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1003淨修捷要報恩談045

淨修捷要報恩談045

 

【註譯】

 

《佛祖歷代通載•第十五卷•智辯法師施食感報》記載:「法師智辯者。悟解絕倫。多所撰著。然寡徒侶。因棄講居衡嶽寺。每覽所撰必一唱三歎。以為吾達解如此。而不遇賞音。偶一日有耆宿(音qí sù,ㄑˊㄧ ㄙˋㄨ)至。借辯著述而閱之。乃曰。汝識至高。頗符佛意。今寡徒眾蓋闕人緣耳。佛猶不能度無緣。況初心者乎。可辦食佈施飛走。卻後二十年當自有眾。言訖恍然不見。辯遂如其教。鬻(音yù,ˋㄩ)衣單易米。炊之散郊外。感群鳥大集搏飯而去。辯祝之曰。食吾飯者願為法侶。後二十年辯往鄴城開講。座下有眾千餘人。果皆少年比丘。」又《釋門法戒錄》亦有收錄這則故事,文曰:「唐朝智(辯)法師,悟解極高,著作很多,但沒有弟子。他每次閱讀自己的著作,常歎息無人欣賞。一天來了一位老修行,翻閱他的著作並說:『你的知見高,還符合佛意,現在沒有弟子,是因為缺人緣。可以用食物供給鳥獸吃,二十年以後,自然會有許多弟子。』說完不見。他便賣掉衣物,換米煮飯,撒在野外,許多飛鳥來啄食。他發願說:『吃我飯的,望來做法侶!』二十年後,他去鄴城(在今河南省)講法,有一千多名青年比丘坐在下面聽講。」

 

另據《神僧傳·卷第八》記載:「釋智辯不知何許人也。少而英偉長勤梵學。遂負箱帙遍歷名山。至衡嶽寺憩息月餘。常於寺閑齋。獨自尋繹疏義。復自咎責曰。所解義理莫違聖意乎。沉思兀然。偶舉首見老僧。振錫而入曰。師讀何經論窮何義理。辯疑其異。乃自述本緣。因加悔責。又曰。倘蒙賢達指南。請受甘心。鈐口結舌不復開演矣。老僧笑曰。師識至廣豈不知此義。大聖猶不能度無緣之人。況其初心乎。師只是與眾生無緣耳。辯曰。豈終世若此乎。老僧曰。吾試為爾結緣。遂問辯。今有幾貲(音zī,ㄗ)糧耶。辯曰。自南徂北。裂裳裹足。已經萬里。所齎(音jí,ㄐˊㄧ)皆罄竭矣。見受持九條衣而已。老僧曰。只此可矣。必宜鬻之。以所易之直。皆作糜餅油食之物。辯如言作之。約數十人食。遂相與至坰野之中散掇餅餌。焚香長跪。祝曰。今日食我施者。願當來之世與我為法屬。我當教之得至菩提。言訖烏鳥亂下啄拾地上。螻螘(音lóu yǐ,ㄌˊㄡˇㄧ)蠅蚃(音yíngxiǎng,ㄧˊㄥ ㄒㄧˇㄤ)莫征其數。老僧曰。爾後二十年方可歸開法席。今且周遊未宜講說也。言訖而去。辯由是精進不倦研摩。義味滋多。志在傳授。至二十年卻歸河北。盛化鄴中。聽眾盈千數人。皆年二十餘。其老者無二三人焉。」

 

此處「弄明白了」,是「開悟」的境界。以下援引念公自述,當年得到王家齊上師和夏老師印證其「弄明白了」的簡單過程,摘自念公旅美開示《抉擇見》(早年淨宗同修根據錄音整理):「在天津我寫了幾個偈子,『生佛兩泯即是佛』,『生佛』兩個都不存在,就是『佛』了。『才相對待便成魔』,剛剛一『對待』,有『眾生,有佛』,就成了『魔』。一共有十二句偈子,這是其中的第三、四偈。當時我大笑不能自止,同時大哭不能自止,這很特別。一般大笑就不會大哭,大哭就不會大笑。這個歡喜的笑,那是一切無法形容,同時又大哭的情況下,說了這十二句偈子。後來得到王上師與夏老師的印證,(王上師說:)『如是如是,余亦如是,善自護持,善自保任。』你是這樣,我也是這樣,善自護持,好好保任吧!這是屬於法身明體。當時我四十二歲,今年我七十五,一轉眼虛度多少年……」宋代詩人戴復古所作詩詞《月夜懷董叔宏聞其入京未得報》中有「老驥思千里,飛鴻閱九州」之名句,意思是,「老馬仍思效千里之馳驅,喻老年之壯心不已」。念公講解娑婆世界「壽命有限之苦」時,雖發出「光陰不復返」的感嘆,但也從另一方面表現出老人勤奮精進的志向未曾有半點衰減,一心救度眾生的宏願悲心亦未有絲毫退卻,這種精神實在令人欽仰。

12523945_1178525792192085_3241159257627002638_n.jpg - 行動相簿

回應
定弘法師 - 無量壽經報恩談
淨空法師專集網站
 
關鍵字
南無阿彌陀佛
佛說阿彌陀經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如少水魚 斯有何樂
明倫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