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22208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上冊之四、對學生家長講話

四、對學生家長講話

(二○一○年一月廿五日至廿七日)

  諸位請坐,不要客氣。

  人老了一切都糊塗,這一句話是笑我自己。我們為了中國後一代的教育,所以在太湖大學堂辦這個國際實驗學校,實驗我們兒童教育的理念,是希望承先啟後,繼承自己中國文化的精華,並吸收西方各地文化的精神,建立一個新的教育風氣,以開啟我們後一代的興旺太平。   因為郭校長他們很熱誠,從上一次開始,辦了父母跟孩子的親子活動,我都讚 成,這是好事。那麼這次又辦活動。不過現在一聽,發現原來諸位是對打坐修養身心這一套有興趣,這是個很嚴重的事了。全世界只要講到修身養性的道理,都很容易迷到人的。我怕大家走錯路,今天又對郭校長說,我以為這個親子活動只是關於父母跟孩子教育的,結果牽涉到大家個人的身心修養,這當然也是一個重大的教育問題,但你搞大了,麻煩也大了,因為這個問題很嚴重啊!

  我年紀大了,直話直講,我認為現在的教育出問題,不在孩子,而在家長。對不起,先請大家原諒,我這個人講話很直爽,我認為現在中年以上的家長本身就有問題。我們中國近一百年來,傳統文化被自己推翻了,又被西方的科技工商發展弄迷糊了,整個國家上下近一百年來很茫然,教育也好,人生也好,沒有方向了。現在是跟到利益跑,唯錢主義,有錢就好。我們居然走上這樣一條路線,真是非常嚴重的問題,但也無可奈何。

  我發現大家有個錯誤觀念,以為南懷瑾是個學佛打坐搞修道的人,想跟他學一點修身養性,如不能成仙成佛,也至少祛病延年。這個觀念錯了,不是這樣一回事。我從昨天曉得以後到今天,就自己反省,我太馬虎了,郭校長他們太熱誠了,這活動本來是個好事,可是搞嚴重了。

請注意兩本書

  大家真的要學,就千萬不要認為這一套是長生不老之學,什麼健康長壽、成仙成佛,不要存這個希望。我活到九十多歲,一輩子都在找,也沒有看到過仙佛。那麼有沒有這回事啊?有,但是找不到。

  仙佛之道在哪裏?今天正式告訴大家。我的著作很多,大家要學修養身心,重點是兩本書,請諸位聽清楚,一本是《論語別裁》,講聖賢作人、做事業的行為。書名叫作“別裁”,是我客氣謙虛,也是誠懇真話;我不一定懂得中國聖人之道的傳統,不過是把我所瞭解的解釋出來,其中有許多解釋與古人不同,有的地方推翻了古人,很大膽,因此叫作“別裁”,特別的個人心得。譬如一塊好的布,裁縫把它一塊一塊裁剪了,重新逗攏來做成衣服。我在序言裏也講到,我不是聖賢,只是以個人見解所瞭解的中國文化,作人做事是這樣的。所以你不管學佛修道,先讀懂了《論語別裁》,才知道什麼叫修行。

  現在有個流行的名稱叫“粉絲”,據說外面我有很多粉絲,其實都是假的,他們自欺欺人,我也自欺欺人,他們連《論語別裁》都沒有好好看過,好好研究過。因為我這一本書出來,之後外面講《論語》的多起來了,各個大學都開始講《論語》,我也很高興。《論語》真正是講聖賢作人做事的修養之道,也就是大成至聖先師孔子的內聖外王之道。孔子是中國的聖人,在印度講就是佛菩薩,在外國就叫作先知,在道家叫作神仙。可是儒家的傳統上,只把大成至聖孔子看作是一個人,不必加上神秘外衣,他就是一個人。

  《論語別裁》是我很重要的一本書,另一本非常重要的是《原本大學微言》。諸位如果說對我很相信,請問《原本大學微言》讀過嗎?不要說讀過,翻過嗎?看得懂嗎?要問打坐修行修養之道,《原本大學微言》開宗明義都講到了。

  今天我仔細反省的結果,不要給大家一條錯誤的路線,因此我叫郭校長發給大家《大學》的這一篇,你要先把這個搞清楚。我從八歲起就讀《大學》了,從這個宗旨來講,佛的道理不離它的。

  (師朗誦)“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這是第一節,要會背,你們教孩子要會背,自己也要會背。每個人朗誦著讀,不是唱給人家聽,朗誦的時候自己要曉得。

  大學之道是大人之學。中國古代的傳統,周朝以前的教育是八歲入小學,到了十八歲由童子變成大人了,開始教大學,教你如何做一個人。

三綱——明德 親民 至善

  我剛才讀的《大學》第一節有三個綱要,叫作三綱:“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怎麼解釋呢?我們幾千年來很多人解釋這一本書,在中國文化中,它是內聖外用之學,由一個普通人變成聖人,就是超人,超人就是仙、就是佛了嘛。但儒家不加宗教的花樣,仙啊,放光啊,神通啊,都不談的,只是說如何作一個人。大學之道,在明明德。什麼是明德呢?明德就是得道;明德以後去修行,起行,做濟世救人的事就是親民;止於至善是超凡人聖,變超人,天人合一了。這是講從一個凡人成為知道生命來源的聖人的三個綱要,叫三綱。

  大家要學佛,對不起啊,我請問一個問題,不是質問,是請教。哪一位朋友簡單明瞭告訴我,什麼叫佛?想學佛嘛,佛學要懂哦!先要知道什麼是佛。自覺,覺他,覺行圓滿,叫作佛。“佛”在印度文叫Buddha,現在的翻譯叫佛,老的翻譯叫佛陀,也就是我們唐朝的音,意思是明德,親民,至善,自度度他,自利利他,功德圓滿,智慧成就。不懂這些基本原理,一味盲目的打坐修行,你成個什麼佛啊?

  “自覺”是自悟,自己悟了,所謂證得菩提就是悟了,找到生命的根本;“覺他”是度一切眾生。在《大學》呢?明德就是自覺;親民就是覺他;自己悟了,證得菩提,行為、功德做到度一切眾生,利益大眾,這些都完成了,止於至善,這樣叫作覺行圓滿,就是佛。換句話說,自利,利他,功德智慧圓滿,就是“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所以佛學跟《大學》所講的一模一樣,不過大家不懂得自己的文化,中國本來就有的啊!講佛也好,神仙也好,都離不開它的範圍。自己沒有中國文化根本的基礎,想去成仙學佛,搞打坐,那是幹什麼呢?自誤誤人。

  不過反過來講,學打坐也對啊。他說大學之道,在明明德,怎麼明呢??道怎麼得呢?怎麼明白生命的根本意義呢?“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這不是都講得明明白白嗎?就此一路過來得到那個明德,得道了。好!你看他的方法,也就是打坐的方法,“知、止、定、靜、安、慮、得”,一共七步功夫,七證。所以後來佛學說修禪定,這個禪定的翻譯就是從“知止而後有定”來的,用《大學》的啊,所以禪定,也叫作靜慮。

  這一段,大家要背來。“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   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這個修養功夫的程式,也就是求證大道的學養步驟,都跟你講完了,一步一步,就得到道,得到明德了。這是講內聖之學,自己內在的修養功夫。

八目——八個方向

  跟著三綱還有八目,就是八個方向。怎麼樣能夠達到打坐功夫的境界,達到聖人的學問和修養的程度呢?“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脩,身脩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這叫八目,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八個大項目,大方向的外用之學。

  這一段內容,你可以當成咒語唸,是真的哦!我書上提到過這個故事,現在講給大家聽一下。

  我年輕的時候同大家一樣,到處求師,求神仙,拜菩薩求佛,要修行,找門路。當時去大後方,經過長江湖南的邊緣地帶,有一派修道的人,裏面有個神仙,徒弟很多,據說有神通,本事很大,很多人生了病找他,他會畫符唸咒,拿一杯水,嘴裏唸,手在水上畫,喝了病就好了。真厲害,好像小病都喝好了,我心裏想,這是什麼咒啊?是不是出家人的觀世音菩薩大悲咒啊?所以我非拜門不可,非求這個法門不可,磕頭花錢,向他求了半天。我這個膝蓋太容易了,我說騙人最好用的,一跪磕頭,叫一聲師父,就把他哄死了,什麼都告訴你。但是我自己一生不上這個當的,大家不要跟我磕頭,我不是佛,也不是聖人,更不是神仙,我是專門給別人磕頭的。   轉回來講,拜門吧,花多少錢都要學。他說“六耳不同傳啊。”什麼叫六耳不同傳?你磕了頭花了錢,過來跪在旁邊,只對著你一個人的耳朵講。

  先傳你五個字的口訣,這個是秘密、密宗,然後傳你咒語,你也會畫符水給人家治病。諸位學會可以去試驗啊,但是不能對外講的,我現在關起門來告訴大家(師微笑作神秘狀)。我規規矩矩跪著,原來五個字的訣是觀世音菩薩,南無都不要唸了。

  哎唷!我一聽,這個我祖母就會,我媽媽也唸,還等你教我?“咒呢?”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脩身為本。“就是這一套。我一聽,整個心都涼了,這我八歲就會了,還要你傳我這個咒!我想我給人家唸一定不靈,因為我不信嘛。

  當時我年輕,學了以後笑一笑,也磕頭謝師,不理這一套,拿現在講法,這玩意騙人的。不過我錯了,學佛以後明白他沒有騙人,為什麼?佛法說“一切音聲皆是陀羅尼(咒語)”,《大學》也說“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脩“,我的意已經不誠懇了,所以不靈,意識一誠懇就是精神起了作用,所以大學這段話也是咒語,真話!

  這是我年輕時經歷的一段故事。所以唸咒子啊,找這個仁波切,那個活佛,拜哪個師父,統統都是形式,只要你誠意,正心,脩身,齊家,就可以做到“致知在格物”。大家打坐,這裏酸那裏痛,心裏根本沒有誠意在打坐啊!你是在管自己的身體,想練出一個什麼功夫來,意不誠呀!

  那怎麼叫“致知在格物”?研究這一段吧,“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脩其身,欲脩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注意這個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然後“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反過來說了。現在我抽出中間這兩段,一正一反,一來一去,要特別注意!致知、誠意這兩個就是學習靜坐,乃至成仙成佛、健康長壽,這是一切修養功夫的基礎。

  現在大家手邊有這一篇嗎?我們一起讀一下,背一背。(指某人)你領頭來唸,唸到天下平。(眾撚)

格物 知 定

  什麼叫“致知”呢?“知”就是知性。諸位都是父母、家長,總算帶過嬰兒,我們自己也做過嬰兒,當時的情況忘記了,但現在應該可以回想得起來。

  我們生來就有個知性,做嬰兒的時候,肚子餓了曉得哭,冷了也曉得哭,這個知性本來存在的。這個知是思想的來源,就是說,這一知,我們普通話叫天性,沒有一個人沒有的。當我們入娘胎,變成胎兒的時候已經有了,先天就帶來的,只不過在娘胎裏十個月,出生的時候把這十個月的經過忘記了。同我們現在一樣,做人幾十年,許多事情會忘掉,尤其娘胎裏的經過,幾乎每個人都受不了那個痛苦的壓迫,都迷掉了。但這個知性並沒有損失,當一出娘胎的時候,臍帶一剪斷,知道冷煖與外界的刺激,就哭了,哇……受不了一哭叫,知性就起作用了。然後旁邊的大人把我們洗乾淨,用布包好,衣服穿上,餵奶,舒服一點,不哭了,都知道的。所以餓了就會哭,就要吃,這個知性是天性帶來的。

  打坐怎麼樣叫得定啊?致知。剛才唸過“致知在格物”,對不對?那麼什麼叫格物呢?不被外界的物質所引誘牽引,叫格物。我們的知性很容易被外界的東西所引誘的,譬如我們的身體,打起坐來酸痛、難受,身體也是個外界的物啊!   大家馬上可以做個測驗,當你坐在那裏腿子酸痛、一身難過的時候,突然你的債主拿把刀站在前面,非要你還錢不可,不還就殺了你,你立刻都不痛了,為什麼?你那個知性被嚇住了。身體的痛是物,何況身外之物啊?當然一切皆是外物了,所以“致知在格物”,就是不要被身體的感覺以及外境騙走。

  “物格而後知至”,把一切外物的引誘推開,我們那個知性本來存在的嘛。你打起坐來,知性很清楚,不要另外找個知性.所以先把這個知性認清楚了,再講打坐。為什麼要打坐呢?知性要打坐,我想打坐;為什麼來學這個呢?因為我追求一個東西。這樣一來你已經上當,被物格了,不是你格物,是物格你,把你格起來了。所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把一切的感覺、外境都推開,你那個知性清清楚楚在這裏,姑且可以叫作像一個得定的境界了。

  “知止而後有定”,這時候,你那個知道一念清淨的,就是知性,一念清淨就是意誠,念念清淨,知性隨時清清明明,不被身體障礙所困擾,不被外面一切境界所困擾,也不被自己的妄想紛飛所困擾;“意誠而後心正”,什麼都不要,這個就是心正;“心正而後身脩”,這樣我們身體的病痛、障凝、衰老,慢慢就會轉變過來。轉變過來以後,打坐起來當然有反應,但如果拚命只管身體的反應,就沒有格物,又被物格了。這樣聽懂了嗎?“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脩”,這些都是工夫啊。要修多少時間呢?不一定的。

  “身脩而後家齊”,這個明天再講,裏面包括大家怎麼教孩子。   脩身,正心,誠意,後世的儒家稱之為天人之道,天人合一。現在,我給大家講我們中國文化本有的儒家的道理。我幾十年都懶得講,因為幾十年來大家忘了根本,只喜歡看我寫的那些佛經之類的書。我那些書不是弘揚佛法,講佛經也不是弘揚佛法,是叫大家不要迷信,這一套我們自己本來就有的,是大家沒有搞清楚。

  中國文化講修身養性,是身和心兩個方面。靜坐修心是一方面,這個要有一定的功夫才能做到;一般做不到修心的,就必須起來應用。所以這一次我們實驗學校的郭校長,與教少林功夫的王老師配合,教大家易筋經。什麼道理啊?就是修身。身的方面是合理的運動,不是強烈的,強烈運動有時候傷身體,譬如西洋的運動,跑步,跳高,打球啊,有時候比較劇烈。像中國少林武當這套內養的功夫,是修身的道理。所以有一句話“動以修身”,運動是在修身;“靜以修心”,打坐是修心;“身心兩健”,身體健康了,心理也健康了;“動靜相因”,動是靜的因,靜也是動的因,動靜互相為因果。

  今天我們反省下來,要回轉來走自己文化的舊路,就是我們中國幾千年來的傳統文化。給大家的這一篇是孔子傳給學生曾子記下來的《大學》,是《四書五經》之一。我們當年受教育,八、九歲就讀這幾部書,《大學》、《中庸》、《論語》、《孟子》,都是講內聖外用的修養之學。

  前面先給大家提一點知性,至於你身體的障礙,坐起來這裏不舒服、那裏不舒服,對不起,要注意了!大家到了中年,身體都有問題,同我一樣衰老了。小孩子年輕,身體障礙小,但心理躁動不安靜;人到中年,心想安定,但身體已經不答應了。為什麼不答應呢?因為大家玩了那麼多年,吃喝玩樂,壞事也做得不少,好事卻做得不多啊,是該受一點果報了,所以會痛一下,酸一下。那就趕快做運動,再求靜坐。

  先介紹《大學》這一段,大家回去要多讀《原本大學微言》。找我的人多半是看佛經的,這一本《原本大學微言》出版以後,沒有人提出來向我討論;出書到現在十幾年了,沒有一個人問過我,你就可想而知了。這是文化的根本啊,很可憐吧!問我的都是怎麼樣打坐啊、前面看到光啊、下面放個屁啊,都是這一套問題。沒有人問過我什麼是大學之道,什麼是“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這些內容。

  今天先講到這裏,休息一下,還有王老師易筋經的課。

第二天

  我們昨天晚上提到中國傳統文化的根本,大學之道,同佛學是一樣的。大家諸位好像學佛的很多,想打坐修行的很多,不曉得大家讀了《大學》以後有什麼感想?因為時間很短暫,明天只有一天,後天大家就打道回府了。我想告訴大家的太多,時間來不及,所以我們留個十幾分鐘的時間,大家有什麼問題現在可以提一下,有什麼問題沒有?

(大眾默然)

生死問題

  我想問題很多啊!剛才我在那邊,李素美老師告訴我,大家大致都想念佛,或者念咒子、念準提咒,想問的是這些問題。我一聽笑了,那就說明對於《大學》還沒有搞清楚。我沒有答覆她。李老師又告訴我,有人問,為什麼古代修行的人,要死的時候,自己先曉得時間?他們生死之間,生談不上,當然做不了主,死的時候,盤腿打坐,或者是不打坐,如何能預先知道要走?她說有人想問這一些問題,她又很謙虛的說,老師啊,我也答覆不了。她把問題留給我,把皮球推到我的手裏來。

  這些問題就是《大學》講的誠意正心的道理,不管他是修佛家的、道家的、密宗的、禪宗的,修到了知止而後有定,普通都能做到“預知時至”,曉得死的時間。當然這是指那些專修的人,多半是出家人,或者在家的老太太、老頭子,而且還是女性多一點。男女有差別的,男人聰明,如果講道理、求智慧容易一點;女人比較內向,講打坐得定比男人強。男人是定差一點,女人是慧差一點。

  大家現在問的是死的問題,沒有問生的問題。孔子早已說過“未知生,焉知死”,你看,沒有一個人知道自己怎麼來投胎的,所以生死問題是兩頭,佛學對生死講得最透澈了。

認清名稱含義

  很多人喜歡學密宗,什麼仁波切、活佛,我叫大家不要迷信。說到學密宗,密宗的紅教、白教、花教、黃教,我統統內行,還不止內行,是被認定有資格作上師的。但是我不來這一套,很不喜歡玩這個形式,因為我這些都很清楚,所以才叫大家不要隨便相信。

  仁波切是西藏的名辭,就是法師的意思,現在也稱大師,稱善知識。大家學密宗不要迷信。活佛是元朝開始,受中國皇帝冊封的,承認這個人是前生有修行,再來投胎的出家有成就的人。封他藏文名稱叫“呼圖克圖”,翻譯成漢文就是肉身菩薩、肉身佛,換一句話說是“再來人”。中國歷史上真正被稱為呼圖克圖的沒有幾個人,最初封活佛的是大寶法王,元朝的癹(bá)思巴是第一個,是元朝封的呼圖克圖。大家現在迷信,看到喇嘛就是活佛,我說大家是糊裏糊塗,不是呼圖克圖。學密宗如果隨便認個喇嘛當成上師、當成佛,或者隨便認一個出家人是現在佛,那是犯戒的。真的學密宗很嚴重哦!隨便當人家老師是有罪過的,隨便收徒弟也有罪過的,隨便拜人家為師也有罪過的,是害了別人,戒律很嚴格。

  為什麼講到這些?因為呼圖克圖就是生死自由的再來人。怎麼叫再來人?入胎不迷,自己有意來投胎的。譬如釋迦牟尼佛來投胎,有意來的,自己清楚,沒有迷;住胎也不迷,在娘胎裏十個月,等於在禪堂打坐,他清楚得很,沒有昏迷過;出胎也不迷,當媽媽生他的時候,出胎是很痛苦的,但他沒有迷掉。佛經上講釋迦牟尼佛一出生,當下就走七步路,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講了兩句話,“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然後不講話也不走路了,又同普通小孩子一樣。這是有名的佛經故事,現在人不會相信的,可是真的哦。

  佛法講無我,那麼釋迦牟尼佛講“天上天下,唯我獨尊”,不是很傲慢嗎?不是!人的生命有個本來的我,這個肉體不是我,肉體是個影像。找到生命本來的真我,就叫得道,就叫證得菩提,大徹大悟。真我是本來的我,所以說釋迦牟尼佛出生的時候,已經把佛法講完了,“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學佛的目的是找到自己的真我,不要被肉體的假我騙了,也不要被這個物質世界的假像騙了,才能生死來去自由。

誰能掌握自己的生死

  如何能生死來去自由?這個問題問得太大了,那種修行是要專修的。不過我告訴你,不只出家學佛做得到,道家的神仙同樣做得到,儒家的聖賢也做得到。

  大家讀書太少,所以不知道,以前許多在家人,如宋明理學家、儒家的人,讀完儒家的《大學》《中庸》,既不學佛,也不修道,只走《大學》這個路線的。譬如有名的明儒羅狀元(洪先),江西人,父子兩代都是狀元,他後來不做官,專走儒家這個路線,也等於出家人一樣。傳說他死了以後幾個月,有人在別的地方碰到他,不曉得他死了,還跟他講話,“狀元啊!你怎麼在這裏?”“是啊,我來玩玩的,你家裏都好嗎?”兩個人隨便講些客氣話。結果這人回到家鄉才知道,羅狀元已經死了好幾個月了。儒家的這種修行,有記載的也很多,這就是生命的真我修到了。

  怎麼修到的?就是大學之道,“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得”就是達到這個境界,沒有什麼希奇,可是要專修。那麼在家有男女關係,有家庭關係,可不可以做到呢?也有。大家讀書太少,中國歷史上蠻多的,我也看到過。我說我一輩子讀書,最佩服的是鄉下那些老太太、老先生,一個字不認識,誠誠懇懇做一輩子老實人。你說,阿婆啊,你這樣好辛苦啊!“唉呀,你們好嘛,我們是這個命嘛。認命,命就是這樣,我不苦,命不好,我的命就是這樣。”就是這一點信仰,誠意,正心,而做到來去自由的很多。

  最怕是像我們大家似通不通,尤其現代人受的教育,似是而非的,知識很淵博,欲望也非常大。生在這個時代大家很有福報哦!你看科學的發展,有這個燈光,這個建築,以我來講,做夢都夢不到。我是鄉下出身的,從小讀書,哪有電燈啊!也沒有煤氣燈啊!是在三根燈草的青油燈底下讀書的呀!後來天上有了飛機,那時不叫飛機哦,叫飛輪機,很希奇啊,外國有人會在天上飛!輪船也沒有見過,我是海邊人,後來聽到海邊“嗚……”全體跑出去看,是火輪船來了。我從小在最古老的生活裏出來的,到現在人都上天了、到月球了,你看這一百年的變化多麼大。

  大家生在這個時代,知識很多,欲望煩惱更多,然後又想打坐成佛,想知道生死來去,太嚴重了!所以以我看來,這一代人更可憐,困在物質享受、求名求利之中,要健康、要衛生,這個是維他命、這個維你命、這個維我命,這個不營養、那個營養……哎呀!我們那時哪裏曉得這樣!大家說水要乾淨,我就笑,我們那個地方水就髒得很,河裏頭上面洗馬桶,下面在洗米呢!我還是這樣長大的。我就從來沒有太講究衛生,吃飯蒼蠅到處飛,趕一趕就是了。嘴裏骨頭吐在地下,下面狗啊貓啊一起吃的,我說我從來沒有覺得什麼不好啊。你到普通老百姓去的菜市場裏看看,有些賣肉賣魚很忙碌的老闆們的小孩子,在那個陰溝上面爬來爬去玩得很開心,一臉黑黑髒髒的,但是他們長得非常健康啊!倒是大家太講究了,反而很多病。

  這個時代的變化太大了,所以問到生死問題,先跟你講這個。當然我也沒有死,這個經驗還沒有。當年我們跟日本人打仗,我的一個朋友,黑龍江人,是東北義勇軍馬占山的一個參謀長,十九歲出來當義勇軍打日本人;當時東北是日本佔領的淪陷區。我說,你十九歲怎麼打日本人啊?他說,恨死了!我們要做義勇軍沒有槍、沒有彈,我拿把斧頭,三個人爬到城牆上,看到兩個日本兵站在那裏,到了半夜,我就拿一把斧頭跳下來砍死一個日本人,再一斧頭又砍死一個,兩把槍拿來開始當義勇軍。他非常勇敢。

  然後談到生死問題,我們一起帶兵嘛,我說,你老兄,我真的很佩服你勇敢。他說:死有什麼可怕,我現在人生什麼經驗都有了,就是缺乏一個經驗,死;我正想求這個經驗。多可愛啊!我還有機會看到自己怎麼死,喜歡打仗死在戰場上。當時我們一邊吃飯一邊談,不是吹牛的,都是真話。最後到了晚年,他自己還是擋不住物質的誘惑。我就笑他,你帶兵打仗有千軍萬馬不怕死的經驗,卻受不了物質欲望的引誘。我講得他眼淚掉下來了。他沾 了一個不好的嗜好,我要他戒掉,他不肯戒,我陪他七天七夜,把門關起來,不准他離開我前面一步,但是到最後我對他還是無能為力了。所以,能不怕生死,卻不能抵擋物質欲望的誘惑,這是很嚴重的問題。

修行初步——誠意 正心 知止

  這次沒有很多時間跟大家多講,現在回到《大學》。“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這一段大家昨天回去都讀過吧?還是不問你們吧,我假定諸位都讀過了。

  你看下面“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脩其身,欲脩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脩,身脩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脩身為本”。中國傳統文化同佛法一樣,把上自天子皇帝,下至庶人普通老百姓,都看作是一個人,都要先以這個文化做根本,這就叫內養之學,佛家稱為內明。

  “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沒有做到這個根本學養,只求外面的知識,那是捨本逐末。換句話說,一個人沒有內聖修養的功夫,卻想齊家治國達到天下太平,沒有可能的!所以這些內容大家必須仔細參究,它本身就是一個大悲咒。

  “此謂知本,此謂知之至也”。知,就是知性,剛才大家問生死問題,我講世界上有些修行人,預先知道自己死的時間,這叫作“預知時至”,這就是知性問題。知性修養好了,打坐功夫有定力了,知性就清明;知性清明誠懇,意誠了,一念專一就會有神通。儒家《中庸》也告訴你可以有神通,“至誠之道可以前知”,達到誠意正心,什麼都可以預先知道了。

  先大概答覆一點剛才李老師代表大家問我的問題,但我今天來,主要跟大家講話的目的不是這個。我有一本書,昨天講過的《原本大學微言》,大家都說看我的書,都喜歡學佛打坐,如何盤腿修行,這個是末,不是本,本是“修心養性”四個字。儒家講修心養性,學佛的叫明心見性,道家神仙叫修心煉性,都是一個道理。我寫《原本大學微言》,講一個重點的問題,大家回去找這本書看一看,這些修養功夫都在上面,我講如何知,如何誠意,如何修身,花了很大的精神。

保持文化的女性

  我這本書又有個重點,是批評中國三千年的帝王朝代,以及現代人講的民主自由問題。我還提出來,中國文化得以保持三千年,很大程度上有賴於女性,這個很重要了。

  大家沒有好好看我這本書,一個家庭有個好主婦、有個好媽媽,才可以講齊家之道。男人是英雄,征服了天下就做皇帝,但把這些皇帝的賬算一算,除了周朝的天子,周文王一家,沒有幾個好皇帝好家庭的。秦以後,漢、唐、宋、元、明、清,大家可以翻開歷史來對證看看。不過中國歷代都有好的主婦,所以講到中國的教育,齊家之道,母教最重要,有個好的女性很重要。像影響我很大的是我的祖母和我的媽媽,當然父親影響也大,但是不及我的祖母跟母親。現代女性教育很普及,可是女性反而很難做好賢妻良母,將來就更難了。所以我在《原本大學微言》中,把歷史上這些王朝以及家庭,大概拿來批判一番,是為了讓大家知道母教的重要,女性的重要。

  大家學佛,雖然讀書不多,但念過《金剛經》吧?佛是轉輪聖王,轉輪聖王就是治世的帝王,所以釋迦牟尼佛生下來,算命看相的說,這個孩子將來長大應該做轉輪聖王,統治全天下,則天下太平;如果不做轉輪聖王就要成佛。成佛是幹什麼呢?走教育、教化這一條路線,也就是師道。

  中國文化三個道路,一個是師道,做老師教化、教育,超然的;一個是君道,做治世的轉輪聖王,那是好的帝王,不是普通的領袖;再一個臣道,做個好的宰相,輔助聖君使天下太平。君道的轉輪聖王是非常重要的,第一個條件就是要有個好太太;轉輪聖王有七寶,第一寶就是女寶,好的夫人,這太難了。所以我寫《原本大學微言》提出來,中國這麼多皇后,算是好皇后的,第一是朱元璋的太太馬皇后,第二是劉秀的太太陰麗華,當然唐太宗的皇后也不錯。所以齊家之道是最主要的,要有好的教育。但要做到齊家是非常難的,我預言過,二十一世紀起,不止中國,整個世界都沒有婚姻制度了,將來都是拍拖一下就好了,沒有家庭了。

  齊家之道在女性,因此一個家庭要有一個女性主持。不止中國,你看十九世紀以前,西方的法國、德國、義大利,還有美國、英國等等也都有好主婦啊,可是儒釋道三家,以及天主教、基督教都是重男輕女的,包括佛教在內。佛教說女人不能成佛,我不認同,佛經上明明說過有女人成佛的啊!又說女人不能出家,我也不認同;即使釋迦牟尼佛現在再來,我還可以跟他講,這個怎麼搞的?你可以方便說,但不要搞錯了。諸位,現在整個人類社會已經在變了,時代女性受了教育以後,所謂“男主外,女主內”做不到了,賢妻良母也做不到了。未來沒有家,也沒有夫妻制度,生活都亂了。所以講女性的教育,與帶孩子的關係問題,實在太嚴重了。

家庭教育的重要

  大家都希望對後代好,崇尚西方文化講求愛的教育,可是對孩子不一定是愛才好哦!大家也曉得讀經,《三字經》讀過吧?“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養孩子不曉得教育,是父母的過錯,罪過,所以“養不教,父之過”是針對父母,尤其針對母親;“教不嚴,師之惰”,教育不嚴格,是講老師的問題。

  現在西方文化拚命講愛的教育,什麼是愛啊?大家現在太愛孩子了,望子成龍,望女成鳳,說明沒有懂得儒家的道理。《大學》上告訴我們,“人莫知其子之惡,莫知其苗之碩”,一個人不曉得自己兒女的壞處,更不曉得自己兒女的缺點,因為自己被愛心蒙蔽了;一個種田的農夫,雖然自己種的稻子天天在長大,但他也看不出來。所以愛心太過,反而會害了孩子。其實孩子的缺點就是我們的缺點,這是基因的遺傳來的。教育要靠自己的智慧,想要孩子好,不是光有愛心,一味的偏愛,光知道原諒孩子:孩子發表意見,可以有他的自由思想,但不是完全絕對自由。因此教育的問題不要完全寄望於老師或學校,而是要寄望在自己身上,寄望在自己的家庭。

  中國的教育從胎教開始,這已經給大家講過了,佛家同儒家講得一樣,一個孩子在娘胎裏就要開始教育。《禮記》裏早有記載,依照中國上古的道理,女性一懷胎,習慣就要改,看的書也不同了。其實胎兒在娘胎裏三個月,已經知道了,五六個月以後,父母吵架等種種行為,好事、壞事,他都清楚知道,這是知性,意識已經成長,不過他出生就忘記了,可是那個影響染汙得很深。所以中國文化教育是從胎教開始,父母兩個的意見,一切言談、行為,不斷地影響孩子,這種影響就是教育,就是我講《大學》的齊家之道,是要靠我們自己,靠自我內聖的修養來完成。

  順便講二三十年前我在台灣遇到的一件事。我的一個學生從師範大學畢業,去做老師了。有一天他回來跟我講教育的困難,他說親自看到有個孩子在學校裏愛罵人,國罵。所謂國罵,台灣當時術語叫三字經,“他媽的”三個字,連對老師說話也是“他媽的”,對校長講話也是“他媽的”。這個老師受不了啦,跑去訪問他父母。他父親出來,剛開始還非常客氣,一坐下來就把大腿褲子一拉,襪子一脫,一邊摳腳一邊說,老師啊,對不起,他媽的我兒子實在不好,我對兒子說:他媽的,你是不是在學校罵人啊?兒子對父親說:他媽的我沒有罵人啊;他媽的現在就罵人了;他媽的我現在沒有罵啊。這個老師趕快拔腿就跑了。原來他家裏就是這樣,父子兩個,你一句他媽的,我一句他媽的,都覺得沒有罵人啊!這就是教育。所以大家寄望學校來改進教育影響孩子,很難。

  教育從胎教開始,孩子的生活行為與父母家庭的教育關係太大了。譬如一對父母都憂鬱內向的,那個孩子在旁邊長大很難受啊。後來我告訴我的學生說,我有經驗,我父母都非常好,是了不起的父母,可是有一次我在書房裏看書,我父親跟母親不曉得什麼事吵架了。我難得聽到他們兩個人吵架,那時候我還很小,記得很清楚,他們吵得很厲害,我正在看書看得痛快的時候,看到父母兩個吵架,一下子火來了。我往吵架的父母兩個中間一站,說:不要吵了,你們兩個人吵什麼東西!當時是莫名其妙,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發了這個壞脾氣,就站在中間兩手一攔,對父母好像對普通人,吵什麼,我父親是非常嚴厲的人,非常威嚴,我這樣一吼,他真愣住了,瞪著眼睛看我,講不出話來。我母親也不敢講了,把背轉過去,兩人就不吵了。

  當天晚上,我父親告訴我:你長大了,現在你犯錯誤什麼的,我不會打你了,只給你講道理。他後來對我講話態度非常慈悲,也非常莊嚴。聽了他這樣講,我眼淚也掉了下來。(師講到此處,音聲哽咽)現在我講到這一件事,好像回到當年與父母相處的情景。當時我眼淚掉下來,不曉得為什麼,覺得是很嚴重的一個問題,心裏講不出一個道理來。我的父親看見我掉眼淚,他笑了,過來幫我把眼淚擦了,說:去讀書,奸好看書去,沒有事。我這個話就說明家庭教育的重要,父母的行為,會影響到孩子。

  西方教育方法講愛,但教孩子不能完全單純靠愛心哦!我們的古書裏有一句話要記得,四個字,“恩裏生害”,父母的恩情就是愛,過分的恩情、過分的愛孩子,反而會害了孩子。該嚴厲的時候嚴厲,不嚴厲的時候用愛,這是講齊家的道理,有誠意、有正心。我想告訴諸位,不管是做家長還是做老師的,都不要過度偏向於愛的教育,也不要偏向嚴厲,而是要先檢點自己,反省自己,這個就是大學之道,“致知在格物”。

  下午郭校長過來說,太老師啊,我原來認為《大學》“致知在格物”的格物,是對於物理這個東西要把它弄清楚,我昨天聽了您講,才曉得錯了。我說,你這個思想同王陽明當年讀書時一樣,王陽明那麼了不起的一個大儒家、大哲學家,年輕時對於《大學》的“致知在格物”,也是你這個觀念。你看王陽明的傳記,他為了這個“致知在格物”,怎麼格啊?他是浙江虞姚 人,拿個竹子放在前面,對著竹子研究格物。格了很長時間,非常用心,研究得吐血了,他才曉得錯了,格物不是這樣的道理。

達摩與格物之道

  格物之道是什麼呢?除了佛法,我們儒家傳統的這個東西真的很了不起,但是五四運動,大家推翻了傳統。其實幾千年前,佛學過來以前,儒家就搞得很清楚,“致知在格物”就是《楞嚴經》上講,“心能轉物,即同如來”一樣的道理。   修行上,“致知在格物”是什麼呢?就是達摩祖師告訴我們,禪修的時候“外息諸緣,內心無喘,心如牆壁,可以人道”。注意這四句話,“外息諸緣”,把外面物質世界的一切引誘、一切情緒都瀟灑的放下,就是格物了,不被引誘。“內心無喘”,不是不喘氣的意思,是心念知止而後有定,到誠意就是無喘了,呼吸也跟著自然靜止。“心如牆壁”,到此時,好像內外分離,外物影響不了內心了,就是初步的格物。“可以人道”,如此打坐修行,慢慢深入進步,就可以人道了。

  此前大家問李素美老師念佛、念咒子的問題,關鍵在誠意、致知。如果念一句佛號南無阿彌陀佛,把其他雜念妄想都清淨了,就是初步的致知格物,念咒子也是同一個道理。

  先休息一下,明天有時問我再給諸位做報告,希望大家先把《大學》這一篇好好背來。

第三天

  這三天大家都辛苦了。我感覺我們學校裏的人,每次舉辦這個活動都很緊張,因為深怕對大家的生活、身體健康、心情好壞沒有照應好。最緊張、擔心的是我,為什麼要搞這個啊!我給郭校長開玩笑,也是真話,我說我下一次再也不聽你的了。她很熱心,她媽媽李素美老師、舅舅李傳洪董事長(薇閣中小學),對辦這個活動都很熱心,希望對大家有好處,又怕大家得不到好處,所以來跟我商量。開始我鼓勵他們,大家做好事,可以把球丟給我,怎麼丟來我就怎麼接。她很高興,說要記住哦!結果她拋了好幾次球過來,我現在後悔了,今天告訴她,你以後拋球我不接了,太操心太辛苦了。

  大家講到打坐修行學佛,經常會有問題,可是很恭喜諸位,你們沒有人出問題。出問題的人有發瘋的、生病的,各種怪像都有,大家沒有經驗。我七八十年的經驗,知道那是非常嚴重的。其實大家在這裏過得還可以,我是晝夜在擔心,真誠希望佛菩薩、神仙、上帝,一切聖賢保佑大家平安、得好處,所以這個心理負擔很重的。

  當然大家也辛苦。我原來以為是親子活動,或者是討論家長如何教育孩子這麼一個活動,結果他們安排的內容不是這樣啊,原來大家是要求身心修養,這就變成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了。因此我覺得搞這一套,負擔太重,對大家要負責任的,因為辦學校不是做生意。

生於憂患的我們 生於安樂的你們

  我沒有跟諸位接觸,但我大概總結一點大家的心理,開始來的時候很高興,中間聽得很亂,現在有一點茫然之感,不知所從。又是靜坐,又是大學之道,又是達摩易筋經,美國那個同學包卓立還講什麼命運的改變,然後大家還提出來念佛啦,準提咒啦,亂七八糟的,兩三天下來不曉得是在幹什麼。我站在諸位的立場有這樣的看法,也許我的看法不對,也許大致上差不多。

  諸位注意,這一次主要提出來的是《大學》,沒有第二個,也沒有多的法門。諸位都是中年人,我是老年人,而且我這個老年人,八九十年來生活在中國歷史上一個大變化的一百年裏,大家不會懂的。像我這一生,出生時距離推翻滿清沒有幾年,接著五四運動,然後是北伐,都在變亂,童年在天下大亂的當中度過;剛剛成長又親歷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人侵略中國,全體老百姓都在災難中。接著八年抗戰,說是八年,前後加上十幾年,那真是家破人亡,這個國家民族支離破碎;剛剛結束抗戰,我們國家內部的黨派意識有紛爭,又發生內戰。此後我幾十年避世遠行,漂流在外,這樣一搞,我一生的時光就沒有了、報銷了。所以我說我這九十多年是生於憂患,死於憂患,沒有一天安定過。

  諸位不同呀,出生到現在最多也不超過六十歲,大部分三十多歲,生長在一個社會安定的時代。我常常說,不要忘記哦,因為諸位不大懂歷史,我們從小注意歷史,幾千年來,中華民族從來沒有像這二三十年這樣生活安定的,你們的運氣最好。

  大家也許還是感覺亂,對時代還是不滿。但是我可以告訴諸位,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社會,沒有哪個老百姓對於自己的時代是滿意的,人類社會永遠是這樣。中國有兩句古文,就是儒家的孔孟之道,也是道家的道理,叫作“獸怨其網,民怨其上”八個字。我常常告訴做官的人,搞政治要小心啊,要懂得中國文化,古人告訴你“獸怨其網”,你看養的鳥,養的狗,動物園裏頭的動物,多好的優待,牠舒服嗎?不舒服。鳥養在籠子裏有吃的,但失去了自由,動物關在動物園裏,並不比在森林裏頭舒服。魚給人家養起來準備殺的,雞給人家養起來也是準備殺的,牠們心裏不舒服的,“獸怨其網”,埋怨有個網把它圈住了,喪失了生活的自由,而且生命沒有保障。

  “民怨其上”,這個民就是人民,現代白話就是老百姓、一般人,都埋怨他上面的人。譬如孩子們,女兒也好,兒子也好,都埋怨父母,因為父母愛他,愛他就會管他,他不自由。老百姓呢,對上面的任何一個政府,任何一個政治制度,任何一個官吏,永遠都是埋怨的。任何時代,都沒有什麼民主自由,什麼共產主義、社會主義、資本主義、帝王思想,都是空話,因為這是人性的問題。

  你們這二三十年非常幸福;但我們近一百年的生命,經過多少波瀾。剛才說由推翻滿清開始,再征討北洋軍閥,接著是黨派紛爭的內亂,還有外國的侵略,這樣講我算經過六個朝代了。我們小的時候唱的都是“打倒列強,打倒軍閥,中國一定強”,列強是指外面的國家,歐洲、美國、日本,看不起我們,要打我們的都是敵人。

  我跟諸位生長的時代不同,所以看法有差別,思想有差別,教育有差別,文化也有差別。以這個時代的差別,一個老頭子希望大家要認識自己的文化,又要與西方科技文化配合,才能瞭解如何能得到修養。有修養要幹什麼?四個字,“安身立命”,身心能平安,看通一切,看明白一切,安身立命。這一次,大家講要打坐修行,我覺得這是很嚴重的問題,所以我想引一個正路給大家,特別提出中國傳統文化的這個大學之道,三綱八目,再加上七證,如何修養的七步功夫,如何打坐修心,佛家道家基本上也都離不開這些,事實如此啊!   大家在這裏這幾天當中,聽了比較多的課,也許搞亂了,有茫然之感。

  其實不亂,是統一的,只有一個東西。所以我叫諸位把《大學》這一篇抓住,就是“知止而後有定”,“致知在格物”,注意啊,這是與仙佛之道同一的根本。

打坐念佛為什麼

  至於說要打坐、念佛、修行,請問為什麼?諸位想修行了生死,跳出現在的世界,修成功,成仙成佛,那是遠大的目標。世界上有沒有仙佛?有啊,但我到現在還沒有看到過。以我的決心,什麼都學過了,真找一個仙佛,我覺得有問題,不要盲目迷信。所有仙佛修行之路,都是要從人道做起的。

  大家都說看我的書,可是這兩本書沒有注意,第一本是《論語別裁》,講菩薩聖賢作人做事修養、行為的。第二本是《原本大學微言》,從身心上開始講修養,到如何正心誠意,齊家治國平天下。所謂仙佛之道也就是這個根本,希望大家仔細參究清楚。

  我的話是真話,不會騙你的。人沒有做好,想學佛法,是錯誤的。我們舉一個例子,大家這兩天懷疑,譬如社會上學佛的,念南無阿彌陀佛,好不好呢?當然好。念佛法門同安那般那呼吸法,靜坐法,配合起來更好。怎麼配合呢?據我所知,李素美老師這兩天也與諸位談過一點,談她的經驗。可是大家把它連起來沒有?不知道。

  譬如說這個準提法,我幾十年前開始出來講,我有個準提法的儀軌,分成兩個部分,一部分是生起次第,一部分是圓滿次第,同西藏的密宗、原來中國的密宗,以及後來留在日本的密宗,都不一樣。少數同學學了,自己還沒有學好,就在外面做大師了,也許是傳法的錯誤,現在變成外面很普遍在修這個法門,我也無可奈何。這個準提法是必須要專門修持的,所謂專修,是人出家了,直接修這個;在家也可以,但須要真正放下外緣專修,才能走上成佛之路。不過準提咒不同,不須要管吃素與否,它這個咒語的威力很大,很特別,不管你在家出家,只要誠懇的唸,專心;心就得感應。

  所以不要自己亂搞,找麻煩,又迷信把修準提法當成做生意的觀念,假使得了灌頂,就自以為很了不起。這沒有什麼了不起,只有起不了。達摩祖師有幾句話告訴大家,“諸佛無上妙道”,佛法是無上的大法,“曠劫精勤”,不是這一生修的,是多生多世修行累積起來的;曠劫這兩個字,代表多生多世所累積起來的功德。精勤,是多生多世很精進勤奮的修持,所謂精進,求得福報的成就,這才跳出了世間法,成佛。達摩祖師對二祖說,“諸佛無上妙道,曠劫精勤,難行能行,非忍而忍,豈以小德小智,輕心慢心,欲冀真乘,徒勞動苦”。他是罵二祖,你跪在這裏求法,說吃了多少年素,修行了多少年,做了多少好事,來求大法,你這是小忠小信,輕心慢心,把佛法看成這麼容易啊?自己認為了不起,豈能成功?就這樣罵他。

  大家在現在這個環境,都很有福氣,生活無憂,或者憂少一點,比我們幾十年在大風大浪中打滾好多了。像我們碰到戰亂的災難,隨時準備為國家犧牲,還要去修持,那個難了,不像諸位有這麼好的福氣。

有義語 無義語

  那我再講一點給大家聽聽,譬如念佛,南無阿彌陀佛就是大密宗。世界上有兩種修為的大路子,諸位不是學佛學打坐嗎?所謂修持的方法,一種是有義語,一種是無義語。有義語是什麼?有意思,有道理可講,你看得懂,這叫有義語,是有意義的話;一種是無義語,沒有道理的話,就是密宗,禪宗裏頭也有無義語。譬如禪宗說什麼是佛?庭前柏樹子。什麼是佛?乾屎橛(乾的狗屎)。這個乾的狗屎與學佛有什麼關係?毫無道理,是無義語,你要去參究。又譬如準捉咒語,“南無颯多喃,三藐三菩陀,俱祇喃,怛姪他,嗡,折隸主隸準提莎訶“。什麼意思啊?你懂嗎?再如基督教禱告,最後說“阿門”,什麼意思啊?這些可以說是無義的,也可以說是有義的,但是是很深奧的義。如果你不加分別意識誠懇的念,它的功德、功效就出來了。可是大家呢?學這個密法的咒語,又求這樣、又求那樣,又相信、又懷疑,這不是給自己開玩笑嗎?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裏講,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像觀音菩薩化身二十一尊度母,有紅度母、綠度母、黃度母、白度母,因為眾生有這個需要嘛,有人想升官發財再成佛,有人想出家再成佛,各有各的需要,佛菩薩就化身千萬,告訴你很多的無義語,讓你去修,引導你,這就是教育的方法。他不是騙人哦,你修到開悟了,就懂得那個無義語的意義了,那是在沒有道理的話裏頭有最高的道理,這就是密咒,密訣。

  譬如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整個是大密咒。梵文“南無”翻過來是“皈依”,不翻過來是秘密咒。我姓南,初到台灣時,台灣的文化、佛教都很衰微,我發動鼓勵一個同學印經,然後提倡起來,把中國文化帶起來。當時有人懷疑我根本不姓南,說“他為什麼姓南呢?因為他學佛嘛,南無阿彌陀佛啊”,我說我真的姓南,他說“我知道啦!南老師你不要騙我,你是南無阿彌陀佛的人啊”。好吧!他們講阿彌陀佛跟我同宗,同宗就同宗吧。

  那麼梵文的namo翻成南無,是唐朝的音,現在廣東話、客家話、閩南話,這個“無”唸“某”,也是唐朝的音。台灣話“有”字發音是“無”(wu)。無(wu)啊某(mo)啊?某(mo)啊(台灣話:有沒有?沒有)。所以南(na)無(mo)兩個字,你唸南(nan)無(wu)就錯了。

  剛才講南無兩個字是什麼意思?皈依。先把這個有義語拿開,只有四個字了,阿,彌,陀,佛,實際上是三個字,三個音,它既是有義語,也是無義語,要是不給你翻譯,你只管誠意念下去,一定得度,一定得救。

  阿是開口音,梵文“啊……”整片光明起來了,阿代表什麼?無量無邊。彌是什麼呢?彌是壽,時問。阿彌……無量壽,沒有生死的,這個時間是永恆的存在。陀是光明。所以阿彌陀是無量壽,無量光,自性光明得到了,修持成就,不生不死。佛,就是大澈大悟,成道了。阿彌陀佛是這麼樣一個秘密,都是大科學、超科學的。

  大家這些密咒學了很多,我就笑,不要學密咒了,大家不懂。譬如有些咒語,觀音菩薩的大悲咒,“娑囉悉咧”,那是在下雨呀,天上甘露下來,“娑囉娑囉,悉喇悉喇”:又如唸普庵咒可以超生一切的小蟲,吒吒雞呀雞呀,吒吒雞呀,雞雞吒啊,那是鳥在吃蟲耶。所以佛告訴你“一切音聲皆是陀羅尼”,一切音聲都是咒語。

  我勸大家不要搞這個,一邊忙著顧生活,又想發財,又想生孩子,又想兒子做官發財,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還一邊念佛。拜了佛,吃了三天素,又想上西天,又想回來買股票,買不到股票,又說阿彌陀佛不幫忙,又埋怨。這個是幹什麼啊?一切眾生沒有辦法。不要浪費時間啊,除非你剃了光頭出家。不過,不是出家這輩子就能修成哦,準備三輩子、七輩子,慢慢修吧!修到大澈大悟成就。

富蘭克林十三條

  歸納起來,教你大學之道,“致知在格物”,所以你要知啊!這樣無知、盲目的去搞這一套幹嘛呢?

  這幾天美國的同學包卓立也很發心,跟我們郭校長一樣,一心想貢獻大家。他很慈悲,他是美國人,也跟我一二十年了。人自己生命怎麼改變自己?他昨天提出《了凡四訓》改變自己,這個是修行;他又提出來富蘭克林,今天也查了,富蘭克林有十三條自己反省的戒律,看了很令人佩服。這個大家可以抄起來,要就抄寫,不要就算了。郭校長會把資料放在學校的網站上,大家可以自己去看。

  這十三條反省,合乎大學之道誠意正心的道理。所以希望大家這次回去,理解參究這個道理,就是如何修證自己,作人做事要誠意正心,朝著齊家治國平天下這樣的道路走,先從自己開始做起,慢慢影響這個社會。

  大家注意,剛才提到這二三十年,是中國歷史上幾千年來沒有碰到過的太平時代,大家該滿意了啊!如果大家自己不曉得保持這個安樂、太平,再糊塗亂來,可要會變亂的啊!古人有兩句話,“寧為太平雞犬,不作亂世人民”。我們七八十年都在這個亂世裏頭,自己修過來的,至少像我在亂世裏頭,自己搞懂這個道理,如何完備自己,如何堅強自己站起來。這個就是修持,就是心性修養的道理。

  我內心感覺很對不起大家,郭校長她們好心辦的這個班,可是在我覺得,大家在外面玩得很痛快,跑到這裏受罪,搞了兩三天,莫名其妙的回去,這個不是造了業嗎?所以現在有抱歉、難受的意思。

  我今天晚上作了一個總結論,大家回去打坐修持,須要記住《大學》的,“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這一段裏頭,“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脩”,要特別注意,這個就是咒語。

  不過大家看了會不注意,很輕視的,因為它是有義語,有道理給你講,有條路給你走。人很奇怪的,愈騙他,沒有路給他走,他愈去摸索。明白告訴他這一條路,反而不走了。叫你念個咒子,傳給你,很高興哦,拚命修,因為無義語嘛,愈不懂,愈摸不清楚的,反而愈重視。

  千萬要注意,念佛也好,念咒子也好,有義語也好,無義語也好,這些秘密都給大家講了,我幾十年辛苦的秘密都告訴你了。還有,世界上有兩個東西,一個自力,一個他力。學佛學禪宗是自力,靠自己的心理意志解脫出來,站起來;信仰宗教是他力,靠信心。譬如天主教、基督敦、佛教、道教,世界上很多宗教,大家曉得的這幾個是大宗教,實際上全人類、全世界存在的大小宗教還有幾百個。印度有印度教、耆那教,各種教都有:還不止印度,基督教、天主教也分門派。信仰宗教就是靠他力,靠主宰,靠上帝,一切理由都不問。佛教也是,有時候人對自己沒有信心,求一個佛、一個菩薩的他力幫忙,所以念準提咒、念阿彌陀佛、念大悲咒,都是靠他力。密宗到最後也是自力,先從他力咒語把你帶進門,最後靠自力解脫,大澈大悟成佛。所以真正到了最高處,最後都是自他不二,並不矛盾的。

咒語

  今天很坦然的把秘密都告訴大家了。譬如中國人很流行的一個咒語,就是觀世音菩薩傳出來的白衣大士神咒,大家現在大概都不留意。像我的母親活一百歲,她一輩子唸這個咒。我十九歲離開她,後來就沒有見過面,我對她很歉然;但是她很放心,她知道我在外面做些什麼,在這個大風浪,變亂當中,一切非常放心。她悄悄告訴孩子們,我在外面幹什麼,她都清楚。後來她一百歲了,臨終以前告訴一個孫子,她說:“你不知道的,我夜裏睡覺,夢中有個很威嚴的天人,有鬍子,他會告訴我,你的兒子在外面做什麼,所以我很清楚,一點都不怕。”你看抗戰八年,都沒有消息啊!我們那邊也淪陷了,不能通信,不知道生死存亡。後來國內變化,我到台灣,三十六年彼此也沒有通信,但她很放心,因為她唸白衣神咒。

  這個秘密,是我的孩子告訴我的。我母親原來不認識字的,她學白衣神咒的時候還問我這個字怎麼讀,我小的時候讀書認得字,我就告訴她這樣,這樣。

  我的太太是九十多歲去世的,她一生到臨終,都唸我教她的一句“嗡嘛呢唄咪吽”,最後安然放心而去了。

打坐切忌

  大家今天難得碰到一次,辦這麼一個活動要使人人得好處、得平安,所以我心裏負擔真的太重了。

  這裏最後還有一個問題答覆,今天有人說,有一位年輕朋友,打起坐來眼睛看到東西。這樣的人不少,你打坐要注意。有些人有時候打坐坐好了,眼睛前面會看到東西,慢慢的看多了,會知道一些事,小事很靈,但大事不準。這有些是前生修持經驗帶來的,實際上是腦神經科學,這個氣經過了視覺神經,通過眼睛可以看到東西。大家千萬不要走這個路,如果普通道理不懂,光在眼睛上注意,會著魔的。最好將它關閉了,關閉就是不理,把眼睛的視力精神回過來到後腦,看空,可以關掉它。否則必然出問題,不要迷信。

  眼睛為什麼有這個作用呢?大家試驗一下看看,眼睛注意看前面,不要眨。馬上緊急一閉,前面的影像還留著吧?有沒有?大家都有這個經驗。其實眼睛看到前面東西是過去的影像留在這裏,這是唯物的,視覺神經發起來,然後配上迷信的觀念,就變成眼睛看到影像,這不是真的眼通哦!真的眼通要明心見性,空念頭以後,身體空了,所以是另外一個作用。現在答覆了這個問題,好了,再見,祝大家前途無量。

(整理:劉雨虹)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