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8112236從買印譜到編印印譜 曾紹杰

從買印譜到編印印譜 曾紹杰 我生長於湘鄉故里,民國十三年我十四歲,開始有興趣於刻印,因為從書樓上找到道光年間顧湘昆仲所集拓的小石山房印譜,每日讀經閱史之餘則以硃筆薄紙照樣摹寫,不到三個月,即全部摹畢。舍間雖藏書萬卷,但找不到第二部印譜,卻找到了印石多方,於是將一塊手掌大寸多厚的黃壽山託便帶到長沙,鋸成小印二十八方,并定製刻刀,一面開始刻印,一面習篆,民國十六年到長沙,原以在此文化古都可以找到好的印譜,但經過一年的時間,也找不到一本,卻找到了許多篆字帖,如吳大澂所寫的論語孝經及陶公廟碑等多種,從他穩健的筆法參以古籀的結構,得到了許多作篆的啟示。十八年到南京。此東南首府,舊書肆林立,篆書碑帖不少,印譜只找到了陶齋藏印-種,是光緒年間石印的,印刷低劣,大失原意。二十一年在上海就讀,二十二年有杭州之遊,因此得以陸續的買入了各種查字的書,刻印工具,皖浙各家及吳昌碩王福庵唐醉石印譜。西冷印社對印人可說有絕大的幫助,印譜製版精確,工具雅緻合用,印泥厚薄適度,至今我還有許多種保留用著。有正書局的印譜則較粗率,商務印書館的漢銅印叢,則描填過多,每一筆轉角處都是圓的,古意盡失,令人望而卻步。二十三年到北平,時傅斯年兄任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所長,在文化界聲望極高,曾以如何購買印譜詢之,他說:「你用不著一家一家的跑 • 明天到我所裡來,我叫他們將書送來看好了。」次日如約前往,見其辦公室外大廳中,有一長案,環案堆滿書籍,約二三尺高,知為來者,逐部檢閱,以金石文字的書為多,印譜只十餘種,均係秦漢印拓本,裝訂極精,經選出齊魯古印攗及續集,十六金符齋印譜,雙虞壺齋藏印四種,經詢價格,約合銀元五十元,即每本合一元有餘晨間各書店送,時正在學,客中餘款不多,只好放棄三種,而僅購雙虞壺齋一種南旋。二十七年至渝,寄寓青年會,與喬大壯先生隔室而居,見其所藏黃牧父印存上集,章法新穎,於平正中求流動,挺勁中寓秀雅,極為心折.即寐中亦時縈迴腦際。乃託友人自香港轉向上海購買,至二十九年方寄到重慶。在此期間復購到十鐘山房印舉、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