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61800民進黨違法違憲瘋狂追殺國民黨黨產及蔡政府已提前啟動第四度政黨輪替機制

民進黨違法違憲瘋狂追殺國民黨黨產及蔡政府已提前啟動第四度政黨輪替機制《民進黨執政迄今,掠奪高階文官職缺,爭權奪利,治國束手無策,罔顧國民生計,苛捐雜稅,橫徵暴斂,人民怨聲載道!以轉型正義為藉口,進行清算鬥爭,違憲違法追殺國民黨黨產,意圖消滅國民黨,與流氓、土匪、強盜、豺狼無異,民進黨政權是世界最新的法西斯專制獨裁政權,這樣的政權必將禍國殃民!黨產會沒收中投與欣裕台公司資產,讓國民黨黨產瞬間幾乎歸零,每年約廿億元孳息收入也成泡影!蔡政權民調月月重挫,民心向背顯示,蔡政府已提前啟動政黨四輪替之歷史機轉!數年後若國民黨執政,應依法嚴懲黨產會濫權人員,以正法治公義!》

一、  中國時報-為達目的 罔顧程序正義,濫用權力 廢掉法院算了: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准國民黨可暫時處分銀行帳戶的錢,官司戰贏得首勝的國民黨,卻沒料到黨產會竟使出「暗招」,又祭出新的行政處分凍結銀行帳戶,嚇得銀行照辦;黨產會的行政處分凌駕司法,主委顧立雄知法玩法、專斷獨行,讓法界也看不下去,痛批「野蠻、傲慢」。國民黨與黨產會的訴訟大戰,國民黨在高等行政法院獲得勝利,拿到法院裁定後,國民黨歡歡喜喜地前往銀行提領支票及現金,萬萬沒想到卻「領嘸錢」,國民黨這才知道黨產會來陰的,又對相關銀行下了新的行政處分,要求止付、兌領台支鐵票。這就好像拿了封條貼了國民黨的庫房,進行抄家清算,但位居超然公正的司法,裁定撤了封條,讓國民黨可以使用這些錢,做基本支出開銷,沒想到官司輸不起的一方,又拿了新的封條,再去抄國民黨的家,一副「我吃定你」的樣子。猶記,黨產會主委顧立雄任律師時,在法庭上雄辯濤濤,尤其在為殺人犯辯護時,不斷強調「程序正義」,誰知他一入朝、當了官,卻漠視法律人的基本堅持,輸了官司,不等可抗告上級法院的裁定結果,就蠻橫硬幹,讓人看到他只要目的,全然不論程序正義。依法論法,行政訴訟是為解決政府與民間的糾紛,換句話說,當雙方各有堅持、互不退讓時,由司法來當裁判員,吹哨下裁示,不服的一方,可藉由訴訟審級的設計,上訴或抗告到上級法院,進行最後定奪。換言之,高等行政法院認定首道凍結國民黨黨產的行政處分失效後,在終審法院未推翻前,國民黨及銀行當然應執行裁定書內容,但黨產會卻無視司法威信,讓行政訴訟制度形同虛設,黨產會如此大的權勢,不如將法院廢掉算了。沒有任何行政機關及政府,可以率爾凌駕司法、玩弄法律,黨產會為了抄國民黨的家,不理司法裁判,使出暗招、濫用行政處分,讓人不禁要問到底在「急什麼」?難道這就是小英政府所說的「公平正義」 

二、  聯合報: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7日再做決議,凍結國民黨帳戶及台銀、永豐銀對九張支票清償提存。曾任行政法院法官的律師林石猛,批評黨產會主委顧立雄昨日說法「前後矛盾」,非常不尊重司法,以他的行為在美國是典型的妨害司法罪,恐怕要監察院介入調是否違法失職說穿了,黨產會昨天的裁決和920日發出的公函內容一樣,仍是凍結國民黨帳戶,沒有發生新的法律效果,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上周已對黨產會的行政處分裁定停止執行,黨產會昨天卻再度裁決,「只是干預和擾亂法院而已,這難道是轉型正義嗎?」顧立雄原先稱黨產會認為920日發給永豐銀與台銀的公函,是屬於「觀念通知」,並非「行政處分」,但今天(本月7日)又改稱公函被法院認為具「行政處分」效力,因此依據法院上周的裁定另為行政處分,是行政法上「以大包小」的「第二次裁決」。林石猛表示,顧先前說是「觀念通知」,現在又說是「第二次裁決」,說法前後矛盾,該說明清楚到底是哪種?「裁決代表是行政處分,第二次表示經過調發現事實有不一樣,而再做一次裁決,也就是新的行政處分,既然有第二次就有第一次,表示前面也是行政處分。」黨產會認為是第二次裁決,依照最高行政法院今年四月的裁定見解,若行政機關在第一次裁決後,對當事人重複提出的請求為重新實體審並裁決,結果雖和第一次相同,但因另發生公法上的效果,所以仍為一個新的行政處分,國民黨可向黨產會申請複或向行政法院提起停止執行,雙軌進行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胡文琦表示,黨產會不是太上皇機構,更不是法官,希望黨產會能依法行政,國民黨也會依法處理所有黨產問題。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下午則在臉書大罵黨產會主委顧立雄,「以前靠國民黨保護來台,現在靠踐踏國民黨升官發財」。

三、  蔡政府提前啟動政黨四輪替的歷史機轉:國民黨處境在兆豐與興航之間,民進黨日思夜想就是想押了前總統馬英九,往馬頭上栽了無數案件,押不了人也要讓馬疲於奔命跑法院,人還沒讓民進黨政府押成,國民黨的財產就沒這麼好過關,儘管早前不當黨產委員會凍結國民黨銀行帳戶的「決議」,一審遭法官判決國民黨勝訴,裁准解凍,黨產會依然故我,對非有犯罪事實不得侵害人民財產之憲與法的基本人權保障於不故,抗告之外還加碼做出行政處分禁止提領。「決議」沒入黨產 形同行政獨裁威嚇統治資產凍結官司未了,黨產會再次做決議,認定國民黨中投公司和裕台公司都屬「不當黨產」,直接沒收國民黨百分之百持有的中投與欣裕台公司,讓國民黨黨產瞬間幾乎歸零,每年約廿億元孳息收入也成泡影全部股權要在處分書送達三個月內移轉國有,還好,依「法」(不當黨產條例)還給了國民黨打行政訴訟官司的餘地。這一回,黨產會沒做二次處分,硬逼國民黨「掃地出門」的準備,倒是開始準備收回國民黨產後,搖身成為欣裕台股權持有者、國民黨部大樓的包租公。這場景委實反諷的可笑,民進黨沒錢的時候,往國民黨主席跟前哭窮,民進黨執政而國家財政拮据,腦袋還是往國民黨資產頭上轉。黨產會抱著不當黨產條例,拿「轉型正義」當尚方寶劍,無視現代法治規範,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不經法院判決逕由行政機關「決議違法(不當黨產條例)」即宣告合法登記的人民團體資產沒入,誠屬前所未有之創舉,約莫只有法西斯和共產黨差可比擬,共產黨要強制執行形式上還是得有法院判決為依據,這已經不只是行政獨裁,幾乎接近威嚇統治了。國民黨行管會主委邱大展及中投董事長陳樹召開「國民黨及中投對於1黨產會聽證會之回應」記者會。黨產會最嚴重的就是完全忽略法律程序對人權的基本保障,一個行政機關的決議就能成為「依法執行之行政處分」,而其處分者還不是行政違規之怠金,而是「財產」!中投或欣裕台到底是不是「不當黨產」?即使黨產會舉行了「聽證會」,但既不讓利害關係人閱卷和補充意見,對國民黨提出之事證更視若無睹,重要是,當黨產會咬定立場要清算追繳國民黨產的同時,又如何能成為中立判決的第三人?今日可認定中投與欣裕台不當黨黨,明日豈不可加碼追認一干「附隨組織」?

       自古皇帝愛抄家 沒有皇權不倒台:國民黨席次少到打不了憲法官司,任令有嚴重違憲、違反法律原則的不當黨產條例和委員會專斷獨行,堪稱台灣政治開放三十年怪現象之最,讓台灣的民主法治一棒打回皇權時代,這已經很難以法治之道理論辯之,只能從「心理素質」探討民進黨政府何以故?自古皇帝愛抄家,原因無他,這是封建皇權維護統治的一大絕招,一有手握生殺大權的滿足感,二有切斷所屬謀反的安全感,「籍沒家產」遂成為威懾和懲戒勛貴臣工的利器,沒想到時至現代,「籍沒黨產」也能成為民進黨緊抓在手的權柄,然而,蔡英文總統能因此有滿足感和安全感嗎?還是顧立雄因此得享生殺大權盡在我的權力滋味而喜不自勝?抄家的皇帝俱往矣,沒有一個抄家的皇權不倒;抄黨產的政黨能永世太平嗎?政黨從此不再輪替嗎?當台灣陷入民主─封建的輪迴噩夢時,蔡政府或許要警醒政黨四輪替的歷史機轉可能因此提前啟動了。原文風傳媒http://www.storm.mg/article/194248 

五、  針對不當黨產委員會1125日認定中投、欣裕台為不當黨產,將收歸國有,國民黨主席洪秀柱今1126日批評,這樣惡質的作法,根本是流氓政府、強盜政府、土匪政府,非常可惡。國民黨的現有資產都是合法的,但「錢多,麻煩多」,國民黨已多次宣示將會把剩餘捐做公益,而黨產會如今實在太粗魯。民進黨政府上任迄今6個多月,做最了不起的事就是消滅國民黨,還有開放日本輻射農產品進口,因此,現在根本是天怒人怨,包括軍公教、勞工、觀光業、教師們都在這半年內上街抗議。話峰一轉,洪秀柱表示,國民黨也必須自我反省,輸了2次大選後,連釋憲的能力都沒有,要檢討是哪裡做得不好。她表示,未來國民黨執政,一定要想辦法讓大家安居樂業,不分藍綠執政縣市,都全力協助建設地方。

 六、  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1126日在臉書上PO文,對於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昨日決議,逕行將國民黨兩大金雞母中央投資公司及裕台公司視為國民黨不當黨產,將兩公司股權移轉國有一事大表憤怒,痛批「有本事顧立雄就去要求其他行政部會,一起來配合你的違法演出,也讓大家看看還有哪些行政部門會配合你的明搶作為。」由於黨產會表示,兩公司的股權處分書最快將於1128日寄出,要求國民黨應在收到處分書的次日算起30天內移轉股權,將中投、欣裕台之股權移轉給中華民國,收歸國有。郝龍斌認為,此舉「沒有法庭審理、不用檢調調查、沒有讓我們有公平的說明權力一切顧立雄與黨產會說了算恣意擴權,懂法玩法到這個地步『我要就是要,你不爽就去告』的瘋狂作為,還要繼續冷漠、縱容和事不關己嗎?」郝龍斌強調,「國民黨不需移轉中投和欣裕台的所有權,也不需搬出我們合法的黨產。這些合法的黨產,我們寧可全數捐作公益,也不能這樣被非法搶奪」,酸蔡英文政府「流氓政府,不如直接用搶的。」郝龍斌強硬表示,對於顧立雄違法行為,不排除號召民眾走上街頭抗爭,絕不會縱容違法違憲的太上行為。

七、  聯合報1128日社論/神聖的改革,卻用極權手段達成:黨產會以行政院下屬機關,跨越行政、立法、司法分際,毋需詳實調,不理程序正義,不但有罪推定,還要法溯既往,逕自「判決」國民黨黨產來源「不當」,更假中華民國之名,奪產抄家,沒收充公。國民黨黨產敗散不足惜,民主坍塌才教人心灰,法治裂崩也教人心憂,憲政破毀更教人心痛。顧立雄高舉轉型正義大纛,許多人看到的卻是民進黨為永保執政,必欲殲滅國民黨的意圖,切其金脈,斷其命脈。但以當前現實政治而言,藍綠兩大黨去其一,政黨政治即告失衡,民主體制隨時可能傾覆。果真國民黨橫遭滅門,民進黨一黨獨大,民主政治的運作,缺乏實質制衡力量,洵非好事;而民進黨即使能總攬權力於一時,缺乏政黨的自主競爭,也難永保政權,卻先葬送了民主問題的關鍵,在於手段的正當性。改革是必要的,但不能以極權手段來達成;轉型正義目標崇高,更不能以濫權踰法違憲手段為之。然而,從訂頒黨產條例到黨產會成立,政治針對性極強,清算鬥爭味極濃;尤其顧立雄,恃其剛悍,顧盼自雄,既視程序正義如敝屣,復視法院判決如無物,更視民主法治如草芥;卻一副大義凜然之貌,對可預期的法律戰,一方面教訓國民黨要「體認轉型正義的真諦」,一方面指導法院要「體會轉型正義的價」。顧立雄掄著黨產條例大刀,耍得虎虎生風,於是現代台灣,吹起半世紀前的大陸文革歪風,橫掃一切民主法治但最可怕的,還是面對權力的心態。蔡英文叮囑「謙卑、謙卑、再謙卑」,已如馬耳東風;「溝通、溝通、再溝通」,更成明日黃花。民進黨在野時捍衛的民主價、法治原則與程序正義,當政後統統成為施政的絆腳石完全執政,豈容權力被關進制度的牢籠裡?既曰正義,何須等待正當的行政與司法程序?改革神聖,手段極權、踰越法治又何妨?有這種心態,就會有黨產會和顧立雄這種權力怪獸。狠遭掐喉的國民黨,要背水一戰都很難施展。不過,國民黨了一句話,「山水有相逢」。這既是勸人行事應留餘地,不要做得太絕,因為人生總有相遇的機會;也是揚言忍一時屈辱,未來十倍奉還。然而,不論國民黨能否置之死地而後生,或者終究淪為阿Q式的精神勝利戰法,令人悚然而驚的是,在民主政治體制下,我國的政黨競爭難道最後會走向相互報復的循環?事實上,民主的原則、法治的精神、憲政的分際,都有一條不容踰越的紅線。一旦紅線遭到破壞,就很容易走向擴權濫權、專制獨裁的道路,或者陷入民粹當道、政治失序的亂象更且演變成社會對立撕裂,仇恨因陳相襲,終致循環報復,永無寧日。我們要改革,但不要濫權或民粹,更不要極權手段,而致民主崩解,法治蕩然,憲政破毀。我們相信蔡英文的改革動機,但要提醒的是,如果操之過切,鴨霸蠻幹,越法踰憲,即使是善意,也可能鋪成一條通往地獄的道路。http://udn.com/news/story/7338/2133564

八、  淡 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主任包正豪/黨產會是台灣民主逆流摘文:中投、欣裕台等公司產權屬於國民黨或是中華民國政府,對台灣政治發展而言,這是小事。以民進黨政府的連續髮夾彎和蔡英文總統雪崩式的施政滿意度下滑,焉知數年之後,總統寶座或是國會多數誰屬?但如今民進黨政府的黨產會立此惡例,溯及既往地濫權追殺,難道將來的執政黨不會以牙還牙嗎?試想這樣的場景,顧立雄被吊銷律師執照,永久禁止執業,理由是「違法濫權」。同時被抄沒一切財產,賠償國民黨損失。所有在黨產會任職者,在任期內薪資統統被追回,因為新國會宣布廢止黨產會法源,並溯及既往。http://opinion.chinatimes.com/20161127003171-262105

九、中投充公,蔡英文可派徒子徒孫當官大撈特撈: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透過臉書表示,蔡英文將轉型成「土匪政權」,蔡英文和顧立雄宣布沒收國民黨的中投公司股權。理由是這些股權是「不當黨產」中投公司從此變成「國有企業」,蔡英文可以指派民進黨的徒子徒孫進入中投公司當官,大撈特撈,還可以循「台苯模式」,變成「民進黨私人企業」台苯公司原是國民黨的黨營事業,在李登輝操作下,現在已變成民進黨新潮流的吳乃仁的私人企業。蔡英文的「顧立雄模式」,比起「吳乃仁模式」更有過之而無不及。蔡英文和顧立雄違反切法律正當程序,從任何羅盤角度來看,都是最典型的「土匪模式」,民進黨也成了「土匪政權」從此,人民用切手段消滅「土匪政權」,都是百分之百正當的中國文化大學專任教授兼系主任胡幼偉上午透過臉書評論說,中投還轉投資了至少30家公司,這些民營事業都要轉變成國營事業嗎?員工退休都比照公務員退休制度?本來由國民黨養的人,以後都由全體納稅人來養?「轉型正義最終成了民進黨政府和國民黨同歸於盡」

十、 蔡正元11月下旬訪美,美國國務院主動提到,民進黨在處理黨產議題顯然不顧法院裁定,是明顯不符合民主國家的正常作為。

十一、行政院不當黨產處理委員命國民黨營事業中投及欣裕台公司股權移轉國有,處分書於1130日送達國民黨,1231日處分生效,近156億元資產將收回國有,屆時將由行政院組成的接收小組處理接收工作。黨產會1125日祭出行政處分,命國民黨所握有中投及欣裕台公司的所有股權移轉國有,國民黨收到處分書後30天生效,確定12/31中投及欣裕台股權移轉為國有。黨產會主委顧立雄「年底就要討黨產有成」的宣示也正式兌現。行政院長林全日前表示,將儘速組成接收小組,小組成員除兩位政務委員外,還有相關部會代表,林全也說,將會找專業人士處理接管工作。對於國民黨揚言採訴訟戰纏鬥,黨產會發言人施錦芳日前回應,依「行政訴訟法」第116條規定,中投與欣裕台股權收歸國有的處分之執行,不會因國民黨提起行政訴訟而停止。 (土匪政權)

十二、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11月底決議,中央投資公司、欣裕台公司為國民黨不當黨產,此因將這2家公司全部股權將移轉國有,國民黨不服處分向法院聲請停止執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1216日裁定,黨產會停止執行。蔡英文總統上台近7個月,把行政院視為總統府行政局、立法院當成總統府立法局,一手掌控黨、政、軍、立法,更以幾近強取豪奪方式,清算國民黨的財產蔡英文政策幾乎全聚焦於政治權鬥,在民生經濟上卻束手擺爛《台灣人民應該在任何選舉時推翻民進黨政客!》

十三 、 聯合報1218日社論/任命顧立雄,蔡政府錯的最離譜之一樁!顧立雄不辭職,黨產會難以為繼 (土匪政權)黨產會最近連嘗三次敗績。一是要求永豐銀行凍結國民黨帳戶,遭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合法性有疑議;二是黨產會對此裁定提出抗告,遭最高行政法院駁回;三是黨產會決議國民黨中投及欣裕台兩公司股權移轉國有,再遭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暫緩執行。三次敗績,對黨產會運作的正當性與合法性,皆已造成嚴重的打擊,主委顧立雄難辭其咎。黨產會之所以落至今日處境,顧立雄獨斷獨行、知法玩法、睥睨一切,是最大禍首。黨產會成立的目的,是要追討國民黨早年在「黨國不分」年代據為己有之不當黨產,由於年代久遠,許多因果需要仔細梳理歸類。誰知,被蔡總統指派出任黨產會主委的顧立雄竟恃權而驕,不僅將黨產會當成鬥爭國民黨的工具,甚至將討黨產視為其個人的權力遊戲與政治舞台。在他張牙舞爪的表演下,黨產會竟被外界稱為「東廠」,可見民間對其觀感之惡劣。顧立雄是律師出身,他豈會不知要把民間團體的財產變為「國有」,是需要依據法定程序循序而進?然而,在總統欽授的權力法袍加身之後,顧立雄就以為自己是大魔法師,只要手中魔杖一點,就可以把別人的財產變成己有。也因此,黨產會成立三個多月來,顧立雄不斷揮舞魔棒,一下子宣布凍結國民黨在銀行的資金存款,一下子宣布某企業為不當黨產而必須沒收,一下子又指某民營公司是國民黨「附隨組織」,須清算財產。換言之,如果當初國民黨因權大勢大,而咨意把某些公產變成了黨產;今天顧立雄做的,完全是在複製同一套手法,利用國家機器來遂行己意。所不同的是,當年國民黨是黨國一體的威權政府,台灣則處在風雨飄搖的年代;而今,台灣早已進入民主法治時代,顧立雄卻仍在土法煉鋼,用政治手法來鬥爭對手。這種濫權倒退而不自覺的行徑,令人駭然!如果黨產會是運用合理、合法的手段追討黨產,有助恢復正義並增益國庫,外界當然樂觀其成;但是,顧立雄卻將正當性全都諸腦後。例如,根據《銀行法》,黨產會根本沒有資格要求永豐銀行凍結國民黨帳戶;但是,在高等行政法院裁定「正當性」有疑議而要求停止執行時,永豐銀行卻懾於黨產會和執政黨的淫威,執意不讓國民黨提領,導致該黨無法發放黨工薪資不僅如此,黨產會還提出抗告,挑戰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這種作為,根本就是憑恃總統的授權,來霸凌司法。老實說,顧立雄出任黨產會主委,並非蔡英文的人事任命中唯一失敗的一樁,卻是錯得最離譜的一樁。顧立雄三個多月來的脫線演出,除暴露了蔡英文識人不明,更讓蔡政府喊得震天價響的「轉型正義」,從神桌上掉到泥潭裡,也讓民進黨濫用國家機器進行政治鬥爭的汙名再也難以清洗。如果顧立雄不辭去主委職務,黨產會踐踏國家法治的形象難以去除,恐怕再也難有所成。不僅如此,接下來蔡英文要推動的司法改革,都將因顧立雄的知法玩法而反射回到政府身上,變得寸步難行。追討黨產不是容易的事,正因為如此,黨產會更不應挑選容易的手段進行。遺憾的是,顧立雄卻將所有的民主法治禁忌全都踐踏,把行政權自我膨脹為司法權。看看整個民進黨乃至蔡政府,我們不相信沒有人發覺顧立雄的作法已超越他的權責太遠;問題是,整個執政黨對此卻默不作聲,未對他提出任何忠告,只在一旁隔岸觀火。這種態度,反映的是民進黨長期以來的投機心理:明知不當,但只要有利於己,何樂而不為?說穿了,這就是對民主的投機與偽善,而缺乏真正的信念和執著。顧立雄已把黨產會變成他一個人的權力遊戲,如果他不辭職,黨產會繼續任他惡搞,還可能回到正軌嗎?http://udn.com/news/story/7338/2176314

十四 、 顧立雄昔為國民黨員,哪天也會拋棄民進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1221日審查不當黨產委員會預算,黨產會主委顧立雄應邀備詢。藍委楊鎮浯質詢時唸了顧立雄年輕時的國民黨證號碼0030329213,質疑顧可能沒有這麼有理念,畢竟你也參加過現在你口中萬惡不赦的國民黨!民進黨要小心,哪天民進黨失勢時,顧就會拋棄民進黨,價值跟理念都是過客。楊鎮浯質詢時首先唸了一串數字,問顧知不知道是什麼數字?顧一臉疑惑,表示「請委員指教」。楊鎮浯說了是顧年輕時加入國民黨時,當時黨證的證號。顧反問三次,「國民黨的黨證?」顧立雄回憶,自己是在唸師大附中時加入國民黨,然後當完兵就把黨證寄回了。楊鎮浯說,當年流傳著一句話,當兵要有黨證比較好,諷刺顧很聰明,「當完兵就不需要它了」。

回應
黃金24小時走勢圖
24小時白銀價格圖
24小時鉑金價格圖
24小時钯金價格圖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
VIP貴賓訪客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