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181537百年奉獻-愛在台灣 (二)樂生天使- 丁德貞修女

丁德貞修女

以愛還愛,永不止息

2

丁德貞修女,不是醫護人員,也未從事醫療專業事務,但她卻是樂生療養院病患

心中永遠的「神醫」。

從四十二歲到八十四歲,丁德貞修女每周兩次風雨無阻的前往樂生。整整四十二個寒暑,她親自為女性痲瘋病患擦背、洗澡、清理大小便和餵食;用溫暖的雙手,洗淨她們被世人鄙棄、咀咒的殘缺身軀,安靜聆聽她們悲涼背後的苦楚,和耐心撫慰她們傷痕累累的心靈。

這位「一切為天主,一切為別人」的丁德貞修女,民國五十三年起,就跟樂生院民結緣至今。那年,費濟時主教在樂生療養院日式老屋,主持聖威廉天主堂破土的第一台感恩禮,熱情邀請耶穌修女會一起服務痲瘋病友,安秀貞和丁德貞兩位修女從此加入行列,並成為女病患心靈依靠的溫暖臂膀。

 

真摯奉獻 是樂生的戀戀記事

1民國九十六年,丁德貞修女罹患帕金森症,緊繃僵直的肌肉,慢慢地迫使她無法伸直身軀,遲緩的動作讓她不可能再前往樂生,為痲瘋病患從事洗滌身心靈的工作;但她過往發自內心的真摯付出和奉獻,早已成為樂生人戀戀記事中,最難忘和最美麗的福音。

為重現丁德貞修女的佳美腳蹤,我在一個艷陽高照的午后,前往台北市青田街幽靜的巷子,按地址找到耶穌孝女會修院。輕輕撳了一下電鈴,隨即踏入花木扶疏的庭園。拾級而上,舉頭就望見笑臉迎人的賈玫瑰院長,陪著坐在輪椅的丁德貞修女,在大廳閒話家常。

走近一身潔淨的丁德貞修女身旁,聞到剛沐浴後的縷縷清香。向她輕聲問候時,她強忍肌肉緊張的疼痛,用力的微微抬頭,柔聲細語的說:「你好!」那一剎那,讓我有著難以言喻的心疼。

當話題談到樂生療養院時,來自西班牙的丁德貞修女,倏忽奮力伸直駝著的背脊,費勁地撐起低垂於胸前的額頭,認真的用西班牙語講出:「Los me y me aman(我愛他們,他們也愛我)。」她清秀的臉龐,瞬間流露聖潔般的和煦容顏。

當我趨前輕握丁德貞修女的手時,驀地發現這雙清洗和安慰過無數次痲瘋病患的巧手,不但光滑、細嫩、柔軟,更潛藏著安定心神的魔力,無怪乎每位被她服侍過的樂生人,最翹首期盼的事,就是讓她打理身心的污垢。

那段與樂生人相濡以沫的歲月,丁德貞修女每星期三和週日,必定到療養院報到。那兩天的「樂生日」,她會準時的從台北市青田街搭乘第一班公車,幾經轉車,趕往新莊。當她嬌小的身影,穿著修女服出現在病房時,是病患最溫暖的時刻,也是她最快樂的時光。

賈院長曾經和丁德貞修女一起到樂生服務六年。她起初很憂慮會感染痲瘋桿菌,前往樂生前必定先用酒精擦拭身體;為病患擦身和洗澡時,也特別留意不碰觸傷口。有一次,她看見丁德貞修女歡喜自在的以徒手為病患清洗時,嚇了一跳,後來才發現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

身體力行 分享歡快與悲傷

3

話語不多的丁德貞修女,專注於工作時,總是自我奉獻的身體力行,從來不講什麼大道理。

「她為病患奉獻時,整個人洋溢著 滿足和喜樂。」是賈院長對丁德貞印象中,最動容的畫面。她描述說,丁德貞舉手投足間,都保有赤子之心的單純笑容,並藉由碰觸病患的肢體,傳遞對她們的認 同、支持和關懷,增強她們面對世間輕蔑、鄙視、厭惡等眼神和言語時的勇氣,進而得以身心安頓。

無論是餵病人吃飯,或替患者洗澡 更衣,甚至把屎把尿的奉獻過程,丁德貞修女都以柔和的眼神、輕巧的動作,適時地讓病患保有人性的尊嚴;她也透過「妳很好!」的真誠安慰,和「妳好漂亮啊!」的 由衷讚美,滋潤病患的心田。因此,病患在跟她分享歡快與悲傷時,不會感覺孤獨;在她陪伴下,堅定無懼的踏上自己人生的旅程!

由於丁德貞修女純真質樸的大愛,使得樂生不管院方或病人,都非常喜歡她。民國九十一年,她八十歲大壽,樂生的佛教、基督教和天主教等三大宗教,聯合買了一個大蛋糕替她慶生,還送她一條白金十字架的項鍊,更許下「請年事已高的她,不准再幫忙洗澡,只要到樂生聊天」的願望。

領到樂生老友送的「畢業證書」後,丁德貞修女更加珍惜這份濃厚情誼。即便後來因帕金森症不良於行,民國九十七年,她還是請託賈修女陪伴她回樂生,參加友人的婚禮;九十八年的聖誕節,她堅持前往樂生參加歡樂晚會,與老友共聚一堂。因為樂生的世界,有她無數美好的甜美回憶。

古道熱腸 也是「社會教育者」

4除了是樂生痲瘋病患貼心的依靠外,賈院長認為丁德貞還是位很有愛心的「社會教育者」。這段特殊經歷,得從民國三十四年追溯起。

那一年,丁德貞修女奉派到中國大陸安徽,到天主教修會辦的一所孤兒院服務,負責照顧失去爹娘的孩子。心地善良的她,格外地疼惜那些命運多舛的孩子,視為己出,直到共產政權統治大陸,她被迫遣返回西班牙前,還事先逐一拜託教友們認養孤兒院所有孩子後,才放心的離開大陸。

或許跟中國人的因緣特別深厚,民國四十二年,丁德貞修女被調派到台灣。她先在新竹縣竹東傳教,次年轉到台北青田街耶穌孝女會服務,負責門房、接電話和清掃等業務。

數十年來,古道熱腸的丁德貞修女,每天早上工作完成,用完午餐後,她就會跟其他的修女,一塊拜訪附近的窮困家庭,從不間斷。除了協助解決他們的困難,她只要手邊有錢或衣服等物資,必定當場傾囊相贈。

民國五十三年,耶穌孝女會修院的日式宿舍建築改建大樓;次年落成後,開放給台大、師大、淡江大學的女學生住宿,至民國八十九年。長達三十五年的時光,丁德貞修女負責大樓管理事務的,由於持續跟進住的學生朝夕相處,也就理所當然的成為年輕學子最信賴和互動親密的「監護人」。

8

丁德貞有雙靈巧神奇的手,她很會做女紅,縫衣、燙衣樣樣精通,因而愛美的女學生,連衣服搭飾都要拉著她當顧問。她的個性隨和又親切,學生只要遇到難解問題,都愛跟她促膝暢談;三不五時,還會邀請她到寢室講心事。不過,一旦看到房間凌亂,她就會忍不住邊動手收拾、邊隨口叮嚀:「結婚前一定要學會整理家務,婚後才懂得持家喔。」

為回報丁德貞修女無微不置的照顧,以及「溝通」需要,許多年輕學子會用黑板教她國語的「注音符號」,不但拉近了彼此的關係,也讓她更能發揮「社會教育者」的角色。

 

凡事為別人 實踐愛的真諦

5

「她無私的品格,最不簡單。」賈院長盛讚丁德貞是「愛」的實踐者,因為她一心為別人著想,總是悄悄的服務和默默的關懷。

「凡事為別人」的丁德貞修女,在用餐 席間,若發現他人有任何需要,立即起身處理;別人捐助給她的錢和衣物,她會毫不猶豫地轉贈給更需要的窮人。每年聖誕節,她收到國內外恩人的捐款,必定轉為 送給樂生人的禮物。因此,當樂生人看到她,眉開眼笑的喊著:「外國修女又來給紅包囉!」時,她也毫不以為忤的開懷大笑。

為何丁德貞修女能源源不絕地付出且持久的「愛」?賈院長經過長時期的相處,與細心觀察後發覺,原動力來自於她母親的期許、自己虔誠的靈修和以愛還愛的禱告。

原來,丁德貞修女的母親,年輕時就想 當修女,但因父親極力反對而作罷。丁德貞從小就經常聽母親講述神職傳教士為人群服務的感人事跡,不知不覺中就把那些故事放在心裡。當她十八歲時,決心成為 天主教會修女,以服務人群侍奉天主時,母親認為那是件非常幸福的事,鼓勵她勇往直前,希望她不要後悔。而她也在母親圓滿祝福下,快樂的向前走。

很注重靈修的丁德貞修女,每7個星期天到樂生服務後,大約下午一點左右返回修院。因為沒有睡午覺的習慣,她會直接走到小聖堂,做兩個小時的靈修,請求耶穌基督賜予她幫助別人的力量,榮耀聖召。

「她很聰慧也很有才情。她睡前的聖禱,不是背誦經文,而是自己寫的詩禱。」賈院長將丁德貞跟她分享的西班牙文「以愛還愛」的晚禱詩,翻譯為中文,內容大致為: 「親愛的耶穌,一天結束了,我快樂的結束了我的工作。我要離開祢之前,祝祢晚安。如果可以,我很願意留在這裡,在祢的祭台上。因為祢每天為了愛我們,孤獨 地留在聖台的聖體櫃。但是親愛的耶穌,我必須離開,必須休息。離開前,我要跟祢說晚安!」

今年十二月,將歡度八十九歲的丁德貞修女,健康雖然每況愈下,但她以平靜的心聽從天主的安排。而且,每天依然虔敬地跟賈院長一起祈禱「讓我們彼此團結,付出愛」,冀望愛永不止息……。(文章選錄自財團法人公益教育組織基金會)

丁德貞修女個人小檔案6

西班牙籍,生於民國十一年。二十三歲時,奉派到中國安徽省安績縣天主教創立的孤兒院服務。民國四十二年,調派台灣;先在竹東傳教,後調至台北耶穌孝女會修院。民國五十三年起,為樂生療養院痲瘋病患服務,奉獻四十二年。

民國九十四年,榮獲第十五屆醫療奉獻獎。

 

回應

我們是由基督信仰起發的非政治團體(NGO)。肯定每一個人,包括痲瘋病患者及所有的病人是天主的肖像,是上帝眷顧的兒女。依靠祂的力量,我們伸出慈悲與關懷的雙手,服務國內外之痲瘋病患及其家屬。以醫療、復健、教育、工作訓練、福利及靈性生活的援助實行我们的理想。希望,患者能在身心健康上得到較高的品質;希望,我們的政府能為病人提供更有效的醫療制度;至後希望,所有被隔離的痲瘋病人,能夠融入社會過一般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