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271501駁台獨引用蔣介石所言「中華民國亡國」

駁台獨引用蔣介石所言「中華民國亡國」 李辰諭

一九五0年三月十三日蔣介石於陽明山莊對國民黨高級幹部的一番秘密談話,其中提到了「中華民國」和「亡國」等字眼,島內部份處心積慮要僭越中華民國的有心人士見獵心意,依照其自由心證惡意曲解甚至大肆宣傳,其大意不脫「既然『中華民國』的總統都說中華民國滅亡了,則中華民國就是事實上已經滅亡,那些中華民國的『信徒』還有什麼資格抱著一個亡靈的門牌,難不成是農曆七月鬼門開在『招魂』?」之類偏執而且充滿惡毒偏見的謬論。

長期以來不遺餘力在中華民國台灣省內宣傳「台獨」運動的政治份子,其建國理論和依據可謂千奇百怪五花八門,有「台灣地位未定論」者,有「台灣民族論」者,但是最無賴也最無俚頭的便是所謂中華民國「滅亡」論。因為「中華民國滅亡」的潛台詞就是「台灣已經是個國家」或是「台灣要獨立建國」,對於台獨人士而言,只要不負責任的丟出一句「中華民國滅亡了」便可以省去政治操作上的麻煩,跳脫了公投正名制憲等「手序」問題達到將中華民國偷樑換柱的目的,又不失為一種迅速宣傳的手法,因為跟成群的老百姓講解「台灣地位未定論」和「台灣民族論」實在是一間很費口舌的事情,而且還不一定得到讓百姓們清楚明白的效果,就算吸收了恐怕也是一知半解而已,哪像一句短短的「中華民國滅亡了」,既簡明又易懂,只要稍具煽動力的政客登高一呼則泛綠鄉民們群起高潮,台獨人士何樂而不為?!

看官們應該也很好奇,為何堂堂中華民國的總統竟然會說中華民國滅亡了?難道他精神錯亂嗎?要解釋這些問題,我們有必要把蔣介石在當日作出這段談話的原文和時機清楚的交代一番。

蔣介石在一九五0年三月十三日在陽明山莊有關「中華民國滅亡」談話的完整內容。

「我自去年一月下野之後,到年底止,為時不滿一年,大陸各省已經全部淪陷。今天我們實已到了亡國的境地了!但是今天到台灣來的人,無論文武幹部,好像並無亡國之痛的感覺,無論心理上和態度上,還是和過去在大陸一樣,大多數人還是只知個人權利,不顧黨國的前途。如果長此下去,連這最後的基地—台灣,亦都不能確保了!所以我今天特別提醒大家,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年年終就隨著大陸淪陷而已經滅亡了!我們今天都已成了亡國之民,而還不自覺,豈不可痛?」

以上便是蔣介石在當日對國民黨文武高級幹部的詳細談話。我們可以看到蔣介石在談話時的心情覺得是我們無法想像的沉痛,所以他在談話中連續說了四個「亡國」。蔣介石在當時的一席言論在現今自由民主的台灣社會竟然變成了「政治不正確」,更提供了島內台獨人士一個宣傳絕佳的好素材。雖說台獨人士的邏輯思維和辯證能力本來就是一般人所難以理解的,但是這番言論是出自中華民國的總統,自然要慎重以待,不能等閒觀之,更不能任由台獨人士隨意曲解他人言論作不實可笑的宣傳,以正視聽!

要理解蔣介石「中華民國滅亡」談話的函意就一定要搞清楚蔣氏在這番談話的時代背景。遙想五年前的一九四五年,蔣介石是一個帶領全國四萬萬人民於八年死傷無數、損失慘重的衛國戰爭中走向最終勝利的最高領袖,他成為了全國公認的抗戰領導人和民族英雄,更把中國榮登「五強」之一,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之一。然後就在南京,他依憲法由國民大會代表選舉就任為中華民國第一任總統。蔣介石是海內外無可爭議的中國領袖,他自己也很清楚。那時的蔣介石,真是他一生中最意氣風發的時候。

但是好景不長,在毛澤東「偏要出兩個太陽」的號召下,蔣介石從戡亂剿共,然後兵敗如山倒,然後下野,然後眾叛親離,最後丟掉了他在多年的革命奮鬥後千辛萬苦得來的大好江山和聲望,頓時「金陵王氣黯然收」,蔣介石被迫「轉進」至三萬六千平方公里、人口六百餘萬人的台灣島上。但是小小的台灣島又能留住他多久呢?人民解放軍已經在對岸部署陣勢,只需毛澤東一聲令下,便可大舉渡海「解放」台灣。蔣介石不知道他能不能守住台灣,或不是能守住台灣多久,若台灣失陷了他還能「轉進」到哪裡呢?恐怕那時已是國不成國了吧!

更糟糕的是美國已經明確表態不會幫忙他防守台灣,或是再提供他任何軍事上的支援。他派去的所有與華府接觸的代表也都沒有任何好消息傳回。英國更在同年一月初便宣佈承認了毛澤東和他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蔣介石認為美英在羞辱他,蔣介石對這些昔日並肩作戰的盟友在他最需要英美的道義支持的時候背叛和袖手旁觀感到憤怒、難堪、委屈。

而黨內同志直接表現出來的更是離心離德和赤裸裸的背叛。從去年「徐蚌會戰」結束後,便有桂系將領挾中共淫威對他進行「逼宮」,造成他上演了一齣「下野」的戲碼。而前線將領投共變結之劣行更無法阻止,先有傅作義率之於先,後有程潛、陳明仁、唐生智應之於後。而彼時代總統李宗仁以一切絕望之消極心態以「治病」為名滯美不歸。跟隨蔣介石到台灣來的黨政要員,已是寥寥無幾。蔣介石一方面感到欣慰,因為值此危難時刻還有這麼一班至為忠誠、以革命為必生使命的同志。但是一方面也為短短幾年內人心離散之快速、人性之趨炎附勢感到淒涼、無奈。

但是蔣介石並沒有因此而放棄或避戰,雖然代總統李宗仁滯美不歸,但是他已決定要憑自己的革命意志,少數的殘兵敗將,和更少數的堅貞同志,完成一項最神聖的使命,那就是捍衛中華民國的領土和法統。蔣介石很清楚他必須對歷史負責,否則就是對不起栽培他的總理和國家。在國民大會、海內外團體和僑胞的呼籲下,蔣介石承擔了維繫中華民國法統的使命,那就是「復行視事」。重新坐上總統的位子,繼續領導國家和人民。

也許看官們可以設身處地的理解蔣介石三月十三日在陽明山莊時的心境。他雖然是一國之總統,可是在歷史的洪流面前卻顯得是那麼的無力又脆弱。他的茫然、悲憤、沉痛、委屈、無奈絕對不是我們能想像的。為了激勵同志,也激勵自己,要有反攻復國的決心,不要再像過去一樣頹喪,所以他關起門來,向同志們說「中華民國滅亡了」,刺激他們心底深處那僅存的良知和鬥志。大有「昨天死今日生」之意,要他們忘掉那段精神萎靡、不堪回首的過去,今後要更努力雪恥,追隨領袖、消滅共匪、恢復河山,難道蔣介石的用意不是這樣嗎?換做是法國的戴高樂、波蘭的塞科斯將軍甚至是被敵人投下了兩顆原子彈,戰敗後國家滿目瘡痍而且國土還被敵人完全佔領的日本裕仁天皇,在面對自己的國家慘遭強敵蹂躪之下都會說出同樣的悲憤之語,蔣介石又何嘗不是如此?

試問蔣介石若真的打從心底認為中華民國已經滅亡了,為什麼還要復行視事重新就任總統,而不是和李宗仁一樣一走了之,棄自己的國家和同胞於不顧?這說明了正因為蔣介石熱愛中華民國,而且急力挽它於狂瀾,所以他告訴同志們中華民國滅亡了,以振聾發聵,點醒所有同志,他們從今以後只有一個共同目標,那就是復興中華民國!或者他還有更深層的一個意思,那就是他想告訴所有同志,昔日那個腐朽、糜爛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了、成了過去式了,而就在這個時間、這個地方,他要重新建立一個富有朝氣、奮發向上、積極進取的中華民國,意即要將中華民國脫胎換骨,它將以全新的姿態昂然挺立於國際上,並與對岸那個自稱代表全中國的政權相抗衡。從這個觀點來看,「中華民國滅亡了」絕非只是如字面上短短七個字所直接呈現的那麼簡單!

再者,蔣介石的這段談話根本就不是公開談話,既不是總統就職典禮上的演說,也不是接受記者採訪時的公開答覆,而只是在陽明山莊上對黨內同志的一個非正式的訓話。既然不是公開發表的談話,台獨人士將之硬性解釋成「中華民國總統認為中華民國滅亡」的說詞也很難成立,甚至可以說是小題大作。

其實最早引用蔣介石這段談話來「佐證」中華民國滅亡的人是李敖先生。但是李敖先生會這麼認為在我看來也是很正常的事,因為在李敖先生看來,中華民國在一九四九年之後便已在中國歷史上朝代交替的原則中被宣告滅亡了,其充量只是一個毫無合法性的叛亂或割據團體,而台灣只不過是尚未被中央政府(中共)收復的一省而已。而事實上他也一直在用行動證明這一點。但是台獨人士這麼主張便顯得相當滑稽了,因為台獨人士所成立的任何團體或言論自由,都是在「中華民國」的憲法下所明文確立和受予的。甚至就連號稱最「愛台灣」的陳水扁都曾經宣誓就任兩任中華民國的總統。先不論台獨人士的國家觀念為何,只問所有台獨人士,如果中華民國真如其所說在一九四九年滅亡了,那「台獨」該從哪個國家「獨立」出去呢?難道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嗎?這樣可不行阿,這樣子豈不是比老蔣總統更不要臉?人家可沒允許你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獨立」出去阿!

其實我們不妨這樣看,長期進行「台獨」運動的前總統陳水扁先生在二00五年三月一日與歐洲議會議員進行視訊會議時就曾明確的表示台獨「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按照台獨人士解釋蔣介石在民國三十九年時那段談話的邏輯,我們是否可以解釋成「台獨運動的領袖都已經說過台獨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則台獨就是事實上永遠不可能達成」?相信深綠人士聽聞自己的精神領袖如此真誠的表白,想必是相當懊惱和抓狂吧!其實「台獨」能不能做得到並不重要,因為台獨本屬違憲,陳水扁先生身為中華民國總統,在中華民國神聖憲法前,也很清楚這一點,何須我來提醒呢!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