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81438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上冊之三、對學生家長研修班講話

三、對學生家長研修班講話

(二○○九年十月九日至十一日)

第一堂

  諸位家長第一次見面,我們就都不客套了。很抱歉我這幾天眼睛不大好,正在治療當中,看大家看不清楚。古語有一句話叫做“霧裏看花”,我現在的眼睛看一切東西,就像在雲霧裏頭看花一樣,只有個影像而已。

亂世出聖人

  我看到我們這裏為大家安排了靜定的課程,這件事情我要特別聲明一下,靜定不是修道,也不是學佛,而是中國傳統文化幾千年來,對於自己人生修養最基本的一個東西。在兩千多年前,這個階段奇怪得很,東西兩方都出了聖人。中國有老子、孔子,印度有釋迦牟尼,歐洲有蘇格拉底,這個階段是出聖人的階段。差不多在同一個世紀當中,像太陽一樣,白天從東方升起,晚上就到了西方。我們現在是二十一世紀,如果拿這個觀點去研究一百多年來世界的歷史,那是非常有趣的。

  我們現在叫這些古人為聖人,在我的觀點看來,凡是時代最亂、最衰敗的時候,就會出聖人。所謂聖人也不過是時代的醫生,整個時代有病了,就會出現了不起的人做醫生,治時代的病,也是治人類的病。我這個觀點差不多是個定律了。再回過來看東西方的歷史文化,一個時代衰亂到極點就會出聖人,出現了不起的人。其次就出英雄,英雄比聖人差多了,英雄是征服世界,雖然也有安定的作用,但不及聖人,不是根本之道。聖人不想征服世界,只想使世界人類能夠平安。

  我們現在在這裏靜坐,就是求證自己身心的一個修養,這是中國文化從上古開天闢地以來,一直流傳下來的。大家都聽過四書五經,我們第一部講歷史的書叫《書經》,也叫《尚書》,裏頭講上古文化,自黃帝以後,唐堯、虞舜、大禹,這三代我們歷史上稱為“公天下”。因為這三代的政治文化正如現代人所講的民主、自由,雖然有君王,但是唐堯、虞舜、大禹這些君王是公眾選出來的。那時候不叫民選,叫推舉,由老君王讓位給大家推舉出來的人。唐堯傳位給舜,虞舜傳位給大禹,大禹治水,使中國農業社會打好了基礎,這三代叫做禪讓的時代。所謂禪讓,在古文是四個字,“推位讓國”,自己年紀大了,覺得沒有餘力,不能有所貢獻了,就選拔另一個人出來接手。

  唐堯選拔了大舜,舜是孝子,你們講兒童教育要注意哦,唐堯、虞舜、大禹這三代的家庭都是問題家庭。唐堯是聖人,可是他的兒子“丹朱不肖”,作人不像樣叫做不肖。舜的父親也是一個亂七八糟的人。古來聖人、孝子、忠臣,多半是出在有問題的家庭。譬如我們講二十四孝中的孝子,你聽二十四孝好像很了不起,你研究一下,二十四孝都是出在有問題的家庭。正如《老子》的兩句話,“六親不和有孝慈”,家庭有問題才出孝子,為什麼要求要有孝子啊?家庭沒有問題自然各個都是孝子嘛!不用再特別要求有個孝子。“國家昏亂有忠臣”,為什麼需要忠臣啊?一定是國家出了問題,國家不出問題每一個都是忠臣嘛!所以老子的話講得很徹底,“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你看歷史上許多人物就是這樣出身。

  我講到這兩句話,同時也告訴各位家長們,不一定要望子成龍。我常常說家長們有罪過,把自己一生的缺點、遺憾都拿來要求自己的後代,加強他的負擔,這是很罪過的。我本身很感謝我的父母,只管著我不要亂來,不要求我別的,甚至還要求我不要讀書、不要出去做官。我的祖母、我的父母都是這種想法,只要我規規矩矩作個人,有口飯吃。我是獨子,沒有兄弟姊妹,可是我硬要出來到處遊學,他們也沒有堅決反對。

十六字心法

  因為講到聖賢,前面這一段把話扯開了,現在講回中國傳統三代關於靜定的修養。堯傳給舜,舜傳給禹,把國家交下來,這是公天下。大禹死前也想推位讓國,可是找不到合適的人。大禹死了以後,全國人民把他的兒子啟推舉出來,大禹以後從此變成家天下,一代一代傳下來。所以我們中國文化推崇的,是三代以上主張的公天下,你看孔子、孟子,儒家、道家,隨便哪一家,都是推崇公天下的。

  堯、舜、禹三代除了傅承國家政權以外,也傳心法,這個心法就是我們說的修養,怎麼樣修心養性,也就是靜定的道理,不要看到靜定就認為是學佛修道,在中國文化中,修心養性的方法簡稱叫心法,由唐堯傳給大舜,大舜傳給大禹。   他們傳位的心法只有十六個字: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

  “人心惟危”,現在國家給你去管了,你要注意啊,世界的人心是很危險的,人的心理有善惡,是相對的,不善則惡,所以說“人心惟危”。古文很簡單,中國文字幾千年保存下來,幾個字就包涵了很多的內容。“道心惟微”,你做皇帝要修養自己。做家長也同做皇帝一樣,要先修養自己,修養自己心性的學問,太難了。“微”,你看不見摸不著的,自己的思想情緒太微妙了,這個微是代表微妙。等於印度釋迦牟尼佛的佛經翻譯過來,什麼叫做微?“不可思議“,你不能想像,也不能討論,我們這個心性的活動、這個思想情緒是摸不著、看不見的。在古文是那麼簡單的兩句話,傳位時就告訴繼位的人:你注意哦,做國家的領袖,“人心惟危,道心惟微“,要找出自己修養中不可思議的那個道德方面的功能。

  “惟精惟一”,這是本身內在修養的工夫了,你心念不要亂,萬事要很精到。這個精字解釋起來很難,你看到的是精神的精,但什麼叫精?我們小的時候讀書,同學們講笑話,什麼是精啊?吃了飯就精嘛,為什麼?青字旁邊一個米嘛,飯吃飽了就精了,這是小時候我們同學講的笑話,因為精字很難解釋。我們都曉得精細,這個講起來容易明白,“惟精惟一”,修養方面是唯一,心性自己要專一,要是有一點不小心,我們這個心性就容易向惡,向壞的路上走。後來佛學傳過來,古代禪師也有兩句話,“染緣易就,道業難成”,社會的環境、外界物質的誘惑,容易把我們自己清明自在的心性染汙了,一個人學壞很容易,就是染緣易就。“道業難成”,自己回過來想求到惟精惟一這個修道的境界,很難成功,太難了。這是借用佛學的話,解釋我們自己上古傳統文化的“惟精惟一”。

  “允執厥中”,善與惡,是與非,好與壞,對與不對,世界上一切的事情都是相對的。譬如剛才我來以前,那位李老師給我唸一篇家長的報告,講做善事、做事業的辛苦。其實,善與惡是相對的,我們沒有智慧做事情,有時候因善因而得惡果,做善事變成很壞的結果;有時候無意做了一件不大對的事情,卻有很好的結果。這個裏頭的道理太難了,作人處事,並不是一定說作好人就對了,那世界上好人都對了,壞人都不對了嗎?不是這樣。治理國家、作人做事、講自己的修養,都很難,所以要“惟精惟一,允執厥中”,把握中道。要治天下,有時候要用看似不善的方法來做,如何用看似不善的方法達到善的目的呢?這個是智慧了。

  這四句心法就是堯傳給舜、舜傳給大禹的三代修養的口訣,出自《書經》裏頭的《大禹謨》,謨就是謀略,也就是現在國家重要的文告。

  堯傳位給舜時,自己已經一百歲了;大舜傳位給大禹的時候,也快要一百歲了。因為大禹治水有功,大舜把國家傳給了他,自己渡過長江,到湖南、廣西去了。現在歷史上還有一個疑案,大舜據說死在湖南九嶷(yí)山一帶,究竟死了沒有?道家的《神仙傳》上說他在這裏成仙了。 舜的兩個太太娥皇、女英是堯的女兒,她們為了找舜,就過了長江來到湖南,準備到廣西尋找大舜,結果得知丈夫死在湖南。湖南洞庭湖有一種竹子叫湘妃竹,傳說是娥皇、女英為了思念丈夫,在那裏哭啊!淚都流乾了,淚水流到這個竹子上,留下斑斑的痕跡,所以這種竹子叫做湘妃竹,故事很美。後來道家的書上說,她們兩姊妹死後變成了湘君,管理洞庭湖。這些都是無法考證的神話故事,但是你仔細研究,透過它的內容,裏面有高深的道理。

孔子一生的修養

  我現在閒話講多了,不要離開本題,不要把靜定看成學佛修道,它是講身心的修養,過去是這樣傳下來十六個字。

  到了春秋戰國的時候,天下亂了,那個時候不但中國亂,印度、歐洲也在亂,都一樣的。因為我們現在的人書讀不多,只知道中國有春秋戰國,那個時候的歐洲,一樣是混亂的時代,印度也是,這個地球的命運是很有意思的。這個時候,孔子出來整理了中國幾千年來的古書,集中起來叫做六經,現在我們傳下來的有五經。比如《詩經》,社會亂的時候老百姓心裏有許多講不出來的話,就用唱歌啊、作詩啊,來諷諫政治。孔子整理的時候,有些太低俗的不要了,把好的集合起來叫《國風》,代表某一個地區的風氣,某個時代的情緒。

  孔子整理了《詩》、《書》,《書》就是剛才我講的《書經》,是中國第一部重點記錄歷史文告的書,記載了心法的傳統。最後孔子自己著一部書叫《春秋》,講春秋時候天下變亂的歷史,是他記的賬,只記賬哦!譬如說“二零零玖年,秋天,太湖大學堂跟大家聚會”,孔子只這樣記,至於內容是什麼,沒有寫。他後來的學生,根據孔子的記載加以發揮,再記下詳細的內容,就有了《左傳》、《公羊傳》、《穀梁傳》這三傅。

  從傳心法講到孔子,孔子用一段話講自己心性的修養,你們注意哦,心性修養很難,不像佛家、道家講打坐、飛升,沒有這個事。孔子一輩子做學問,他說:“吾十有五而志於學”,十五歲就曉得立志了。孔子是個孤兒啊!生活環境很可憐的,年輕時很辛苦,父親早逝,家裏很窮,他什麼最苦的差事都幹過。聖人是從苦難中磨鍊出來的,你們諸位太幸福了,每個孩子都是皇帝、都是公主,哪有這麼好的?我小時候都沒有經驗過這麼好的生活,我也是自己磨鍊出來的啊!同樣的道理,孔子說,“吾十有五而志於學”,十五歲立志求學,“三十而立”,到三十歲確定了學問、人生的道德修養是這個樣子,真正站起來。

  從十五歲到三十歲,這十五年間,孔子痛苦得不得了,所以他說自己三十而立,這個人生磨練出來的學問,在三十歲確定了。“四十而不惑”,三十歲確定做修養的學問、磨練自己,有沒有懷疑?有懷疑,搖擺不定的。自己生活的經驗,有時候明明做了好事,卻得了很壞的結果,很受不了;有時候心裏反動,就要發脾氣了。所以古人有兩句話,“看來世事金能語,說起人情劍欲鳴“,這兩句話怎麼講?看來社會上只有錢會講話,大家只要送錢就好了,拿錢給人家就一切好辦,”看來世事金能語“,要做官拿錢去買。“說到人情劍欲鳴”,講到人的心理啊,刀劍就要拿出來殺人了,世上人心太壞了,會氣死人的。我引用這兩句話是說明孔子三十而立,再加十年用功作人,十年讀書,十年修養,“四十而不惑”,才決定要做一個好人,不能做壞人。雖然“三十而立”,但看法還會有搖擺,可見修養之難啊!

  四十而不惑,再加十年作人做事,“五十而知天命”,這才曉得宇宙觀、曉得人生命的意義和價值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們人怎麼會生出來?人為什麼生來是男是女?為什麼在同樣的環境,每人的經歷統統不同?為什麼有的人一輩子很享受,有的人永遠很痛苦?這裏頭有個道理,“五十而知天命”,換句話說,孔子講自己到五十歲才曉得宇宙萬有有個本能的因果規律的作用,都是十年十年的磨練。

  再加十年的修養磨練,“六十而耳順”。我們小的時候讀書,老師講的也聽不懂,同學們講笑話,什麼叫耳順?有同學告訴我,孔子以前大概耳朵聽不見,到六十歲挖耳朵挖通了,這是小時候同學們講的笑話。其實耳順就是看一切好的、壞的,聽人講話對的、不對的,聽來都很平常,都沒有什麼,就像做飯一樣,修養的火候到家了,好人當然要救,壞人更要救,這是耳順,“六十而耳順”。

  再加十年,“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得道了。你們現在教孩子們讀古書,看看孔子幾十年的修養,到七十以後,他真正的大徹大悟了,是這麼一個過程。

大學提出的方法

  我現在為什麼提到孔子一生的修養呢?他死後,繼承他心法的弟子是曾參,曾子作了一篇文章叫《大學》,我前些年出了一本《大學微言》,就是講這個。現在好像很多人提倡讀古書,今天有家長帶來一本書,叫什麼《私塾手冊》,裏面收錄我講的話,但我根本沒有講過,這是不對的。而且現代人為什麼要提出私塾兩個字啊?這很奇怪。要知道我們推翻滿清到現在只有九十幾年,還差兩年到一百年。這是把歷史分一個階段,因為民國元年以前都是帝王政治。

  推翻滿清以後,民國元年開始,我們學西方文化的政治體制、教育體制,成立了教育部,把所有的教育由國家包辦,推行普及教育。所以學校是國家辦的,如果私人家庭辦學,就叫“私墊”,政府會干涉你。過去沒有“私塾”,私人辦學叫“蒙館”,“私塾”是學西方文化體制改制來的通行名稱。中國過去幾千年的教育,政府沒有出過一毛錢,都是老百姓自己家裏開“蒙館”教出來的,不用登記申請,因為政府不干涉,而社會公認、許可。現在為什麼寫一本書叫做《私塾手冊》,為什麼要跟時代來對立?妨礙自己幹嘛呢?這個不通嘛,從書名就不通,還亂出書,會害死人的。而且還說引用了我講的話,我沒有講過私塾了不起的話啊!我雖不同意現代教育的體制,但現在我在搞教育,可是我有遵守時代法令,登記備案的啊!我們自己的國家、自己的政權,不管這個政權怎麼樣,將來交給歷史去評論就好,我們做當代的人,就要遵守當代政府的法令,遵守當代社會的規則,要改變也是慢慢的改變,非辦私塾不可是行不通的。而且現在兒童讀經也在亂讀,把孩子讀壞了。

  現在我們回過來講曾子。曾子受孔子的教導,著了一本書叫《大學》,你們都讀過的。大學是大人之學、成人之學,就是講身心修養,這就是中國教育的基本。我常說我們這一百年來,教育沒有方向也沒有目的,究竟想把我們的孩子教成什麼樣子?沒有一個方向、沒有一個目標,方法也有問題,所以我們要重新思考。像《大學》這一篇,就確定了中國教育的目的和方法。什麼是教育的目的?就是教作人;作人從什麼開始?從心性修養開始,作一個堂堂正正的人。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這是綱要,明德、親民、至善,古人叫“三綱”。下面修養的程度有七個階段,“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這個“定”不是講靜坐,不必盤腿,隨時站在那裏也好,坐在那裏也好,在生活行住坐臥四個形態之間,就是修養心性的定。“知止而後有定”,知止,有定之後呢?“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才能發生智慧,“慮”是自己內在的智慧,“慮而後能得”,得到什麼?得到“明德”了,大徹大悟,見到生命的本來面目,曾子把這種心性修養的成就稱為“明德”。所以《大學》裏頭講,“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脩身為本”,這七個階段就是學問修養的程式。

  注意“知”跟“止”這兩個字,人一出娘胎就有個知道的作用,譬如嬰兒生來,肚子餓了就曉得哭,要吃奶;冷熱過份了,他也曉得哭,這個知性是天生的。但是“知止”,注意哦!知止並不是說把能夠感覺知覺的這個作用停止了,這就錯了,是要自己引導知性向一個最好的路上走,選定一條心性寧靜的路給自己走。

第二堂

  你們諸位最多不到五十歲,在我的眼中是年輕人,就算超過五六十歲的人我也叫他是年輕人,六七十歲是生命中最好的年齡,我想你們大多更年輕一點,因此我就很直的跟你們講話。 社會文化變亂的時代   你們諸位家長跟我一樣,命不好,生在這一個時代,一個社會文化都發生大變亂的時代。尤其在我們中國,是幾千年未有的巨變,舊的文化打倒了,新的文化還沒有建立,是很痛苦的一個時代。現在的你們所感覺到的麻煩痛苦,不如我的深刻,我是從小看到現在。所以我說自己經過了五六個階段,一切看得很清楚,但很不幸的我還活著,活在九十多年的憂煩痛苦中,看自己的國家,看自己的民族,總是希望自己的國家民族走上最好的一條路。

  我們在這裏辦了這個太湖大學堂,實際上的目的是溝通,溝通什麼?溝通東西文化,東方與西方,把西方科學與中國人文的文明相結合。我們這一百年來的文化是輸入的,都是從外國搬進來的,用得對不對,不知道。幾十年前我就說過了,從我開始,中國文化要輸出,向外傳出去。至少你們有機會在這裏碰到,有些外國的著名學者,都來這邊找我,這是文化的出口耶!

  過去我們中國人崇洋媚外,對外國文化崇拜得不得了;你們現在也一樣,也都想要孩子們出國唸書。可是你看這一批外國有名的老科學家、學者卻來找我,實際上他們是來找我們的中國文化,想帶回去融入西方,挽救人類社會。你們這次剛好碰上幾位,在這裏是常有的事。我說這些話的用意,是說中國人要自強,自己的文化斷根了,要怎麼去建立,這個題目太大了。

  現在我看諸位,你們還是年輕人,都寄望兒女的教育好,記住我前面講過的話,不要只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你們現在都只生一個,嬌慣得不得了,已經害了孩子。你們的孩子在這裏,你們是家長,我們等於一家人,我講句在外面不大好講的老實話,我寄望的是後一代能站起來,這一代是沒有希望了。但是我們這個願望是不是做得到,不知道。所以我認為現在不單是孩子教育的問題,家長更要重新受教育。我講話很直,請大家深刻的瞭解,不要只是望子成龍,不要只是望女成鳳。你們每個人心裏都覺得自己的孩子了不起,要好好培養。我不是講過嗎?做父母有個錯誤的觀念,把自己的缺憾,一生做不到的事,都寄望在下一代身上,這是一個罪過,不可以的。

讓孩子能自立

  我的經驗告訴你,對孩子們不要這樣溺愛,舉一個小的例子給你聽。中國商業發展到今天,在歷史上有名的大商人,一個是晉商,山西的票號很有名,第二個是安徽的徽商,揚州是安徽徽商的天下。從古代到現在,徽商對文化、工商業發展的貢獻,可說是第一位。你們沒有研究,也沒有看過這類書籍,中國有十大商幫。講到做生意,徽商是第一,晉商第二,寧波是近代的,江南有龍遊商幫,廣東有廣東商幫等,這十大商幫大大影響中國的經濟。安徽的人不止對經濟財經的發展有貢獻,對中國文化也有貢獻,尤其是安徽的婦女。你們家長之中婦女很多,我常講中國文化能夠維繫五千年,是靠家裏有一個好太太、有個賢妻良母,不是靠我們男人。現在我簡單跟你講一個例子,就是安徽婦女的貞節牌坊。貞節牌坊以前在中國是了不起的,現在留下來的在安徽最多,家庭中的婦女為中國文化挑起了擔子。

  說到安徽人,我們經常說笑話,我的朋友很多,各地都有,看到湖北人,哦!你是九頭鳥啊!開玩笑的,九頭鳥不是罵人,是講湖北人了不起(因為明代有個時期出了八九個耿直的大臣)。我說十個九頭鳥抵不過一個江西老表,十個江西老表抵不過一個九江老,十個九江老抵不住一個安徽老母雞,這是講笑話,民間的笑話是真話。

  他們安徽朋友告訴我,安徽人很辛苦啊,對自己出身很威慨。你注意聽,重點在這裏:“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二三歲,往外一丟”,古代的孩子是這樣,父母對孩子用心培養,忍心把十二、三歲的孩子送出來當學徒,絕沒有像我們現在父母對孩子這樣溺愛。我們當年也是這樣。像我十九歲離開家,十年後抗戰勝利才回家短期,以後至今再沒有回去過啊!也沒有靠兄弟父母朋友的幫忙,都是自己站起來的。一個孩子要自立,只要希望他有一口飯吃,不要做壞事,出來做什麼事業是他的本事與命運。 你看安徽的朋友,十二三歲就去做學徒了,跟著學商,到外地發展;長到十七八歲或二十歲回來,家裏給他訂婚了,舊時訂婚男女不必見面的。討了老婆,過個一兩年又出來了,出來七八年,甚至十來年才回去一趟。所以安徽的男人對這些好太太都非常感激,老了為她修個貞節牌坊。

  我也是十八九歲自己混出來的,我不是偉人,你看那些偉人們都是自己站起來的,沒有什麼教育,都是自學出來的。我再一次跟你們講,不要只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現在講愛的教育,中國古文有一句話,“恩裏生害”,父母對兒女的愛是恩情,可是“恩裏生害”,愛孩子愛得太多了,反過來是害他不能自立了,站不起來了。

  現在沒有時間,簡單明瞭四個字,“語重心長”。你們不是要讀古書嗎?教孩子們讀經,你們自己先要會。我以前講話,只要說我這一番話是“語重心長”四個字就完了,不要說那麼多。話講得很重,很難聽,我的心都是對你們好,希望你們要反思。並不是叫你們不要愛孩子,哪一個人不愛自己的兒女啊?我也子孫一大堆啊!我讓他們自己站起來。

  大家曉得我的孩子有在外國讀書的,有一個還是學軍事的,是西點軍校畢業。不是我鼓勵他,也不是我培養他,他十二歲連A BC也不認得就到美國去了,最後進入軍事學校。他告訴我:“我不是讀軍事學校啊,我是下地獄啊!”我就問他說,那你為什麼要考進去呢?他說:“爸爸啊,我離開家裏時向祖宗磕了頭,你不是說最好學軍事嗎?我就聽進去了。街上的西點麵包很好吃,所以我就想到讀西點軍校。但是好受罪啊!”沒有辦法,他也是自立的啊!要靠自己努力出來的。

灑掃應對的生活教育

  話不要說長了,現在你們大家都講讀經,講老實話讀經是我發動的,悄悄推廣開來,因為中國文化的根根斷了,想把它接上去,到現在二三十年了。初期是李素美老師跟郭姮晏校長她們到全國各地去推廣的,送書給買不起書的家庭,提倡讀經,《千字文》、《三字經》啊,是這樣開始的。一般人搞錯了,以為我們提倡讀經,事實上我們是主張讀不起學校的貧窮孩子,在家裏自己學,中文、英文、數學,一齊來,並不是要中國專出詩人。現在到處提倡讀經、辦私塾,這是錯誤的,讀了經什麼學校也不進,科學也不知道,孩子只要會背《大學》、《中庸》、《千字文》、《三字經》、《弟子規》啊,就覺得了不起了。這不得了啊!我們沒有提倡這個,這叫讀死書,死讀書,讀書死,一定糟糕。

  像我們這裏,讀經也很重要,但是要配合現代的教育一齊來的。你看我們有好幾位教外文的老師,孩子們日文也會一點,英文也會一點,這些都要會,我們沒有光提倡讀古書啊!現在外面提倡,你們千萬不要犯這個錯誤,這樣搞,孩子以為自己書讀得很好,其實什麼都不懂。

  教育的目的在生活,孩子來我們這裏,先教怎麼穿衣服,怎麼洗臉,怎麼端碗,怎麼吃飯。現在的社會,連大人們都沒有這些規炬了,鞋子亂丟,東西亂放,自己都成問題,怎麼教孩子呢?譬如我們這個地方,前一次辦活動來了一兩百人,我那個孩子也來了,我走了幾圈,碰到他三次,就見他在那裏團團轉,拿個吸塵器到處吸,說這裏的人怎麼那麼不守規炬啊?地上都是髒的。他看到哪裏吸到哪裏。我說你不要這樣啊,在這裏搞不完的。他說他實在看不慣,我說這是生活教育沒有做好,鞋子亂丟,垃圾亂丟,穿衣服沒有規炬,做人也沒有規矩,講話沒有禮貌……這些都是兒童教育最重要的。所以中國文化講教育啊,小時候的重點在“灑掃應對”,這是古文了。你們希望孩子懂古文,你們自己先要會,灑掃應對是生活,早晨起來要怎麼樣掃地,怎麼樣清潔房子等等。

  像這裏有位大老闆,他大學一年級的時候來我那裏,要求參與聽課。我不准他參加,因為他上的是最好的大學。我說你好好的去唸大學吧,到我這裏幹什麼?他說我已經考上在那裏讀書了,我到你這裏來是學文化的。我說要交學費,學費很高的。他說我沒有錢,還有別的辦法嗎?我說有啊,你在這裏打工,因為我曉得考取名校的那個傲慢心理。他答應了,說好啊!就來打工。

  他一來,我就讓他去洗廁所,洗完了,我親自檢查,跟他說這個廁所沒有洗乾淨。他說馬桶裏刷不到,我就用手去掏給他看,他一看就傻了,問我:老師啊,你是這樣做的嗎?我說清潔衛生就是這樣做,尤其這一班人亂七八糟,煙頭都丟在這裏,衛生之亂,你用水沖不掉的。還有洗茶杯,我說這個玻璃杯也沒有洗乾淨。你們洗茶杯,放在水龍頭底下這麼一沖就好了,茶杯最髒的是嘴唇這裏啊!要把這一圈洗乾淨,洗好還要對著光照一照,看看乾淨了沒有。他現在是上市的大公司的老闆,學位也讀到外國名校的博士,在我面前他一樣給人家倒水,他是接受這樣的教育的,這叫“灑掃應對”。

  孩子們主要要教他們學會謀生的職業技能,不是讀名校,讀名校出來又有什麼了不得的?那個我們看得多了。生活的教育最好從家庭做起,尤其你們是家長,教孩子更要注重生活的教育。你們不是都讀了《大學》嗎?自己正心誠意,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從本身做起。這是臨別贈言,我講話很直,對下起啊,這是我所看到的現象。

學佛應以佛為師

  還有,這幾天他們學校好意,曉得你們大家心裏的需要,讓我給你們貢獻了一點靜定的方法,就是我前天講的《大學》,根據中國儒家傳統來的。你們之中有學佛的,不要亂學,我摸了一輩子,什麼密宗啊、禪宗啊,我都深切的參透過。為什麼?我十幾歲就出來,求學幾十年了。譬如你們說,傳授各位“心中心”咒的是大愚法師的徒孫,大愚法師是我的好朋友,他是太虛法師的弟子。抗戰的時候,他在四川成都隱居。佛門早晚課誦有十個小咒,其實都是大咒。你們只學了一點,不要說自己學了“心中心”了,或者說學黃教密宗了,不要搞這一套啊!修身養性不是搞迷信的,你們要研究就好好去研究佛經,研究《楞嚴經》、《楞伽經》啊,我寫的書都有,你好好研究。

  大家連書都沒有讀清楚,都想隨便問問題,用功也沒有好好上路。靜定修養是修身養性之學,不要搞宗教迷信,什麼禪宗啊、淨土宗啊、密宗啊,這個法師啊那個和尚的,你們學佛,佛經自己有嘛,所謂佛經就是當時佛的弟子們問問題,把他的回答記錄下來。佛的弟子們問佛的問題,也同你們諸位一樣,自己身心修養有問題,當面請教,當面記錄下來,流傳後世,就叫做佛經。你如果找了什麼老師,說這個人有什麼了不起的修行,我不相信,你必須找佛嘛,釋迦牟尼佛是各宗各派的根本上師,去看佛經嘛,不要迷信了。

  我們學佛的人有一句話,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我說東西方文化有五個老師,老子、孔子、釋迦牟尼、耶穌、默罕默德,都是我們的老師。我們學佛稱佛為“本師”,根本的老師;中國人稱孔子為“先師”,最初的那個老師,這個道理要懂啊。現代人常常講,這一個得了道了,那一個有功夫,哎呀!你如果問我某某法師怎麼樣,我不會答覆你,我只有一句話,你不要問我,大家都要吃飯。你們懂了吧?留一條路給人家走,這個話聰明人一聽就知道很嚴重了,所以你不如自己看佛經,不要亂聽,關於修行修養的方法要多去讀書。

  今天就我所看到的來講,修行、學佛法,什麼是佛?心就是佛,不管密宗、禪宗,最高的佛法,此心就是佛。不是這個佛像哦!我現在為什麼在這個臺子上擺一個佛像啊?這個是象牙佛,做樣子的。為什麼做樣子?因為有許多學佛的人來上課,很執著,要向我拜拜。我一輩子不接受人家禮拜,因為我是一個普通人,很平凡的一個人,絕不願意“為人師”,所以我擺個佛在前面,你拜是拜他,不是拜我,同我沒有關係,是這個意思。我在這裏放一個佛像,你也拜,我也拜,大家拜的是本師釋迦牟尼佛。我不接受人家恭敬的,接受人家的恭敬,人家說南老師你了不起、起不了,最後自己真的起不了了,不要搞這一套。

  這次很有緣看到諸位,我這些話講得不好聽,但語重心長。學校的李老師帶領你們,講到了靜定,我是怕你們又走上學佛學工夫的路線了。學工夫不是那麼簡單的,什麼叫工夫你們知道嗎?我告訴你一個定義,先有一個方法,加上信心信念,再加上練習,加上時間,再加上實驗的結果,這麼一個程式叫做“工夫”。並不是說學會了某個秘密的法門,明天就能夠成佛得道,不是那麼簡單的,等於你讀書一樣。

  你們家庭都很好,生活無憂,尤其是婦女們,回去要研究,怎麼樣建立一個融合新舊文化的家庭。至於孩子們的教育,放心,你們的孩子們都很好,將來孩子的前途,他做聖人也好,做英雄也好,靠他自己成長。

(趙培珍整理)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