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2621342010-12-19 宜蘭檜木之鄉比賽

宜蘭檜木之鄉的比賽因為11月份颱風的關係,延到12月才舉辦,也因為時間在年底,我賽前就規劃成以賽代訓。 12月是打有氧耐力基礎期,所以也沒為了這比賽作特別的訓練,雖然是這樣設定,還是希望爬坡會有點進步。


這次比賽總長78km,爬升600m,都集中在兩個地方。 第一個是1.5km 8%的長碑湖陡坡,第二個是5km的5%緩坡,賽前預估我大約第一個陡坡就會掉了,沒辦法陡坡真的不是我的強項。 不知道是我毅力不夠每次強度太高就會放掉,還是肌耐力不夠每次陡坡都會掉。 反正就走一步算一步了。

這次小櫻桃有將近30個人參加,可以說是為了團體積分大家都拼了,大部分的人前一天就住在羅東,有些人是當天早上才開車到。

照例小櫻桃的車友們都把位置早早站好,起點拱門的右邊一部份完全由我們佔領。 我也不用多說一定是在站在第一排,不然比賽後都沒我的鏡頭,只能靠起跑的時候搶位置了。

賽前阿源拍拍我的肩膀說 "Tony 我最近沒練車,你不要海放我" 我回他 "放心啦,就看在你是我兄弟的份上,我這場讓你一次好了,我不會跟你搶名次的。"

剛新婚的小胡在起點前面幫大家照相

一出發,小櫻桃就像賽前準備的,控制住集團的右大半邊。

前面由訓哥、阿源、還有我控制集團左半邊

卡位對我來說已經不是問題,騎在引導車的後面也很駕輕就手。 但是這次的主辦單位可能比較沒經驗,前導車的速度快快慢慢的。

速度一下飆到35km/h,一下又慢到20km/h,我跟阿源說都在被操間歇,阿源說後面的一定更累,說不定已經有人掉隊了,想想也是。 這就是卡在集團前面的好處,壞處當然就是要頂風。

一放行之後,火車楊又一個人衝出去,後面黏了五六個人只跟不輪。 我跟玉成還有訊哥騎在最前面,訊哥叫我去帶一下,我就把集團速度拉快叫小楊退了下來。 追到後我也累了就龜回集團裡面。 沒多久本來在後面的阿源,小逸,還有阿權就慢慢擠到前面,原來是爬坡路段要到了。 一入坡的時候我還卡在前面30個,但是大家從我身邊一個一個超過我,沒多久我就掉出集團之外了。

因為在我預料之中,所以也就沒有太出乎意料,況且後面還有一個4.5km的緩坡我就有點保留的爬完長碑湖,一過了上坡我就馬上靠下坡去黏上前面的人。 在平路我追上玉成,然後在過一陣子又追上小郭,再來就是小向。 原來他們爬陡坡的能力都比我強,不盡讓我思考是我太早放掉,還是我意志力不夠阿,他們都跟得上我怎麼一下就掉?

平路大家都騎在一起,沒多久就到了4.5km的緩坡。 在這邊我、玉成、小郭、小向、還有喬哥都騎在一起,進坡的時候玉成跟小向都殺了出去,我則是慢慢的爬調整我的呼吸。 等我爬到順了以後,我慢慢的超過喬哥跟小向。但是玉成就一直保持在我前面200m,追都追不到。 過了4.5km緩坡之後,我又靠著下坡追回了玉成跟wasabi的小郭。

但是就在平路輪車的時候,我被其他車隊不會輪車的人給拉開,那時候已經很累輪到別隊的頂風,他還加速我就掉出這集團了。 這時候後面的集團跟上來,結果高大哥也在裡面。

我就跟著高大哥的集團,但是我突然發現我左邊大腿的肌肉有點不太對勁,後來一個便橋我站起來抽車,結果雙腿的大腿都抽筋,我當場定竿,後面的車友差點撞到我,還好我馬上坐下來把檔位變到最輕,才沒有摔車。 不過也讓我掉出高大哥的集團之外,我只好靠著下坡跟後面的平路死命的跟上,第一次抽筋還騎車,有夠痛的。

後面的上上下下,只要有坡我的左邊大腿都是抽一下好一下的狀況,一路上真的痛不欲生。 最後終點是1km的坡,我看著大家用不高的速度上去,我把檔位變輕拉回轉速一開始還可以跟上,過十秒鐘我左腿又開始抽筋了,而且是左腿抬一次就抽一次,整個放棄了。 把檔位打到最輕還差點上不去,只能用手壓腳這樣慢慢龜上去,後面的1km我大約騎了有5min吧,整個速度超慢了。 小胡還在路邊罵我說tony不要偷懶,我也不想阿,只是雙腿都抽到不行了,只能慢慢滑過終點。

一到終點馬上下車拉筋,過了10min後終於好了,第一次比賽比到雙腿抽筋,至少我盡全力了。

在上面休息跟隊友們LSD了1 hr,就先下滑回去了。



這次的比賽還算OK,反正老問題就是爬坡跟不上,下次比賽我想要再爬坡死跟著,就算跟到爆也好,我要看看我到底有沒有強度可以跟著集團上陡坡。 有突破才有進步,加油。


回應
音樂播放器
準備中...
準備中...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