,這是歷史的眼睛。

  還有唐人章碣的兩句詩說,“塵土十分歸舉子,乾坤大半屬偷兒”,“舉子”,就是考取舉人、進士啊這些人,讀書人一輩子很可憐,死了埋在泥土裏,換句話說,我們這一些讀書的知識分子,沒有什麼了不起,最後歸到爛泥巴而已,讀書有屁用啊。這個宇宙天下是都是用權力與手段騙來、偷來、搶來的。這兩句詩就把功名富貴,有錢財的,有權勢的,統統批評了。唐人的詩像這樣的有不少,這是歷史哲學的觀點。現在回到《史記》。

歷史不是“載之空言”

  司馬遷寫《史記》不同於《春秋》,《史記》有五種體裁,作皇帝的叫“本紀”;作宰相諸侯的,以及了不起的人如孔子,這些叫“世家”。古人說的世家子弟,就等於現在說的高幹子弟,就是這樣來的;其他普通一般的,就叫做“列傳”。還有“表”“書”等體裁。他寫《史記》這幾種體裁,大都用傳記體寫,不像《春秋》,他這是首創,在司馬遷以前沒有,司馬遷以後大家慢慢跟他學的。剛才講列傳第一篇,以伯夷叔齊代表一個高尚的人格道德,然後各種各樣的人都有,而且他很特別,《遊俠列傳》、《刺客列傳》,什麼都寫了;乃至寫《貨殖列傳》,作生意的、盜墓發財後來稱王的,什麼都有,做偷兒、做妓女也可以發家的,他講得非常白,非常清楚,有這各種列傳。

  司馬遷引用孔子一句名言,是講寫作歷史的重點,“我欲載之空言,不如見之於行事之深切著明者也”。他說寫歷史、寫文章,如果光講空洞理論,沒有用,他用傳記體來寫,等於寫小說一樣,把一個人一輩子的思想、行為、言語,寫得明明白白的,讓大家看得清楚,這是他寫歷史的眼睛。所以我們讀歷史,要經史合參,要學觀音菩薩千手千眼,每一隻手裏有一隻眼睛,每一隻眼裏有一隻手,要清清楚楚。

  你看他寫皇帝,劉邦是漢高祖本紀,寫項羽也是本紀,他認為項羽跟劉邦是一樣的,平等看待,只有他敢,也只有他做到。後世班固寫《漢書》就不敢了,改了項羽的,不叫本紀了。我再借幾分鐘時間,講個“歷史眼”給你們聽。你們讀《資治通鑑》,要有慧眼,要用特別的眼睛看,也可說是用法眼來看。

四首詩說項羽

  項羽也是了不起的人物,清末民初有個湖南才子易實甫,他有首詩說項羽:

二十有才能逐鹿 八千無命欲從龍

咸陽宮闕須臾火 天下侯王一手封

  “二十有才能逐鹿”,他二十歲時跟著叔父項梁起來打天下,五六年當中,打敗各路英雄,自認為已經統一中國,號稱西楚霸王。“八千無命欲從龍”,八千子弟都是安徽、江蘇、浙江一帶的人,古稱江東,後世叫江南。虞姬也是江浙人,項羽是江淮一帶的人,都是南方人。“咸陽宮闕須臾火”,結果打到咸陽,一把火把秦始皇的阿房宮燒了,把秦始皇從天下收集來的圖書也燒了。“天下侯王一手封”,厲害的是最後一句,不過二十六七歲,自稱西楚霸王,還分封各路諸侯為王,特別要注意,漢高祖劉邦的漢王也是項羽封的。所以說你要看懂司馬遷寫的歷史,他把劉邦、項羽都列為本紀,這是一件事實。

  班固後來寫《漢書》,就改了,項羽不是本紀,就跟陳勝、吳廣一樣了,這個問題就很大。剛才講到文哲不分,文史不分,文藝不分,為了這個問題,我再找出王曇(tan2)這三首詩,這個要朗誦的,朗誦不是故意學唱哦!我們以前從小讀書都是這樣長聲朗讀的。

江東餘子老王郎 來抱琵琶哭大王

如我文章遭鬼擊 嗟渠身手竟天亡

誰刪本紀翻遷史 誤讀兵書負項梁

留部瓠蘆漢書在 英雄成敗太淒涼

  “江東餘子老王郎”,王曇是浙江嘉興人,乾隆以後嘉興的一個才子,他文武兼修,自稱是項羽江東子弟的後代。“來抱琵琶哭大王”,他自己跟項羽來比,“如我文章遭鬼擊”,他一生不得意,有功名但是不得志,像被鬼打了一樣,他看不起這個社會。“嗟渠身手竟天亡”,這是感嘆項羽空有這樣好的本事,最後失敗時自嘆是天亡我也。那麼下面就講到歷史的轉變,“誰刪本紀翻遷史”,他就罵班固,說司馬遷的《史記》是《春秋》的精神,很公平的,你們後來寫歷史的,專門為皇帝一家的尊嚴而作,是不公平的。他又感嘆,“誤讀兵書負項梁”,歷史上說,項羽讀書不成而學劍,學劍又不成,自說要學萬人敵,讀了兵書,辜負了父兄之教訓。“留部瓠蘆漢書在”,班固後來寫的歷史啊,專捧漢朝劉邦,是錯誤的;《漢書》是照《史記》依樣畫瓠蘆,這個歷史靠不住。“英雄成敗太淒涼”,這是第一首。後面我不詳細講了,你們最好用朗誦的,才懂得文史哲學的精神。你們翻開另外兩首看看:

黃土心香一掬塵 英雄兒女共沾巾

生能白版為天子 死剩烏江一美人

壁裹沙蟲親子弟 烹來功狗舊君臣

戚姬脂粉虞姬血 一樣君恩不庇身

  “黃土心香一掬塵”,去拜奠項羽的廟子,手裏沒有香,抓一把泥土往案上一放當成香。“英雄兒女共沾巾”,講了項羽劉邦的英雄事蹟,也講到他們兩個與女人的情愛關係。劉邦最後愛的戚夫人,被大太太呂后砍斷手腳,薰聾耳朵,灌了啞藥,挖了眼睛,關在廁所中,不成樣子。項羽心愛的是虞姬,當項羽最後兵敗,八千子弟都死光了,他回頭看到虞姬,只有她一個人在他身邊。他說“虞兮虞兮奈若何”,你怎麼辦?現在只剩你我兩個了。虞姬聽完了以後,就把項羽的劍拿來自刎了。

  後來項羽一個人到烏江邊上,有個打魚的人要駕船送他過江,項羽不肯上船,他說八千子弟跟我出來都死光了,你若把我送回江東,我無顏面對江東父老。他一個人上馬,回頭一看,有個漢王的年輕將領,名字叫馬童,騎馬追了過來。項羽說你不是馬童嗎?他認識的。馬童點點頭。項羽說我們一起作過戰的,老朋友了,聽說漢王講拿到我的頭就可封侯,這個頭就送給你吧。所以王曇下一首詩說“枉把頭顱送馬童”,是這個意思。沒有詳細講完,時間來不及,大概講講。讀歷史最好懂文學,歷史很多評註,你們現在讀了《史記》的漢紀,我先抽出王曇這幾首詩來點眼。

  這首請同學朗誦,也讓你們知道過去讀書是怎麼讀的。我也可以唸,我那個調比較費力,他這個比較通用,我們這裏的孩子們都會唸這個調子。(同學吟誦)

秦人天下楚人弓 枉把頭顱贈馬童

天意何曾袒劉季 大王失計戀江東

早摧函穀稱西帝 何必鴻門殺沛公

徒縱咸陽三月火 攘他婁敬說關中

  這是中國人讀書的朗誦,所以以前叫“讀”書,我們小的時候在書房裏,個人也好,同學一齊也好,到五六點快要放學了,大家都要朗誦的。老師坐在上面,看到下面的學生,嗯!唸得好,就放學了。所以一到黃昏的時候,就是“一陣烏鴉噪晚風,諸生齊放好喉嚨”,唸得越大聲越好。讀書最好是朗誦,讀歷史的古文,也要懂得朗誦,比如蘇東坡講讀歷史的時候,一邊唱一邊喝酒,唱到痛快或者痛苦之處,就喝上一大口。這也就是我們講的,讀歷史、讀兵書而流淚,替古人擔憂。

  今天我只為經史合參的國學研究班講了一點開場白,有很多要點想告訴大家,因為時間來不及了,講得很短,下次有機會我們再討論。(牟煉整理)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