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1927〈折翼少年〉不斷被罰寫的孩子

〈折翼少年〉不斷被罰寫的孩子

2016-12-19自由時報

文/王錦萍

Canada is famous for maple.

段考第一天完畢,眼前這個連26個字母都數不齊的孩子,這一句英文短句被老師罰回家寫300次。

300次,乍聽實在太奇幻了,卻是這孩子的真實遭遇,一個晚上光寫這句就恨死加拿大了吧?或者先恨死英文或上學這件事呢?恐怕早就感受不到學習的樂趣,更遑論試著去理解加拿大的楓樹是如何令世人醉心的美景了。

除了英文還有其他科目,當然也就有其他罰寫,而第二天仍然有考試,也就無法加強準備了,連臨時抱佛腳都抱不到,只能預期累積更多的罰寫來臨。「課業成就低落」不只反應在分數上,每天不停地被罰寫,感覺手都快寫斷了,課業上沒有成就感,只有挫折感不斷倍增。

有人形容學習像是世界打開了一扇一扇的窗戶,但是,學習的道路上一開始只剩下處罰,會不會反而像有人把窗戶一扇一扇地關閉了呢?

旁邊一位同學說:「他到明年都寫不完。」另一個說:「他可能要寫到成年了啦。」

社團課用來罰寫,放學後留校罰寫,不能玩、不能休息,沒有人際相處,偶爾上洗手間,心裡都有壓力,就算他今天完成了,可是明天呢?以後呢?當原本的教育美意貼上了處罰的標籤,事情就變了質。

老師總說孩子「還欠他多少債,要利用時間還。」可是那些債都不是自願借的呀,孩子想像著別人看自己的眼光,「或許該改個名字叫做罰寫王吧。」自棄感日漸加深,這孩子被推著一步一步向懸崖靠近。

一群同學彼此打鬧,笑著簇擁著一顆籃球往陽光下奔去,這個少年的債比山高,未來是用罰寫舖成的道路,如果這叫做正軌,那麼任誰都好想逃開。

(犯罪預防與矯治,可上http://www.616.org.tw中華民國更生少年關懷協會諮詢。)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